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竞技同人 > 火影之缔造鸣天 > 正文
第六十一章 佐助的觉醒
作者:著梦未来  |  字数:3547  |  更新时间:2022-06-06 12:06:00 全文阅读

“小樱,待在我的身旁,不要轻举妄动,那家伙……就交给佐助吧!”在另一边的大桥施工现场,卡卡西正对着身旁的小樱叮嘱道。

此时,他本人正和再不斩不温不火的僵持着,静静的看着白和佐助相互角斗。

谁也不愿,也不敢率先出手,因为双方都有各自的忌惮,他们两人的做法很好的阐述了忍者这个词的含义:就是要忍!敌不动,我不动!

“好在那个金发小鬼没有来,不然……今天的任务可就有点难办了……”

再不斩一边死盯着卡卡西,一边暗想着。

自从上次自己的水分身和鸣人交过手后,再不斩就得鸣人产生了莫大的兴趣,那个小鬼的实力,至今他还看不清。

对于他这种亡命之徒来说,未知的因素就是最恐怖的因素,而且干他这行的,对于自己判断危险的直觉是异常有信心的,而他的直觉就告诉过他,鸣人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

所以他有一丝庆幸,鸣人今天居然没有来。

……

“砰!”

佐助翻越的空中,一个猛踢,将同样纵身跃起的白一个踉跄,给踹到了地上,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

接着他一个翻身,稳稳的落在地上,冷酷的道:“哼!看来,在速度上还是我更胜一筹!”

冷冷的看着倒在地上的白,佐助不经发出一声轻蔑的冷哼,同时还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看起来是那么的不屑。

“怎么可能?这个小鬼居然能在速度上胜过白!”再不斩看着被佐助踢到自己脚边的白,有些惊讶的道。

相比之下,卡卡西的语气就要轻挑、放松的多了,他有些戏谑的看着再不斩,道:“哎呀,哎呀,说什么小鬼,小鬼的……”

“要是小看我们班的人,我可是会很头疼的呀...佐助他,可是这一届的第一……天才啊。”

在卡卡西说到“第一天才”这个词的时候,忽然话语停顿了一下。

因为他想到那个实力第一,但成绩却是倒数第一的令人非常尴尬的鸣人,他就有些不好判断了:究竟是鸣人第一,还是佐助第一呢?

不过这些暂时都不重要,暂且先放一边,有个再不斩在一旁虎视眈眈,他可不能有丝毫的松懈,生怕稍一大意,便被再不斩得手。

“哼哼哼,哈哈!”

出乎卡卡西的意料,再不斩却是冷冷的笑了起来,望着早已从地上站起来的白,笑着道:“白,你知道吗?如果再这样下去,恐怕还真会被他们逆袭呢。”

见状,白也丝毫没有输掉的气馁感,面具下的那张脸,不知是何种表情,正对着众人,语气平淡的道:“是……”

“滋浠!”

只听见一阵好似气体流动的声音响起,白的周身突然缠绕上了一种海蓝色的查克拉气流。

缓缓的,四周开始不断散播出逼人的寒气,就连众人脚下的桥面也开始结上了一层薄薄的冰晶,看起来煞是诡异。

并且,白的气质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冰冷、纯净、高洁的气息从她的周身散发出来,强大的气势和压迫感,让她看起来犹如天山之上的雪莲一般冷傲,让人不敢亵渎。

缓步轻移几步,面具之下缓缓传出白孤傲、冷冽的声音:“很遗憾……”

接着,白缓缓抬起她那洁白如冰雪般的纤手,不急不缓的结了几个让卡卡西都看不懂是要发动何种忍术的印。

“滋!”水滴凝结的声音在佐助的身旁响起。

伴随着白的印式完成,一层层,一块儿块儿透明中泛着蓝色巨大冰镜在前者的周身成型,整个构造看起来,犹如是某个上古的大阵一般,透露出一股神秘的气息,将佐助牢牢困于其中。

随之而来的,是白那轻柔而不失威严的声音:“魔镜冰晶!”

“那是……什么术法?”看着白的魔镜冰晶,卡卡西忍不住疑惑的道,语气中不失带有一丝惊讶之色。

号称木叶技师的他,这辈子复制的忍术,没有上千也有成百的,可却从未见过这种忍术。

“那个,莫非是……”

“这下糟了!”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卡卡西竟然是直接朝着佐助的方向冲了过去,就连身后的小樱和达滋纳也懒得管了。

这也由不得他不担心,那极有可能是某种血继限界!

自己虽然对佐助的实力有信心,可那也是在没有遇到特殊人群的时候,而他心目中的特这类特殊人群,就是血继限界,不过运气很差,这次正好遇到了。

但如果仅仅是这样,也还不至于让他这么焦急的冲过去,关键是他还不知道佐助有没有开启写轮眼,如果已经开启了,那倒还有一丝胜算……

但问题就在于……他不知道呀?!

宇智波一族除鼬之外最后一个后裔,他的好友带土的同族,木叶未来的顶梁人才,这三个身份,无论哪一个,都值得他放弃这次任务冒险营救!

“咻!”

“你的对手,是我吧。”再不斩一个瞬身,直接跳到了卡卡西跟前,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再不斩也是破天荒的居然没有趁机对达兹纳和小樱下手,他很享受和卡卡西之间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看着卡卡西这幅紧张兮兮的模样,他也很有兴趣和他继续对峙下去。

“那……热身的游戏也该结束了,接下来,让你看看我真实的速度!”

