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风云剑神 > 正文
第一章 破旧小院
作者:陈不虚  |  字数:2756  |  更新时间:2022-06-18 16:44:05 全文阅读

轰隆隆~先是一阵阵沉闷的雷声在天空中响起,随后哗的一声,便传来了雨狠狠击打在小院地面上的声音。小院中的院墙在雨水的冲刷下,埋藏在灰尘中的裂纹隐约显现出来。小院中间,是一座已经枯涸的小井,贪婪的接收着来自天上的恩赐,就表面看来,能享受到这场雨的,也就只有它了。

雨,越下越大,如根根银剑疾射而下,狂猛暴唳的射向每个⾓落,小院的地面上,也变成了坑坑洼洼的泥地,地上原本枯黄的落叶,也嫌弃的向小院的门外走了两步。

雨,越下越大…

一扇早已显得破旧的门,被风刮的随时摇摇欲坠的窗户,一个终于略微完整的小木凳旁却摆着一张缺了角的空荡木桌。一切似乎只是寒门子弟的标配,但一切却又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只因,这是北界青城,陈家。

陈家在这青城中,经过几百年的发展,已经可以说已经是土霸王一般的存在。

可在几百年前,陈家还本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家族,而青城当时有三大家族盘踞,王家,李家,叶家。

要说为何能有如今的辉煌,也是因为陈家在几百年前出了一名惊才绝艳的人物,陈青云。

在那个时代,是属于陈青云的时代,他将陈家在青城的地位带到了一个巅峰。

……

现如今,青城依旧是三足鼎立,只不过属于王家的那个位置,姓陈了。

陈家之中,在东南角处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便存在着这么一个破败不堪的小院子。

并不是陈家没有注意到这个院子,忘记了打扫,维护。而是这个院子中,住着一个对于他们很“特殊”的人。

……

那老旧的窗子又被风狠狠推了一下,它已经拦不住那冷风的脚步,任由它呼呼的灌了进来。屋内突然传出几声剧烈的咳嗽。

咳咳…

屋内的小床上,简单的铺着薄薄一层褥子,床头上挂着一柄平平无奇的长剑。

床上面躺着一名男子。

男子此时眉头紧皱,似乎是在做什么不好的梦一般,面色苍白。

随着风灌入的越多,他的咳嗽声也慢慢变多了起来。

他呼吸越来越急促,猛的张开双眼,哇的一声,一滩黑色的血就出现在了那薄薄的被褥上。

男子捂着胸口,缓缓的坐了起来。

他转头看向床边的剑,眼中有些迷茫。随后随着一声声咳嗽,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男子名叫陈虚。要说身份,倒也还算尊贵,只不过现在这份尊贵,并没有几个人认可罢了。

陈虚是陈家当代家主之子,排行老二。在这个世界,所有人都会在三四岁测试武道根骨,天赋。而在陈虚四岁的时候,也是整个陈家最为兴奋的时候。

天生剑骨。简单的四个字,就已经足以遇见以后陈虚的人生会多么辉煌。他也并未辜负族人的期望,七岁成为武士,八岁武者,十一岁武师,十五岁那年,以剑入道,称剑宗。

而陈家如今的最强者,也不过是目前陈家的大长老,陈庆天。目前是武尊九阶,比陈虚高出一阶罢了。

这样的速度,可以说他甚至比几百年前的那名陈家先祖陈青云还要优秀。大家也都相信,陈虚会带领陈家走向更高的地方。

而这名得到上天眷顾的少年天才,也是一时风头无双。少年正值意气风发之时,又怎会注意到,并非所有人都那么的高兴。

黑暗中的毒蛇,伺机而动,迅捷且致命。

少年十六岁那年,外出历练之时,一队黑衣人将他围住。

黑衣人全都是武宗巅峰。少年当时已经是剑宗六阶修为,并且剑宗的威力越阶而战也并非难事,所以年少轻狂的陈虚并未将他们放在心上。

而一接战,陈虚变感受到了非比寻常的压力,对方六人的配合,简直是天衣无缝,无论他从哪个方向突围,都被对方挡了回来。并且下手狠辣,几次突围反而在陈虚身上留下几道伤口。

陈虚越战越越是焦急,他虽是剑宗,但毕竟少年心性,一个不慎,原本紧密的剑光变得涣散起来。

为首的黑衣人眼神一亮,顺势将一把泛着银色光芒的匕首插在了陈虚的那块剑骨之上。

陈虚瞬间呆住,先是剧烈的疼痛入体,随后只感觉身体一软,意识逐渐消失。

“匕首有毒…”

“放肆!”

