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焚化虚空 > 第一卷
第一章奇尸
作者:东方小妖  |  字数:3638  |  更新时间:2011-08-30 22:07:19 全文阅读

繁星点点,清冷的光辉射在大地之上。西天倒挂一弯残月,看得人儿心都碎了。

山间小路,弯弯曲曲通向森林的幽深之处。

一道人影极快的奔跑在坑洼不平的小道上,沿着小路渐渐消失在黑暗的森林。

三道亮光从天际射来,落下在地上查看了一番。其中一人是个光头,在星光下越发的明亮许多。只听其寒声说道:“取到物品!杀!”

“嗖!”

三人驭起飞剑,急速对着森林射去。

森林的深处,伸手不见五指。一道黑影随着渐渐的深入森林,完全的融入了黑暗中。

“在下面!”

脚踏飞剑的光头在森林的上方盘旋了一周,忽然出声说道,接着剑光拉出长长的尾迹电射向森林中。其他二人紧跟着追了下去。

黑影此时正蜷缩在一处灌木丛里,忽然看到三道剑光射进森林。眉头一邹,手中出现了一道青色的玉符。

“还能在挪移一次,如果还是逃不掉那也是天要灭我陆家。”玉符陡然亮起的光芒,照射出少年的面孔。此时他的脸上已经满是泥土与血迹,看不清真面。

“陆宣!你陆家已经死绝!交出绝尘剑,可不死!”光头汉子已经发现了少年,对其寒声说道。

少年便是陆宣,此时他已经从灌木丛中走了出来。双手附在身后,看不出其表情,但是那双明亮的眼眸中却涌出无限的寒意,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眼前这三人必将受千刀万剐之苦。

“哼!天剑门如此杀人越货的强盗门派根本不配得到绝尘剑,你们一辈子都别想得到!”说道最后陆宣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

“死到临头还敢嘴硬!”光头汉子豁然一动,背上飞出一道寒光急速射向了陆宣。其他二人早在陆宣出来之前,就是将其包围了起来。此时更是扑了上去。

“嘿嘿。。”陆宣嘴角带起一抹邪恶的冷笑,缩在身后的手掌蓦然大亮,柔和的白光瞬间包裹了陆宣。

寒光穿体而过,白光之中的陆宣化为碎片,轻风一吹,零零散散的飘散向树林的各处。

“妈的!又是可恶的挪移!”光头汉子咒骂道。他已经两次失手,全拜挪移玉符所致。

“我猜测这挪移符快损毁了,他肯定跑不远的。将神识全部散开,找!”光头汉子冷冷的看了其他二人一眼,怒声的说道。

陆宣凭借着家族的宝物挪移玉符,三次逃开了追杀。但是挪移玉符只能用三次,超过三次便会自动碎裂。此时陆宣手握玉符,化作一道白光急速对着山脉的深处钻去。

深山多障碍,对神识有极大的限制作用。他明白这已经是最后一次逃跑的机会了。如果这次再被找到,以他后天巅峰的武力在三个修真之士面前必死。

陆宣知道玉符每次能挪移的距离不过千里,所以为了尽可能的甩掉那三人陆宣认定一个方向,拼命的挪移。

“啪!”

陆宣手中的玉符碎裂了,正在急速挪移的陆宣面色大变。身上白光消散,陆宣像是没了翅膀的鸟儿从天空斜斜的栽了下去。

“啊!”

疾风直刮得面如刀割,大地急速的放大。一条宽大的长河反射着星光点点,在大河的上游不远处有一水流湍急的瀑布飞流之下。淡淡的星光下,依稀可见无数的水剑射向四方。

急速坠落的陆宣一头栽进了河水中,接着被滚滚的浪水淹没。

陆宣栽入水中,一阵头晕眼花。憋着一口气匍匐在河底顺着河水走。他不敢出来换气,因为他怕他那一声大叫将三位修士引了过来。

不一会儿,陆宣感觉水流越来越急,正疑惑之际陆宣只感觉脚下一空,急速流动的水流瞬间将其冲走。

好似从高空坠落,当陆宣反应过来之时只感觉全身又麻又痛。再也憋不住气连喝好几口水陆宣的头冒出了水面。

徐徐流动的小河周围漆黑一片,陆宣瞪大了眼睛方才看到身边不远处是河岸。

“这里是什么地方?怎么没有星光?”陆宣一边对着岸边游去一边想到。

岸边滑而坚硬,手摸在上面只感觉阵阵冰冷的寒意传来。

“嘀嗒!嘀嗒!”

爬到岸上,突然阵阵水滴声传入耳中,陆宣眉头一皱,暗自疑惑:“有水珠滴落?”

打量了一下四周,漆黑一片。阵阵清冷的寒意涌向全身,陆宣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这是什么地方?”陆宣摸着石壁,向前爬行。感觉地上不再潮湿,方才靠着石壁滑落。一阵阵的寒意涌向全身,但是心中的寒意却更甚身外。

今天本是他父亲突破元婴的大日子,可是却飞来横祸。一把绝尘剑惹得家破人亡。全家只有他一人逃出。一幕幕惨状回忆心头,他的心像是锥子搅一般的疼。默默无语两眼泪,周围的黑暗渐渐淹没了心头。

