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巡天司 > 第一卷 灰烬之地
第二十一章 醒来
作者:他曾是少年  |  字数:4603  |  更新时间:2022-06-23 16:29:46 全文阅读

天色微微亮。

雪还在下个不停。

这雪似乎下了很久,一整个冬天都未有停歇。

而这冬天,也似乎格外的长。

长到没人记得他从何时开始,更不知道它会不会有结束那一天。

站在武陵城衙门前的褚岳山却并没有时间赏雪。

他来回跺脚,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我说!你能不能消停一会!晃得我眼睛都花了!”一旁的孙宽没好气的说道。

听闻这话的褚岳山像是被点燃的炸药桶,停下脚步,指着孙宽便骂道:“都是你!出的什么馊主意!”

“还找媳妇!那是什么人都能当儿媳妇的吗?”

“这下好了!那姑娘是妖女,蛊惑咱们青霄捅出这么大的篓子!!!”

褚岳山神情激动,唾沫横飞,溅了孙宽一脸。

孙宽伸手擦了擦自己脸上的唾沫星子,有些心虚道:“我怎么知道……那姑娘看上去白白净净的,不像是什么妖女啊……”

“那人家还把妖女两个字写脑门上吗?”褚岳山破口大骂,孙宽刚刚擦干净的脸上,再次被唾沫污染。

“那你不也以为他是天悬山来接你的吗?今天白天上工时逢人就吹嘘自己马上要去天悬山过好日子了!”孙宽反驳道。

“我……我那是……”褚岳山一时语塞。

他还没有想好怎么反驳,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忽然从街道的一侧传来。

二人侧头看去,确实一大群人簇拥着一抬大轿子正朝着此处走来。

那群人数量庞大,恐有近五六十人的规模,抬着的大轿装潢奢侈,轿身用红木制成,幔布皆是绸缎,就连轿柄都镶着金边。

只是轿子中的人,似乎分量十足。

宽大的轿子在移动式夸张的上下摆动,轿柄弯曲得,近乎圆弧。

褚岳山二人看得有些发愣,那人群却在衙门前停了下来。

然后,轿子中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

“冤枉啊!”

“冤枉啊!大人!”

伴随着那哭嚎,一位近乎圆形的“肉球”从轿子中挤了出来。

大抵是走得太过急切,脚下一崴,险些跌倒,跟着的随从三五个上前,这才将他扶起,一路来到了褚岳山的跟前。

他伸手便拉住了褚岳山,继续道:“大人啊!”

“我那孩子从小良善。”

“路边的蚂蚁都不敢踩,三岁时给家里的蟑螂投喂过食,五岁时给街尾老鼠接过生,七岁时为了一只小乳猪,跟一群恶棍打过架。”

“九岁就立志要匡扶正义,十岁就开始剿灭山贼,十一岁……”

“王大户。”褚岳山听着耳畔滔滔不绝的人生简历,头皮顿觉发麻,他赶忙出声打断了对方,“你认错人了。”

眼前肥头大耳,身形圆润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王澈的父亲,武陵城的首富,王大贵。

王大贵闻言一愣,抬起头看向褚岳山,眨了眨眼睛,回过神来后,一把抽回了自己的手。

“是你!?”他瞪大了眼睛,如此问道。

“呵呵,是我。”褚岳山忙不迭的点头。

王大贵在衙门那边还是有些话语权的,既然自己的儿子和他儿子都卷入了这凶杀案,褚岳山想着能不能攀附上这层关系,在衙门那边为自己儿子开脱,故而态度也甚是谄媚。

“好你个褚岳山!”

“你管不好自己儿子也就算了!怎么还能来祸害我儿子!”

“一定是你儿子做了恶事,胁迫了我儿子!”但褚岳山的笑脸相迎,换来的却是王大贵的高声怒骂。

一心想着通力合作的褚岳山被王大贵的一番话骂得骂得目瞪口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褚岳山顿时也来了火气,涨红了脸骂道:“我儿子可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英才俊杰!哪像你儿子纨绔子弟一个!要说草菅人命,为非作歹,那也只有你那混蛋儿子能做出来!”

