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风云剑神 > 正文
第六章 六字剑诀
作者:陈不虚  |  字数:2905  |  更新时间:2022-06-13 21:22:26 全文阅读

陈虚看着面前的几句话,心中百味杂陈,不知为何,看到这几句话,他竟然从心底难受起来。

好像一个剑客,从最开始的年少轻狂,认为天下大可去得,到后来被现实打败,将自己的骄傲一一碾碎。

短短几句话,却似是充满了绝望,写尽了一生。

少年轻狂,本想仗剑走天下,护天下平安,有愧初心,想来是并没有守护好这个天下,有违自己的本心。

后年少心动,遇到自己此生挚爱,本想为她一人执剑,但也未能守住心爱的人。心中痛苦,不安。

少年的一生痴迷剑道,追求剑之巅峰,由于心中愧疚太多,再也做不到本心清明,问心无愧,无法踏足巅峰,甚至他已经发觉最后那一步的境界,但心中执念,让少年明白,最终此生再不执剑。

陈虚叹了一口气,感叹道:“终究还是放不下啊。”随后便继续向后看去。

外面的虚影本正注视着陈虚的一举一动,突然听到陈虚叹了一句,一怔。

“不错……终究还是放不下啊……”

现在唯有他自己明白,若是当日可以放下执念,恐怕自己当时便可踏足真正的巅峰剑道,可……放得下吗?

……真的能放得下吗?

虚影苦涩的笑了笑。

放不下!

再来一次,他也还是放不下的!

他怔怔地看着自己当年写下的字出神。

……

陈虚已经向下看去了,只见那几行字又一阵变幻,出现了六个大字。

“技、杀、速、御、剑、念!”

六个字出现之后,瞬间陈虚的识海之中剑气翻涌,无数云色剑气环绕在六个字周身。

“技、杀、速、御、剑、念。”陈虚口中喃喃的念到。他的眼神逐渐变得迷茫,这几个字他总觉得很熟悉,仿佛原本就属于他一般。

他伸出手,向着技字伸去。

技字身上环绕的剑气,自动的散开了,仿佛是为陈虚让开道路一般。

陈虚的手触摸在技字之时,一股奇异的能量传递到了他的脑中。

一幕幕画面在陈虚的眼中闪过,一个人影执剑,各种精妙绝伦的剑法在他手中不断出现,闪烁。

先是从剑法最基础的刺、劈、点、削、斩开始,不断演变,随后便是古今的各种成名剑诀!

最后是一些陈虚从未见过的奇异剑法,甚至是一些剑法的破解之道,均在人影的手上展现出来。

……

不知过了多久,随着人影纵身一剑横空,收剑归鞘,终于结束了演示,纵然他没有动用半分玄气,却引得周身的空间剑气纵横,引得陈虚啧啧称奇。

人影缓缓消散,又出现了几行字,陈虚抬头看去。

“吾十二岁沉迷剑式,古今剑诀、剑法、形态各类均汇于此,熟记于心,均思破解之法,终有所悟,万法皆有破解之道,沉迷剑式,形态,终非正途。”

字体一阵变换,又出现一行字,陈虚继续看到。

“吾虽精通古今各类剑法,意在融会贯通,自以为天下再无对手,后出山,与同级对手交战,败!同门交手,败!生死搏斗,险些丧命,吾不解。”

“百战,百战皆败,吾有所悟,后弃剑形,招,式,再次与人交战,惨败!”

“再百战之后,吾终有所悟,若追于形,心为形所缚,难出于形,心若无形,无招,无剑,犹如引颈待戮,破绽百出。”

陈虚看着面前的字,有些沉默。

“若是不学剑诀,剑招,如何弥补自身不足,若是学这剑招,古今所有剑法尽在眼前,可为何这文中前辈却百战皆败,差点丢了性命呢?”

“莫非是前辈虽所有剑法都学会了,但却因为所学太杂,无法精通不成?”陈虚心中想到。

字体再次变换,却只有一句话。

“技之一字,千变万化,殊途同归,此处,我只留一剑,后来者,若学此剑,需将上述所有古今剑招了然于胸,融会贯通,有所悟后,此剑可入。”

陈虚愣住了,虽然这人影演示的只是古今比较成名的剑诀,与一些比较优秀的剑法,但那时他粗略的看了一下,估计那也足足有几百招之多。

自己这要练到什么时候,才能学这一剑,这老师不会是耍自己玩吧!

