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巡天司 > 第二卷 时间余孽
第一章 活着的意义
作者:他曾是少年  |  字数:4032  |  更新时间:2022-07-09 05:52:41 全文阅读

暮州。

青石镇。

楚昭昭站在客栈的厢房门前,眉头紧皱,神情迟疑。

距离武陵之事已经过去十余天的时间。

她陪着褚青霄在武陵城的旧址处盘桓了八日。

收敛那些当年大战留下的尸骨。

只是十二年的时间过去,诸多尸骸要么做了野兽的果腹之物,要么在当年的阴兽肆虐中,早已支离破碎。

剩下的,也因为年岁久远,而难以辨明身份。

甚至不乏一些尸骨,根本无法拼凑出人形,褚青霄也只能将他们安葬在一起,总好过裸露于地面,被风吹日晒。

做完这些,他方才同意与楚昭昭一同前往天悬山。

只是这一路上,褚青霄一直沉默寡言。

楚昭昭多少有些担心他。

在自己的厢房中安顿好一切后,她便来到了褚青霄的门前。

本想着宽慰一下对方,可走到门前,却又忽的踌躇起来。

她不善言辞,褚青霄的遭遇又远超常理。

那些大街上随便寻个人,就能跟你说上一遍的大道理,解不了失去至亲的切肤之痛,也消不了至此孤身一人的伶仃之苦。

那些话啊……

终究只是空话。

楚昭昭明白这道理,可就这么看着褚青霄如此闷闷不乐,她还是觉得不妥。

念及此处,她好似下定了决心一般,深吸了一口起,将放下的手再次抬起,就要叩响眼前的房门

吱呀。

可这时,房门却忽然被人从内打开,穿着一身青衣的少年正迈步而出。

二人撞了正着。

褚青霄眨了眨眼睛,有些诧异楚昭昭会在此处:“楚姑娘这是?”

楚昭昭的脸色略显尴尬,目光躲闪:“我……我……”

她有些尴尬的寻找着借口,目光慌乱的四望,忽然瞥见客栈的楼下正有不少食客正在用餐。

她脑子一热,也没做多想,就赶忙说道:“我就是来问问你要不要一起吃点东西……”

“嗯?”少年的神情疑惑,有些奇怪的问道:“半个时辰前,我们不是一起在楼下吃过饭了吗?”

“啊?”楚昭昭一愣,赶忙又改口道:“我……我的意思是……要不要再吃点……”

“我们习武之人,饭量都……都比寻常人要大一点,半个时辰不吃饭,饿了也很正常……”

楚昭昭!你到底在说什么!

楚昭昭说完这话,顿觉脸颊发红,她撇过头,伸手捂住自己的脸,恨不得在此时寻个地缝钻进去。

而听闻此言的褚青霄也是一愣,他有些诧异的看着眼前的少女,下一刻却忽然展颜一笑:“好啊。”

……

青石镇不算大,整个镇中满打满算也不会超过六千户人。

但地处暮州要道,故而往来的商贩镖师都不再少数。

此刻虽然时间已经到了戌时,可街道上往来的行人却依然络绎不绝。

得益于此。

亦有不少商贩尚且还在热火朝天的朝着周遭的行人推销货物,不算宽阔的街道上甚是热闹。

楚昭昭的手里拿着一串糖葫芦,走在街道上,目光却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身旁的少年。

褚青霄的脸上没有她想象中的落寞与自怨自艾,反倒是目光有神的打量着街道四周,似乎对于周围的一切都很是好奇,心情似乎不错。

忽的。

褚青霄似乎感受到了楚昭昭的目光,他撇过头看了过来,楚昭昭一个激灵,赶忙侧头看向街道的另一侧,同时咬下一口手中的糖葫芦,装作一副在漫不经心的模样。

好一会的时间,她扭得脖子都有些又发酸,也不见褚青霄有什么动静,暗以为是自己机敏的反应骗过了对方。

她松了一口气,这才转过头,可迎面撞上却是褚青霄那带着笑意的目光。

楚昭昭被吓得身子颤了颤,意识到自己拙劣的演技被对方识破之后的楚昭昭先是一愣,旋即就想起了江湖上那流传甚广的绝技——先发制人。

她板着两颊通红的脸,决定倒打一耙:“你……你盯着我干什么?”

