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竞技同人 > 火影之缔造鸣天 >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欲哭无泪的卡卡西
作者:著梦未来  |  字数:2210  |  更新时间:2022-06-28 12:30:58 全文阅读

“李……这应该又是……”

“嗯,和佐助君的一样,应该都是从表莲华中领悟出来的,厉害呀!没有写轮眼,也能做到如此完美的复制,鸣人君,他果然是个很强劲的对手!”

天天的话还没说完,小李就连忙点头肯定了她。

果然,对于忍者来说,自己的底牌秘术是绝对不能轻易暴露的,否则,就有可能导致这个下场。

不过这也只能说明是小李运气不好,一般人想要复制别人的绝技那当然是十分困难的,但他偏偏就遇上了有写轮眼的佐助和拥有bug以及金手指的鸣人,在主角和二柱子的光环面前,一切皆有可能……

“厉害,卡卡西,你是怎么把鸣人这个吊车尾训练到这种程度的?”

阿斯玛看了一眼仅仅出过两次手就获得胜利的鸣人,眼神中闪过一抹惊艳和赞赏,将吃惊和询问的目光看向卡卡西。

就他所知,鸣人在忍者学校一向被他的同学称为吊车尾,而自从跟随卡卡西之后,如今却展现出这般超凡的实力,所以阿斯玛不得不怀疑到卡卡西身上。

“对呀,卡卡西,你对那孩子做了什么?你刚才都用写轮眼看过了吧,鸣人之前用的到底是忍术还是幻术?竟然能够直接将牙的情绪给压制了下去,这种幻术我可是闻所未闻。”

一旁的红见状,也是忍不住开口询问道。

“对啊!”

不管是对于鸣人的新型术法或者是卡卡西的教学方法,他们都是非常的好奇,而对于这一切,想要将之了解透彻,卡卡西无疑是一个最好的突破点。

“呃……”

几名上忍导师的目光齐刷刷的聚焦到卡卡西的身上,顿时让这位喜好清静的,一向闲然处事的六代火影大汗,看他们的眼神,恐怕如果自己不说,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了。

但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他也很懵逼呀!自从从波之国回来之后,他一度曾怀疑忍者学校,或者说鸣人那些同班同学们谎报了鸣人的实力。

这他*妈是吊车尾?!

鸣人这种实力要是吊车尾的话,那木叶忍村的下忍们不得原地起飞了!

我是谁?我在干什么?我年轻时怕不是个比吊车尾还要吊车尾的吧?诶?不对啊,我记得我小时候明明是天才来着……

“那个,冷静一点……其实,我说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会相信吗?”

红:“……”

阿斯玛:“……”

凯:“……”

其他人:“……”

卡卡西:“呃……”

……

“下一场,由日向雏田,对战日向宁次,请被叫到姓名的二位出列。”

“!!”

“宁次...哥哥……”

当那个梦魇般的名字回荡在耳边时,雏田的美眸猛的缩了一下,显然是被某个“难以忘怀”的回忆给荡漾了一下,在内心产生了一阵涟漪。

......

“哼哼,雏田大小姐,没想到我们真的会被安排在一起……”当再次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时,宁次也是微微怔了一下,旋即露出了一张难以形容的笑容。

“不过你还是放弃吧,雏田大小姐,你的善良和温柔根本就不适合成为一名忍者,也正是由于你这样的性格,所以你更不适合继承中宗家。”

“……”

也许是被戳中了内心某个伤痛的角落,雏田无言以对的低下了她的螓首,失落而委屈地将其埋进了她那刚刚发育还略显青涩的小胸脯中,看上去分外娇柔。

“宁次哥哥,我……”

“不要再说了,雏田大小姐,我想你应该知道,你不是我的对手,劝诫你一次,尽早放弃那些愚蠢的想要和我一绝高下的想法吧,免得受皮肉之苦。”

“……”

“你还是太善良了,渴望和平而躲避纠纷,总是一味的迎合别人的想法,而且对自己更是没有信心,所以,我一直认为这样的你还不如一直做下忍比较好。”

“……”

宁次毫不留情的话语就如同一把把尖利的锋刀,一刀一刀,连续不断的割在雏田柔弱的心头。

雏田没有任何一丝想要反驳的想法,或者说她根本就无力去反驳宁次的话,因为她知道,宁次说的全部都是对的,而且自己内心深处也知道宁次这是在保护她。

“这……”

“这一次的中忍考试,必须得三个人一起同意才能参加,而你...应该是迫于和你同组的牙二人的强烈要求才不情愿参加的吧?”

“不……不对,不是的,宁次……哥哥,我,我正是因为想要改变……那样的自己,自己才...”

当说到这儿时,雏田终于是出生反驳了起来,不过语气却是显得那么的无力,并且还不自觉的低下了她的脑袋,看起来有些心虚。

“哼哼!”宁次情不自禁的冷哼了一声,对于雏田的性格,他是再清楚不过,当即便启用冷厉的眼神死死盯着雏田,开口道:“雏田大小姐,人是不可能改变的,吊车尾永远是吊车尾,你应该感到庆幸,有着那个九……漩涡鸣人喜欢着你,被他一直保护下去,也许才是你最好的归宿。”

“最后再劝告你一次,雏田小姐,放弃吧!如果你再执迷不悟,我不敢保证接下来你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冷不丁的随意摆了摆手,转瞬之间,宁次眼角边的青筋竟然是猛的爆起,原本纯白的眼瞳已经是全部变成了青白之色,并且瞳孔中心有着一圈神秘的黑色印记,无形中给了人一种压迫之感。

“白眼?”与宁次何其相似,鸣人顺势竟然也是翻起了白眼,望向宁次的眼神中充满了鄙夷和无奈之色,对于面前这个大舅子,他真还是“又爱又恨“呢!

“关心我的雏田就直说,还偏偏把气氛搞得这么紧张,大舅子你还真是不老实呢!看把我媳妇儿吓得,等会儿咱俩上台的时候,我一定要好好‘招待招待’你啊!”

鸣人的嘴角勾出了一抹难以形容的笑容,明明看起来笑的那么自然,可那微眯的双眼以及和因为咬牙而产生的菱角,却是无形的让这么温和的笑容怎么看怎么假,有点阴险到让人不寒而栗的感觉,看着渗人。

“嗖!”

正在厉声“呵斥”雏田的宁次忽然感觉到背后有一阵凉风吹过,旋即便是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他还有些奇怪,在这种完全封闭的大厅内本来通风条件就不是很好,更何况刚刚还经历了那么多场战斗,现在的他应该感觉到燥热才对,可这股莫名的寒意是从何而来呢?

算了,有可能是错觉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