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怪谈必须死 > 第一卷 新世界
第一章 黎明
作者:王喜蛋啊  |  字数:3372  |  更新时间:2022-05-29 09:05:30 全文阅读

东方欲晓,晨曦初露。

一缕朝霞刺破黑暗的缝隙,耀眼的光芒刀刻斧琢般将整个混沌彻底劈开,倾泄人间。

金色的薄雾将城市覆盖,笼罩了草木与头上泌出细汗的环卫工人,也笼罩了某处公寓中的冰冷尸体。

砰、砰……

人们常说,日出象征着新生与希望。伴随着初晨阳光的照耀,那具处于一片狼藉中的冰冷尸体,竟似乎真的因此而再度拥有了心跳,焕发新生。

痛!

好痛!

头好痛!

王临紧闭的双眼猛然睁开,他只感觉大脑异常抽痛,想要捂头,却发现身体仿佛失去控制,生不出一分力气。

极速跳动的心脏缓缓平复,随着疼痛退去,精神开始凝聚。王临终于重获身体的掌握权。

他坐起身来,大口大口喘起粗气。

他想起自己先前应该是在公司加班,然后突发头痛至休克,这才彻底失去意识。

还好,看这样,自己应该是得救了。

可当王临看向眼前时,目光所及的实景却让他猛然呆住。

眼前不是公司,也不是他意料中的医院,而是一处陌生的房间,布置简单,却异常凌乱。

枕头、被褥种种原本床上的物件,悉数散落于地;桌椅、衣柜等等原本该立着的家具,皆是歪倒……就像是经历了一场称得上凶残的入室劫掠。

而自己就躺在这样一片破碎的杂物之中。

“发生了什么,这是哪?”

王临忙不迭地就要站起身来,去仔细审查周围的环境,以此搞清楚自己昏迷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强烈的剧痛让他率先排除了梦境的可能,同时他也注意到,这副身体的情况与他所熟知的自身相比有不少异样之处。

然而当王临双脚刚踏足地面时,一阵强烈的虚弱与眩晕便将他的思考进程强行打断。

与此同时,有所延迟的混乱记忆如同潮水一般,开始随着眩晕一同灌入他的大脑。

……

王临,十八岁,华亚人,父母双亡,继承高额遗产,相貌俊俏,学习出众,体能超群,拥有着一个除却身世之外的完美模板。

不久前于高中毕业,跨过了人生的重要阶梯。在等待分数的闲暇之际,相约同学以放松为目的开始旅游。

在旅游期间的怪谈大会中,两男一女玩起了曾在网上看见的笔仙游戏。

其间所获答案大多真切,倒也真的颇为灵异。

直到王临那位性格轻浮的男性好友,因询问前程而不幸得到大凶的评语之后,怒极而撕纸折笔,使得异变发生了。

最初先是室内的灯突然熄灭,紧接着又是三人在旅途中清晰可见自身运势变差,高空坠物、车辆失控……一件件灾祸向他们袭来,直至在最后演变成了死亡。

旅行因此被迫中断,众人惶恐着各回各家。

期间尝试性的求神拜佛皆无用,王临依旧难逃死亡,死在了昨晚。

门外的异响、窗外一闪而逝的白影,还有女人的啼哭声,这是他记忆的最终章。

“……我穿越了。”

王临看着记忆中那个和他人生轨迹完全不同的自己,终于了然。

自己并非如原本意料的获救,而应当是真的死于了突发的急性脑出血。

如今只不过因为莫名缘由,借尸还魂,奇迹般穿越到了另一个自己身上,完成“复活”。

王临方才虽然没能将那庞大而混乱的记忆完全吸收,但却也把对方除去细枝末节外的大概人生所知晓明白了。

首先是,原身和自己姓名相貌皆相同,就像是平行宇宙中的另一个镜像,只是不知为何更加年轻。

然后是通过方才的记忆,王临发现眼前的这个世界,完全迵异于自己原本的世界——虽然其环境、语言、乃自于部分历史和人物种种,都与自己原先所在的地球相似,但本质上却又大不相同。

比如这个世界并没有那么多繁杂的国家,而是主要被华亚共和国、天鹰联邦、欧罗巴共同体、熊占庭帝国、英印联合王国所分割。这五大政治团体,加以一些小到让人忽略的国家所组成的蓝星联盟,便是这个世界的全部格局。

又比如不为世俗所知,导致原身身亡的怪异存在。是的,照这样来看,这个世界比之地球更加危险,都市怪谈竟成为了现实,诡异真实的存在于现世——原身在死前,真切见到了那个夺命而来的亡魂。

非日常与日常的分界线在这个世界之中被打破。

“所以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笔仙。”

王临揉起发痛的太阳穴,并再度试着站起身,这次他成功了。

世界格局什么的离自己太远,不外乎重新习惯,换个活法。

他眼下真正需要在意的是近在眼前的诡异恶灵。

对方能杀自己一次,就能杀第二次。

如果他想要接着活下去,就必然要去面对那个因笔仙游戏和自己等人结缘的脏东西。

不出意外,王临现在应该只有一个白天的时间用来思考对策来。

请神拜佛,捐香油钱、买护身符种种常规驱邪手段,目前来看是全无作用的。

原身在死前已经如此做过了,但仍旧受难。这条路大概是走不通的,需要另辟蹊径。

他或许需要去询问一下另外两人的现状,用以集思广益。

“叮铃铃……叮铃铃……”

