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巡天司 > 第一卷 灰烬之地
第三十二章 朱家内院
作者:他曾是少年  |  字数:2990  |  更新时间:2022-06-29 07:32:01 全文阅读

褚青霄的脸色骤然发白。

那一瞬间,有一种源于的灵魂的恐惧从他体内的深处涌出,传遍他的全身。

他不可自控的开始颤抖。

仿佛有什么东西要在这时推开那扇一直幽闭的门,涌入他的脑海。

“呵,我随口一说,你还当真了?”可就在这时,宋归城却伸手重重的拍了拍褚青霄的肩膀。

他的咧嘴笑道,目光揶揄。

褚青霄被这一拍所惊吓,身子一个哆嗦,回过了神来。

那体内生出的异样也随着这惊吓而如潮水一般退去。

褚青霄瞪大了眼睛,盯着眼前的男人,眸中的恐惧还未散去。

“可那……”

他想要说些什么,却再次被宋归城打断:“咱们俩,我呢是个糙汉子,只知道怎么用剑砍人,你呢,也是榆木脑袋,比我聪明一点,但也只是一点。”

“你和我在这里再研究十年,也搞不明白烛阴到底想做什么吗?”

“所以啊,不如杀到他老巢,把那巫祝的脑袋砍下来,管他什么阴谋阳谋,不都付诸东流?”

褚青霄闻言倒也觉得宋归城这话确实有那么一些道理。

他略带迟疑的点了点头,宋归城见状,脸上笑意更甚,他又拍了拍褚青霄的肩膀,说道:“走吧,臭小子。”

说罢这话,他转过身子,再次朝前迈步。

……

众人战战兢兢,在身后乌泱泱一大片的武陵百姓的“护送”下,来到了那座朱家大院的门前。

院墙高大,大门之上涂有红漆,这寻常百姓家也会有的装潢,但落在眼前的院门之上,看上去却格外鲜艳,反复浸透过鲜血一般。

院门两侧有两尊石雕,乃是雌雄双狮,但材质却格外森白,以往旁人路过不曾细看,此刻仔细观摩却越看越是渗人——那森白的事物隐隐散发着死气,仿若……

白骨!

天色也甚是古怪,这才刚刚辰时过半,可天色却暗得仿佛黄昏。

头顶之上,黑云翻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云层深处游弋,时不时有紫色的雷电在云层中闪烁。

而身后一路跟来的百姓们,也在这时停下了步伐。

他们在这院门前呈圆弧形站开,嘴里不再窃窃私语,只是安静的站在原地,但目光却依然死死的盯着褚青霄一行人。

就好像他们已经完成了某种神圣的仪式,此刻只需等待,祭品的献祭。

这场面诡异无比。

就连褚青霄也觉得有些头皮发麻。

“他们也不拦着我们,是不是就等着我们自投罗网啊?”孙宽声音有些打颤的看向众人问道。

一旁的王大贵闻言,抱着手里的剑,脑袋如小鸡啄米一般,连连点头:“我也觉得,咱们这么杀过来过于草率,要不回去再好好谋划谋划……”

但这样的提议换来的却是身旁一声“吱呀”的闷响。

宋归城在众人说话的档口,已经迈步走到了院门前,毫不犹疑的伸手推开了院门。

众人心头一惊,却见宋归城回头朝着他们咧嘴笑道:“诸位,开弓没有回头箭。”

“回头只有骨灰坛。”

“走吧。”

说罢这话,他便一马当先,大步流星的走入朱家大院。

众人见状,心头万般恐惧,此刻也只能压下,胆战心惊的跟了上去。

而那群跟来的百姓在这时也围拢到了院门前,却并不进入,只是拥堵在门口,嘴里又再次叨念起:“永夜之神,翼罩霜天……”

那一声声呓语,汇集在一起,在众人的身后响彻不绝。

仿佛是要穿越风雪,亦穿越时空。

将这份狂热的虔诚传递到冥冥之中某个伟大的存在的耳中。

……

“青霄,你真的认识这家伙吗?”王澈趁着这个机会凑到了褚青霄的跟前,小声问道。

褚青霄点了点头,言道:“之前我的记忆确实模糊,但见到他之后,关于他的记忆恢复了大半,我很确定他就是西洲剑甲的统领。”

王澈看了一眼走在前方的宋归城的背影,却定对方并未注意到此间,再次言道:“可我怎么觉得这家伙不对劲。”

褚青霄皱了皱眉头,反问道:“哪里不对劲。”

王澈言道:“你没发现这家伙,好像是把我们哄骗到这里来的吗?”

“曹衙役他们有修为在身,来了还能帮上些忙,可我爹还有你我还有你舅舅,咱们来能干嘛?真打起来,旁人还得分神护着我们,不是平添累赘吗?”

