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最后一个玩家 > 亲亲世界的十二夜怪谈
(25)最后一次演出
作者:无君主  |  字数:3493  |  更新时间:2022-06-30 09:01:19 全文阅读

玩家又回来了。

才过了四个小时,委托方又联系说,委托任务要继续执行,希望他们早点帮助玩家离开系统,也没说抱歉的话就挂了电话。

袁小莹只好硬着头皮又把大家叫回来。

贺小君大骂#这是在玩我们呢!小莹我没在骂你啊,我是在说委托方。#

叶修好奇地说#这委托方是谁啊,这么拽,据说连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

战励平静地说#我猜要么是机关直属机构,要么就是公安或者监察单位吧。#

袁小莹没有回应战励#好了,赶快干活吧。寒阳,小君,你们准备一下,我们要进入系统了!#

#啊,不对,不好了!#叶修大叫起来。

战励鄙夷地看着他#怎么了,一惊一乍的,这可不像你啊!#

#现在是不是十一点多了?#

#对啊……#

#我记得这个亲亲世界的时间和真实世界是一样的,是吧?#

捌贰寒阳回答他#没错,是这样的。#

#那完蛋了!你们忘记我昨天给我们每个人,都报名参加表演了么!?#

叶修这么一说,袁小莹、战励和织棱昉的表情都有些扭曲了。

贺小君憋不住地笑起来#没错,没错,今天十二点有你们的表演啊,现在才十一点二十,还有时间!#

叶修大喊#小君、寒阳,你们把我们直接放到靠近中央舞台的地方吧。还有我们的表演,到底表演什么好呢……#叶修一边说着,一边套上神经网络链接线。

接着空间扭转,他们掉落到了狼河的东北面……

他们是依次融入系统中的,或许是因为准备匆忙,最后进入系统的战励直接砸到叶修的身上,叶修疼得大叫。

“战励,你也太沉了吧,平时是吃了铁还是尸体,这么重!”

战励原本还有些抱歉,见他这么数落自己,顿时歉意全无,还使劲得压了压叶修的身体。

“啊呀,你这死家伙……”

这时织棱昉脸色凝重地走过来,蹲下身子好像要和叶修说话。

织棱昉平时很少说话,所以见她主动上来,倒是吓了叶修一跳。

“那个,叶修大哥……”织棱昉说了半句,停顿了好一阵子,“虽然报了名,但可以不上台的吧……”

叶修站起来,“那可不行,既然都报名了,可不能丢我们B队的脸。”

袁小莹有些底气不足地说:“我倒是不觉得丢脸,要不就你和战励两人代表我们参加好了,我和织棱在台下为你们加油!”

战励冷冷地说:“那怎么行,要参加一起参加,要丢脸一起丢脸。”

叶修补充说道:“这话可不是我说的,是高级执行员DN-战励说的!”说着看向战励,发现他竟然从口袋中拿出曲谱在哼歌了。

“难怪你在系统中最后出现,原来是去准备这个了啊!”

“这是我昨天下班准备的,又不是刚刚……”战励说了一半,故作镇定地继续说:“还不是为了更好的完成任务!”

叶修语重心长地拍了拍他的肩膀,“B队的荣耀都在你肩上了。”

“你瞎说什么呢,这是在亲亲系统中执行任务,又不是事务所里的表演比赛!”

“战长官你实在太不了解后台了,这些人呐……”叶修用手指着隐藏在幕后的捌贰寒阳和贺小君,“美其名曰,录下执行片段,其实是把我们执行任务时出洋相的影像单独cut出来。我保证我们四个人的表演,明天一早整个所里的人都知道了。”

战励被他说得不由紧张起来。

这时在后台的贺小君笑着说#要是你们十二点表演,不需要明天早上,我保证晚上10点前,就让整个所的人都知道……#

袁小莹对着麦克说#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开着麦啊,小君……#

贺小君一时语塞。

叶修说道#给你们录下来当消遣的素材呢,是没关系的,不过有几件事你和寒阳必须要快点帮我们准备一下。#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帮我们准备好乐器和演出服装,还有一样最重要的东西……#

11点50分,四人穿着夸张的演出服,来到中央舞台附近。

列夫和珀莉差点认不出四人。

“叶老师,你们的服装也是有些浮夸的……”

叶修瞥了瞥舞台周围的观众,疑惑地说:“为什么今天就只有这些人?”

列夫笑着说:“今天这样数量的观众是正常的,昨天因为是豹子团的专场,所以才来了很多人围观学习的。”

叶修大声地朝着观众说:“我们的表演可比豹子团更值得被学习和研究。”

袁小莹和织棱昉吃惊地看向他,只有战励还忘乎所以地哼着曲调。

叶修走到三人边上,认真地对他们说:“今天的观众比我预想得少很多……”

“要不,我们改到明天?”

战励突然冒出一句瘆人的话,“不,再少的观众,也不能影响表演,不能辜负每一个观众的期待,是表演者应有的素养!”

其他三人吃惊地看着战励,心里想,战励是怎么了,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卡通全息屏上变换出硕大动态的数字倒计时:10、9、8……3、2、1!