王临思绪至此,便突然听到了一阵手机铃声不知从何处响起。

然后他便拖着开始重新温暖的虚弱身体,如同一具僵尸一般行动了起来,最终循声在床边的废墟中找到了响个不停的手机。

手机的解锁屏保是一对年轻夫妇身穿鲜艳红袍的结婚照。

那是这个世界王临的父母。

原身父亲在他出生前便发生意外去世,而母亲后来也因为难产去世。

手机的屏幕破碎,这让因为时代原因,色彩本就有些失真的照片看上去颇为诡异。

但王临看去,心灵之上却莫名升起了一阵亲切与安心。

「杜童」

王临看着屏幕中来电的联系人备注,他试着滑动屏幕,并接通了电话。

所幸手机碎裂的应当是外屏,依旧不影响操作。

这个杜童正是那个提议玩起笔仙游戏,最后又将仪式破坏,间接性导致了自己原身惨死的罪魁祸首。

“你……是谁?”

还不等王临开口,对面便先发出了疑问,他的声音中带着警惕,似乎因这通电话被接通而感到些许慌乱。

我是谁?

这真是一个怪异的问题,你给我打电话,却问我是谁?

听到这个问题,王临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

在他获得的记忆之中,对方肯定是有着原身的联系方式的。

“我当然是王临。”

王临将原本欲将昨晚经历告知对方,以此获得回应的想法收回,转而试探着问道:

“杜童,你似乎有点奇怪。”

“没什么……我只是有些担心你,看来你没有事,那……先再见了。”

对面的声音经过短暂的沉默后,再度开口,并在言语的磕磕碰碰中挂断了电话。

王临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在只剩床垫的床边坐下。

这个杜童,有问题。

如果对方是因为同样遭遇了原身昨晚那般的灵异事件,并侥幸活了下去,而来询问自己的近况,绝对不该是如此表现。

他或许知道一些真相。

王临想要顺着这根线头,继续往下思索,却因身体传来的强烈虚弱而中止。

那是无法被抑制的强烈饥饿。

随即他便干脆将此暂且放下,再度打开手机,随意的从往日的订单记录中点了几份外卖。

王临原本是会做饭的,但原身并不会,故而这处住所中并没有可用的食材。更别说此刻身体所传来的强烈饥饿与空虚感,让他连精神都难以聚集。

随后,他踏过地上的废墟,走向了卫生间。

原身死亡所带来的尸僵与尸冷,虽因他的到来而逆转渐缓,但却也并非一蹴而就。而方才庞大的记忆洪流则是使他本就困顿的灵魂更显疲惫。

他需要短暂的休息一下。比方说泡个热水澡,用以恢复自己属于人的机动与温度,加之缓解一下疲惫。

在往浴缸里放热水的途中。

王临将目光投向了洗漱台上的镜面。

那是一张过分白皙,棱角分明,眉眼冷漠,却唇线温润的瘦削脸庞,内敛而缄默。

和本已经死去了数个小时的原身相比,原本世界的自己似乎更具死相。

还真是讽刺啊。

王临摇了摇头,将目光收回,不再望向镜中的自己。

待热水放好,他便将衣物脱光,从脚尖开始依次将身体投入这份温暖当中。就像是想要逃离记忆中所发生过的一切。

此时的王临已用尽了身体的最后一份力量。

温暖裹挟着肉体,将虚弱与疲劳驱赶,僵硬的关节开始软化,阴寒亦开始退去。

逐渐的,王临意识开始模糊。

于半梦半醒间。

他看到这世界满目疮痍,皆是晦暗的执念与恶意。

他看到大雨中有百鬼夜行于世界,磨牙霍霍,上演着鬼吃鬼的戏码。

他看到有人混在其中,高坐于被瘦长之影所抬起的血骨肩舆之上,比鬼还高兴。

他看到,那人在吃鬼。

…………

“叮咚、叮咚~”

门铃的声响,将王临彻底拉回了现实。

刚才那些是什么?头晕迷糊应当是饥饿所导致血糖水平的降低,这是可以理解的事情。

可后面的画面又是什么?难道,这个世界的恶灵能在白天行事吗?

不得其解。

“等一下,马上。”

重新寻回了几分力量的他,将方才的怪异梦境暂抛于脑后,起身用毛巾擦干水渍,迅速披上浴袍后便前去开门。

应当是自己点的外卖到了。

开门后,映入眼帘的并非送餐员,而是两名面容冷冽,身穿警服的中年男人。

“我们是当地警署的警员。前不久和你一起出去旅游的代瑶瑶发生了意外,我们有些问题需要问你,还请配合。”

国字脸的中年警员声音激昂,缓缓将一个噩耗诉说。

代瑶瑶,三人组中的最后一人。

意外?

王临想起原身昨晚的遭遇,内心不由得升起疑问。

难道,她……也死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