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仗剑思华年 > 人中龙凤 情中痴客 墨中文圣 剑中豪杰
第一百零七章 巴掌打傻华山天骄
作者:北返  |  字数:3105  |  更新时间:2022-06-30 09:39:10 全文阅读

张无双的修为是六境剑修,他今年才二十二,是华山公认的天才,张无双一脸不屑:“我感受不到你丝毫内力,丹田被废,竟敢主动出击,属实看不起我华山了。”

陈锦弦冷哼一声:“拿剑说话!”

而几个回合下来,张无双发觉了不对劲,眼前的少年当真丹田被废?

张无双对陈锦弦有几分了解,十七岁便跻身五境武夫,可惜丹田被废,不然成就会比他还高。

张无双呵呵一笑:“我敬你三分勇气,但我华山,最不缺的就是这勇气,既然你不识好歹,那就地狱见!”

忽来见状就要动手,陈锦弦喊道:“都打住!我亲自教训这狂妄的小子!”

忽来听后放下了手,张京墨则是看了看山上,他是百分百相信陈锦弦的,战胜只是时间问题。

陈锦弦精通剑术,这张无双居然跟陈锦弦单比剑术不分上下,这让张无双的眉头一皱:“你可真是让我惊喜。”

逐渐不耐烦的张无双施加内力,运转丹田,每一剑都重了几分,陈锦弦微微一笑:“要比内力,我可没怕过。”

六境对上七境,本是毫无悬念的对决,张无双被打得连连败退:“怎么可能,这不可能,你丹田不是破碎了吗?”

陈锦弦呵呵一笑:“你只是听说,未曾亲眼所见,便断言他人善恶,你只是听闻我丹田破碎,未曾亲自体会,又怎么知晓我真正的实力?华山,亏你还是一名门正派,真是给你们列祖列宗长脸了。”

张无双冷哼一声:“既然如此,就别怪我动真格了。”

身后的华山弟子连连后退:“快,后退后退,师兄要用那一招了。”

陈锦弦丝毫不惧;“故作玄虚。”

陈锦弦一剑刺去,张无双抬起青剑抵挡,而接下来的一幕让陈锦弦不由得低眉。

“孤独九剑,离剑式。”

只见青剑围绕在张无双的手腕,陈锦弦见剑离手却还能为他所用,不由得感叹一声巧妙。

“看来华山的独孤九剑也让你学会了,正好,小爷这辈子还没对上过独孤九剑。”

陈锦弦动用毕生所学,打量起来,很快便发觉了其中奥妙,随后陈锦弦双手离剑:“区区离剑式,不过是动用内力形成一双无形的手,那双手动作再多也是假动作,张无双道友,我说的可对?”

而张无双已经被陈锦弦双手靠后,意念操纵剑惊呆了,没成想这华山孤独九剑的奥妙,陈锦弦只是过了几招便悟了出来。

陈锦弦接着说道:“但是吧,你剑意领悟的还可以,若是常人,即使能离剑,也不能随心所欲,但是,我要告诉你,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在你师弟那几番话我听得出来,你是华山天才,不过,你比我强吗?”

陈锦弦一边说话一边操纵白龙剑,张无双喘着粗气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陈锦弦接着说道:“修为比我高?年龄比我小?剑意比我深刻?那现在你怎么那么乏力呢?”

张京墨不禁摇头感叹:“这臭小子,怎么打击人他最明白了。”

陈锦弦清楚,面对这种天之骄子,那就只有比他更强,要在原则上打击他的自尊心。

陈锦弦接着说道:“我也不怕告诉你,我也是动用内力操纵,双手离剑又如何,不用手也能辗压你,你以为你的堂堂说辞很帅?在我面前,不过蝼蚁罢了。”

“够了!”张无双被打得连连败退,身上多了几道伤口,陈锦弦收回白龙剑:“告诉你你也学不会。”

被惹急的张无双双手离剑,但是没一会便落地了,青剑落地的声音之后是陈锦弦无尽的嘲笑:“哈哈哈哈哈,华山?就这啊?”

张无双感觉耻辱加倍,陈锦弦对着身后的华山弟子喊道:“你们的师兄不行了,要不把你们掌门也叫过来吧,这种独孤九剑,还不够我打的,不用手就能辗压的垃圾罢了。”

张无双怒道:“闭嘴!陈锦弦,方才只是独孤九剑的其中之一,还有八剑我看你怎么接!”

陈锦弦呵呵一笑;“小子,我可不能保证,我失手把你杀死,让你用不出剩余的几剑呢。”

张无双一剑砸下,陈锦弦呵呵一笑:“这是独孤九剑的什么,乌鸦升天吗?”

张无双没有理会,陈锦弦侧身躲过,而下一秒就皱了皱眉头,张无双的青剑弹地而起:“独孤九剑,荡剑式。”

剑背碰地而起,陈锦弦缓缓点头默认,这华山剑法,不得不说,还是有一些智慧的。

陈锦弦白龙剑抵挡,张无双接着喊道:“独孤九剑,穿剑式。”

剑尖刺向陈锦弦,陈锦弦心里打着算盘,左手靠后,用右手抵挡。

穿剑式就要刺中陈锦弦的右眼,陈锦弦一个扭头躲过,两人只有几分距离,陈锦弦抬起左手。

“啪!”

