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燕人周富贵
作者:雪山飞机  |  字数:3053  |  更新时间:2022-05-17 23:19:56 全文阅读

凤凰涅磐重生,才能成为真正的凤凰,毛虫破茧成蝶,才能成为一只自由飞舞的彩蝶。

“咣...咣...咣...”

“吃,就知道吃,整日里除了吃就是睡。”

燕云之地,幽州落雁村,一名农妇于家中故意用锅铲碰撞铁锅,发出一阵刺耳的声响,嘴里还不停的嘀嘀咕咕的,正在埋怨着什么。

“发生何事了?她是在说我吗?”饿得发慌,饿得迷迷糊糊的周富贵被外面的吵闹声惊醒之后,坐在炕上迷迷瞪瞪的问道。

“二哥,你怎么起床了?你的...伤不碍事了?”周富贵的三妹,家中排行第三,年仅十二岁的周小妹见状关切的问道。

“不碍事了,小妹,到底发生了何事啊?我怎么一下子就晕厥过去了?”周富贵摸着头上的伤处问向周小妹道。

当下最流行的事情,穿越,居然发生在了自己身上?周富贵感到万分惊讶,穿越就穿越了呗,可周富贵穿越过来头上就挨了一闷棍,随后就人事不省了...

周家兄妹三人,父亲早亡,母亲刘氏,老大周大山,已娶了媳妇成了家,老二周富贵,还差两年就到了弱冠之年了,老三就是周小妹了。

周家只有薄田数亩,因而与富贵二字是沾不上半点边的,最多只能算是勉强糊口。

“前日你与段家人起了争执,被人家打了,二哥,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因常年无法吃饱饭,周小妹显得有些营养不良,面黄肌瘦的,如此反而显得眼睛是异常的大,周小妹眼睛忽闪忽闪看着周富贵,关切的问道。

“这...小妹,我为何被打,段家人是何人?为何要下如此毒手?”周富贵继承了这具躯体的大部分记忆,但也许是继承不完全,因而可一些事情却是怎么也想不起了,于是问道。

并且这具躯壳也就是个十八岁的少年,知道的事情并不多。

周富贵所处的朝代为大燕国,大燕国为北方游牧民族所创立的王朝,赶走了中原的大夏国之后,便雄踞北方。

以汉人为主的大夏国被迫南渡,于大江以南建国,延续大夏国的国祚,此所谓“衣冠南渡”或“庙社南迁”。

大夏国是以汉人为主,而大燕国国内是有许多汉人,但掌握权力的却是胡人,周富贵一人家便是燕云汉人。

大燕国?大夏国?这两个朝代一下子将周富贵整懵圈了,根本想不起来自己到底到了哪个朝代,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所谓唐宋元明清,何时有过大夏或大燕?

难道是五胡十六国?周富贵心中暗暗纳闷道。

“哎,二哥,这段家你都不记得了,看来真的是被打...”周小妹闻言苦着脸,双手撑着下巴,看着周富贵担忧的说道。

“打傻了是吗?”周富贵闻言有些不好意思的摸着脑壳笑道:“你二哥是有些迷糊,一些事情记得,一些事情又不记得了。”

“这大清早的,娘还没起床呢,你又在作什么妖啊?”

“我作妖?是你兄弟要吃东西,害得老娘这么早就起床弄吃的,是我作妖吗?”

“二叔他已经卧床两日了,是水米未进,此时醒来想吃点东西,你就将就他一下不行吗?”

“老娘伺候你这一大家子人,还不够将就?这上上下下的,幸好外有你,内有老娘,不然这家早就完了。”

此刻外面传来一阵激烈的争吵声,片刻后,就只剩下一名女子,也就是周富贵的大嫂顾氏的数落声。

“小妹,扶俺出去。”周富贵黑着脸吩咐周小妹道。

自己“千里迢迢”的前来这大燕国,醒来后腹中饥饿,想吃点东西,就惹得兄嫂争吵,也给自己招来了一肚子气。

“二哥,你想干什么啊?”周小妹疑惑的看了周富贵一眼,不过还是将周富贵扶到了门外。

此刻正值秋季,而燕云之地的秋季已经有些寒意了,一阵冷风袭来,吹得周富贵打了个哆嗦。

“大哥、嫂嫂,你们休要争吵了...”周富贵来到门外后,看了嫂子顾氏一样后说道:“没有吃的就算了,所谓家和万事兴,又何必为了这口吃食,闹得大家都不痛快?”

