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巡天司 > 第二卷 时间余孽
第三十一章 舍卒保车
作者:他曾是少年  |  字数:4151  |  更新时间:2022-07-23 07:21:01 全文阅读

场面上的气氛一瞬间紧张了起来。

月见目光冷峻的扫过围拢过来的匪盗们,寒声问道:“怎么?准备明抢了是吗?”

听闻这话的李观水脸上露出一抹笑意,他言道:“月见这话说的,这里是夜蠎城,我李观水又不傻,怎么会选在这里动手呢?”

夜蠎城确实是龙蛇混杂之地。

而越是这样的地方,就越是需要一个被众人遵守的规矩,才能让这座存在于沧州边境的黑市可以用自己独特的方式运转。

这其中,最重要的规则就是在夜蠎城中,无论什么人,身上带着什么货,那可以威逼利诱,可以坑蒙拐骗,但唯独不能抢。

当然,只是在这城中。

之前那些在城头上悬挂着尸体,就是逾越者付出的代价。

“我只是想要提醒月见姑娘。”

“把这生意交给鬼鸦寨,姑娘有钱赚,亦有命花。”

“否则,有再多的钱,没有了命,不都没有意义吗?毕竟姑娘不可能一直呆在这夜蠎城吧?月末将至,姑娘等得起,苍鹰寨那些老弱病残却是等不起吧?”

李观水话里话外的威胁之意已然溢于言表。

而听闻这话的月见顿时脸色难看。

她很清楚如果李观水铁了心要为难于她,完全可以在夜蠎城到月牙峰之间的必经路慢慢等候,然后再在他们经过时出手。

她与褚青霄势单力薄,很难有突围的机会。

而如果她将武魂印在这时交出,以李观水贪得无厌的性格,别说一千五百两,就是三百两银子对方也不见得会给出。

月见顿时进退维谷,把武魂印交出来,她心头不甘,可不交出来,却又受制于人,由不得她选择。

“月见姑娘!既然你有朋友在这里,那那件事我们就日后再聊吧。”可就在这时,一旁的褚青霄却忽然拱手言道,说罢这话,转身便要离去,眉宇间有些慌乱之色。

月见一愣,她倒并不认为褚青霄是胆怯之辈,毕竟这家伙敢孤身一人袭杀数位修为高于自己的鬼鸦寨匪盗,又怎可能在此刻临阵脱逃?

可如果他有其他算计的话,那武魂印尚且在自己身上,他走了,依然无法保全武魂印。

即使月见信任褚青霄,可一时间却也摸不清他到底在打些什么主意。

“等等!”而李观水自然更是不明白眼前这褚青霄与月见的关系,不过他却察觉到了褚青霄脸上的慌乱。

他大喝一声,周围便有数位同伴围拢过来,拦住了褚青霄的去路。

褚青霄脸上的慌乱之色更甚,他大声道:“你们要做什么?我可是天悬山的弟子,你们敢伤我,就不怕天我师门剿了你们的山寨吗?”

“你这年纪,二境修为,在天悬山也最多是个外门弟子,别说伤你,就是杀了你,你家宗门也不见得能记得你是谁!少拿它来压我,天悬山有那本事,我鬼鸦寨岂能还在太玄山矗立这么多年?”李观水不为所动,在那时冷笑道。

褚青霄见这话唬不住这些家伙,脸色更加难看。

“我是无名小卒不假,但我是帮同门办事,我那位师姐是青雀峰的门徒,赵念霜坐下的得意弟子,今日我来夜蠎城替她做事,若是有什么意外,她一定会彻查到底!”他继续大声言道,说得是煞有介事。

听闻赵念霜的名讳,李观水的脸色明显一变。

对于那位这十多年来,在大虞天下声名鹊起的剑道天才,李观水是抱有敬畏之心的。

但即使如此,他也不可能被褚青霄这毫无根据的几句话给唬住。

他沉吟了一会,旋即眯起了眼睛道:“我们无心与天悬山为敌,我们只是想要弄清楚,月见姑娘与阁下到底做了什么买卖。”

“毕竟苍鹰寨归我鬼鸦寨管辖,我们也害怕阁下被月见姑娘诓骗,到时候事情脑袋,天悬山却把这债算到我们鬼鸦寨的头上不是?”

