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四海踏歌行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十一
作者:半糖摩卡先生  |  字数:4123  |  更新时间:2022-08-12 09:21:27 全文阅读

男人拄剑而立,剑没有鞘,止不住的杀意、

风卷乱了残云,刮着衣袖,男人没有去理。

清明十一,谷雨未至。

我看到男人的时候,他正用布条擦拭着剑上的血迹,我晃了晃手中的酒杯。他也看到了我,将剑背负身后,稳步而来,接过杯子一饮而尽。

“敢邀我喝酒的,你倒是第一个。”男人在我对面坐下,身上的血腥气依然很重。“敢喝我邀酒的,你也是第一个。”我笑笑,又开了一坛封泥。男人没有接着说话,只是一个劲地喝酒。

“一人头几两?”

“十一两足矣。”

我从怀里掏出一贯钱,摆在桌上。“帮我一个忙。”他取走十一两碎银,放入内袖,动作一气呵成。

“谁?”

江湖流传,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有个杀手,见钱做事。不知出自何门何派,至今没有失过手。江湖上唤他十一,关于这个名字从何而来?一说是其十一步内必取首级,二说是其杀一人只需十一两碎银。

“剑法何出?”我将桌上的肉往他面前送。他并没有理会,自顾自地倒酒。

“无门无派有何关系?能砍掉脑袋,捅进心窝就够了。”十一笑得很邪,拿起一坛酒,直接抬头一饮而尽。

“时辰尚早,不如再饮一轮?”我唤来小二,重新温了酒,上了两盘肉。

“如今战乱不止,兄台如此好武力,缘何不为国出力?”我数了数脚边空的酒壶,七八个在那打转。

清明的傍晚还是有点刺骨的。

国家社稷不在心,

唯有杜康醉生平。

王侯将相不入眼,

世人皆醉我独醒。

十一摇晃着酒杯,看了眼廊外灯笼亮起。

“你就不问问我想杀的人与我结了什么仇怨?”

“拿钱办事,其余一概没有兴趣。”

杀手原来就不分青红皂白。本非侠士,江湖道义,一律不齿。

小酒馆生意渐渐淡去,几里外姹紫嫣红,歌舞平生。虽说战乱,但京城内依然夜夜笙歌。

酒果然是个好东西,能使人忘记什么。

比如,杀手的本能。

在第十一个酒坛见空的时候,我拔出我的剑。十一慌乱间用酒坛去挡,我只能笑笑。右手刀鞘击破酒坛,十一仓皇倒地,顺势踢飞原来身下木凳,背身拔剑。

可惜他这剑,这一生却再也拔不出来了。我左手的剑已经削去他大半个脑袋。

我在小二惊恐的神色中缓缓起身,拍拍身上溅到的酒花,从他内袖取出刚他取走的十一两碎银。而接下来,我就是新的杀手十一。

野史记载,当年群雄争霸百余年,一神秘杀手,名唤十一活跃其期间。十一步杀一人,十一两杀一人。

传说出没百多年,可谓奇人。

“这就是给我取名十一的理由?”小男孩听完故事,觉得很是失望,两条小腿漫无目的地踢着脚下的树杈。

徐玮也很失望,这个版本是他深思熟虑,改了很久的故事,既不招摇,又不浮夸,将自己的过往描写得十分潇洒。却没想到十一这个小毛孩完全没有兴趣。

“你真的不去看看?”刘伊婧在一边听罢故事笑得乐不可支,见到徐玮哀怨的眼神飘过来,忙出声换了话题。

“不去。”徐玮眼神不由自主地飘向北边,“说了不去就不去。”

“这性子比驴还倔。”成欣摘着树上的妃子笑,扔给十一和刘伊婧一些。

徐玮憨厚地笑了笑,和传说中的十一的形象大相径庭。

“后来呢?”小十一吃着荔枝,满脸开心,“成姐姐,真甜!”

“也是个小渣男,那么小就会哄女孩子开心。”成欣摸摸十一的小脑袋,接着徐玮的话说了下去。

“后来呢,十一遇到一个女孩,叫独孤艳涟。”

“接到任务要杀这个女孩,结果爱上了她?”十一仰着头,看着满脸不好意思的徐玮。

“没那么狗血。”成欣翻了一个白眼。

“那么是杀了人家全家,最后留下一个小女孩不舍得杀?”十一想了半天,又得出一个猜测。

“你成天都教十一些什么东西?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言语?”成欣直接揪住徐玮的耳朵,徐玮疼得嗷嗷直叫,“我怎么会教他这些!肯定是谢誉和白祁这两个小子带了闲书小说给他看的!”