白那清亮的声音在四周响起,接着他的身体竟然是完美的融入到了一块儿冰镜之中,并且,不一会儿的功夫,只见佐助周身所有的冰壁上,就都出现了白的身影。

“咻!”

细微的破空之声响起,只见一枚细小的长针飞快的在空中划过,直接将佐助的右臂划出一条长长的伤口,流出了殷红的鲜血。

“啊啊!!!”佐助不经发出一阵痛苦的嘶吼。

越来越多的飞针,从四面八方射来,源源不断,络绎不绝,重重的钉在他的身上,不一会儿的功夫,便将他扎成了一个刺猬。

不过好消息是,白的心地善良,每针都避开了佐助的要害,甚至就连体内的经脉都刻意避开了,这让他仅仅是受了较为严重的皮外伤。

见状,卡卡西不禁大喝一声,道:“佐助!”

虽然佐助并没有被伤及要害,可是处在外面的卡卡西等人并不知情。

可即便是听到了佐助凄惨的叫声,也只能在心里不停的干着急。

再不斩见到卡卡西这副慌张的模样,也顿时来了兴致,冷声笑道:“你要是敢轻举妄动的话,我就把那边的两个人杀了!”

接着,他忽然笑了笑,道:“哼哼,没想到木叶第一技师卡卡西,也会有这种时候。”

“不过,这更让我兴奋呢!接下来,就由我来陪你好好玩玩吧!”

再不斩的眼睛,露出了兴奋和狰狞之色,然后他缓缓闭上双眼,以此来阻挡卡卡西的写轮眼,并且手上开始结印,发动了他最擅长的雾隐之术。

“闭着眼睛吗……”

看着缓缓闭上双眼的,再不斩,卡卡西默默念叨着。

接着,在再不斩的身形缓缓消失在了他的视野中,他其实也明白再不斩的意图,这样的话,他的写轮眼就很难发挥作用了。

话说回来,这还是他头一次遇到这么难缠的对手,专修于无声杀人术,精通暗杀、敛气、隐藏、迅速撤离,恐怕即便是引级强者,面对再不斩这样麻烦的对手,也会感觉到棘手吧?

这样一来,他的优势就完全体现不出来了,只能被动地防守,以此来抵御再不斩的偷袭。

这让他不禁开始祈祷:“可恶……鸣人,你到底在哪儿?”

……

“啊!!!”

在又一枚飞针打在自己的右脖颈处后,佐助再次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声。

他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经历一场被抹了毒的虎峰的袭击,全身犹如被投入到了滚油当中一般,灼烧和刺痛正一遍一遍不断冲洗着佐助的神经,强烈的刺激,让他就连喉咙出的腥甜味儿也感觉不到了,那是鲜血的流淌!

“我……今天就死在准了吗?”

佐助强撑着身体,单膝跪地,嘴角似乎传出了不甘而又好像解脱的声音。

他的疲倦和惨烈一览无余,浑身上下犹如被钢钉钉穿了似的,犹如铁刺做的海胆,让人看着渗透出一股寒意。

不过有趣的是,随着身上的飞针越来越多,佐助的意识逐渐变得模糊,痛感也慢慢的变弱,到最后,竟是出现了一丝不可思议的舒适感!

感觉到身体的变化,佐助的嘴角竟也是露出了一抹难以置信的笑容:“算了……就这样,死了……也挺好……”

说话间,佐助双眼之间的缝隙越来越窄,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变窄,到最后,仅仅只能容得下一根细线穿过时...

“我愚蠢的弟弟呀……”

一道熟悉的人影从脑海中飘过,伴随着一声冰冷而平淡的话不断萦绕在耳边。

“啊!”在这道声音的刺激下,佐助原本已经紧闭的双眼,竟然突然一下便猛地睁开,嘴中传出一道近乎是窒息般的喘息声。

那是……他的亲哥哥——宇智波鼬!

“你为何如此弱小,弱小到就连让我杀你的欲望都没有……”

“到底是为什么呢?因为憎恨还不够啊!”

“如果想要杀我的话,就继续憎恨我,厌恶我吧,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努力的逃吧,一直逃下去吧,然后苟延残喘地丑陋活下去吧!”

“终有一天,带着和我一样的眼睛来到我的面前,这样,你才有被我杀死的资格……”

“啊!!!”

原本奄奄一息的佐助,忽然爆发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气势,而且身体竟是猛的站了起来,爆喝道!

鼬那冰冷、不屑,甚至是鄙夷的眼神,直勾勾的映射在他脑海中,迟迟挥之不去。

滔天的恨意带着一丝逼人的杀气,在整个天际不断扩散开来,任谁也能感受到那声今天之后中所发出的滔天怒火。

呼!!

佐助长长的吐息一口,缓缓抬起头来,只见原本就凌厉而锐气的面颊,此刻更是变得冰冷和狰狞,犹如暴怒的苍狼一般,周身散发出一股残暴的气息。

更让人害怕的是,佐助的眼睛居然变成了腥红的血色!妖异到让人感觉到瞳孔中似乎真的有鲜血在流淌,让人不寒而栗。

并且,在墨黑的瞳心周围,有一圈神秘的黑圈被刻印在上面,只见一只蝌蚪状的漆黑如渊玉般的勾玉,正沿着这个神秘的黑圈不断转动,看上去让人忍不住沉迷于其中,不想自拔。

写轮眼!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