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执神之手 > 正文
第六十八章、器达通乐
作者:老烟是条虫  |  字数:3171  |  更新时间:2022-06-20 18:28:09 全文阅读

风晓见河上没桥,一时又没有船渡河,也就勒马停了下来。

河岸上风光甚好,浅滩竹林,相映成趣,风晓忧愁顿减,心道歇歇也好,就牵连着马着琴七到了那河边歇息。

风晓见干粮已所剩无几,他就脱了衣裤跳进河里,经过未名湖几番历练,风晓的水性又进步了许多,加上又有胡末所赠金鳞护体,就是再冷的水里他也承受得住。

不大功夫,他就抓了一尾五六斤重的草鱼跳上岸来。

生火烤鱼,对于风晓来说也算是轻车熟路。

风晓拿了尺剑,将鱼开膛破肚,对中劈成两半。

又砍了一根细竹,将两片鱼串在竹竿上,然后捡了些枯枝生了堆火,将鱼架在上边翻烤。

风晓一边烤,一边往上边撒盐,不一会就肉香四溢。

鱼烤熟之后,风晓递了半条鱼给琴,自己拿着另一半大快朵颐起来。

琴七拿着竹竿,突然咦了一声,风晓不明觉里,抬头看向琴七,只见琴七一边慢条斯里地撕鱼肉来吃,空洞的眼神望着远方,一幅若有所思的样子。

琴七突然说了一句:“奇竹生于野地,竟未有人识,用作烤鱼叉竿,太过浪费,风晓,你吃饱了肚子,去砍几根竹子来。”

风晓也不明觉里,撕扯着吃了几大块鱼肉,自觉饱足,就起身砍翻几根竹子,去掉枝叶,拿回琴七身旁。

琴七拿过竹子摸索一阵,只挑了一根又细又绿的老竹,却将其他几根抛在一旁,又向风晓讨了尺剑。

琴七用尺剑慢慢截出几段,每段有两尺长,然后说道:“我不传你乐道,自有我的苦衷,你也不要怪我。但声乐一道,皆从乐器而来,我现在就用这斑斓罄竹来为你展示乐器的制作方法,你有了老螃蟹那本《声乐论》做基础,应该也能得些体会。你看仔细了,我只动手,你也不必多问。”

风晓大喜,他虽常听琴七吹笛弄箫,却没见过琴七制作乐器,他练习那御物大法,刻画符阵也颇能得心应手,对于制造器物,却总嫌不够满意,这下刚好可以看看琴七制作乐器的手法。

琴七双手使不太上力,好在尺剑尖段锋利,通节钻孔也不太耗力。

只见琴七一举一动,似慢动作展示一般,风晓凝神屏气,只施展眼力紧盯着他的每一个动作,生怕遗漏掉每一个细节。

琴七动作虽慢,双手却是异常稳定,每一个动作,都似精确计算过一般,每一处下力,都似调动全身力气一般。

琴七做来虽慢,但一动上手,就没有丝毫停顿,不过一顿饭功夫,他已将长笛做好。

长笛做好,他就按着几个孔位吹奏几声,接着将笛子交给风晓,并说道:“你自己动手,做支一模一样的出来。”

风晓思虑一阵,就拿起一截竹子,反握尺剑用力,心中努力回想着琴七的动作,心道务必要做得一模一样。

努力了一个时辰,风晓汗湿全身,终于将笛子做成,他心中有了两分自豪,当下横在唇边胡吹两声,也能出声,心中更是得意。

琴七拿过风晓做的竹笛,单手上下一摸,冷哼一声,随后手一抛,笛子就落下河水之中。

风晓只觉心劲从云端猛地倒栽下去,只跌入无底深渊,心中失落,无与伦比。

他艰难地抬起头来,只见琴七脸寒如霜,刚想讨教两句,只听琴七冷冷说道:“重做!”

风晓努力调整心境,开始重新做起竹笛来,手下动作也是极慢,只想努力将琴七的动作复刻在自己手中。

这次直做了两个时辰,天色全黑,才将笛子做成。

风晓又努力检查几遍,只觉毫无差错,才将笛子交给琴七检验。

琴七细察半晌,只将笛子随手一抛,随即长叹一声说道:“如你不想制作,此事就此作罢,再也休提,是继续还是作罢,你自己决定吧!”

风晓心中虽是失落,但听了琴七话,心中也生出一股狠劲,也不答话,就拿过一根竹子,再行制作起来。

夜色如墨,风晓也不点火,只凭着夜眼细细用剑,他见琴七丢弃了竹笛只在一旁,不由暗暗捡来细加对照。

这次制来更慢,直到夜半时分,他才再制成一笛。

琴七检查长笛,叹道:“你只知仿其形,却忘了声乐皆从乐器而来的道理,你不解其真谛,万难制出笛来。”

一番话,只说的风晓心中微微一亮,他思虑良久,又拿起一截竹子,又端详良久,才开始动作。这次制作,动作已不拘泥于琴七的动作,但每做一步,他都反复检查,又自想其法,试探每步做成的效果。

这次制成一笛,天已快是微亮,晨曦微起,他心下忐忑不安地将笛子递给琴七。

琴七检索一阵,这次却没发表任何评语,只说了声“继续!”

