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巡天司 > 第一卷 灰烬之地
第三十八章 魂作旌旗魄作弓
作者:他曾是少年  |  字数:3316  |  更新时间:2022-07-02 07:59:01 全文阅读

呜……

呜……

呜……

双耳之中的嘈杂声越来越重,也越来越尖锐,那声音剧烈无比,仿佛有无数人靠在褚青霄的耳畔不断的低语。

他的耳膜仿佛要裂开了一般。

剧烈的疼痛,让他额头上的青筋暴起。

楚昭昭焦急的抱着褚青霄,褚岳山等人也围拢了过来,他们大声朝着褚青霄说着些什么,可耳旁的传来的嘈杂之音,让褚青霄听不真切众人的声音。

祝渊慢悠悠的走向前方,他的双眼微闭,头颅扬起,双手缓缓张开。

他在等待一出好戏。

一出头颅落地,愤怒的灵魂哀嚎嘶吼的好戏。

那一刻,那声音一定极其动听与悦耳,他认为这是他进一步探究灵魂秘密的机会。

为此他放开心神,做足聆听那美妙声响的准备。

一息……

两息……

十息……

许久过去,他仍未由等到他想象中头颅滚落的声响。

“呵呵……”

等来的却是身后传来的轻蔑的笑声。

意识到不对的祝渊回过了头,看向身后。

那里,宋归城轰出的拳头依然被恶灵所握住,恶灵周身的黑气涌向宋归城,将他的身躯禁锢。

这一切并无异样。

唯一的问题是,恶灵手中高举着的骨刀却停留在了距离宋归城的颈项不过三四寸之地,却迟迟未有落下。

“恶灵将!给我动手!”祝渊厉声吼道。

但恶灵将的身躯却依然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祝渊感觉到了一丝诡异的气氛,他的脸上第一次浮现出了慌乱之色。

他的眉头紧皱,双手在那时在胸前合十,接连结出数道印记。

他是在试图依靠种在恶灵将体内的魂种驱动对方。

当被根植在它们体内的魂种发动时,宛如剐肉一般的痛楚会涌遍它们的全身,而对于恶灵与阴兽这般只剩下本能的凶物来说,这是控制他们最简单有效的办法。

可这一次。

祝渊似乎遇见了例外。

恶灵将体内的魂种被催动。

他周身的黑气翻涌,双眸之中的血光剧烈的闪烁。

很显然,此刻他正在承受那股足以让人痛不欲生的苦楚。

可是,他的身躯依然呆立在原地,纹丝不动。

“恶灵将!你要忤逆我吗!!?”这般异状让祝渊脸色难看,他暴跳如雷,嘴里大声的怒斥道。

“哈哈。”

而回应他的却是宋归城轻蔑的笑声。

这笑声,让祝渊回过了神来,他转头看向对方,如梦初醒一般:“是你在捣鬼!?”

宋归城背对着祝渊,他低着头,旁人无法看清他此刻脸上的神情,却只听他用低沉的声音说道:“巫祝大人不是自诩读过诸多我人族先贤巨著吗?”

“那巫祝大人可知什么是晓战随金鼓,宵眠抱玉鞍?”

“又可知什么是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宋归城这样说着,他那只被恶灵握着的手,轻轻被收了回来,他转过身子,看向祝渊。

他的眉宇低垂,双眸之中显现的是宛如恶狼一般的凶光。

他一步步朝着祝渊靠近,嘴里发出一次又一次仿佛恶鬼一般的责问。

“可知什么是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他继续向前,浑身弥漫出一股仿若比起烛阴还要可怖的杀机。

祝渊从此刻的宋归城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危险的味道,他下意识的后退。

他的目光越过眼前这恶鬼一般的男人,却见身后的恶灵将周身黑气开始剧烈的翻涌,那些被囚禁在黑气中的亡魂仿佛得到了某种超越神祇敕令的召唤。

他们开始从未有过的剧烈挣扎,一道道模糊的身影从那黑气中涌出,不断挣脱着黑气束缚,想要将自己的身躯从这黑色的泥沼中拉扯出来。。

他们想要逃离烛阴的囚禁!

祝渊的瞳孔在那时陡然放大,他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情形。

这超出了他的认知……

真神烛阴的神座被人类夺取,曾经坐下十二神将也灰飞烟灭。

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剩余的些许残余神性依然是足以碾压凡人的东西。

烛阴赐予了他第七神柱曾经遗留的神性,而利用这神性所铸成的恶灵将,理应是强大且不可逆的存在。

可现在,这些亡魂竟然仿佛重新拥有了自己的意志,开始试图反抗。

是他在捣鬼!

在短暂的诧异之后,祝渊立马意识到了不对,他侧目看向宋归城。

而宋归城的嘴角亦在这时,露出一抹残忍的笑意,他压低了声音,目光死死的盯着祝渊,轻声道。

“又可知什么是将军百战犹未死,魂作旌旗魄作弓?”

