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盗圣花无常 > 正文
第一章吴国丢玉玺
作者:学生花无常  |  字数:3525  |  更新时间:2022-05-12 19:28:08 全文阅读

自从李天王驾崩,大梁国分崩离析,各路诸侯连年征战,进入一个诸侯并列的年代。当今天下七国并列,分别是鲁国,吴国,魏国,楚国,宋国,赵国和燕国。

七国相互制约暂时打到了一种平衡。但是天下有志之士都清楚这只是七国中还没有哪一国的势力能够吞并其余六国,各国都在大力强国,集聚力量。七国并列不会太长久的。许多人才横空出世加入某一阵营,施展抱负,希望能辅佐明君一统天下,自己也可以流芳百世,名垂千古。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志在报国,在这种混乱的年代,一些地下势力如雨后春笋一般不断冒头。这些故事往往更容易被老百姓津津乐道。

建邺城,也就是吴国的京城。中心大街上有一家来福酒楼,而且就在皇城边上。酒楼客流不断,生意兴隆,小道消息自然传播的飞快。

“二哥,你说这京城怎么突然就戒严了。你看着大街上巡逻的军队比平时多了四五倍,还有御林军,不会是皇宫里面发生了什么大事吧?”一个富家公子在二楼雅座看着大街上巡逻的军队问他旁边的一位公子说。

这个被叫做二哥的人,他的父亲是守卫皇城的一个禁军统领,对于皇城的消息知道的比较详细。所以那人才会问他。

二哥说到:“确实是发生了一件大事。”二哥想四周看了看,“这事本来是不能乱传的,可是我父亲说,这事恐怕瞒也瞒不住,我就先告诉你吧。”

“就在昨天晚上,当今皇上的玉玺被盗了。满皇宫的守卫,一晚上居然没有一个发觉的。直到今天早朝的时候,保管玉玺的总管太监才发现的。皇上气坏了,所以大清早京城就被戒严了。”

“玉玺居然都能丢了,皇宫的守卫不是很严吗。”那公子吃了一惊,“能在皇宫把玉玺偷走,肯定不是一般人,皇上这次丢脸了。”

“闭嘴,这是你能说的话吗。”二哥立马阻止了这个口无遮拦的公子。

公子也知道自己失言了,“二哥,我不是有意的。”

“知道你是有空无心,但还是小心点。”二哥提醒这个朋友一句。

虽然俩人的声音压的很低,还是被最后角落的一吃饭的客观听到了。

这位客官听到之后,表面不动声色,好像没有听到一样。但是心里却在暗暗嘀咕,能从皇宫盗走玉玺肯定不一般。至少自己现在还办不到。细想一下,盗走玉玺有什么用,就算能迅速扬名立万,麻烦也是不小。我有那能力也不会这个做的。

这客官看来也是一个盗贼,没错,他就是最近小有名气的盗贼,江湖人称风一阵。因为他身法如风,本事魏国人,这次只是路过吴国,没想到碰上这种事。风一阵轻哼了一声,昨晚丢了玉玺,今天早上才戒严,那还有个屁用。人家恐怕早就出城了。进出皇宫都没有被发现,你在全城搜捕,到头来瞎子点灯,白费蜡。

风一阵无需慌张,这戒严又不是冲着他来的。他来到这里什么都没干呢。这种情况也干不了什么了。于是风一阵决定早走为妙。

吴国皇宫原本就是大梁国的皇宫。自从李天王驾崩之后,没有皇子能继承皇位,所以丞相孙孝夺取了帝位。这也是导致大梁国瓦解的原因。

这已经是五十多年前的事情了,现在吴国的皇上是孙孝的孙子孙尚。

孙尚现在很生气,在他下面跪着保管玉玺的总管和禁军的大统领。

“你们都是一群废物,朕的玉玺都能在皇宫里被盗了,那可是玉玺,代表着我们吴国,这都能丢了,你们简直罪不可恕。来人把郭宝给我推出午门,斩首示众!”

郭宝就是那个总管,他拼命的给皇上磕头求饶:“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啊。”最终还是无力的被禁军给拖了出去。

旁边的禁军大统领周怀瞬间出来一身冷汗,小心的抬头正好看到皇上在看着他。赶紧磕头认错:“微臣知罪。”

站在两边的大臣,其中一个赶紧站出来给周怀求情。“皇上,据微臣所知,昨晚并不是大统领值班。大统领虽然有失职之处,可看在大统领忠心耿耿这些年的份上,绕过大统领吧。”

杀了郭宝之后,皇上的气也消了不少。而且皇上心里明白,杀一个太监总管还无关紧要。真要是再杀了周怀,事情就有些麻烦了。周怀的能力和忠心,皇上还是知道的。

皇上突然想到,杀周怀会不会就是偷玉玺的目的呢。玉玺虽然重要,但是在别人手上能起到的作用非常有限。

想到这些,皇上看了一眼那个求情的大臣。这位大臣不是外人,是自家的一位皇叔,孙坤。

孙坤看到皇上看向自己,冲着他微微摇了摇头。他相信皇上一定会明白自己的心意。

皇上说到:“既然有皇叔为你求情,看在你守卫皇城多年,朕绕你不死。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重责五十军棍,罚俸一年,领罪去吧。”

周怀松了口气,叩首谢恩:“谢皇上不杀之恩。”站起身来,转身又对孙坤行了一礼,对皇叔的求情表示感谢,然后退下领罪去了。

皇上坐回龙椅上,挥了挥手,“你们也都退下吧。皇叔留一下,到御书房来。”

御书房内,孙尚直接问孙坤到:“皇叔为何要替周怀求情,难道他罪不至死吗?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

“皇上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周怀死与不死全凭皇上一念之间。可杀了周怀,除了能让皇上出口气之外又能怎样呢?或者说有什么好处呢?”

