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女侠叶沛 > 正文
第十八章 飞镜重磨,一轮秋影转金波(一)
作者:木水  |  字数:3298  |  更新时间:2022-05-20 11:11:39 全文阅读

叶沛换上太监衣服,腰里揣着金黄的门禁腰牌,跟着赵祯,从西华门进宫,路过集英门、皇仪门,穿过垂拱门,来到福宁殿。

赵祯嘱咐叶沛在寝宫里等他,他换上一件大红底云龙纹朱纱袍,匆匆去赴中秋宴。约么一个半时辰,赵祯又急匆匆回来,吩咐小太监们,没有他的吩咐谁都不许进来。

赵祯进来神神秘秘地说:“沛儿,你看我给你带回来了什么?”

叶沛凑过来看,赵祯从宽大的袖子里拿出一块绢帕包,他仔细地一层一层打开,原来是两块做成螃蟹样子的酥饼。

叶沛见状笑起来说:“哪有像你这样的皇帝,龙袍袖子里藏着点心的。”

赵祯腼腆地说:“我怕你等的久了会饿。”

“嘻嘻,我确实有点饿了,却之不恭。”叶沛接过去小口地吃起来。她又问赵祯:“六哥哥,你现在对虾蟹还过敏吗?”

赵祯说:“好多了,但是蟹子我还是不敢吃的。”赵祯一边说一边到八宝格子上取下一套茶具,“我点茶给你喝。”然后出门取了小茶炉进来。

叶沛吃着点心看赵祯点茶,银质的茶瓶在红泥小炉子上煮着。赵祯拿出一块印着龙凤纹样的小茶饼,他用一张茶纸包着茶饼,用小茶锤将它敲碎,取出一些放在银质茶碾上细细碾磨,将碾碎的茶粉末用茶罗筛了,放入一只烫好的建盏中,注入少许开水,用茶筅慢慢调制,等茶膏调制均匀,才又提瓶击水,击出细腻茶乳汤花。

赵祯手法娴熟,动作温柔,叶沛很欣赏地看着,嘴角擒着淡淡的笑。

赵祯将这盏茶递给叶沛,只见黑紫色的茶盏中铺满了雪白的茶乳汤花,底下隐隐露出青色的茶汤,叶沛细细品了一口,满鼻清香。

叶沛说:“六哥哥,你做的真好。”然后摆弄着手里的茶盏道:“这只建盏也好看。”

“这是金缕鹧鸪斑。”赵祯说着,手中动作不停。

“哦,怪不得这样美轮美奂,果然是入窑一色,出窑千变。”叶沛仔细欣赏着这只茶盏。

建盏是福州建窑烧制的黑釉茶盏,造型古朴浑厚。点茶时,黑色的茶盏中飘着白色乳花,对比强烈,相映成趣,因此建盏受到文人墨客的追捧。

这建盏上的斑纹是窑变造成的,因此世上没有一模一样的建盏。因为建窑烧造温度高,窑变不可控,条纹如兔毛的兔毫盏已是盏中精品,而这形如鹧鸪羽毛的鹧鸪斑,因为烧造技术要求更高,便是建盏中的珍品,而斑点更细腻的金缕鹧鸪斑则是盏中极品,便在宫中也是少见的。

叶沛说:“这茶让我想起一首词:老龙团,真凤髓,点将来。兔毫盏里,霎时滋味舌头回。唤醒青州从事,战退睡魔百万,梦不到阳台。两腋清风起,我欲上蓬莱。”

赵祯听了叶沛之言灿烂地笑起来,“沛儿还是像小时候一样聪慧,满腹经纶、出口成章。”赵祯用同样方法为自己也烹制一盏,两个人对坐在茶桌前品茶。“这建盏看似笨重,却有至拙至朴之感。”

赵祯品了一口茶,又说:“小时候我见爹爹手把手教赵允熙点茶,不知有多羡慕。他却不教我,也许因为我是庶出吧,没有地位来学点茶精意。那会儿姨丈(指叶沛父亲)答应我教我点茶,却没有实现。我现在这手艺还是进了宫,帝师教的。”

叶沛听了赵祯的话,不知是何滋味。她抬头看看赵祯,已经不再是小时候那个敏弱的稚子了,可是他还是有一颗敏弱的心,小时候缺失的东西,长大了是怎么也弥补不回来的。

“记得那会儿刚刚进宫,我好怕大娘娘。”

赵祯继续说:“她对我很严厉,比爹爹都严厉。我每天要背书到丑时,早晨卯时又起床。她每天要检查我的功课,要是稍有差错就要挨戒尺。

我喘疾犯了,三个月都未曾尝到肉味。可是我还是坚持着,因为我想,有朝一日我当了皇帝,就比爹爹的地位还要高了,天下之人都要听命于我。如果我愿意每天都见到沛儿妹妹,我就可以每天都见到沛儿妹妹。

你知道么,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熬过那许多孤独的岁月。就在咱们现在坐的这座宫殿里,只有我一个人,我梦想着你就坐在我对面,吃我拿的点心,品我点的茶,就像现在这样,一直坐着,每天都能这样。

然而那时,将近十年的时间,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每天夜里,看着一轮月影从升到降,看着东方出现血色的朝阳。

然而今夜,这月中的嫦娥怜惜我,让我实现我的梦,让你如我梦中的模样,坐在我的对面。”

叶沛认真地听着,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你记得有一次我回王府见到你说的话么?”赵祯突然问。

“什么?”