兔小姐今天换了一套亮眼的紧身服,只见她从狗嘴巴里面跳出来,单手握住一个狗耳朵,接着摆臂一个大回环,跳出屏幕,漂亮地落在舞台正中央。

“亲亲世界的宝贝们,我们又在中央舞台见面了,今天的舞台表演你们期待么?”

话音刚落,四周传来轰鸣般尖叫和鼓掌的系统音效。

兔小姐在台上拿着麦克大声说:“谢谢大家的鼓掌,今天一共有十四名玩家报名参加表演,我们现在请第一位选手大赖上场……”

身材魁梧的大赖接过话筒,他电子手环上清晰的显示着数字1。

珀莉在台下脸色一沉,“这是大赖最后的机会了。”

列夫向叶修他们说:“这个大赖已经第三次表演了,态度每次都很温柔,很有礼貌。不像其他人,要是前面几次失败,要么放弃,要么歇斯底里地质疑系统。”

叶修看到珀莉和列夫的电子手环显示为4,不由地眉头一紧,心里想,其实这对情侣,情况也没比大赖好多少啊。

大赖朝着大家憨憨地鞠了一躬。他张大嘴巴,开始哼唱:“阿门阿前一棵葡萄树,阿嫩阿嫩绿地刚发芽,蜗牛背着那重重的壳呀,一步一步地往上爬……”

不过大赖的音调不准、咬字诡异、抢拍严重,活活把一首儿歌唱成口水歌,引得台下观众哈哈大笑。

“大赖这是怎么了,一次比一次唱得邪门……”

“大概是只剩一天,脑子疯魔了吧……”

……

珀莉和列夫沮丧地看到大赖一无所获得走下台,原本想上前拥抱安慰,没想到大赖飞奔冲向西南边。

众人追了上去。

大赖不停地跑啊,跑啊……直到跑到湍急的狼河边,先是停顿了一下,接着便大步冲进河中。

“大赖,别做傻事!”列夫朝着他大喊。

大赖别过头,眼眶里全部都是泪水,“这是我最后一天了,明天凌晨,我就会成为魔王团的猎杀对象,与其这样,倒不如现在死了……”

列夫努力劝他:“或许,或许还有其他办法呢!”

“你别骗我了,十二天里,我想尽办法,仔细研究豹子团的表演,努力模仿每一个成功案例,但最后还是四不像,我好没用啊,我好失败啊……”

叶修上前说:“你比台下的观众强多了,他们笑话你唱儿歌,但其实他们不知道,这是你深思熟虑之后才采取的策略。”

众人疑惑地看向叶修。

捌贰寒阳在后台摇着脑袋#我们的心理学博士又要开始糊弄人了……#

贺小君倒是严肃地说#要是能糊弄他不自寻短见,倒也是一件好事。#

“大赖,你是仔细研究了昨天十二号选手雪贝贝的表演,才决定唱这首《蜗牛和黄鹂鸟》的是不是?”

大赖在河水中停止步伐,别过头。他的表情似乎在说,你怎么会知道……

“你是觉得雪贝贝通过一首适合自己的儿歌,获得了系统的青睐,所以你也可以找到一首适合自己的儿歌,然后像雪贝贝一样,获得幸运宝箱,对不对?”

话音刚落,大赖朝着天空大吼一身,尽情地哭起来,“可是……可是有什么用呢,结果还不是一样,我的努力分毫不值啊……”

叶修继续靠近他,“评估结果是系统给的,努力是一种自我要求,坚持是一种自我纪律,你不应该因为系统的结果而否定自我。”

大赖朝着他大吼,“不是我否定自我,而是系统不再……不再给我机会了啊……”

“或许系统给了你另一种形式的机会,只是你没看到。你在十二天的时间里,没有灰心,没有气馁,认真计划并执行了自己的三次任务……”

大赖迷茫地看着他。

“你一直想着离开系统,逃脱系统,但是你有想过系统外的世界是什么样的么?”

“系统里的人都没离开过系统,离开系统的人也不可能回来告诉我们这些,我们如何能知道系统外是什么样子的?”

“既然你不知道系统外是什么样子的,所以逃离系统只是一个伪命题不是么?很可能离开系统的那一刻,你就会死,那逃离系统又有什么意义呢?换一个角度来说,如果生命周期的最大限度就是十二天,而那些通过表演得到幸运宝箱和毕业卡的玩家反而是早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呢?”

列夫和珀莉无比错愕地看着叶修。

“你是说,我们玩家的生命原本就是只有十二天,而拿到毕业卡的玩家,不是逃离成功,而是更早死去?”

“起码,在亲亲世界系统中,你找不到一个案例来证明我说的是错的,没被证伪前的命题,就值得考虑和采纳……目前还没有一个案例能反驳,在系统中活下十二天是最好的生存方案。”

大赖的脸部表情有些松弛了下来。

捌贰寒阳看得目瞪口呆#心理学博士真是有一套啊,这样危险的辩证观点,都能把他强硬地扭转回来。#

贺小君有些疑惑#不过我完全没想到,叶修会为了一个刚刚碰到的NPC费这么多口舌……#

袁小莹似乎明白叶修的心情,对着麦克说#与其说他在劝大赖,不如说那一番话是说给列夫和珀莉听的。#

几人这才恍然大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