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绝命善玉师 > 正文
第九十八章 邀约
作者:一手闲人  |  字数:3376  |  更新时间:2022-07-05 14:23:49 全文阅读

陨河仙人,善玉师先祖,擅驭灵,通鬼神,晓过去未来,其他一切不详。

——《善玉师手记》

在陆晓齐心目中,祖师爷三个字,还是很有分量的,他从前就听过关于陨河仙人的不少传说,无一不是智慧大成,心怀慈悲的正能量热血故事,但因流传下来的文字,字里行间透着苍凉积古,他总认为那是个仙风道骨的老头儿,像太上老君那个样子:白胡子老头儿,抱着一柄玉如意,站在云头上,最贴合。

眼前这石像,丰神俊朗,苍松般的挺拔,山泉一般的清冽,整个人的长相,可以说是男女通吃的哪一类,俊逸至极。

陆晓齐自认谦虚是他的美德之一。

在此之前他觉得芸芸众生中,最美的男子当属肖绝,最具有仙气的是闻花公子,最潇洒的男子是连川,最清秀可亲的是麒麟,然后才是自己……

现在见了他祖师爷的真容,陆晓齐才明白魏晋时为何好男风,这样的姿态,远远瞧一眼,就足以叫人丢了魂,论美貌论风姿,他祖师爷当之无愧,妥妥的万世第一,这才区区石像就如此,若是个活人,那还了得?陆晓齐看得自惭形秽,美男谱上他地位又又又减一.

刚才那个南姬竟然错把自己当成是陨河仙人,那才真的是鱼目混珠了啊!

这个暂且靠后,陆晓齐的头脑在冰冷的海水里,十分清醒起来。

肖绝就在他的周围,一直不肯现身,到底是为什么?

陨河仙人曾参加过一次战争,不知输赢,那场战争,一定是他在梦中看见的那个场景;

陨河仙人答应这鲛人的海市蜃楼,究竟是什么?真的就是科学家们振振有词的光学反应吗?

南姬说自己有一部分像陨河仙人,指的应该就是指纹吧?那究竟是什么指纹?

那个带张海生来的鬼仙,为什么知道只有他能够找到南姬,他应该是知道自己与陨河仙人的相似之处,又或者,鬼仙认识陨河仙人?

他有些怀疑那个自张天生手中买了鲛珠的高大男人,便就是陨河仙人,他或许真的没有失约,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这才间接导致那数千人枉死,确实是阴差阳错。以致于后来这个世界的各种龙卷风台风海啸不断,从未停歇。

还有那时候的大冰雹,他越想越惊心,冥冥中有一只手,推着他往前走,去寻找扑朔迷离的往事。

陆晓齐摇摇头很无奈地自言自语:

“人呐,要活在当下,我还去想那么多作古的事情做什么?真是闲得蛋疼!”

除了肖绝,其他的于自己而言,都已经是过眼云烟,他小小一介善玉师,扛起那么沉重的心思做甚?

把祖师爷的模样恭敬地记在心里之后,他转身离去,将那两个天下无双的石像,留在了渐渐暗去的深海里。

而在人们看不见的这个角落,这两具石像,竟然慢慢的粉化为灰尘,随着水草飘摇得无影无踪了!

-----------------

回到七彩琉璃厂,天空也已经放晴,白临正跟苏来时坐在厂房院子里拔一只鸡的毛,说这鸡两天不下蛋了,干脆吃了算了,陆晓齐走过去轻飘飘扫了一眼,有气无力说道:

“那是一只小公鸡……”

白临拔毛的手顿了一下,改口道:“奥!公鸡好啊,公鸡那就红烧哈哈哈!”

两天没吃肉的苏来时也很兴奋,竟然无意中偏着头对着前面不远的丁瑶说道:

“公鸡汤也比母鸡汤好啊,听说还下奶!”

丁瑶难得的歪过头不可置信瞪他一眼,苏来时头皮一麻,赶紧转移话题。

他提醒陆晓齐:“你床头的电话响了好几遍,好像是国外的号码,我接了一次说你出去了,那人就挂了,你去看看?”

陆晓齐答应一声,到了宿舍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果然是有七八条未接来电,都是959开头的境外电话,他以为是诈骗电话,打算不搭理的时候,这个号码再一次的打来了。

陆晓齐拿起电话一听,是个女人的声音,那人是很流利的中国话:

“陆先生你好。找你可真是不容易啊。”

陆晓齐问他哪位,对方很直接,开门见山:

“我是丹兰的姑姑,我知道他去世了,我很想念他,想要跟你多了解一下关于他的情况,我也很想见见他唯一的继承人,就是你陆先生。”

她的语气不快不慢,完全听不出她是以什么样的心情打的这个电话,她说自己的年纪也大了,腿也有伤,不适合来回奔波,如果可以的话,让陆晓齐和朋友们来缅甸游玩一番,以感谢他们对丹兰的照顾。

陆晓齐从没有听不明大师提到自己有这么一个姑姑,对这个电话是将信将疑的,可是想到缅甸那里的民风据说与国内不同,家庭成员出门自立之后,有的甚至就干脆完全和原家庭脱离了联系。

陆晓齐电话里说自己手头还有点事,会考虑考虑。

那边非常肯定,说陆先生是他们缅甸家族企业代表之一了,去缅甸属于商务出行,可以办理落地签证,非常的方便,如果需要帮助的话,中国国内也有人会帮他们办理护照通行证等一切手续。

陆晓齐拎着手机出门问了问一脸酱油味的苏来时:“你跟那个打电话说的说过我什么了嘛?”

