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罪人之魂 > 接肢卷
第六十五章 黑炎半月斩
作者:龙宾十二  |  字数:2283  |  更新时间:2022-06-08 17:28:56 全文阅读

王棂暗道一声侥幸,原来血滴在碰到白蛇的那一刻,就会被腐败之力侵蚀,刚才倘若王棂慢了一秒,估计这会儿就该狠狠砸在地上,叫苦连天了。

不过对时机的把握,向来是王棂的擅长之处,外人所不知道的千钧一发,在王棂这里,却被惊险的化解。

这才有了登临蛇首时的那份从容气度。

然而这份从容并没有维持多久。

很快,白蛇的身躯开始疯狂扭动起来。王棂站在蛇首上,其感觉不亚于双脚失重,他连忙将圣王剑插入白蛇血肉之中,却发现圣王剑表面已经泛起丝丝黑烟。

“不好!”

王棂心中一突,圣王剑毕竟只是一把武器,没有业火护持,此刻竟然也已经受到了腐败侵染!

这把剑可是王棂现今为止最拿得出手的武器了,万万不可折损在这里。

王棂将心一横,圣王剑收入铃珠之内,手中再度浮现的,却是一把巨大的暗红色镰刀。

这把镰刀形如半月,尖锐的尾端又像是恶魔嘴角勾起的微笑。

暗月镰刀,王棂曾经通过惊险的决斗,从铃珠商人手上赢得了它,如今却要代替圣王剑,成为猩红腐败的牺牲品。

不,不仅如此,王棂还要玩一笔大的。

只见他握住镰柄的双手业火炽燃,黑白二色瞬间代替暗红,覆盖了暗月镰刀的体表。

这是游戏中的附魔,通过附加元素属性来提升武器的攻击力。

但王棂用的却是强行附魔,这就意味着,无论这场战斗结果如何,这把暗月镰刀都是彻底废了。

王棂虽然有些心疼这把镰刀,但也无可奈何,因为这是击败白蛇的唯二办法。

巨蛇高大470级的身躯尽管受腐败湖水浸泡,防御力降低,但也不是王棂这样还没到达40级的人能够轻易破防的。

之所以刚才的战斗一切顺利,靠的自然是圣王剑的战技,化圣。

但是暗月镰刀却没有此等威力,它的战技,半月斩,恐怕连巨蛇的鳞片都砍不进去。

然而,有业火加持之后,情况就大不相同了,业火和腐败,乃生来相克的一对千年宿敌,在业火的作用下,镰刀甚至可以无视白蛇的防御,直接刺入它的血肉当中。

而且它的战技,也在升级之后,演化成了黑炎半月斩!

王棂给它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最后的月牙天冲!

半空之中,不时传来巨大的吼声,和振刀之声,王棂手持暗月镰刀,一次又一次的挥出黑炎半月斩。

刀气一时纵横,一道道漆黑的月牙在血红色的湖水中升起,画面充满了诡异,同时空中散发着一股股业火的可怕热力。

巨蛇的身躯开始蜷曲起来,它虽然感受不到疼痛,但是身上遭受了太多创伤,肌肉已然无法正常伸缩。

这是胜利的象征,这表示在这场战斗中,巨蛇始终被王棂霸道的攻击所压制。

但是王棂却高兴不起来,因为巨蛇蜷曲之后,将暴露着心脏的伤口遮掩了起来,而且看样子,短时间之内是不会伸展身躯了。

这意味着王棂此前做的种种努力,都尽数打了水漂。

而且更让他着急的是,暗月镰刀的表面在业火的侵蚀下,已经开始逐渐脆化,尽管王棂竭尽全力,让业火和镰刀表面隔了一道薄薄的空气层,但这并不能阻止镰刀被业火摧毁,即便没有直接接触,业火的威力依旧是这种等级的兵器无法承受的。

王棂必须尽快结束战斗,否则他可没有多余的武器,再来承受一次业火的附魔了。

除了圣王剑之外,就只有出生点得到的葬魂短刀勉强还像点样子,但是那把短刀上有潜行技能,王棂还要依靠它来进行暗杀,这种战技一旦失去了,想要再度获得,那可就得费点运气了。

一时间,暗月镰刀不计代价的疯狂输出,漆黑的月影充斥着湖面上的一方天地,白蛇被王棂的攻势击溃了,完全无法进行一次有效的反击。

就连岸边的阎魔泪也看呆了,此刻在她眼中,这个手持镰刀状若疯狂的男人,真的是刚才处处对自己手下留情的那个人吗?

阎魔泪自问,若是刚刚她遇到这种疯狂的攻势,恐怕撑不了几个回合,就已经败下阵来。

在这一刻,她心中对王棂涌现的,并不只是敬畏,同时还有深深的恐惧。

同样恐惧的还有白蛇。

也许在它迷茫堕落的内心中没有感受到恐惧这一情绪,但是它的动作却已经表现出了这一点。它开始在湖水中下潜,它打算逃离。

这是一个生物在面对无法击败的对手时做出的正常反应,即便是浑浑噩噩的生灵,也知道趋利避害,保全自己的性命。

“糟了糟了糟了!”

王棂的攻击并不能阻止白蛇的下潜,反而是被业火蒸发的湖水开始冒起粉红色的烟雾,遮挡着王棂的视线。

他已经难以看清白蛇的全貌了。

他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一个拼命追击的猎人,却因为体力不支,而眼睁睁的看着猎物越跑越远,无可奈何。

就在这时,岸边传来了一声充满威严的高喊!

“小白!以御魂锁的名义,我命令你现身!”

阎魔泪的手腕上,一道蓝光浮现,那是御魂锁,是强大的凶兽臣服于人类的证明。

在阎魔泪很小的时候,她的父亲阎魔王将控制着这条白蛇的御魂锁赐予了她。

但是阎魔泪从来没有动用过御魂锁上的力量,她通过感情驯化了这条白蛇,而白蛇也从未因为巨大的等级差距而藐视她,它心甘情愿的被她驯服。

然而没想到的是,从未动用过的御魂锁,最后一次使用,却是让白蛇现身,牺牲自己的生命!

阎魔泪的脸上滑下两道泪痕,身躯摇摇晃晃,有些站立不稳,她的视线已经模糊,无法看清白蛇死前的最后一幕。

但是对她来说,无法看清,何尝又不是一种安慰?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白蛇坦然张开自己的身躯,它的目光有过一瞬间的清明,它看向阎魔泪所在的方向,那眼神像是笑了,透出些许无奈,和些许欣慰。

或许在它眼里,这位小主人直到这一刻,才是真的长大了。

是啊,要继承城主之位的人,又岂能因为区区感情而犹豫不决。

阎魔泪让王棂来击杀白蛇,并不是因为自己无法击杀,而是她下不了手。

当她想要动手的时候,儿时与白蛇陪伴的那段岁月就会浮现在她眼前,她就心软。她向来杀伐果决,甚至杀人不皱眉头,但唯独在这件事上,她落下了心病。

因此她也只能选择坐在那高高的囚笼之中,通过陪伴,来哀悼已经逝去的友情。

但是现在,她终于能够放下了,放下并不是因为狠心,而是因为相信这对白蛇而言,才是最好的结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