“富贵,你这身子骨还未养好,出来做甚?小心着凉,快回屋吧,一会我将吃的送你屋里去。”今日周富贵的谈吐使得蹲在屋檐下的周大山略有些诧异,见状起身说道。

周大山年长周富贵十余岁,父亲死时,周富贵不到七岁,周小妹才满月,周大山之父便丢下一大家子人,撒手人寰,长兄为父,因而周大山就早早的挑起了抚养周富贵兄妹的重担。

周大山因常年在地里劳作,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皮肤被晒得异常黝黑粗燥,且人也憨厚老实。

“那边为何城池城吧?”周富贵摆摆手,坐在屋前看着远处一座朦朦胧胧的城池问道。

周家茅草屋坐落城外的山坡上,能够隐隐的望见城池。

“是幽州城池。”周大山应了声后,对顾氏使了个眼色。

顾氏瞪了周大山一眼后,将一碗荞麦粥“砰”放在周富贵身旁后哼道:“慢点吃,别噎死了,噎死了你大哥可放不过奴家呢。”

“大嫂...”顾氏话说得难听,周小妹听得都生气了。

“多谢嫂子了。”顾氏嘴巴厉害,做饭手艺却着实不错,热腾腾的荞麦粥冒着香气,使得周富贵馋涎欲滴的,端着荞麦粥,便“稀里哗啦”的吃了起来,边吃边谢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嫂子这碗美食,兄弟他日定有重谢。”

凭着那个倒霉蛋的记忆,周富贵知道嫂子顾氏确实嘴巴厉害,得理不饶人的,但顾氏确实是里外一把能手,没有她操持周家的大小事情,周家就不知成啥样了,因而周富贵并未与她计较。

“重...谢?谢什么?”周富贵忽然转了性,变得有些彬彬有礼的,倒使得顾氏有些猝不及防,结结巴巴的问道。

要知道以往周富贵仗着有些拳脚功夫,会使枪弄棒的,可是经常与顾氏针锋相对的,哪里是现在这样一番模样?

难道他被段家的一棍子打得开了窍?

“富贵他这是懂事了,你还不去再去盛一碗?”一碗荞麦粥很快就见底了,于是周大山欣喜的对顾氏说道。

“懂事?懂事他就不会被人打了,还给咱家招惹是非的。”周富贵忽然变得嘴甜,因而顾氏只是嘀咕了一句后,还是去给周富贵盛粥去了。

“富贵,你嫂子刀子嘴豆腐心,这些难听的话你别往心里去。”父亲死得早,周大山也是将周富贵、周小妹兄妹两个视作是自己的子女,周大山慈爱的看着周富贵问道:“富贵你今后有何打算啊?”

“打算?”周富贵看了一眼家中后说道:“咱周家不能总是这样,得想办法脱贫致富才行啊。”

周富贵名字中带着富贵二字,可家里却是家徒四壁的,穷得都快揭不开锅了。

“脱贫致富?这话倒也新鲜。”周大山闻言摇头道:“穷的人谁都想成为富户,可你从前那些法子...我看还是算了吧,咱家穷是穷点,可日子还是勉强过得去的,你就安分些吧,等过些日子,哥哥凑齐聘礼,替你将媳妇娶过门,也就了却这桩心事了,你也安心过日子吧。”

从前周富贵致富办法就是偷鸡摸狗、纵饮聚赌的,结果富没致成,倒被人打破了头...

“媳妇?俺定亲了?”周富贵闻言诧异的问道。

“二哥哎...”周大山尚未回答,周小妹摸着周富贵的额头叹道:“你可真是被打糊涂了...我未过门的嫂子可是秦庄庄主之女呢,嫂子可是这里远近知名的大美人呢。”

“啊?大美人?”周富贵拼命搜刮记忆,也想不起来秦家女长得是何模样,不过心中还是颇有些期待。

穷是穷些,但有个娇滴滴的美女作为媳妇,还是蛮不错的,周富贵心中暗道。

胡地汉家人还是多少遵从一些汉家之礼的,过门之前,一般都是不知对方容貌的。

“过门?”顾氏在家中排行老五,故常被人称作顾五娘,顾五娘闻言插嘴道:“人家现在还瞧得上咱周家?还瞧得上叔叔他?”

“这是什么话?妇道人家,你懂什么?”周大山闻言沉下脸说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富贵的这门亲事是爹爹在世之时定下的,容不得他们反悔。”

原来是娃娃亲,周富贵闻言心中暗喜道,那个死鬼老爹也算是干了件好事。

周富贵颇有些迫不及待想见见此女,看看她到底能美成啥样?

“我看不见得。”顾五娘闻言撇了撇嘴,又看了一眼周富贵后说道:“也只有我顾五娘看走了眼,嫁到你周家。”

“你...”周大山闻言顿时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了,又蹲在屋檐下生闷气。

“周家大郎在家吗?”正在此时,周家破屋之外有人大声嚷嚷道。

周大山闻言连忙迎了出去,见到来人之后,顿时吃了一惊,也感疑惑不解。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