这一巴掌清脆,不止打懵了张无双,那华山弟子全懵了。

张无双连连后退,摸着被打红的右脸:“你,你敢打我?”

张无双这辈子都还没有被这样打过,这是莫大的耻辱,陈锦弦却丝毫不在意:“打的就是你,打的就是你这个乌龟王八蛋!”

张无双怒道:“我要杀了你!”

陈锦弦缓缓摇头:“啧啧啧,张道友,一看你就是读书少,小生认得的字多,教你一些,比如,不自量力,来,张道友跟我读,不自量力!”

张无双抬起青剑向陈锦弦发起攻击:“独孤九剑,运剑式。”

一剑刺去,陈锦弦轻松抵挡,陈锦弦将剑丢到左手,右手再来一巴掌,又是清脆的响声。

“啪!”

陈锦弦无辜说道:“哎,在我小些时候,没有学好那几个字,先生便要打我手板,如今,我也打打张道友,小生这是恨铁不成钢呀。”

张京墨一把捂住脸:“好了,现在均匀了,成猴子屁股了。”

“啪!”一巴掌落下。

“跟我念,不!”

“啪!”又是一巴掌落下。

“自!”

“啪!”又是一巴掌落下。

“量!”

“啪!”最后一巴掌落下,陈锦弦缓缓摇头:“唉,孺子不可教也,不自量力不自量力,简简单单四个字,怎么那么念出来那么难呢?张道友,张道友,你怎么不说了呀?”

张无双满脸恐惧,被吓得丢掉青剑,在地上用屁股挪动:“你你,你别过来,别过来啊!”

陈锦弦剑指张无双:“张无双张无双,张公子举世无双,我看你这一红脸,颇有关公之相,不愧是华山天骄,大才也呀!”

而身后的华山弟子都看傻了,一把拉起张无双:“大师兄大师兄。”

张无双眼神竟是恐惧:“滚滚,都离我远点。”

张京墨行医多年,一眼便看出了,张京墨叹了口气:“我的小弦,做的过分了,这张无双,恐怕是疯了。”

陈锦弦轻轻一笑:“这华山的天才也不过如此,就这点承受能力。”

张京墨无奈道:“要论你刚才那番,就算是当今圣上也不敢说他敢卧薪尝胆。”

“哈哈哈,小墨你懂的成语还不少嘛。”

“如他说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呗,跟你学的。”

陈锦弦对着那几位华山弟子喊道:“赶紧滚!给我带话,华山,若是再血口喷人,可就是另一个下场了,呵。”

而陈锦弦话语刚落,天空飘落一道身影,陈锦弦顿时警惕,看见男人的面貌后大骂:“好你个萧日,就是你造谣的?”

萧日看了看张无双,张无双一脸惊恐,但还是有几分理智:“师叔,快,杀了他,杀了他!”

萧日看着那半疯不傻的张无双顿时眉头紧锁,八境武夫的威压,每一步都如地动山摇,陈锦弦临危不惧,缓缓向前。

而就在这时忽来挡在了陈锦弦的面前,陈锦弦说道:“小和尚,你别拦我,我要跟他单挑。”

忽来念了句:“阿弥陀佛,萧长老的杀气很重,陈兄弟你到后边歇着吧。”

陈锦弦看着那萧日的老脸就来气,俗话说,君子英名不容诋毁,这家伙,往外尽传谣言,什么跟魔道勾结,我看你像个勾结。

“嘿,小和尚你是不是觉得我比他弱啊,我行走江湖,字典上就没有怕字,八境武夫又如何,你看我怎么揍他。”

张京墨一把抱住陈锦弦:“诶诶诶,别闹别闹。”

陈锦弦一脸疑惑:“喂喂喂,小墨,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打不过他,我告诉你,你又不是没见过我跨境......”

“我带了酒。”

“在哪?”陈锦弦瞬间闭嘴。

张京墨指着旁边的一棵树,陈锦弦拉起袖子往树那边走去:“哎真有啊,你没唬我。”

陈锦弦打坐在地上,跟一个孩子一般,一把抱住酒罐咕噜咕噜地喝。

萧日开口了:“和尚,我华山从不伤及无辜。”萧日的意思很明显了,就是让忽来不要多管闲事。

忽来双手合十,身后一道佛光散出:“阿弥陀佛,萧长老,还请给我少林寺几分薄面。”

陈锦弦拎着酒指着萧日的头骂道:“俗话说的好,喝了一罐酒,我还能战一宿。”

张京墨翻了个白眼:“得了,别闹了。”

张京墨拦住陈锦弦,谁知道这个莽夫会干出什么傻事。

而萧日正准备动手,随着几道声音出现,这本凄凉的山林,热闹了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