正在疑惑,陈虚面前出现了老师的虚影,虚影看了陈虚一眼,淡淡的问到:“心有疑惑?”

陈虚点了点头,道:“老师,既然这位前辈已经走过此路,那纵然我将这百招全都融会贯通又能如何,与人交战,还不是落败的下场吗。”

虚影嗤笑道:“落败?”

陈虚点点头。

虚影道:“你可知此剑技的创造者所处之地是何地,他所交手之人,无一不是世界上顶尖的几个宗门的天骄,最弱的也是仙尊修为!他纵然将古今的优秀剑法习会,筛选出最强的这百招,对那些人也依然是漏洞百出,因为这百招之中,缺了一件东西。”

“缺东西?”陈虚有些不解。

虚影摆了摆手,道:“你若想学此剑,便按照上面说的做,至于为何,日后你自会明白,若是不想学也无妨,我这有其他的剑法,心决,剑道,也足够你用。”

陈虚心中有些犹豫不决。

虚影见状,摇了摇头道:“你自己决定,不过你的神念要先回到你的身体中,外面的世界有人在你身边,需要你去处理。”说完便化作光芒消散了,

陈虚听闻,急忙将神念归位,瞬间感觉双眼一片漆黑,脑中有些迷糊,此次,实在是精神力消耗太大了!

“二弟,你没事儿吧。”来人急忙搀扶住了向后倒去的陈虚,口中关切地问道。

陈虚退后两步,睁开眼睛,看着一个面容与自己七分相似的男人,站在自己面前。

“大哥,你怎么来了?”陈虚笑了笑,示意自己没事。

来人正是陈虚家族之中的大哥,也是陈家目前的世子,陈家家主未来的第一继承人,陈坤!

陈坤道:“听闻我那不长眼的下属,竟然光天化日之下欺辱二弟,为兄实在气不过,便狠狠的教训了他,然后急急忙忙的赶来,看看二弟的伤势如何,若是落下病根,为兄这心中可过意不去。”

陈虚看着一脸真诚的陈坤,似乎是句句发自肺腑,若是之前的陈虚,此刻早已被陈坤的如此作为感动的不得了,但如今的陈虚经历了一遍生死之后,之前许多事都有了新的看法,再看着这往日的大哥,突然觉得有些陌生。

“若是真的关心,恐怕也不会自己受伤之后三四天才过来吧,大哥,你此行,关心我伤势是假,看看我是不是还活着是真吧。”陈虚心中苦涩的想到。

陈坤看着陈虚有些低沉的情绪变化,似是有心事,眼中不由闪过一丝阴沉的神色。

陈虚抬头看向陈坤,道:“谢大哥关心,小弟身体并无大碍,虽剑骨被那毒素所毁,所幸也因祸得福,毒素尽去,只是小弟如今已经是个废人,恐怕再也无法为家族做些什么了。”

陈坤闻言,有些惊讶的道:“二弟哪里的话,你我手足兄弟,如今你身受重伤,能活下来已是万幸,你放心,无论你今后如何,你都永远是我兄弟,有我在一天,这个家就无人能欺你。”

陈虚闻言,哪怕知道对方并非实言,心中也不禁感动了一下。

沉下心神,对着陈坤再鞠一躬,道:“如此,多谢大哥。”

陈坤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如此,我就先走了,还要将你毒素已除的事情禀告父亲,想来他老人家知道了也会很高兴的,你若是有事,尽管来林苑找我。”

陈虚应道。

陈坤点了点头,转身向院外走去,身后的仆从也急忙跟着出去了。

“你这个大哥,心思不简单啊。”陈虚身体之中,虚影有些玩味的说到。

“老师如何得知。”陈虚问。

“他短短几分钟,在看你的眼神里闪过的杀机不下十次,虽然他掩饰的很好,但还瞒不过我,毕竟剑修对这类气机最为敏感。”虚影道。

陈虚苦涩的笑了笑,道:“我这大哥,争权夺利惯了,可能是怕我抢了他的家主之位吧,可他却不知,我压根对这位置没兴趣。”

虚影笑道:“可他并不放心,若是想要自保,你需要尽快参透第一剑,只有学会第一剑,你在这下界,自保应该没有问题了。”

“是,老师。”再不犹豫,陈虚神识对虚影拜了一下,应道。

说罢便向院外走去。

陈虚的体内,虚影看着陈虚对自己一拜,不禁有些似笑非笑的样子,许久,虚影才说一句话。

“他娘的,自己拜自己为师,这感觉还真奇妙。”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