李观水说罢这话,看向周围围着褚青霄的那几人。

那几人见状也顿时领会到了李观水的意思,伸手便抓住了褚青霄,开始在他的身上摸索。

褚青霄的脸色难看,但似乎也意识到事情没办法草草了事,他只能站在原地,任由几人搜身。

很快,他背上的包袱,与怀里的荷包被那群匪盗找到,递到了李观水的手中。

李观水眯着眼睛看了褚青霄一眼,先是打开了了包袱,见里面装着的是几把断剑。

“天悬山的弟子落魄到这般地步了?这样的剑也带着身上?”他把玩着手中的断剑,语气狐疑的问道。

一旁的月见心头紧张,同时也闹不明白褚青霄到底想要做什么,自是沉默的低着头,生怕自己说错话,给褚青霄添乱。

褚青霄却言道:“这些剑成色不错,我花低价买来,是为了重新回炉锻造,阁下要是喜欢大可拿去,就算是结个善缘。”

似乎是也意识自己这天悬山的名头唬不住李观水,褚青霄的话里话外多少带着些讨好之意。

“就这玩意?”李观水冷笑一声,这些断剑成色虽然不错,但毕竟是损坏之物,价钱大打折扣,更何况他们山寨中也不缺这些东西,他自是看不上眼。

他将那断剑放回了包裹,旋即又拿出了从褚青霄身上收来的荷包。

而这时,褚青霄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慌乱之色。

他伸出一手想要阻止,可身旁的匪盗们却冷眸看向他,那凶厉的模样,让褚青霄又不得不收回伸出的手,可脸色却也因此愈发的难看。

李观水将褚青霄这幅模样尽收眼底,这时他几乎可以确定,这里面的东西就是褚青霄与月见在这夜蟒城相见的关键。

他满心得色,将那荷包打开,定睛看去,却见其中装着的却是一袋子红色的蠕虫。

“赤血虫?”他毕竟在苍鹰寨生活过一段时间,自然一眼便认出了此物。

“就这东西,值得你这么神神秘秘?”回过神来后,李观水神情古怪的看向褚青霄。

“阁下识得此物?”褚青霄皱了皱眉头,似乎也很诧异李观水的反应。

“哼,不过是一些蛊虫而已,能有凝血丹三成的功效就算不错了,这种玩意值得来夜蟒城冒险?”李观水狐疑问道。

褚青霄听闻这话,心头一惊,他这段时间长期服用赤血虫,按照他的推算一枚赤血虫的功效大抵在相当于凝血丹的六成到七成之间,为何从李观水的口中说出,却只剩三成不到了?

但这虽然让他疑惑,他去没有去多问,反倒继续露出一副惶恐之色,支支吾吾却不愿吐出一个字来。

李观水看出了还有隐情,旋即冷笑道:“你得知道,苍鹰寨是我鬼鸦寨管辖之地,我们鬼鸦寨让他们生,他们就能生,让他们死,他们就得死,你要和这位月见姑娘做什么买卖,不跟我们鬼鸦寨报备清楚,天大的事,我们也能搅黄了!”

褚青霄闻言面露难色,他迟疑了一会这才言道:“不瞒阁下,这赤血虫的功效虽然不如凝血丹,但我那位同门师姐的家中,有位懂得炼丹之法的长辈,他或可以将这赤血虫的药力炼化入丹药之中,将之作为凝血丹售卖。”

“嗯?”听闻这话的李观水眉头一挑,来了兴致。

赤血虫这东西对于一境武者还有些作用,而对于到了二境的武者样,它的效用就有些捉襟见肘了,可如果能被制作成凝血丹的话,以凝血丹一颗四两银子的售价,倒是一个不错的买卖。

“我和月见姑娘今日在此地就是为了商议这事,他们一个月可以给我提供四百只赤血虫,按照五只赤血虫炼作一颗凝血丹计算,一个月我们能产出八十颗凝血丹,换算成市价,三百二十两。除去百两的成本,剩下的二百二十两,月见姑娘拿四成,我拿一成,那位师姐拿五成。”褚青霄接着说道。

褚青霄所说的事情半真半假,之前在与楚昭昭商议如何帮助苍鹰寨时,楚昭昭便有过这样的提议,此刻拿出来,其中细节并未更改,李观水自然也难以从这番话中发现什么破绽。

只是这能赚到的银钱数量却是多少让他有些失望,他眉头一皱,嘀咕道:“就这么点?”

