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罪人之魂 > 接肢卷
第八十九章 冥顽不灵
作者:龙宾十二  |  字数:3103  |  更新时间:2022-06-20 22:34:18 全文阅读

这个世界上的龙有很多种,有匍匐地面,无法飞行的地龙,也有张开双翼,遮天蔽日的翼龙,当然,最受人尊崇的,乃是五爪飞龙,也被称之为真龙。

王棂刚刚解决掉的这条结晶龙,其实就是一只五爪飞龙,无需双翼,就能遨游天地,喷云吐雾。

但可惜的是,它不幸沾染了猩红腐败,只能动用结晶化的能力与腐败对抗,整天缩在这不见天日的潜龙窟中,苟延残喘度日。

然而它虽然堕落,但它的龙元依旧是真龙龙元,因此靠这枚龙元召唤出来的幼龙,极有可能也是真龙。

一条真龙,生下来就具有三转宗师级的实力,起步点可是要比人族高了不知道几倍,而且无需修炼,只要顺利成年,就能获得媲美五转金仙的实力。

王棂若是能够得到一条真龙的助力,无疑可以在前进的道路上扫清不少障碍。

王棂收好龙元,回头看了看阎魔泪,见她只是坐在那里揉自己的肩膀,这才放下心来。

龙元的价值人尽皆知,阎魔泪自然也不例外,她虽然不懂如何召唤幼龙,但光是能大幅度提高血量就已经足够让人铤而走险,反目成仇了。

血量乃是这个世界的立身之本,更何况是王棂这种已经将耐力值加到60点,后期提升非常有限的人。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道理,不会有人不知道,这可是比血玉还要珍贵,千金难买的绝世珍宝,也难怪王棂会对阎魔泪产生疑心。

见王棂望来,阎魔泪嫣然一笑,有如春风化雨,冰消雪融。

“都处理完了吗?”阎魔泪的语气之中,听不出有任何不耐,似乎让她这位城主之女,等待王棂乃是她心甘情愿的事情。

王棂暗道一声惭愧,自己竟然以小人之心度媳妇之腹。

于是爽快的答应了一声,腆着笑脸向阎魔泪走来。

阎魔泪目光敏锐,察觉到了王棂的神情变化,她当然认得王棂刚才得到的那个东西乃是龙元,她也明白这东西的价值,但是一来她见惯了珍宝,对这些宝物早已心生麻木,二来她自恃身份,做不出这种卑劣的行径。

三来嘛,现在在她眼中,没有任何一件珍宝能够比得上王棂。

王棂若是知道她心里是这么想的,恐怕要羞愧的找条地缝钻进去了。

阎魔泪款款起身,十分自然的勾住了王棂的手,王棂心头一突,之前是处境危急令他想不了太多,现在受这份温存,只觉得呼吸急促,心跳微微加速。

“你怎么了?发烧了?”

阎魔泪用沁凉的手背贴了贴王棂的额头,疑惑道:“没发烧啊,怎么脸都红了?”

王棂说不上话,只能深呼一口气。

阎魔泪狡黠一笑:“难道你……虚了?”

什么?虚了?你说谁虚了……

王棂惊得双眼瞪圆,又见阎魔泪这般言笑晏晏的样子,心中似有蚁爬。

“好哇,你敢取笑我,信不信我将你就地正法?”

王棂作势要将阎魔泪扑倒,却被她轻轻巧巧的躲了过去。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要做什么?”

阎魔泪嘴角噙着一丝笑意。

“哪里有光天化日,明明是暗无天日。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哦不,共处一洞,你说我要做什么?”

王棂嘴上说着这些话,觉得自己的胆气也壮了一些,忍不住向阎魔泪迈出一步。

谁料阎魔泪却板起脸色:“你若是觉得我是那些不知分寸,可以予取予求,随意轻贱的凡俗女子,那你就想错了。”

王棂心中咯噔一下,恍如被人浇了一盆凉水。

“抱歉,是我冒昧了……”王棂哪知道这妮子竟然还有这么多副面孔,而且可以随意切换,一时间有些发蔫,松开了阎魔泪的手。

王棂心头失落,阎魔泪又何尝不是,其实她刚说完那些话,心里就有些后悔了。

这些话听上去像是她在端着架子,庄矜自持,但又何尝不是因为害羞?

“好了,我的意思是说,你若想和我在一起,好歹也应该问过我父亲的意思。”她低着头说道。

“你父亲?”王棂心中恍然,“你放心,你父亲我一定会去拜会的。”

阎魔泪抬起头,目光闪烁:“真的吗?”

王棂点了点头。

阎魔泪顿时笑逐颜开,踮脚在他脸上啄了一口,宛如蜻蜓点水一般。

王棂摸着脸蛋,一脸傻笑不提。

二人出了潜龙窟,迎面走来四位持刀的男子。

这些男子手握结晶长刀,刀柄几乎和他们的手臂连接到了一起,一见王棂二人,便冷声喝道:“你们怎么出来的!”