赵祯继续说,“那次我回王府,用膳时赵允熙笑话我狼吞虎咽,说没有帝王风范。我很委屈,那时我几个月都没吃过鱼虾了,我好想念那醉虾的味道,只有你帮我剥虾。

我述说大娘娘的严苛,赵允熙又说我受不了苦,将来难成大气,只有姨母(指叶沛母亲)安慰我,对我说:‘慢慢来,一切都会好的。’沛儿可记得我之后说了什么?”

叶沛想起了当时的情形,赵允熙的讥笑,赵受益的委屈,而赵受益之后说了一句话,让叶沛现在想来一阵脸红,他说:“将来我要娶沛儿表妹当皇后!”

赵允熙讥笑道:“怎么可能!我和沛儿表妹早有婚约,将来她是要嫁给我做王妃的!”

赵受益一本正经地说:“那又如何?别说你们还没有成亲,就算她已经嫁给你了,等我当了皇帝,也可以把她抢过来。大娘娘就是先嫁给龚美,又遇到先帝,嫁给先帝的。”

当时在场的两位母亲都是一阵惊慌,“六哥儿不可乱说的!”

虽然赵受益不再说话,可是那一份决心却留到了现在。当赵受益登基为帝,变成了赵祯,他当年所说仍是他魂牵梦绕的誓言!

叶沛想到这些,心中酸涩,那场景大家只觉得是小儿心思,可爱可笑罢了,现在想来却有无限惆怅。

叶沛面露愠色说道:“别瞎胡说。”

赵祯看了叶沛的神情,知道她已经明白自己所指,不再说话。两个人对坐着默默饮茶。

顿了一顿,赵祯突然想起那日金明池相遇的事,便问道:“那日我在金明池遇见的可是沛儿妹妹你?你那天穿着男装。”

叶沛一怔,想起来,不好意思地说:“哦,还真是,当时我心情不好,也没有仔细看看那富贵公子是谁。”

赵祯问:“沛儿妹妹那天哭得真是伤心,你遇到了什么委屈?”

叶沛红着脸说:“没什么。我当时还向六哥哥发了脾气,对不起!”

赵祯道:“我想那就是缘分,让我注定遇到你的缘分!我以后再也不会让你受到任何委屈了。”叶沛听了,脸上更红,不好意思地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茶杯,两人一阵沉默。

赵祯打破沉默,站起身来对叶沛说:“沛儿,你来,我给你看看这个。”

两人来到后面书房,一排排的书架上放着整齐的线装书籍。

赵祯想够架子顶上的一个绫罗锦盒,试了试差着一大截。

“等我去拿梯子。”赵祯摇摇头说。

“不用,我来够吧。”不等赵祯反应过来,叶沛伸手攀住楠木书架的一个犄角,一个“旱地拔葱”跳高三四尺拿到了锦盒。

“沛儿,你小心呀!”赵祯哪知叶沛身怀武功,怕她摔了,双臂上举,抱住叶沛。

“哎呀呀!你快闪开。”

叶沛本来毫无危险,只是书架中间地方狭小,叶沛悬在空中,被赵祯拽了一下,反而扑倒在赵祯身上,两个人一上一下双双落地。

叶沛手里举着锦盒,身体扑入赵祯怀中,赵祯重重地摔在地上,双臂紧抱着叶沛。赵祯落地,只觉得怀里温软舒顺,竟一时呆住了。叶沛身体轻盈,一骨碌如狸猫般翻身站起。

叶沛起身见赵祯仍然呆呆地躺在原地,以为他摔得狠了,连忙放下锦盒来扶赵祯。

“六哥哥你没事吧?”叶沛一边帮着赵祯弹土,一边抱怨:“哎呀,你不扶我还好,你看,这下咱俩都摔倒了。”

赵祯见叶沛没事,不顾自己疼痛,站起来便捧着锦盒打开,笑着说:“还好没摔坏。”

叶沛凑过来一看,不过一个“磨喝乐”娃娃,不屑地说:“我当什么宝贝,你都不顾自己摔的疼不疼了。”

赵祯说:“这可不是普通的磨喝乐,你仔细看看。”

叶沛接过来细看,她突然意识到,这是她当年随手送给赵祯的磨喝乐。那年他刚进宫,回王府不知因为何事哭泣,她随手将正在玩耍的磨喝乐塞在他手里。

“这是我送给你的那个磨喝乐?”叶沛问。

“是啊,这是你送给我的那个磨喝乐,我一直珍藏着,小时候天天看,听说你不在了,我怕睹物思人才置之高阁。”

赵祯眼光闪烁着说:“你记得你那时对我说了什么吗?你说当我寂寞时就对它说话,当我受委屈时就告诉它。回宫第一年我就是这样做的,有心事对它说,有它安慰我,心情真的好很多,仿佛我身边多了一个泥做的朋友。”

叶沛心疼她的六哥哥这样寂寞、悲苦,作为同龄人,他们都各自忍受着不同的伤痛。

正在这时,门栓响动,有人从殿外推门,推不开,便问:“官家,可是发生了什么事么?我听到哐当一声。”

赵祯知道是服侍他的小太监黄金宝的声音。赵祯来到外间,对着门回答:“没事,我取书掉落一本,没事,你下去吧。”

“是!”

叶沛听见小太监慢慢走远。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