“你胡说!我儿子……”王大贵也面色愤慨,骂骂咧咧的就要还嘴。

他身后的诸多随从见主人家起了冲突,也围拢了上来,开始帮着王大贵怒骂褚岳山。

孙宽见状,当然也不愿意看自己的姐夫被外人欺负,撸起袖子也上前加入了战场。

双方唇枪舌剑,就在这府衙门口吵得不可开交。

……

衙门内的仵作房中,三位武陵城仅有的仵作正满头大汗的围在几具尸体旁,认真的检查。

好些个衙役在一旁帮忙,来回穿梭其中,忙得不可开交。

曹叔功皱着眉头来到了一具尸体旁,他盯着那尸体身上那一道道交错的黑色纹路,眉头越皱越深。

这些纹路他觉得眼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可怎么想,也无法记起,到底是在什么时候见过。

“大人,属下查过了,城中百姓几乎没有人与朱家有过接触。”

“关于朱家是告老还乡的王爷还有出资建造学堂济世堂的消息也都是从县令府和祝大人那边传出来的。”

这时一位衙役走到了曹叔功的身旁,低声言道。

曹叔功闻言侧头看了那衙役一眼,神情古怪,却没有回应什么。

那衙役被他曹叔功看得有些不自在,又赶忙道:“还有,祝大人和县令那边催得厉害,已经有些不满大人这么久还没有将褚青霄等人捉拿归案,大人要不要分出些人手,再去街上搜捕……”

曹叔功闻言,抬头看了对方一眼:“仵作们说,这些尸体根本不是昨日夜里死的,他们早就死了。”

曹叔功的话,让那衙役脸色一变,他惊骇道:“这怎么可能?”

“褚青霄一个毛头小子,能被邪魔附身,一人杀了十多个四境甚至五境修为的好手,那为什么这些尸体就不能是死而复生的妖物呢?”曹叔功沉声道。

“可……不是还有一个活着的吗?”

“如果他们早就死了,那个活着的怎么解释?”衙役困惑道。

曹叔功皱着眉头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我总觉得这件事透着古怪,武陵城也透着古怪。”

“对了,那个活着的怎么样了?能苏醒过来吗?”

衙役赶忙道:“目前还没有,他的状况有些奇怪,好几个郎中看过都束手无策。”

曹叔功点了点头,正要再说些什么,又有一位衙役快步走了上来。

“大人,褚岳山和王大贵在衙门前吵了起来,看架势可能会打起来。”

听闻这话的曹叔功暗觉头大,他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让他们进来了吧,别在外面丢人现眼。”

……

“有钱了不起啊?有钱你儿子不也对我家念霜死缠烂打吗?”衙门外,褚岳山与王大贵的争吵还未结束。

“呸!别说得念霜是你女儿一样!她去了天悬山又怎么样?不还是眼巴巴的给我儿子写信,再说了,我儿子可是收到了碧云城的邀约,马上就会被他们城主收为关门弟子!跟你儿子可是天差地别!”王大贵骂骂咧咧的回应道。

“再说了,我儿子从小心善,连蚂蚁都舍不得踩,三岁起……”

“省省吧!”他那串“咒语”,褚岳山赶忙打断:“你这套说辞哄哄小孩子还行,能骗得了曹捕头?那可是我的老友,他一定能明察秋毫,还我儿子清白……”

说着,衙门的府门在这时打开,曹叔功从中走1出。

方才还在争吵二人顿时脸色一变,也顾不得再继续双方之间的口舌之争,皆在这时快步走了上去。

褚岳山毕竟是有修为在身,脚步轻快,在那时三步并做两步走,一溜烟的便冲到了曹叔功的跟前。

然后他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脸色痛哭流涕,声情并茂的说道:“曹兄啊!你可得为我做主!我那孩子你是知道的,他从小良善……”

“路边的蚂蚁都不敢踩,三岁时给家里的蟑螂投喂过食,五岁时给街尾老鼠接过生,七岁时为了一只小乳猪,跟一群恶棍打过架。”

“九岁就立志要匡扶正义,十岁就开始剿灭山贼,十一岁……”

气喘吁吁的爬了半截台阶的王大贵听见自己的台词被抢,气得险些又摔下台阶。

他在几个仆从的帮扶下,好一会之后,终于爬上了满打满算不过二十层的阶梯。

他回头看了自家仆从一眼,那几人便赶忙掏出几个包装精美,分量十足的礼盒。

“大人,犬子给你添麻烦了,这里有些我平日里收藏的古玩,价值不贵,几千两银子而已,一点小心意不成敬意!”

他笑眯眯的递上前去,嘴里如是言道。

曹叔功早已预料到这二人的态度,他叹了口气,先是扶起了地上的褚岳山,又推开的王大贵递来的礼盒,言道:“二位不用如此,事情尚未查明,若是令公子们是无辜的,我们绝不会冤枉他们。”

“二位与其在此地盘桓,倒不如想一想二位的公子可能在什么地方,让我们找到他们,或许就能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曹叔功的为人刚正,在武陵城中也算是有些名望。

听他此言褚岳山等人倒是面色稍缓,可心头的担忧却依然无法消减。

“这我们也不知道啊?若是知晓,早就去寻他们了,哪里还会在这里浪费时间。”褚岳山垂头丧气的言道。

一旁的王大贵闻言,大抵也生出几分同病相怜的心情:“是啊。可知子莫若父,我们自己的孩子,能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我们哪能不知?他们怎么可能杀人啊?”