王棂听得刺耳,不由皱了皱眉头。

好家伙,你们下毒谋害在先,竟然还敢跟我大小声?

王棂冷哼一声,道:“走出来的。”

四人面面对视,相互点了点头,提着结晶长刀就向王棂冲了过来。

王棂用天眼一扫,这些人的等级最高才只有57级,却是连腐败监牢里的狱卒都不如,对付他们,王棂闭着眼都可以做到。

王棂轻轻跺脚,一道无人察觉的火焰涌入地底,就在他们即将冲到王棂面前的时候,脚下的地面突然裂开一道足以将一整个活人吞噬的裂缝。

四人意识到不好,但已经来不及了,脚底悬空便掉了下去。

然而在他们掉下去之前,地面裂缝中突然喷出一道炙热的火焰,有如岩浆喷射一般,将四人的身躯尽皆吞没。

他们甚至还没来得及发出一声哀嚎。

这就是王棂刚刚掌握的技能,地裂火。

那宛如地心涌现的烈焰,映得阎魔泪神情微微一愣,王棂在她眼中的神秘感再次增加了几分,她还不知道王棂竟然隐藏着这么可怕的技能。

这个技能实在是太阴险了,这要是在战斗之中给人脚底冷不防的来这么一下,恐怕胜负在一瞬间就能见分晓了。

阎魔泪此时已然有些庆幸,庆幸自己没有站在王棂的对立面。

王棂跨过面前的那道缝隙,像是无事发生一般,他只不过是随手解决了四颗碍脚的石头。

他转身十分绅士的牵过阎魔泪的手,笑道:“走吧。”

二人回到茶寮,这里的茶汤生意十分冷清,店小二,哦不,掌柜的正百无聊赖的倚着他那把焦黑的椅子。

当年一场大火烧光了这附近所有的木材,能够有这么一把木椅,已经是非常难得,只有村中有头有脸的人物才能坐得起。

然而下一刻,这把椅子却化成了飞灰。

只需要有一丝的火焰涌入椅子的缝隙之中,就足以将其烧尽。王棂此时对火焰的控制能力已然到达了另一个层次,通过地裂火,他不光能出其不意的发动攻击,同时还能用火焰进行侦查,只要是业火蔓延之处,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出他的掌握。

掌柜的毫无征兆的从椅子上摔了下来,十分艰难的撑着柜台爬起,用那抖抖索索的手擦了擦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王棂和阎魔泪二人。

“你们不是……你们不是……”他不光手在发抖,声音也在发颤。

“我们不是应该已经死了是么?”王棂笑着回答。

掌柜的吞了吞唾沫,他知道王棂能够从潜龙窟回来代表着什么,这代表,这人至少有着能够在龙口之下生还的能力。

这样的人绝对不是他们这些村民能够惹得起的。

“龙……龙王爷呢?”周围有人问道。

王棂轻叹一声:“很可惜,你们的龙王爷,已经被我杀了。”

“什么?你杀了龙王爷?这不可能……”

所有人都愣住了,对他们来说,龙王爷是不可触怒的存在,是无法仰视的存在,但却被眼前这人轻描淡写的说,他杀了龙王爷?

这……恐怕只有守在火焰城墙之上的守将才能做到吧?

但不管怎么说,龙王爷死了,他们身上的结晶就再也无法遏制了,这表示他们早晚会是死路一条。

一时之间,众人望向王棂的目光似有恐惧,又似有愤怒,但更多的是疯狂。

是的,这些人多少都有些受够了现在的生活,但因为那一丝苟活的念头,才撑到了现在。

假如有人告诉他们,他们注定难逃一死,那就等于是压上了最后一根稻草。

人都是会崩溃的,尤其是在绝望与煎熬之后。

这些人缓缓的站起来,望向王棂,眼中竟然布满了血丝。

阎魔泪一怔,拉住王棂的手:“小心。”

王棂拍了拍她的手,点头道:“我知道。”

店里的人慢慢向他们二人围了过来,王棂并没有丝毫慌张,他现在已经今非昔比了,在他看来,这种等级的怪即便来再多,都是一样的。

“兄弟们,反正龙王爷也死了,我们早晚也是要死的,不如杀了他,让他给我们陪命!”

掌柜的一声令下,周围人同时扑了过来。

王棂目光一凝:“还真是冥顽不灵呢。”

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王棂只是轻轻的跺了跺脚,顷刻间,有数十道火柱从地面的裂缝中喷涌而出。

王棂拉住阎魔泪的手,转身离去,连看都没有看一眼身后的景象。

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

就在王棂前一脚迈出茶寮的时候,那间小小的茶寮,忽然涌起滔天的火焰,一朵黑白二色交织而成的蘑菇云,缓缓升上了天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