“李兄是见过市面的,瞧不上这点小钱很正常,可对于我来说一个二十多两,就等于凭空多出了五六枚凝血丹,对我修行大有裨益,月见姑娘也可以借这个缓解他们寨子中的危机,只是可惜那赤血虫每月产量只能如此,不然倒确实可以有做大的机会。”褚青霄感叹道。

“那老太婆也就那点本事,我看没戏。”李观水摆了摆手,顿时有些意兴阑珊,本以为钓到了一条大鱼,却不想只是小打小闹的买卖。

但转念一想,也不是没有道理。

毕竟二十多两银子对于一个天悬山的外门弟子而言,确实并不算少。

而月见能到手八十余两,对于苍鹰寨而言,几乎就是他们一个月需要上缴给鬼鸦寨的月钱。

对于二者而言,这确实是一笔值得重视的买卖。

只是他在鬼鸦寨待得久了,对这点钱就不那么敏感了,毕竟以他在鬼鸦寨的地位,一个月光月钱就能拿到近五十两,这还不提若是劫到货物发下来的赏钱。

李观水虽然有些失望,但本着蚊子再小也是肉的原则,他眯起了眼睛言道:“这钱虽然不多,但一来我与月见姑娘有旧,二来与兄弟你一见如故,既然遇见了,我自然要帮村一二,这样,我能回去之后,帮着二位打点一下太玄山的几个寨主,免得到时候大水冲了龙王庙。”

这话说得好听,其实就是想要空手套白狼,从中分上一杯羹。

褚青霄似乎听出了他的意思,顿时面露难色:“李兄仁义,只是不知这上下打点,得花多少钱呢?”

“太玄山山头林立,我算了算,一个月怎么也得四十两吧。”李观水笑着说道。

“四十两!?”一旁一直安静听着的月见在这时也回过了味,明白褚青霄这番戏码是为了舍卒保车,她瞬间入戏,在那时惊声言道:“我一共才八十八两,就要分给你一半?”

“李观水,你怎么不去抢?”

“月见这话说得可就难听了,我可是一心为了你们好。”

“我若不打点关系,太玄山那么多山头,保不齐那个山贼一时见财起意,把你们的货给抢了,那损失的可就不是四十两银子那么简单了。”李观水话里话外的威胁之意已然溢于言表。

褚青霄赶忙赔笑道:“二位不必如此,做生意嘛,最重要的就是和气生财,李兄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回去和师姐商量一下,他们那边看能不能挤出十五两左右的利润,月见姑娘也辛苦些拿出十两,我这便想办法给出五两,咱们一个月拿出一共三十两,算是给李兄打点关系之用,毕竟这太玄山的事,还是得鬼鸦寨点头不是?李兄觉得如何?”

月见闻言面色不善,冷哼一声,侧过了头。

而李观水看了一眼一脸赔笑的褚青霄,眯着眼睛沉吟了一会。

他其实当真不在意这几十两银子的得失,毕竟他还带着一帮兄弟,这三十两也好,四十两也好,分下来到他手上也没有几两碎银。

他只是不想要月见越苍鹰寨好过。

抱着的这样的念头,他正要在说些什么。

“老大,鬼头市那边马上要开市了,听说有几个上等的人奴,好些人盯着呢,去晚了寨主那边可不好交代……”一旁一位手下忽然上前言道。

李观水皱了皱眉头,对于对方的自作主张有些不悦,但想到进来寨主对于这事甚是急切,如果能选到几个好的人奴,博得他的欢心,那其实几十两银子可以比拟的?

想到这里,李观水收起继续为难月见的心思,冷笑道:“看在这位兄弟这么有诚意的份上,那就依你的意思,下个月这个时候,我到苍鹰寨取钱,月见你可不要让我空手而归啊。”

“我倒是会念旧情,可手下这些兄弟可就没我这样的菩萨心肠了!”

李观水说罢,面露得意之色,他将手中的荷包与包袱随意抛出,这才带着众人趾高气扬的离去。

远远的褚青霄隐隐听到李观水嘴里嘀咕着。

“老大的胃口近来越来越大了……”

“再这么吃下去,我们可都得累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