褚青霄闻言一愣,但很快也明白了楚昭昭的心思。

他笑着摇了摇头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继续顺着人来人往的街道朝前走着。

楚昭昭有些做贼心虚,她一边快步跟上对方,本想说些什么缓解此刻的尴尬。

可话未出口,却听褚青霄幽幽说道:“楚姑娘,不必为我担心。”

“我这条命是八千西洲剑甲和武陵城数万百姓的命换来的。”

“我会珍惜他的。”

听闻这话的楚昭昭一愣,也明白自己的那点小心思恐怕早就被褚青霄看穿。

“我……我才不担心你呢。”但她还是嘴硬说道,目光却再次看向褚青霄。

他的脸上明明带着笑意,可却莫名的让人觉得苦涩。

他身子明明穿梭在人潮中,可一眼看去,却又让人觉得形单影只。

街道上人来人往,两侧酒肆饭庄中点起的灯笼将街道照得恍若白昼。

周遭那般锣鼓喧天,那般人声鼎沸,可矗立此间的少年与这热闹格格不入。

褚青霄也在这时停下了脚步,他侧头看着周遭的一切。

脸上的笑容苦涩了起来:“我已经下定决心要珍惜自己这条命,要好好活着。”

“可……”

“这个世界对于我来说,却有些陌生。”

“我好像不太认识他……”

楚昭昭的心头一颤,微微迟疑后,故作轻松的言道:“你只是还不太习惯罢了!”

“其实世界还是原来那个世界,你看这些城镇,这些街道,不都还是那模样吗?”

“你就当自己睡了一觉,嗯……”

“那种睡得有点久的一觉……”

楚昭昭说着说着,声音渐渐变小,到最后几乎微不可闻。

她有些沮丧的揉了揉自己的衣角,嘀咕道:“好吧……我确实不太会安慰人……”

褚青霄见她这幅模样,倒是很认同的点了点头:“看出来了。”

这样直白的评价,让楚昭昭心底多少有些不满。

可话未出口,却听褚青霄又言道:“我只是不太知道,自己活着的意义是什么了。”

“以前我想的是……”

“可以赚很多钱,给我爹买个大院子,让他可以在那些嘲笑我家院子只有巴掌大的家伙们面前扬眉吐气。”

“又或者从军,当个将军,等哪天凯旋,回到武陵城时,所有人都来夹道欢迎,尤其是王澈那混蛋,我要当着他的面,好好耀武扬威一番。”

“再不济,也要娶个漂亮媳妇,生几个大胖小子,让我爹感受一些什么天伦之乐。”

说这些话的时候,少年的脸上带着笑意,但下一刻那笑意又忽然暗淡了几分。

“这些念头,是庸俗了一些。”

“但对我来说,是确确实实能够想象的事情。”

“可现在呢……”

“我爹不在了,那些可以被我拿来耀武扬威,亦或者对我艳羡不已的人,也都不在了。”

“我当然要活下去,我答应过他们的。”

“可我只是……”

“只是不知道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楚昭昭安静的听着少年诉说着自己的苦恼。

她很能理解他的心情。

前一刻家里还有处处护着他的父亲,周围还有和善的邻里,一切不算太过美好,但至少,那是他从小便熟悉的一切。

可忽然间,家破人亡,认识与熟悉的每一个人都在一夕间死去。

这个世界也在弹指之间过去了十二个春秋。

一切对他而言,都是那么陌生。

十二年的时间,除了让他多出百次轮回的痛苦记忆之外,便什么都没有再给予他。

老天爷就像是有意与他恶作剧一般。

一夕之间夺走了他的所有,连一把刀剑都未有留下,就让他独自一人,赤手空拳的去面对这个陌生的世界。

“至少……至少还有小师叔在等你!”

