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神都妖灵纪 > 第一卷.巧运破奇局
第一章.怪才
作者:五色相  |  字数:4143  |  更新时间:2022-05-24 01:17:17 全文阅读

人人皆道,海上明月华玉楼,玉楼珍馐藏百味。

此话说的正是江城赫赫有名的海上明月楼。

这座已有百年传承历史的酒楼,一直是文人墨客达官贵人钟爱之地,便是那皇上途经江城,也得过来照拂一番。

而这海上明月楼最为出名的,便是那玉楼百味。

数百道工序,数千种食材所打造的玉楼百味,就仿佛这海上明月楼一般,高贵而华丽。

用可食用木料制作出的层叠楼阁,让每一位第一次来的食客都眼前一亮,但仅仅是这种程度是留不住客人的。

楼阁之内,是林中走兽,是天边飞鸟,是水中游鱼,精制而成的菜肴才是玉楼百味真正吸引无数人的地方。

肉质鲜嫩而不油腻,爽&滑的同时又保留了食物最基本的特性,刺激味蕾的兽肉,翻江倒海却爽&滑异常的鱼肉,口感纤细的鸟肉,每每抽出小阁,所藏的惊喜都不相同,层出不穷的惊喜吸引着食客们再度光顾。

“诸位客人久等了!”

雅间之内,几名食客品鉴着一番繁杂工序后新鲜出炉的饕餮盛宴。

食客共计六人,居于圆桌主座的是一位中年男人,国字脸,不说是一身正气,也算得上威风凛凛,眉宇间的隐隐透着一股霸气,一看就是个大领导,想来是这群人中权利最高者。

男人左右两侧坐着两位如花似玉的美人,一位正值豆蔻年华,另一位从面相来看要成熟些,二人都是美女,但美得各不相同,眉眼之间也没啥相似之处,应该不是姐妹更不是母女。

再往边上看,除了一位胖乎乎的中年人喋喋不休,口若悬河,其余两人都是默不作声。

想来这一群人就是被这个胖先生请来吃饭的,且这胖先生应该也是个达官显贵,虽不及主座那位,至少比那两个闷葫芦强些。

只听得胖先生一上菜就开始卖弄起来。

“你们看,这次的玉楼百味主题很有意思,底为鱼,顶为鸟,是为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之巧思。”

“王大人倒是有心了,平时估计没少来啊,许久不见,腰又扩了几圈。”

胖先生原来姓王,那居中之人听了倒是乐呵呵地调侃上了。

“这人民安居乐业,我这当官的自然也就滋润了,丰腴了不是?”

王大人赔笑,众人纷纷懂起了筷子。

“这个鱼,好辣!”

小美女的樱桃小嘴被鱼肉辣得红润了几分。

“霜儿平日里风风火火,没想到如今倒被这鱼儿降住了。”

中年人哈哈大笑,旁边众人也纷纷赔笑。

王大人当即抽了一阁出来,“公,啊不,程小姐要是怕辣,还请试试这个。”

只见那小阁之中,如同凛冬的湖面,波光粼粼,却不起涟漪,似是汤羹,却又如凝胶,朵朵莲华点缀其间,刚一取出,只觉凛冬将至,却又荷香满屋,冬的气息与夏的荷香巧妙结合,实在令人欣喜。

那程小姐舀了一小勺送入口中,嘤嘤一声,好似着了魔,又舀了几勺,塞得两颊微鼓,没有破坏形象,反倒平添几分可爱。

“这是凉粉吗?又有点不太像。”

“这道菜叫芙蕖饮冰,乃是取经年夏荷晒干,混入果物淀粉,时蔬,薄荷等,置于冰窖中制冷而成。”

一旁随时待命的女服务员解释道。

玉楼百味共五层,最底层五道菜,随后四三二一,共十五道菜,每道菜都用料繁多,工序繁杂,故称玉楼百味。

几个人边聊边吃,转眼间已经解决了一大半。

酒酣耳热之际,居中的男人突然问道,“这玉楼百味,怎么跟我上次吃的不太一样?”