洞中漆黑一片,除了洞顶有水珠滴答滴答的落下之外,再无其他。死一样的黑暗。

不知道过了多久,地上沉睡的陆宣只感觉全身酸痛。慢慢的睁开眼睛。

入目是一片灰色的山壁,身前百米处有一条河徐徐的流过。一道粗大的光线从远处倾斜而下。趁着模糊的光线,陆宣依稀能辨别出这里是一处地底河冲刷而成的山洞。

往四下打量,忽然陆宣发现离自己不远处有一口棺材。只一眼,陆宣便感觉着棺材有些奇怪,首先这棺材不是躺着的,而是立着的。第二,这棺材不是一般大,而是大的有些奇怪。

第三,这棺材不是黑色而是是红色的。

“什么人会被这样埋着?”陆宣疑惑了,这样非常不符合传统的埋葬方式真是绝无听闻。

怀着好奇心,陆宣对着棺材走了过去。他也算是一名武力不低的武者,因此倒也不怕。

一步步来到棺材前,陆宣发现这棺材不仅大而且上面刻满了玄奥的符箓。圈圈连连,断断续续,一看之下只感觉阵阵头晕,直犯恶心。

“这是封印此棺的还是保护此棺?”陆宣心中一惊,连忙不敢在看。他出身修真世家,却也知道符箓的一些作用。“唉。。死者为大,不招惹便是。”陆宣摇摇头,此时他哪有心思想这些。正盘算怎么出去之际却陡然听到:“小杂种!这次看你往哪里跑!”

光头汉子三人从远处的光线之中飞了过来。陆宣脸色大变,这里就像个葫芦一样,出口好像就只有一个。就是那道坠入地底的河流,但是却被光头三人堵着。一时间,陆宣直急得没有办法,忽然看向了身后的那口棺材。

光头大汉三人以扇形包围了过来,经过前三次的教训,他们这次已经牢牢的把陆宣锁定了。

“小杂种,交出绝尘剑!”大汉双眼中充满了杀意,对着陆宣骂道。

“小杂种骂谁!”陆宣眼睛一瞪,就欲上去教训大汉。

“小杂种骂你!”光头顺口回道,可是忽然觉得不对,这不是骂自己吗?顿时暴跳如雷,“你找死!”

光头劈头一掌对着陆宣打来。陆宣哪敢挡,立马身子一闪,躲到了棺材的后面。

“还等什么!活捉!”光头对着另外两人喝道。

霎那三人带起三道残影,猛扑了过来。陆宣面色惨白,心道只好赌一下了。伸手用力一推,那口奇大的棺材在陆宣的一掌之下顿时向前撞去。

“破!”

光头大喝一声,背上一道寒光窜出,对棺材射去。其他二人也是劈手打出了飞剑,立志一击捉拿陆宣,生怕陆宣趁机再用挪移玉符。

诡异的一幕的出现了。

就在三把飞剑撞击上棺材的一瞬间,棺材之上的无数符箓仿佛霎那活了起来。那些符箓亮起刺目的青芒,急速的流转,霎那连接如一。无数的青芒汇聚成一道光幕弹开了三把飞剑。同时在三人震惊的目光下,青色的光幕一转,化成无数的青色剑刃如梨花暴雨般射向三人。

说来慢,实则极快。那三人尚未来得及招回飞剑,便被无数蜂拥而来的青色剑刃射成得灰飞烟灭

“我叉!”陆宣瞪大眼睛吐出了一句粗话。好强大的剑气!

“三名金丹期的修士竟然被这么射死了!这到底是什么棺材!”一切消散之后,陆宣看着三人化为灰烬的所在,心中充满了震惊。

就在这时,“啪”的一声棺材崩裂了开来,一具尸体从薄雾中显露出来。

“什么人!”陆宣吓得连退数步。

微风吹过,白雾散去,尸体所穿的白衣随风飘飘。尸体打着座,一头青丝自然的垂下,面如冠玉,相貌堂堂。此时眼眸微闭,似在闭目打坐。如此模样的人从棺材中显出,陆宣不惊吓才怪。

“咦?”愣了一会儿陆宣见呵斥并没有得到回答,于是撞着胆子走向前去。探了探鼻息,又摸了摸尸体。

“是死人。”陆宣缓了一口气,他也知道有人死而不烂,能保存得如生前一般完好之说。当下一探之后,便是明白了过来。想来那棺材上的符箓经过不知道多久的岁月打磨,在被三人飞剑一撞故而失去了作用,这才会裂开。

但是陆宣转念一想,此人既然能装在如此神奇的棺材之中,想来定非凡人。

“前辈,小子冒犯之处,还请原谅。”陆宣行了一礼。接着在尸体盘起的腿上发现了一本书。翻看了一下,这是一本剑谱。名为破天。

“看来前辈生前是一位剑修。”陆宣翻看几页之后,剑谱所讲术的乃是修真之人的剑道。不过陆宣虽然生于修真世家,但是其父却是不让陆宣修真,只让其一心钻研武道。所以这本剑谱虽然有可能是了不得的好东西,但是陆宣现在根本练不了。

又继续翻看了几页,他发现上面有一行小字。上面写道:“吾穷极一生仍败在仙剑三式之下,实乃不甘。终在坐化之前悟出这吞虹式,可惜却不能让其现于世。真是悲哉!悲哉!”

“看来前辈早知道自己会死了,死时还有这般执念,倒是个剑痴。”陆宣细细的揣摩一番,自言自语道。

陆宣只顾着看书,却全然没有发现尸体正在急速的苍老,风化。失去了棺材的保护,这不知道死了多少年的尸体惊风之下,逐渐的风化。

一阵轻风吹过,尸体彻底的化为了飞灰,消失在山洞中。陆宣只感觉有东西迷糊了眼睛,抬头一看,脸色微变。

只见在尸体风化的位置有一玉牌与几瓶丹药,陆宣捡起玉牌一看,发现正面有一‘羽’字,反面则是三个狂草“仙剑阁”。又看看玉瓶上的名字,乃是“造化丹”。陆宣眼睛转了几转对着原先尸体所在的位置拜了三拜。

陆宣说道:“前辈之恩,陆宣铭记。若是陆宣能不死,必报前辈大恩,以吞虹式击败仙剑三式完了前辈的遗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