“那到底是如何遇到的?”十一转头问下刘伊婧,刘伊婧笑得很大声,“恰恰相反,是独孤艳涟想杀了十一。”

“她杀人多少钱?也是十一两?”十一不懂就问。徐玮被成欣打得乱窜,“那么小的孩子!价值观被你毁了!”

“她是为民除害,见不得如此颠倒黑白的杀手存在。”刘伊婧强行扭正了十一的价值观,成欣暗地里对着姐妹竖起大拇指。

“可惜技不如人,每次偷袭都被十一识破,十一倒也没有下杀手,毕竟没人要他杀独孤艳涟,万一杀了,没人给钱,倒是亏本生意,所以迟迟没动手。”

“但也不知道为啥,这独孤艳涟倒是缠着十一不放,一次路见不平,还打不过人家,正巧十一路过。”

“那人是谁来着?”成欣插话。

“我也忘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恶名昭著。”刘伊婧想了想,也不记得,看向徐玮。

“前代的千机老人。”当事人徐玮当然记得那天夜里独孤艳涟浑身是伤,在小道上飞驰,撞到自己。

当时还是十一的徐玮,心想,这丫头全身上下都是血,不会这样还来刺杀?这也太敬业了罢。没想到独孤艳涟往怀里掏了半天,将一个被血沾得非常黏稠的荷包砸在他脸上。

“帮我杀个人。”

“先说好,我不能杀我自己的哦!”十一很嫌弃地把荷包挪开。

“千机老人。”独孤艳涟说完便昏倒在地上,徐玮想扶起,但觉得那女孩身上衣裳太脏,自己身上的可是新买的袍子。

徐玮犹豫了半天,叹了一口气,一边心疼新袍子,一边抱着独孤艳涟,就近找了一个酒家,也不管掌柜惊讶的眼神,从脏兮兮的荷包中,掏出几枚碎银,直接开了一间上房。上楼将独孤艳涟扔在床上后,晃晃悠悠下楼,刚准备开口问掌柜知不知道千机老人的去向后,一个拖着黑箱子的老头颤颤悠悠也走了进来。

“千机老人?”十一走向前。

“你谁啊?”千机老人见眼前的青年貌不惊人,衣着朴素,胸口却染着血迹,不由好奇,刚怀疑这家伙是那女孩的同伙,眼前就剑光一闪。

哦,这家伙用的是剑,不是刀。那不是风雷山庄的人。

可怜千机老人的脑海中刚浮现出这个念头后,人头就搬了家。

徐玮提着千机老人的人头,腾腾腾地蹿上楼,把人头往桌上一放,从荷包中又取出十一两银子后,从窗口一跃而下,哼着只有自己听得懂的歌,往远方走去了。

“不愧是我师父,年轻时候就会乘其不备!”十一拍着小手叫好。

“这夸得我并不觉得开心。”徐玮捂着被成欣拎肿的耳朵,一脸苦笑。

“后来呢?”刘伊婧催促着,虽然她知道这些故事,但是从当事人的嘴里再说一遍,也很是有趣。

后来第二日,独孤艳涟到了中午才睡醒,刚睁眼就看到一个血淋淋的人头摆在自己的桌上,吓得她直接缩到了床角。定睛一看,原来是千机老人的首级,便知道十一已经大功告成。

独孤艳涟突然想起什么事,忙上下一摸衣裳,貌似没有被十一轻薄,这家伙倒是个正人君子。独孤艳涟松了一口气,反而有些不开心。好歹自己也算得上亭亭玉立,这家伙还算不算男人?不过转念想想徐玮那憨厚老实的模样,估计就算自己脱光了站在他的面前,这呆子也会转过头,嘴里念叨着无礼无视的罢。

独孤艳涟想到这里,反而笑了。

“那师傅是怎么进神剑谷的呢?”十一对男女之情并无兴趣,打断了成欣和刘伊婧两个女子的浮想联翩。

“呵呵这个我来告诉你。”成欣笑了笑,“当时的十一遇到了一个硬茬,有人故意刁难于他,出十一两黄金,要他杀了当时的谢慕白。”