“那是您有所不知,这玉楼百味的菜式自最初传到现在,每一代都有革新,如今已有上千种菜式,每当制作之前,都会为食客量身定做一番,就比如吃不了辣的程小姐,就会专门为其备上一份芙蕖饮冰,各色创意汇聚而成,这才是玉楼百味。”

王大人说得绘声绘色,引得其余人几人拍手叫好,可那男人还是有些不满意。

“不对,不对,”男人似是在回味记忆中的口感,闭着眼睛咀嚼口中的菜肴。

“一样的菜式,这道菜我先前吃过,尽管外观上与之前没有区别,可口感,还是略有不同,我不懂做菜,说不上来,但我能肯定,这道菜肯定不是出自罗大厨之手!”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

这罗大厨乃是海上明月楼的现任主厨,任职已有三十年,论厨艺,举国上下难逢敌手。

海上明月楼有道不成文的规矩,就是这玉楼百味必须由主厨来掌勺制作,其余人只能打下手。

如今男人说这玉楼百味中有一道菜并非出自罗大厨的手笔,这无疑是有欺骗顾客之嫌,若是不能证实,怕是海上明月楼的百年信誉要有所损伤了。

王大人的脸色尤为精彩,是他邀请众人前来,如今吃得竟可能是一道仿作,这下人可丢大了。

滋事重大,海上明月楼的老板亲自出面,向客人询问情况,同时把后厨的人都叫了出来。

那老板是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也姓罗,是那位罗大厨的弟弟。

玉楼百味正是这罗家一脉单传的手艺,兄弟二人一人学厨艺,一人学习经营之道,数十年过去,配合默契。

那罗老板看着走出来的上上下下众人,从账房先生到跑堂,从厨师到洗碗工,唯独不见罗大厨的身影。

坏了,罗老板满脸冷汗直冒,感情何止那一道菜,估计这一整桌玉楼百味都不是他大哥做的。

“罗大厨人呢?!”

罗老板的声音有些颤抖,他作为老板肯定是认识这一桌客人都是些什么重量级的,如今他每说一个字,都要心惊几分。

“报,报告老板,罗大厨前些天喝酒闹事,被扣押在衙门里了,说是屡次闹事,要再过几天才能赎出来。”

这话当然没有当着所有人的面说,那人在罗老板身侧耳语一番,罗老板的表情则是更加精彩了几分。

他强忍着怒意,堆笑着对那些客人说道,“罗大厨前些天出远门探望故友了,还请见谅。”

“所以说,这道玉楼百味,从头到尾都不是罗大厨做的?”

男人笑着问道。

还没等罗老板接话,王大人先怒了,“岂有此理,我们远道而来,你们海上明月楼就是这么欺骗客人的!”

王大人先发制人,这时候当然得把锅甩干净,不然得罪了领导,回头王大人就得变成王罪人了。

这罗老板此刻也是有苦难言,他平时就顾着在外谈生意,很少坐镇海上明月楼,如今刚回来就摊上这么大事,他找谁说理去?

“是谁越俎代庖,做的玉楼百味!?”

罗老板阴着脸质问后厨的众人。

一帮子大厨小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像是有什么天大的苦衷一般,但无疑是没人敢背这个锅。

“就是他,他回来了!”

一个小厨子忽然高声指着窗外,一个穿着粗布衣裳的青年驾车从后门回到酒楼,车上是刚倒完的泔水桶。

罗老板听闻气得扇了那个小厨一巴掌,“你们逗我玩呢?一帮子厨师在这跟我说这玉楼百味是那小子做的,你们甩锅能不能找点好的对象啊,你滚吧,以后不用来了。”

那小厨子委屈得很,又见老板心意已决,只得边哭着,边离开。

罗老板见众人都不说话,便指着其中一人道,“罗善奇,你给我过来。”

“叔——”

“别叫我叔!”

罗善奇是罗大厨的儿子,得了罗大厨几分真传,想来应该是他干的好事。

“你从实招来,这菜是不是你做的。”

见自家叔叔怒发冲冠,刚刚又有人含冤离开,罗善奇也是大气都不敢出。

“是,又不是。”

“嘿,这么多年没好好管教你,都学会打哑迷了!”

罗老板作势就要给他来一个大比兜。

只见他护着脑袋,弱弱地说,“真不是我乱说,其实这菜就是小六掌勺我们大伙帮工做的。”

“啊,真是他?!”

罗老板闻言大惊失色。

这个小六,正是刚刚那个运泔水的年轻人。

“罗老板,还不快给我们引荐一番这个小六兄弟?”