褚青霄对宋归城是近乎无条件的信任,在被烛阴围困的日子里,是宋归城一路谋划,让孤立无援的武陵城坚守了近一年的时间。

所以,在宋归城到来后,褚青霄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下意识的忽略了对方诸多不合理的举动。

此刻听闻王澈之言,他仔细回想着宋归城的言行。

确实有诸多地方透着诡异,但出于对宋归城的信任,他还是言道:“宋统领做事素来如此,看似没有章法,实则洞悉就里,你不必担心。”

“他这么做,定有他的道理。”

二人的谈话同样被一旁的楚昭昭听得真切,少女的眉头一皱,想要说些什么,但终究没有开口。

“嗯……我相信你。”王澈在这时点了点头,也收起了心头的疑虑。

一行人各怀心思,走在朱家府邸的外院中。

与第一次到相比,这外院并没有什么改变。

依然空空荡荡,只有满地的积雪与些许枯树矗立,看上去甚是荒凉。

“买这么大个院子,也不倒腾一下,这些烛阴品味看上去也不咋的。”孙宽紧紧的贴在褚岳山的身后,目光上下打量着院落,嘴里吐槽道。

“确实有些可惜,要是换我来,怎么也得整个假山,再修个池塘什么的。”王大贵接过话茬如此言道。

“池塘里放些锦鲤,湖中心再修个亭子,周围中满桃树。到了春天,桃花一开,整上两个大猪蹄,就坐在这桃花亭中,那滋味不提有多美了。”

王大贵说着,脸露陶醉之色,仿佛已经置身自己描绘的美景之中。

“庸俗,俗不可耐!”褚岳山瞟了一眼肥头大耳的王大贵,甚是轻蔑的言道:“桃花开处,自然是要配上我武陵城特有的桃花酿。”

“美酒配美景,那才叫风雅!”

“哼,褚衙役每个月的俸禄,怕是也只喝得起桃花酿这样便宜的酒了吧?”王大贵反驳道。

“哦,对了,我这记性,差点忘了,现在褚衙役,已经不是衙役了!”

“呸!我那是被烛阴陷害,等烛阴被击退后,我不仅官复原职,保不齐还会升任捕头,到时候你门下的酒庄粮铺,我带人挨着查个遍,我就不信你那还没有个藏污纳垢的地方!”褚岳山被戳中痛处,当下怒目言道。

“我王某人做得可是正经买卖,身正不怕影子斜……”

双方你一言我一语,就这样吵了起来,看架势是谁也不打算服谁。

褚青霄对于自己这个跟谁都能急眼的父亲也有些无可奈何,本想着出言劝解,但转念一想,二人吵得起劲,反倒不再那么畏惧此地阴森气氛,倒也不失是件好事,索性拉住了也想着要上前劝架的王澈,任由这二人去了……

队伍就在王大贵与褚岳山的争吵声中不断前进。

一开始众人还有所警觉,但走了半晌见这外院中除了积雪与枯树半个人影都见不着,也就不免松懈不少。

很快便在宋归城的带领下,来到了内院的房门前。

相比于高越一丈的府门,内院的门楣就显得有些普通,甚至可以说是寒酸。

院门不过一人高,由寻常木板制成,并未刷漆,有些地方还生出了白色的霉点,像是久未打理一般。

而最古怪的是,这么一个小小的木门上,却有七八条成人手腕粗的锁链纵横交错,还有一个巨大的铁锁锁住,就好像这内院之中关着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

“都谨慎些。”就连之前一直吊儿郎当的宋归城也在这时沉下了眉头,大声的朝着众人言道。

众人见宋归城都如此,心头也是一紧,也纷纷如临大敌,紧张的看着眼前这方小小的院门。

宋归城迈步上前,抽出腰间的剑,嘴里一声轻喝,手中长剑挥出。

院门上那七八道纵横的铁索,在宋归城的剑锋之下,却宛如泥捏的一般,应声被斩断。

铛。

伴随着一声闷响,铁锁落地。

宋归城站在那处,看着已经裸露的院门,脸上的神情肃穆。

众人见状,心都在这时提到了嗓子眼,曹叔功等人握紧了手中的长剑,楚昭昭也摆开了架势,王大贵更是不计前嫌的拉着自己儿子钻到了褚岳山的身后,所有人都神情紧张的盯着那矮小的院门。

宋归城深吸一口气,旋即在这时伸出了手,朝着那房门轻轻一推。

吱呀——

破旧的院门与门柱摩擦,发出一阵揪心的沙哑声响。

院门缓缓打开,被掩藏在他背后的景象也如画轴被展开一般,慢慢映入众人的眼帘……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