“尔等宵小,竟然敢围攻我陈家子弟,是当我陈家无人吗?!”一声苍老暴怒的声音,带着一股专属于武尊强者的威压像那六人压了下来。

在双眼闭上的最后一秒钟,陈虚看见落地的一袭白袍,白袍边上纹着一道闪闪发光的金纹。

是大长老……陈虚精神一松,彻底昏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他已经躺在了他的小院中,而家族中的一干高层围在他的床边,眉头紧锁。

他艰难的睁开眼睛,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父亲。

“父亲,我的伤……”陈虚问道。

“哎。”一声长长的叹息,陈家现任家主陈长河满脸复杂的看着自己的二儿子,摇了摇头。

“好好休息,好好养伤吧,不要多想。”陈长河丢下一句话,便转身离去了。众人也是眼中失望的看了他一眼,随后都陆续出了门。

只留陈虚独自躺在床上,陈虚愣了愣,这种待遇是他之前从未经历过的。他咬咬牙,坐起身来。

剑宗的修为已经可以做到初步内视了。他运转功力,开始检查自己身上的伤势。

陈虚的眉头也逐渐皱了起来,他身上有多处伤势,不过并不致命,唯有剑骨之处深深的一道裂纹,看起来犹为可怖。而剑骨最深处,散发着淡淡的黑气,正在慢慢的腐蚀剑骨内部。

陈虚只感觉自己越来越虚弱,他一愣,竟然发现自己的修为已经跌到了剑宗二阶!而且还在持续流失中。

陈虚慌了。

……

小院门外,陈家的一众高层看向站在那里沉默的陈长河,似乎是在等他做出决定。

“家主!”见他久久无言,终于有人似是忍不住的叫出声来。

“哎。”大长老长叹一口气,道:你们也不要逼长河了。

“我陈家在陈虚从小到大,已经投入了太多精力,资源,甚至可以说是不惜一切代价将资源向他倾斜,而如今,他身中奇毒,无药可医,甚至修为也在不断消逝,我陈家十多年的努力全都功亏一篑,家主的心里,也是不好受的。”

陈庆天说到这里,顿了顿,看向背对着他们的陈长河继续说道:“不过,陈虚如今已经是这个样子,剑骨破裂,几乎无可医,武道之路止步于此,但若是想办法将他体内那奇异的毒素清除,还是依然可以为我陈家保留一名剑宗强者,也不枉我陈家多年的栽培了。

陈长河听到这里,袖中的手狠狠的攥紧了起来。身子不住的颤动。他当然明白大长老的话,剑骨破裂,武道之路止步于此,若是不能保留修为的话,陈虚可以说就是一个废人。

而解药,陈长河心中苦涩的想到:陈虚昏迷的这几天已经倾尽陈家之力,想尽了办法,也没有找到办法。

见陈长河沉默不言,大长老语气逐渐严肃起来,道:“长河,我能理解你对陈虚寄予厚望的心情,但你要知道,你不仅是陈虚的父亲,你也是我陈家的家主!”

众人齐齐看向陈长河,等待他最后的决定。

……

“呼。”陈长河长长的呼出一口气,闭上了双眼,仰头看向灰蒙蒙的天空。

“从今以后,取消陈虚的甲级待遇,降为丙级,修炼金晶停止供应,取消家主候选人资格!”陈长河缓缓的说道。

“是。”众人齐齐的应道。

在大长老身后,有一名与陈虚长的有几分相似的少年,却看起来比陈虚年长许多,也一同应道,与他人不同的是,他眼中不易察觉的喜意一闪而过。

……

另外。陈长河眼神变得森寒,又道:“彻查那几名黑衣人的身份,六名武宗巅峰强者,绝对不是凭空出现。”

“给我查!彻查!毁我陈家前途,若是查出,我陈家与其不死不休!”说完,陈长河甩袖就走。

……

而这一切,都被陈虚全部看在眼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