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绝命善玉师 > 正文
第九十七章 鱼目混珠
作者:一手闲人  |  字数:3174  |  更新时间:2022-07-04 21:16:06 全文阅读

鲛珠入海,往事历历在目。

陆晓齐很快就看明白了,那个时候的人,寿命很短,平均只有四十岁,张海生与张天生他们兄弟二人的父亲早已去世,长兄如父,张海生就成为了这个渔民家中的顶梁柱,拉扯弟弟,照顾母亲。

这个弟弟张天生,不知道是不是名字起大了,身体不算强壮,是个依赖兄长超过母亲的人。

也正是因为寿命普遍不长,生活艰辛,出海常有意外,这里的人个个都很勇敢,包括敢去禁忌之地以命换命,包括敢以身犯险鱼目混珠!

张天生见到兄长归来,一言一行比以往大为不同,母亲又因这个宝珠痊愈,他就知道自己的哥哥命不久矣,幸好那时候的张海生有些呆愣,别人问什么他便如实回答什么,这就让天生将鲛人与海生之间的事情,问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这少年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口中喝的是一年到头的寡淡鱼汤,看着眼前破萧索贫穷的渔村,和只能靠替别人结网挣一点吃食的母亲,这一了灰尘一般的凡人心中却产生了一个大胆的念头。

他找来一颗大鱼的眼珠,趁海生糊涂不备,换走了那颗价值连城的鲛珠。

“兄长,你莫怪我,你虽然傻了,可至少命还在,只要不把这鲛珠还回去,鲛人也没有力量追来再要你的命,而我们把这个珠子卖了,就可以过这半辈子都想象不到的好日子,有好衣服穿,好汤水喝,好屋子住,娘也不会那么容易生病了!”

天生揣着珠子叮嘱兄长照顾好母亲不要出门,自己便去了集市。

有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在挨挨挤挤的集市上,很快就注意到了抄着手问客的天生,他上去搭讪后,迅速用一袋铜和金子换走了他手里的鲛珠。

陆晓齐看着这一幕,对着张海生的鬼灵,做恍然大悟之状:“原来不是你的错啊!”

画面还在继续,鲛珠随着那男子,竟然是往海边走去,但是没走多远,远远看见沙滩的时候,脚步竟然逐渐蹒跚起来,渐渐地,就在那光天化日之下,就那么一下子消散了。

就好像整个人扑在了土地上,渗透了进去一般。

陆晓齐只看见那人的侧影和背影,只觉得应该是个举手投足都十分潇洒的人物,怎么突然挂了,他十分奇怪,可惜了没看见正脸。

事实就是,鲛珠落在了流沙之中,不知所踪,没能入海。

几日后,突如其来的一场海啸席卷了岸边方圆百里无一村落可幸免,死者数千人,冤魂不去。

这其中就包括了张海生的渔村。

随着那海浪压顶,鬼灵一下子瞪大了双眼,像是开了窍,他蹲下来双手抱头:

“不对不对,我记得了,我想起来了,我去了的,我就是去还了鲛珠的!是他自己不要!”

陆晓齐嗤之以鼻:“臭鱼眼珠子,她当然不要了!你那么戏耍她,她一怒之下,自然是不能放过你们。要横尸遍野报这个仇哇!”

张海生还是不信,陆晓齐没空理他,直起腰来,再看那鲛珠,已化为一小个,瞬间又回到他的手上。

海底的鲛珠光芒没有那么强烈,但还是可以让他们看见这海底周围的场景。

鱼群或急或慢围绕着大鲲,大鲲只微微张一张嘴,它们又全部一哄而散。

直等到五彩缤纷的各色朝圣鱼群全都散开,陆晓齐才看见了令他惊讶的东西。

长满了寄生螺和海草珊瑚的两个石像,一站一座,隔着一个石墩。

陆晓齐走过去,想要清理掉那些寄生物,到了眼前却发现那石像有两个自己那么高,够不着。他使用玉灵去除掉那些东西之后,才勉强看清楚那两具石像。

右侧站着的,是一个仙资卓绝的男人,长发古装,雕塑一般的脸,眼睛大而长,高鼻,微微笑着的细唇让整张脸十分生动,栩栩如生。他似乎正向另个坐着的石像伸出手去。

陆晓齐仔细打量这尊石像,旁边的糊涂水鬼张海生都知道美丑了:“他真好看,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石像,比你还好看。”

陆晓齐言不由衷地回答道:“谢谢夸奖啊!”

他不服气,自己虽然瘦一点,但是很多人都夸他:“人不可貌相,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走到哪里都有人回头,那就是说自己还是很英俊帅气的嘛!