那中年人似笑非笑,以一种玩味的语气说道。

罗老板哪敢不从,当即亲自下去把那人叫上来。

没过多久,只见罗老板扯着那个青年的耳朵,把他一路拽了上来。

“晏小六,你胆子肥了你,玉楼百味你也敢仿做!”

“几位客人,这位是晏舒,我们这儿打杂的。”

说完,罗老板还不忘拍了拍晏舒的脑袋,“还不快给各位客人问好!”

“各位大人好,小的叫晏舒,啊,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哈。”

像是没见过外人似的相当生疏的问候引得众人捧腹。

“我刚刚听罗老板叫你晏小六,有什么来头吗?”

中年人笑着问道。

“我家兄弟姐妹六个,我最小,所以混名叫小六,嘿嘿。”

众人听闻,不禁对这个纯真的小伙子生了几分好感。

看这晏舒,虽是个打杂的,但衣服却清洗地十分干净,平日里十分注意卫生,身上几乎没留下污渍,十六七岁的模样,眉目清秀得很。

“你为什么要仿制玉楼百味?”

其他人都没有做声,那个男人在这个地方掌控着绝对的话语权。

“仿制,我没有仿制啊?”

晏舒无辜地说道。

“大胆,他们都指认你了,你还敢狡辩!”

罗老板当即给了晏舒一记爆栗,疼得他连忙抱头蹲了下去,缩成一团。

“罗老板你先别急,我问问他。”

罗老板闻言只得作罢,站到一边。

“你没有仿制玉楼百味,那我们吃的是什么?”

“玉楼百味呀。”

晏舒大言不惭道。

“噗。”

小美女忍不住笑出声。

“这罗大厨都不在,怎么能管这叫玉楼百味呢?”

“罗大厨不在,这不还有罗小厨嘛,”晏舒指着一旁的罗善奇,“这玉楼百味是一代代传承下来的,以后善奇哥铁定要继承罗大厨的衣钵,他做的不正宗,那谁做的正宗?”

男人一听被这严密的逻辑说得无话可说,无语了片刻,又说道,“可这位罗小厨说这次掌勺的人是你。”

晏舒闻言,一脸震惊得看向出卖自己的罗善奇,对方则是惭愧地别过脸去。

“额,这个嘛,我觉得,我身为海上明月楼的一份子,做出一份玉楼百味,应该说不上是伪作吧?”

晏舒心里也没底,最后一句明显带有疑问的意思。

“嗯,其他的都是货真价实,只是这道玉蚌衔珠,味道似乎有些怪了。”

男人指着他刚刚品尝过的菜问道。

“什么!不可能!”

晏舒大惊,连忙跑过去,顺手去了边上备用的筷子,吃了一口菜。

“王哥,我之前不是说要加三勺肉芝碎末来代替缺少的珍珠粉吗?你没加?”

被叫作王哥的人此时也是巴不得自己能凭空消失,弱弱地说道,“罗老大没说可以用肉芝碎末换珍珠粉呐。”

“所以你就直接啥都不加是吧,我可真谢谢你啊。”

晏舒听闻,差点被气死,合着自己今天就是被这货给坑了,不然根本不会有破绽。

那中年人听闻却是来了兴致,“你没有按照罗大厨的方法做菜?”

“不然呢,人家罗大厨手笔多大呀,用料又贵,到时候剩的又多,我看着都心疼钱,你们花这么多钱不心疼吗?”

晏舒此话一出,那群人面面相觑,不知所以。

果然,穷人跟富人的思维很难对上眼呐。

“罗老板,这次吃得其实也还算满意,别太为难这个年轻人,他挺有想法的,我改日再来啊。”

说完那中年人便领着其余人离开了。

罗老板赔笑着送走几人后,把晏舒叫到了办公室。

“你去把这个月工资结了赶紧滚吧,滚得越远越好。”

“哎,老板你咋这样啊,人家都没跟我计较,你计较什么劲儿。”

晏舒委屈得很。

“没跟你计较?得亏人家没和你计较,你知道他是谁吗?”

“谁啊?”

“他是当今皇上!你刚刚可是犯了欺君之罪,我把你解雇你赶紧走吧,刚刚他说下次再来那是有潜台词的,知道啥意思不?就是人家下次来不想见到你,懂了吗,懂了赶紧滚,不然回头你连死都不知道咋死的!”

今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

我们的主角晏舒,失业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