就这样,两人一直呆在那河边,风晓不断专研,若有心得,也不心喜,若有失手,也不失落,只不断探索制作。

也不知制作了多少支笛子,风晓慢慢也不心急于制作笛子,反陷入一种奇妙的研究状态,只想将手中那两尺细竹,努力融入一种内心的构想之中。

终于,琴七没再扔笛子,只让风晓将制成的笛子自行吹奏一番,风晓也随着心境,随心吹去,开始还是荒腔野调,但随着琴七不断让他制笛吹笛,调子也理出一些节奏来,虽是小曲,但也不算难听。

琴七忍不住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讨过竹笛,自行吹奏起来。

笛声清越,只似竹出空山,又似万千努力,水滴石穿,风晓慢慢听去,心中若有所悟。

再制作下一把笛子时,风晓先自行吹奏,再交给琴七吹奏,如此反复,又制了十余支,风晓记忆纯熟,已可在盏茶功夫内制成一笛,吹来乐曲,只觉随心所欲,心中一无所滞。

琴七点了点头,叫道:“可以了,你以后有机会再练习吧!我心有所感,想吹奏一曲,你能听就听吧!”

说完,琴七就拿过风晓新制成的竹笛吹奏起来。

听闻曲声呜咽,似地底暗有低语,过了一阵,曲声渐起,又似天空有所回应。

天地交感之际,一线忽起,只觉有股清气升腾上空,幽幽郁结,似为一云。

云聚云散,如凝如续,奇异声响之中,淅沥小雨从天而降,雨中带着一道难以言语的物体。

那物随着雨水缓缓降至,落在草木沙石之上,又沁入地下。

过了良久,那物顺着山间岩壁浸透而出,滴水悬于青岩,涓滴之水又与不知名的细流融合,细流渐大,终成小溪。

那物随着溪流哗哗而去,畅游山林乡野之间,一路与鱼虾嬉戏。

溪流竟相汇集,生意盎然,终成一条大河。

河流凄凄,水面静寂无声,水下暗含汹涌,水底又有鲤鳖取静,时而汛鱼逆游,奋勇当先,但又不阻水流之势,似生命插肩而去的插曲。

那物慢慢随流水化为极多,又随急流奔涌而去,乘风破浪,已成大势,直到进入大海。

海波不息,生命不止,那物却渐渐渐无声息,只是这了无声息之中却蕴含着莫名的躁动,似为新生孕育中有不尽的呐喊。

最后那物又有了变化,形态各异,皆从海中走出,啾稠鸣叫之中,似大海在惆怅作啸,也似众生在欢愉叹息。

天地之间,低语齐出,慢慢,寂无声息。

风晓听来,只是热泪盈眶,一时也不知该如何表达,这音乐的力量,直超过了他的认知。

沉寂良久,只听琴七缓缓说道:“沉于情而离于情,堕于乐而高于乐,天地无情,故能长久,人世多情,故而沉沦。此可谓生命之息,也如这竹,生于大地,天地滋养,最终过无数苦炼,才有声音发出,你自行悟去吧!”

风晓沉思良久,又砍伐竹子制了支笛子,吹奏一番,虽不是琴七那般恢弘奇奏,但也自有一分生趣,只似前尘往事,慢慢道来,又觉似在讲述别人故事,只落在一种沉于情而离于情的状态。

琴七听罢,不由长叹一声说道:“制笛就到这里吧!你要记住,我只教了你如何制作笛子,可没教过你半分声乐演奏。”

风晓黯然神伤,虽不知琴七的用意,也答道:“琴大哥,你放心,我自会记得。”

风晓将笛子别在腰间,向竹林看去,也不由苦笑起来,那片竹林已被他吹得七零八落,只剩下几根不堪使用的竹子而已,不想这大好风景,自己为了制笛,竟将它砍伐一尽。

但见竹林中还有许多竹笋,心中又有安慰,旧竹虽去,但假以时日,必能再长出一片竹林来。

当天夜里,天上下起了大雨。

到了第二天,河水暴涨,竹林低处已淹入水中,河水暴涨,再也没有过河的可能。

风晓讲出心中忧虑,琴七笑意,车到山前必有路,此处不成过河,只因此处本就不是过河处,我们再寻路走,总可以找到过河的地方。

风晓恍然大悟,当下收拾行囊,向来路走回,又绕了许多路,走了几日,终于找到一座桥,过了河去。

行到市集,琴七必让风晓去搜集材料,又教他制作琴瑟钟鼓等各种乐器。

风晓有了制作竹笛的经验,对《声乐论》感悟更深,制成各种乐器的同时,也算是自学成了各种乐器的使用。

慢慢,他乐理渐深,琴七虽没有直接传过任何一手,他从制作乐器悟通了声乐之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