可跟面前这人一比较,确实差了一大截,不管是人家那个气质风度或者五官,都是一等一的天神级别,自己,着实够不到。

气人。

“不知道这石像变成真人,会是怎样的惊天地泣鬼神啊!”陆晓齐不无惋惜,可惜自己无缘得见这样的神仙人物,又不知道何故竟然满身海草地落在了这幽深海底。

再顺着男神的手看过去,是那具坐着的女神石像。

陆晓齐见过无数美女,如同丁瑶那般明艳的,小萌那般清新可爱的,或者是阿元那样温柔的,还有夜店无数的性感美人,不夸张地讲,全都绑在一起,都没有眼前这尊女神,这么的名副其实,女神,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娇柔有之,妩媚有之,性感有之,天真有之,真个处处是风情,一眼误万年!

女神轻喜笑着,也伸出一只手来,二人面对并非对弈,倒像是要山盟海誓。

看着看着,陆晓齐感觉这女神像的面容,竟有三分像那鲛人,再眨一眨眼睛,恍惚间那女神像好似是跟着眨了一眨眼。

陆晓齐有点吃惊,他要试一试,便将自己手中的鲛珠攥紧,向上踮了个脚尖,刚好把那颗鲛珠放在了石像摊开的手掌里。

鲛珠皎皎莹莹,在手掌中发着微弱的光,陆晓齐见没有动静了,才呼出一口气,这时竟然被那石像紧紧攥住了手!

他一惊,正要撤手,只见鲛珠没入石人之中,石像依旧,但却从石像上走了一个悠悠荡荡的人影下来,如同幽灵。

拉着他的那只手没有放开,陆晓齐能真切感受到那股力气甚大,却没有要让自己受伤的意思,那幽灵凝视陆晓齐,将身躯变化为跟他一般高度之后,陆晓齐觉得她更有一种说不出的精致。

“你来还珠子?”她虽然只是缥缈幽灵,然对话语速跟真人一模一样。

张海生听说她认了这个珠子,激动无比地跪下来磕头说道:

“南姬大人,当年是我借的珠子,如今归还,可以饶了我吗?”

哪知这南姬看都不看张海生一眼,随口说道:“滚开,没有你的事。”

张海生:“哦……”

陆晓齐讪笑一声,没有张海生的事难道还是他陆晓齐的事不成?

南姬问他:“你赢了?”

陆晓齐丈二摸不到头脑:“啊?哦!赢,当然是我赢!”

反正别管是什么,先把这南姬哄开心了,事情就顺利了,女人嘛,上到九十九下到不会走,就一个字:哄。

南姬给他一个十分甜美的微笑:“那你答应给我的海市蜃楼,是不是已经做到了?”

陆晓齐万分肯定:“海上,沙漠上,都会有你的海市蜃楼。”

南姬立刻笑靥如花,她又伸出一只手去,握住陆晓齐的两只手,又笑了好一会儿,才悲伤地说道:“可你不是他,你只有,一部分像他!他究竟怎么了,你能不能告诉我,他怎么了?”

陆晓齐被当面拆穿,脸上有点热热的,可问题是他真的是一头雾水,这时候他一眼瞥见那男神石像,心中灵光一现:“不会,你说的是,他吧?”

幽灵看了看那尊石像,黯然点头,又仔细看陆晓齐的脸,再次点点头:

“你刚才说会给我海市蜃楼,是真的吗?”

陆晓齐心想海市蜃楼是存在的,有什么不能答应的呢,拿回张海生那一魂,这事儿他就算办完了,于是很快的说道:“当然是真的。”

幽灵微笑着伸出手去,陆晓齐心想,这又是一种契约方式吗?他也学着那男神的姿势伸出手去,二人手掌合十,那南姬便十分满意地化作一缕光,涌入陆晓齐身后的张海生身上。

--------------

本来巨浪翻滚的海面已经平息下来,那压在人们心头的黑压压的乌云,也像是被一扫而空,他海天一色都是不同的蓝,阳光泡在了海水里,粼粼发光。一切都回复了平静,如果不是被层层海浪推上岸边的各种塑料垃圾,那一切都十分美好。

陆晓齐回到岸上,水鬼张海生给他磕了一个头,抬起头来的时候,他额头上的那黑色印记便慢慢不见了,神色也如常人一般:

“是我对不住那鲛人,可我们也死了那么多人,就算是报应了,今天承你大情,来世必定报答!”

陆晓齐懒得搭理他,听凭他怎么来便怎么去了,他躺在鱼背上晒晒太阳,优哉游哉地享受一下海边的浪花声,很是悦耳。

突然陆晓齐睁开了眼睛皱皱眉头:“鱼宝,回刚才那处去!”

瞬间他又回到那两尊石像之处,他细细看了看那尊男神,又绕到石像背后去,因为石像有一只手背在背后垂下,正是陆晓齐得以细细观察的地方。

即使年深日久,即使长满藤壶,清理之时有所损伤,但是陆晓齐还是比对得清清楚楚,这石像手上的指纹,跟自己的一模一样!

石像一角衣摆上更是被刻了两个大字,即使是甲骨文,陆晓齐依旧认得,他联想起此前种种,脱口而出:“陨河仙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