“这么多年她从未忘记你,不然也不会派我来武陵城寻你!”楚昭昭在这时言道,努力的想要帮着褚青霄寻找一些活着的意义。

活着的意义。

听上去是一个有些矫情的辞藻。

尤其是在对于大多人而言,活着本身就已经足够辛苦的前提下。

但事实是,当你可以心无旁骛的去活着辛劳时,你其实已经拥有了你不曾意识到,但却真实存在的活着的意义。

而褚青霄。

却没有。

楚昭昭的话,让褚青霄愣了愣,他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楚昭昭见状眉头一皱,她不想看着这家伙这幅模样。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眼前一亮:“你跟我来!”

她这样说罢,伸手便牵起了对方的手。

在褚青霄诧异的目光下,她拉着他,快步奔跑。

眼前的人潮穿梭,周遭的灯火通明,跟在少女背后的少年,看着对方那随着奔跑晃动的马尾,感受着手掌相牵时传来的温软。

一时。

他心跳快乐几分。

……

楚昭昭带着褚青霄跑入他们栖身的客栈,来到了楚昭昭的房门前。

“楚姑娘?”褚青霄还是有些发愣,不太理解对方此举何意。

楚昭昭却并不回应,只是在这时推开自己的房门,快步走入其中,来到床榻旁,将自己随身携带行李翻出,有些匆忙的在其中寻找着什么。

褚青霄满心疑惑的跟着对方走入房中,正要发问,却见楚昭昭从行礼中掏出了一个包裹。

不算太大,约莫成年人手臂粗细,长度二尺有余。

“这个,给你。”一路小跑,楚昭昭的额头上多出了些许汗迹,可她并不觉察,只是有些心急的将手里的东西递了上来。

褚青霄接过那包裹,觉得有些沉。

他也不做多想,在这时,将包裹打开,入目的事物却让他身子一颤,瞳孔放大。

“这是……”褚青霄看着包裹中的事物,嘴里喃喃言道。

那是四五把被折断的剑。

剑锋早已不知所踪,剑身上也大都还有不少裂纹纵横。

褚青霄几乎下意识的在这时看向这些断剑的剑柄,那里分别刻着几道字迹——

破阵子、春不晚、二更天、长恨水、门前燕……

这些是西洲剑甲的佩剑。

“那日烛龙退去后,我带着你从永夜界逃出,路上得见这几把剑散落在地,就一同带出。”

“不过更多都被烛龙击碎,还有一些,我根本来不及去收敛……”

“我听说,西洲剑甲素来有将亡者之剑送归西洲剑陵的传统,他们相信战死他想的亡魂会跟随着佩剑,一同回到故里,与家人相见。”

“虽然……”

“我知道他们的魂魄已经被烛龙击碎,但或许会有那么一缕残魂附着在他们的佩剑上呢……”楚昭昭在这时说道。

“你如果愿意,在去过天悬山见了小师叔后,你可把这些剑送去西洲……”

“就算他们的魂魄消亡,可他们家人或许还在等着他们……”

楚昭昭说着,目光小心翼翼的打量着眼前的少年。

可褚青霄却盯着那些断剑怔怔的出神,没有回应。

楚昭昭顿时有些心急,她赶忙又言道:“我不知道活着的意义对于你而言到底是什么。”

“但至少,这些断剑可以给你一点目标,你走走看看,一路上说不定就找到你想要的意义了呢?”

说道这处,她的声音忽然小了些许:“不管你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意义,总要去找,才有可能找到,不是吗?”

而这时,褚青霄也终于回过了头,他看向楚昭昭,目光真挚的言道:“谢谢。”

褚青霄灼灼的目光,让楚昭昭有些招架不住,她的两颊有些发烫,低下头言道:“也没什么,我当时就觉得这些东西或许对你很重要,所以……”

这话说到一半,楚昭昭忽然觉得有些不对,赶忙收住了口。

她抬头看向神情变得有些古怪的褚青霄,心头愈发的交集,赶忙又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西洲剑甲们都是很值得尊敬的人,他们的遗物自然得好好收敛……”

“你不要多想,我没有其他意思……”

“别看你现在十七八岁的模样。”

“我们俩还差着辈呢!”

她这番颇有些越描越黑的解释之后,却未有得到褚青霄的回应,她顿觉古怪抬起头看向褚青霄。

却见那少年忽然身子一歪,直挺挺朝着她栽倒了过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