苏来时扎着两只手一片茫然:“没有啊,他就说找陆先生,我说你出去了,不知道在哪儿,他就给挂了。之后又打了几次,我一看还是那个电话,反正你也没回来我就不接了。”

二人正说着,突然见到丁瑶走进来,屋里突然就有了光彩。

二人都不说话了,就盯着丁瑶看,只见她摸出一张符来,递到苏来时眼前,对他说道:

“随身带着。”往他怀里一塞就走了。

苏来时拿下那张小小的符,又看着陆晓齐怀疑地说道:“刚才那个是丁瑶吧?丁瑶跟我说话了?还送我东西了?她不会是看上我了吧,不行啊,我有喜欢的人了…”

陆晓齐:……

白临从他背后趁他不妨一把抢过那张小符看着惊讶:

“这定神符啊!好东西,有这个东西,邪祟近不了身!我师父一年也画不了两张,丁瑶哪来的怎么还给你了?送错人了吧,一定是送错人了,他是送给我的!你要也不好使,拿来给我作法的时候用!”

就这么上手明抢,苏来时一听是好东西,死活不撒手,二人就这么在地上扭打起来。

陆晓齐看不下去,又怕东西被撕坏了,大喊一声:“鸡烧糊了!”

这话真灵,一霎那两个半大孩子一起蹦起来,符不符的不重要了,一齐去瞅那口珍贵的锅。

吃饭的时候,白临碎碎念丁瑶从来不跟别人说话,除了陆晓齐,怎么今天还关心起石头来了?

这话听着实在很酸又伤心,苏来时忍不住披露道:“她第一句跟外人说的话,那可是跟你娘说的,还吃了你娘做的米糕……”

白临一听大为惊喜,立刻把要杀人的眼神给收了,挪着凳子挪到了苏来时身边,要求他一五一十地将那夜说的话做的事,一字不漏地详述一遍。

一遍不够,竟然又逼着苏来时再讲一遍。

陆晓齐这才知道,那天晚上道观围墙外面,丁瑶从嘴里吐出来攥在手里扔掉的东西是米糕,他暗暗琢磨道:原来她真的不吃东西。是灵是鬼?

他害怕白临没完没了地问苏来时细节,就说起那个电话,有人邀请他去缅甸的事情,说自己并不想去连累别人。

白临一拍大腿:“去呀!为什么不去,你想想,那个杀手组织不是什么异能人士,又不会飞,他们就算知道我们去了国外,他们也要过去的话,人多了不好偷渡,人少了没杀伤力,还得准备护照签证,说不定觉得麻烦就不跟去了,这就给你我喘息的时间!就算真去了,那可就留下个人信息了,咱们正好来个顺藤摸瓜!”

苏来时也在一旁助阵,说缅甸他还没去过呢,去看看曼德勒最大的翡翠原石交易市场也好。那里的毛料便宜,佛寺也很多,水果很好吃,他也想去。再说了万一人家真是不明大师的姑姑,咱们用着人家侄子的遗产,还什么都不告诉人家,也实在不厚道。

苏来时说的这最后一句话才是最要紧的,陆晓齐觉得,如果真的是关心着不明大师的亲人,此时也该得到一个实情和安慰。

陆晓齐知道要么不去,要么一起去的道理,当前情况下是谁落单谁危险,既然他们两人都同意了,自己也就无所谓了,正好公司董事这个身份他还没有用过,去感受一下也好。

苏来时一听激动得直拍桌子,说道:

“我还从来没有享受过被很多人点头哈腰喊董事长的滋味,霸道总裁啊!小齐,这一回,给我当好不好嘛?让我就威风八面一回,好吧!”

陆晓齐一下子就明白他的意思了,这发小是想要过一把干瘾,到缅甸后说自己是陆晓齐,让别人都喊他董事长。

白临也拍大腿,连声说着有意思!就这么办了!

于是,陆晓齐就这样,被这两个狐朋狗友,安排地明明白白的。

他长长叹口气,站起身来注视着他二人:

“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啊,别人是人是鬼,我们现在可是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出去这一趟,都给我多一个心眼起来,别被人卖了还替别人数钱呢!尤其是你石头!好吧,到那边公司,你用我的名字也好,遇到绑架还有谈判的条件。”

苏来时两眼直冒光,鼓溜溜的来神。

陆晓齐料想他们几个只要把苏来时看护好,基本不会出什么大问题,便放心地打了个电话,约定两日后在曼德勒大酒店内见面。

那人爽快地答应了这个见面要求,还说要安排人去机场接机,被陆晓齐婉拒了。

作者的话:我前几章下了瞌睡咒,看着看着就睡着了,是正常现象,不用惊慌:~)

看书前把头摇匀,风味更独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