魂作旌旗魄作弓……

那简简单单的几个字眼,却仿佛包裹着某种倾轧这方天地的威能。

此言一落。

那恶灵将某种的血光猛然大作,他的嘴里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

那些被他囚禁在体内的剑甲亡魂们仿佛被注入了某种力量一般,他们模糊的灵魄凝实了几分,将粘黏在他们周身的黑气纷纷斩断,然后一个接着一个从恶灵将的体内涌出,他们浮身于半空之中,矗立于宋归城的身后。

不过眨眼光景,西洲剑甲的亡魂们就已经站满了宋归城身后的空间。

他们的脸上写满决绝之色,那已经变得模糊的灵魄之中,有一股盎然的剑意开始涤荡。

就仿佛一切又回到了最初之时。

他们是西洲剑甲,是大虞仅存的骧星卫,是照亮黑夜的剑,是抵御古神的盾。

这一点,被写入他们的血肉,镌刻入他们的灵魂。

当龙骧将发出召唤。

无论此刻他们身在何处,他们的肉身是否腐朽。

但他们的灵魂,总会回应这召唤。

不辞万里,不顾生死。

再次执剑,来到龙骧将的身后。

“这……这怎么可能……”祝渊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这超出了他的认知,而面对未知,人的第一反应往往是恐惧。

哪怕是自诩为神的使徒的祝渊,在此刻也难以免俗。

他的身子开始下意识的后退。

恐惧漫上他那张皙白又俊美的脸。

他恍然大悟:“刚刚你是故意示弱,你早就看出了恶灵将的底细,你的目的从一开始就是唤醒他们!!?”

祝渊看向宋归城大声的质问道。

而宋归城却只是淡淡一笑,他并无心为眼前的敌人解惑。

他只是说道:“巫祝大人。”

“我说过……”

“我能将你脑袋从你的脖子上割下来一次,就能……”

“他娘的梅开二度,割下来第二次!!!”

他如此说罢,一只手猛地伸出,身后的剑甲亡魂们,在这时也纷纷朝着前方伸出了自己的手,朝着虚空一握。

……

褚青霄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他的脑袋还是不住的剧痛。

尤其是每当他努力的想要回忆起他记忆中所缺失的最关键的部分时,那股痛楚便会加剧。

而他耳畔的嘈杂声却渐渐变得清晰了些许。

他的身子颤抖,嘴里痛苦的低吼渐渐平息,无神的瞳孔深处仿佛有点点清明涌现。

“褚青霄!你别吓我,你到底怎么了?”

身旁的楚昭昭关切的声音传来,而这一次,褚青霄神志似乎恢复了不少。

他低着头,喃喃自语道:“我……我听清了……”

“我听清了。”

“你听清什么了?”身旁的褚岳山神色焦急,生怕自己唯一的宝贝儿子有什么不测。

“哭声……”

“那些哭声……”

褚青霄继续喃喃自语道,似乎并未听见周围众人的关切之语。

“哭声?哪里有什么哭声?”褚岳山与孙宽看向四周。

前方的宋归城与祝渊之间剑拔弩张,身后是那破败的道观,哪里有人在哭?又哪里有人在这时有心情哭?

“是……是它们在哭……”褚青霄嘴里断断续续的说着,目光却看向身后,那里无数把剑倒插入地面。

他们是曾经西洲剑甲的佩剑。

而褚青霄从第一次来到朱家大院便听见那些若有若无的哭声,就来自于这些它们。

“是剑在哭?”身旁的楚昭昭闻言一愣,但下一刻她便反应过来。

她转头看向前方,那里宋归城的神情肃穆,他身后八千西洲剑甲的阴魂周身剑意涤荡。

他们伸出手。

准确的说,是朝着那些插入地面的剑伸出手。

那些静默许久的剑开始颤抖。

铮!

一声剑鸣忽然升腾而起。

铮!

铮!

那就像是雄鸡唱晓时第一声鸣叫。

紧接着,整个剑陵仿佛被激活了一般,一声接着一声的剑鸣升腾而起。

一道道纯粹的剑意在这时,从那些剑身中溢出。

“破阵子!”这时,前方的宋归城忽然一声爆喝。

剑陵之中一柄通体雪白,剑柄上挂有一道粉色剑穗长剑猛地一颤,然后它的身形猛然从泥土中抽出,化作一道流光飞入了宋归城的手中。

此音未落,宋归城的身后又有一位剑甲爆喝道。

“二更天!”

剑陵之中便又有一柄飞剑遁出。

“千岁!”

“门前燕!”

“春不晚!”

“长恨水!”

一声声爆喝声接连不断的从剑甲们的口中响起,一柄柄长剑亦在这时不断从剑陵中飞出,落入那些剑甲亡魂的手中。

随着长剑入手,他们周身的气势开始仿佛没有止境的判断。

他们周身衣衫鼓动,磅礴的气势升腾。

他们的眸中是坚定如铁的决意。

他们的手里是斩断生与死的利剑。

他们矗立于空中,手中的剑鸣如龙,周身的剑意如虹。

地宫在轻颤,煞气在四散。

所谓的神,仿佛也在这时低下了他高昂的头。

这一刻,他们才是神明!

……

褚青霄恍然。

萦绕在耳畔他许久的哭声,在这时戛然而止。

它们不再哭泣。

因为握剑的人已经归来。

他忽然想起了许久之前,宋归城说过的话。

“对于剑而言,他的意义是被剑客握在手中。”

“而对于剑客而言,他的意义是用手中剑斩断所谓命运,也斩断那些编织命运的神!”

“所以,当我们握住了剑。”

“只要你相信,我们就能无所不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