“请皇叔指点一二。”孙尚恭敬的向孙坤求教。

孙坤微微一笑:“皇上过谦了,我相信皇上已经想到了,老臣只是再啰嗦几句。那贼人进得了皇宫,皇宫中的奇珍异宝丝毫未动,只是拿走了玉玺。玉玺虽然重要,可说句大不敬的话,也不过一死物,没了玉玺也伤不了吴国的根本。”

孙尚点点头表示同意。孙坤接着说:“但是丢了玉玺之后,皇上你的处理方式却不得不小心才行。处理不好,有可能会使得皇上和大臣之间离心离德。而这才会动摇咱们吴国的根基。”

“朕只是处决一个禁卫军大统领,应该不会有太大影响吧。”皇上这次觉得皇叔的言论有些危言耸听了。

孙坤没在意皇上的反应,“如果只追究到周怀这一层也影响不大,可是之后呢。处决了周怀玉玺还是没有线索,那个下一个要处决谁呢?”

“皇上会不会猜想是哪个大臣有不臣之心,所以才会偷走玉玺。如果这是再有心怀叵测的人进献谗言,陷害忠良,那是皇上会不会做出令亲者恨仇者快的决定。”

这些话也就皇叔孙坤敢对皇上说,换做旁人恐怕在就人头落地了。

皇上听后,有一瞬间的不高兴。朕怎会是那样的昏君。但仔细一想,也许真的会难免一时冲动吧。还好这些话是在御书房里说的。

孙尚思量一番之后,问孙坤:“玉玺丢了,难道就这样不了了之了吗,那我皇族的威严何在。”

“呵呵,这正是此事的麻烦所在。皇族的颜面坑定不能丢,否则如果震慑宵小之徒,但是决不可有过激的行为。”

其实孙坤对此事也很头疼。他也是皇族一员,丢了玉玺也是打他的脸。不过孙坤活了这个大岁数了,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他继续为皇上分析到:“拿走玉玺仔细想想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好处,一个玉玺也威胁不到咱们。那应该有两种原因。”

“一就是为了求名,偷玉玺来证明自己的能力,名扬天下。那他肯定有躲过咱们的实力,当然他应该料定我们不会举国之力来对付他一人。这种情况算是好的了,只为求名的话,他可能会把玉玺高调的还给咱们,让所有人记住他。”

“第二种原因非常恶毒,就是之前我说过的,他要搅乱我们朝堂。他如果把玉玺放在某一大臣家里,那皇上会怎么处理这个大臣。为了皇族颜面,为了给世人一个交代,恐怕明明知道这个大臣是冤枉的,那他也必须死。”

听到这里孙尚心里一惊,他这才明白如果处理不好,还真的会引起大乱。刚才要是杀了周怀,玉玺再出现在某个大臣家里。就算是为了周怀,那个大臣也只有死路一条。幸好没有杀了周怀。

孙坤还没有说完,他接着说到:“栽赃大臣还不是最坏的,咱们吴国的玉玺要是出现在了楚国的宫殿上,吴国和楚国会变成什么样。”

说到这里孙尚的脸色彻底变了。真要是这样,吴国楚国想不开战也不行了。为了皇族的颜面,谁会对谁低头呢。

“皇叔,那你看咱们要怎么办?”孙尚有些不知所措了。

“玉玺自然还是要追查的,但是丢玉玺的责任先别追究。不管怎样,七过也太平了二十几年了。”孙坤好像在自言自语一样。

孙尚听到这里,转头看着自己的皇叔,眼神变得坚定起来,一会之后,皇上重重的说到:“扩军备战!”

孙坤好像被皇上的话吓了一跳,但很快恢复过来,郑重的弯腰行礼,“臣遵旨。”

其实这些搞政治的想多了。玉玺是被一个叫李隐的神偷给偷走了。李隐压根就没考虑这么多,他只是有自己的个人原因而已。

皇城虽然戒严了,但还是会有进出,风一阵通过了层层的检查,最终离开了皇城。风一阵没有什么计划,只是四处游荡,用他自己的话就是仗剑天涯,四海为家。虽然他并没有剑。

他选择了一个方向走下去。那风一阵最终会走到鲁国。鲁国就鲁国吧,这天下还有我风一阵去不得的地方吗。风一阵正自我感觉美美的。突然听到路边草丛里传来婴儿的哭声。

风一阵好奇的走过去看个究竟。果然让他找到了一个男婴。这个男婴被丢在草丛里,风一阵瞬间感觉这个剧情有点老套。这小子不会就是以后的男主了吧。等一下,我不是应该才是男主吗。

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着。谁知那个男婴一看见风一阵乐了起来。风一阵一转生,那个男婴又哭了起来。风一阵最后还是没狠心不管他。我的男主就让给你把。风一阵无奈的抱起那个男婴。

这才是男主应该有的待遇吗。男婴在风一阵怀里笑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