“结果这呆子打不过人家,惨兮兮地逃离神剑谷后,才知道金主竟是神威的人。当时明面上,朝廷对神威不好下手,便出此下策,雇了几个杀手一批一批过来刺杀。当然悉数以失败告终。神威为了灭口,便派人四处追杀。”

“十一很烦每天被人盯着项上人头的日子,又感叹谢慕白的剑出神入化,便索性拜入神剑谷。没想到实力突飞猛进,没几年修为就高过谢慕白。不过生性内向,便就窝在神剑谷,从来不涉足武林。”

“就可惜了独孤艳涟了唉,多好的一个姑娘家。”刘伊婧叹了口气。

“你们不懂。”徐玮幽幽地说道。

“姐姐。”独孤彤霄一路飞奔,冲到独孤艳涟房中,眼前的美人已经骨瘦如柴,原本红润的脸蛋早就失去了光泽。独孤艳涟伸出手,“妹妹这边坐。”

独孤彤霄摸着独孤艳涟皮包骨头的手,强颜欢笑,“姐姐今天身子好些?”

“我有些话想对你说。”独孤艳涟爱怜地抽出手,摸着独孤彤霄的青丝。

“慢慢说,日子还长着呢!”独孤彤霄不知道为何,最近只要一见到姐姐,自己就忍不住想哭。

“你以为哄小孩呢?姐姐的身子,姐姐自己清楚得很。”

“大夫都说了,最近脉象略有好转,只要姐姐按时服药,总有一天能好的。”独孤彤霄看了一眼桌上的药汤,似乎独孤艳涟仅仅就喝了一口,大半碗留在那里。“说好我们要一起下柳州,说好我们一起去找那个负心汉。”

“他不是负心汉。”独孤艳涟浅浅地笑了,然后一阵剧烈的咳嗽,独孤艳涟来不及用手捂着,被子上零星出现点血星。

“我去找大夫!”独孤彤霄刚想站起身,就被独孤艳涟抓住。虽然独孤艳涟完全没有力气,但是独孤彤霄的身子却如同被泥土封住一般,不得动弹。

不是她不能动,而是她舍不得动,其实独孤彤霄心里也清楚,从去年冬天,姐姐熬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

“听我说,我死后,不要去找神剑谷的麻烦,这件事和我们两家没有关系。”独孤彤霄点了点头。

“也不要去找他的麻烦,你们上次就是不听话,淳弟竟然带着你和渊儿一起南下,还好没惹出什么麻烦。”

“这不行,我原谅不了他!”独孤彤霄从那日靖州回来,几乎每天都在咒骂徐玮。

“我都没生他的气,你们那么气恼做甚?”独孤艳涟嘴角微微往上扬了下,她已经很努力在笑了。

“但是...”

“没有但是。”独孤艳涟装作生气的样子。

“好好好,我不生他的气。”独孤彤霄只能服软。

“你知道吗,其实我们的祖上,和神剑谷倒是一家。”

“我一直以为是个传说...难道是真的?”独孤彤霄惊讶道。

“同为锻造,一个锻刀,一个铸剑。又是世仇,哪有那么巧的事情。”

“爷爷也知道?”

“那是自然。不过是很久很久年以前的事情了,这一辈辈传下来,早就不知真假细节了。”

“改天我要好好问下爷爷。”独孤彤霄毕竟是个女孩,对这种情感纠葛的名门世仇很感兴趣。

“我不希望因为我,导致两家的隔阂更深。而我在遇到他之前,他也并不是神剑谷的弟子。”

“这个我知道,当时赫赫有名的杀手十一,到他这一任之后就销声匿迹了。”独孤彤霄当然知道十一的传说,几乎神洲每个小女孩小时候,都对这种来无影去无踪的高手充满了希冀。虽然长大了,懂事点了,就对这种收人钱财,不问是非黑白的家伙们充满了鄙夷。

“他和我其实有个孩子。”

“嗯...嗯?!啥?!姐你在开玩笑吗!”独孤彤霄才反应过来,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

“跟在他身旁,有个小男孩,其实是我和他的孩子。”独孤艳涟笑着,眼里充满了慈爱。

徐玮拎着听了一会就睡在自己腿上的小十一,向成欣和刘伊婧挥了挥手,“走咯!”这小子倒是越来越沉了,徐玮微微一笑。

“太阳落山了,回去睡觉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