曹叔功见二人如此,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宽慰,而就在这时,身后的衙役却忽然上前在他的耳畔低声道:“大人收到消息,朱家的护院大批出动,好像已经找到了褚青霄等人的所在。”

“他们只是护院!谁给他们的权力一而再,再而三的出手抓人!”

曹叔功顿时眉头皱起,大声怒斥道。

“可朱家与祝大人和县令关系匪浅,我们也不敢……”那衙役面露难色。

“调集人手,跟我走,得赶在他们之前,把褚青霄等人抓回来!”曹叔功沉下脸色大声说道。

他隐隐觉得那朱家的人似乎是在打算杀人灭口。

听闻此言,衙役们不敢怠慢,纷纷集合,随着曹叔功一声令下,快步朝着消息中所言的地界走去。

而褚岳山与王大贵等人被这番变故闹得有些摸不着头脑,好一会之后,他们终于回过神来。

“走!跟上去!”褚岳山言道。

王大贵也反应过来,赶忙招呼着随从快步跟上。

……

而于此同时,衙门的内府中。

李四方真愁眉苦脸的看着床榻上躺着的家伙。

那是个很古怪的家伙。

看模样年纪四十出头,赤裸的上身甚是精壮,一看便是那种浸淫武道数十年的武夫。

身躯之上纵横着诡异的黑色纹路,不似寻常纹身,更像是从身体里长出来的一般。

而更重要的是。

他体内的血液早已干涸,浑身生机被抽离。

但他却还活着,他有呼吸!

李四方做了三十年郎中,疑难杂症见得多了去了,但这么古怪的,还是头一遭遇到。

他的心底有些发怵,他甚至分不清这家伙到底算不算是人。

他当真是束手无策。

奈何捕头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想办法弄醒他。

李四方想到这里,叹了口气。

“唉……当初就该听我爹的话,做个厨子,学什么医啊?”

“学医也就算了,进什么衙门啊……”

李四方感叹着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的永恒论题。

而同时,衙门外的街道上,一道身影正缓缓走来。

那是一位老者,模样邋遢,头上的白发随意披散,并无章法可言。

他身着灰色的道袍,双手负在背后,身形略显佝偻,慢悠悠的穿行在街道上。

他来到了衙门前,在那里驻足看了一眼,旋即踏步走入府门。

而奇怪的是,府门前两侧看门的守卫却像是并未看见他一般,并未出言阻拦,就连目光也不曾落在他身上哪怕一息时间。

他就这样穿过了衙门的前院,来到了内院的厢房。

他站在李四方的房前,耳畔传来李四方的抱怨声。

老道士微微一笑,再次迈步。

身形竟然就这样穿过了紧闭的房门,毫无阻拦的步入其中。

“进衙门也就算了,这么多年,也没升职过。”

“没升职过也就算了,还是个操劳命……”

李四方还在絮絮叨叨,对于越过他走向床前的老道士,同样视而不见。

老道士就这样来到了昏迷的黑甲的床前,他低头看着对方,目光柔和。

他的一只手在这时伸出,朝着男人的眉心轻轻一指,一朵桃花虚影从他指尖涌现,缓缓飘落,落在了男人的眉心。

一道微光闪过,桃花虚影没入他的体内。

“该醒醒了。”

“青霄需要你们。”老人这样说道。

而就在这时,那床榻上的男人似有所感一般,他的双眼豁然睁开。

双眸漆黑一片,不见半点光亮。

但这异状只持续了一瞬光景,下一刻清明之色便从他的眸中亮起。

他坐起了身子,神情迷茫的看向屋中。

正抱怨个不停的李四方对此始料未及,他被吓得一个哆嗦,然后赶忙退到了墙角:“你……你到底是人是鬼?”

男人不语,只是再次低头看向自己的手臂身躯,嘴里带着诧异的自语道:“我……还活着……”

这样说罢,男人侧头看向一旁的李四方,他站起身子,朝他走去。

这架势吓得李四方脸色煞白,他抓起一旁的茶壶,哆嗦着说道:“你……你是谁?这里可是衙门,我只要喊上一嗓子,衙役们可就冲进来把你乱刀砍死了!”

这威胁显然很缺乏说服力,自然也无法唬住眼前的男人。

男人继续向前,在距离郎中不过一尺之处,站定了身子。

他低头看着蜷缩在墙角的郎中,沉声说道:“我叫宋归城。”

“西洲剑甲白絮营统领。”

“带我去见褚青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