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皇家维修工 > 正文
第一章 天伦之乐乐陶陶
作者:顽石共霓虹一色  |  字数:2048  |  更新时间:2022-05-26 22:45:34 全文阅读

春寒料峭,华侯伟裹紧自己的裘衣,看着已经春意盎然的紫禁城叹了口气。这已经是穿越过来的第三天了,自己实在憋得慌,好不容易才哀求着张皇后放自己出来放放风。这幅身体实在太差,风一吹就能吹跑。不过也没什么,当初自己小时候体弱多病,爷爷就教了自己形意拳和太极拳,自己后来还不是体壮如牛?

抬头看看蓝蓝的天空,今后该如何活下去?自己这个便宜老爹弘治可不是长寿的主,好像是三十多就嗝屁的。自己这个便宜老哥正德更不是个省油的灯,脑回路异于常人,上下五千年就没见过这么不靠谱的败家子。唉,想活得轻松一点,还得努力啊。最起码得让朱厚照这小子老实一点,自己可不要当皇帝。老朱家的皇帝不好当,现在已经是大明中后期,所有的弊端都已经暴露,基本上是积重难返,要是当这样大明的家,就别想着香车美女了。

“弟弟,弟弟,快来看,我给你带什么了!”朱厚照迈着小短腿,朝着华侯伟飞奔过来。后面跟着气喘吁吁的刘伴伴大声叫喊:“太子爷,慢点,小心摔喽!”

华侯伟一看,正是朱厚照拿着一个纸鸢跑过来。唉,还得装小孩,真拓麻无聊!华侯伟假装目不转睛的看着朱厚照手中的纸鸢,耳边是朱厚照洋洋得意的絮叨:“弟弟,看见没?这是风筝!大栅栏前门口老王的手艺!看看这线,又细又结实,这···”

华侯伟实在是受不了朱厚照的轰炸,眼珠一转小嘴吧嗒几下:“哥,好吃吗?”

朱厚照眼神一下就呆滞了,滔滔不绝的话痨戛然而止,刘伴伴也是愣了一下,随后低下头去,双肩不住耸动。

“弟弟!你怎么能这样想呢?人生除了吃喝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东西了吗?玩才是第一位的!”朱厚照本性毕露,究其一生的传奇原来这时候就初显端倪。

看着郑重其事的朱厚照,华侯伟也是一本正经的说道:“哥,民以食为天,吃才是这世间最大的!”

“好!说得好!炜儿一语道破天机,这天下,再没有比吃更大的事了!”弘治来看华侯伟的身体恢复情况,正好听到兄弟俩的对话。

华侯伟马上大声叫唤:“爸!”朱厚照也是喊了一声父皇。

弘治笑吟吟的脸顿时起了一头黑线,他对着朱厚照点点头,接着在华侯伟面前蹲下来,很认真的说:“炜儿,你看你哥哥叫我就叫父皇,你也应该这么叫!”

华侯伟满不在乎的一把抱住弘治,大声叫:“爸!”弘治无奈的摇摇头,把目光转向朱厚照。朱厚照立马对华侯伟说道:“弟弟,你看,咱俩是一个爹妈生的,我叫啥,你也应该叫啥。要不我不给你玩风筝!”

华侯伟一撇嘴,抱着弘治的脖子撒开欢:“爸!爸!巴巴爸爸!”

弘治无奈的抱起华侯伟,走向坤宁宫:“算了,你年纪还小,以后慢慢改吧!厚照,走,一起去去看看你娘。”

张皇后间父子三人进来,笑着从弘治怀里接过华侯伟:“你怎么这时候就来了?今天没什么事吗?”

弘治一屁股坐下,一只手掐住朱厚照的小脸蛋:“今天没什么重要的事,有徐溥、刘健几个,我放心。再说了,皇帝也是人,也得享受一下天伦之乐吧?”

“疼!父皇你放手!”胖乎乎的朱厚照用手使劲扒拉弘治的大手,惹得弘治和张皇后一齐大笑。

华侯伟眼角直跳,这个便宜老爹还有虐童的爱好?这可大事不好!

张皇后笑了一阵问道:“刚刚在外面说什么了?”

弘治眼中放光:“炜儿刚刚说了一句民以食为天,说天下间的事吃最大!”

“弟弟就是个吃货!”朱厚照一撇嘴,对华侯伟的执着很不以为然。

张皇后哈哈大笑:“照儿,炜儿才刚刚一岁多一点,不记着吃怎么行?哪像你?整天就惦记玩!”

弘治皱起眉头,左手轻轻敲击紫檀桌面:“梓童,厚照已经册封太子,炜儿已经无事,也是该让厚照就学了。”

张皇后笑着说:“行!这个猴崽子每天上房揭瓦无法无天,也该好好管教一下了!”

朱厚照脸一下垮下来,看看老爹老妈的脸色,也不敢反抗,嘴里嘟嘟囔囔也不知说些什么。

华侯伟马上瞪大眼睛,好奇的问道:“什么是就学?我也要去!”

朱厚照马上露出惊喜的神色,有了弟弟,上学似乎也没那么无趣了。

弘治大喜,一把把华侯伟抱在怀里:“儿子,就学就是上学,就是学习前人圣贤的知识学说,很枯燥的。你真的要学?”

华侯伟忍着心中的别扭,很是认真的大声说道:“那有什么?我学什么都很快!伟伟最聪明!比哥哥还聪明!”

朱厚照不服气了,马上一挺小胸脯:“我最聪明!不信咱们比比!弟弟,你知道炮仗着的多快?我就敢在手里拿着放!”突然朱厚照意识到什么,胸脯一塌,一捂脸,跑到张皇后背后。

弘治愣了半天,狠狠一拍桌子,脸色涨红:“孽畜!我说内阁里怎么飞进一个炮仗!原来是你这个混账!”越说越气,站起身就往朱厚照这边走!

朱厚照吓得赶紧拉住张皇后的衣襟:“娘,娘,我不是有意的!我知道错了!”

张皇后伸开双臂,像极了护崽的老母鸡:“陛下,算了吧。照儿还小,再说他已经知错了。”

弘治咬牙切齿:“不行!梓童,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厚照是一国储君安能如此胡闹?不让他张点记性,将来怎么做着一国之君?难道每天举着炮仗追阁老吗?”

张皇后一想也是,照儿太胡闹了点,挨顿揍长长记性也是好事。只是陛下正在气头上,万一手重了怎么办?照儿可才五岁啊!矛盾之中,张开的双臂不由自主的松弛下来。

朱厚照见势不妙,撒丫子就跑。弘治一把薅住朱厚照后心衣物,正要狠狠收拾。华侯伟清脆的声音响起:“爸!”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