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罪人之魂 > 接肢卷
第六十一章 三个要求
作者:龙宾十二  |  字数:2262  |  更新时间:2022-06-05 23:10:01 全文阅读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王棂屏息凝神,掬一捧悟心砂于手中。悟心砂的效力再加上冰心诀,足以让他凝聚业火,全然不出差错。

有了曾经一次凝聚的经历,王棂这一回也是顺风顺水。

不过让他惊讶的是,最后凝聚出来的业火晶体,似乎比之前要大了一圈。

假如说之前的晶体不过是鸡蛋大小,那么现在就足有婴儿拳头般大,而且十六面切割,像是被人打磨抛光过,晶莹闪烁,黑白二色流转不绝。

王棂心头恍然,这一定是吞噬了阎魔泪的陨落心炎的缘故,王棂对此既喜且忧。

喜的是,他虽然中了千手佛尊的空之禁锢,但是业火晶体却依旧可以壮大,这说明业火的升级体系并不在空之禁锢的限制范围之内。

忧的是,这业火果然是一枚定时炸弹,之前不过是鸡蛋大小,反噬之力就已经足以让他有生命危险,若是让其发展茁壮下去,未来一旦引爆,威力将会是毁天灭地的。

到时候,自己能不能活着都已经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了,这个世界恐怕都要陪他一起殉葬。

王棂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从铃珠内取出赤露丹服下。

赤露丹入口即溶,化作一股药力在体内漫延开来。

王棂只觉得身心顿时振作起来,除了伤口处的些许麻痒,整个人的状态都在迅速恢复。

这时耳边传来阎魔泪冷冷的声音。

“好了,现在你该告诉我,你究竟是什么来历了吧?”

来历?

王棂心中一动,心想我要是说出自己穿越者的身份,恐怕是要吓死你。

“你听说过阎浮行走么?”

阎魔泪点头:“略有耳闻,千年一遇的救世主,阎浮神树钦点的使者,有生杀予夺之权。只可惜,阎浮神树早已没落,神威大不如前,即便真有这么一位救世主,他在救世之前,也得看看十王的脸色。”

她说到这里,忽然皱眉看向王棂:“难道是你?”

“我不是。”王棂摇了摇头,紧接着凑近了假装神秘的说道:“我只是他身边的一个小跟班。”

“你这样的实力,只是一个小跟班?我怎么就这么不信呢?”

“信不信由你。”王棂微微昂首,反正他说的都是实话,他确实是一个小跟班,只不过这个跟班的“意识”觉醒了而已。

“好吧,你跟我说这些的目的,是为了让我把矛头转移到阎浮行走身上来是么?”阎魔泪一语道破。

王棂心想,这果然是个难对付的角色,自己想转移话题都失败了。

“好好想,好好说,你身上的业火究竟是从哪儿来的。你若是如实交代,我或许会答应你的请求也说不定。”阎魔泪脸上泛起一丝红晕。

“请求?”王棂愣住了,但随即明白,这又是威逼利诱,魔女不愧是魔女,知道在谈判时该如何加大筹码。

若不是王棂展现出了强横的实力,阎魔泪又怎么让步,愿意答应他的“请求”?

只不过王棂现在内伤刚刚平复,外伤也正在愈合当中,却是不宜再与她起争执。

忽然,面前人影一晃,一个冷艳的面孔突然接近,紧接着就是一个火热而又微微潮湿的吻印在了他的脸上。

一吻即分。

王棂惊讶的捂住了自己的脸,阎魔泪则是垂下目光,轻啐了一声:“呆子!”

王棂确实呆,他呆呆的凝注着阎魔泪的脸,半晌说不出话。他心想,魔女竟然会这么主动的吗?我记得游戏里她的性格非常傲娇啊!难道是真的被我感化了?

可惜用天眼看不到对方的好感值,以他宅男多年的情商,委实是有些捉摸不透啊!

他愣了太久,以至于魔女有些按耐不住,性子里的蛮横和霸道隐隐有发作的迹象。

她的声音渐渐冷了下来:“怎么,你想反悔?”

王棂听她话里带了一股杀意,虎躯顿时一震,他知道这位魔女在恼羞成怒的时候,杀人灭口再自杀这样的事情也不是做不出来的。

他微微一叹:“我不能告诉你我的来历,我只能说业火并不是我主动愿意背负的,我确实不是阎浮行走,但却与阎浮行走过从甚密,你也不用这样看着我,我的身份对你对我而言都是一个过于沉重的秘密。”

并不是王棂故意隐瞒,而是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说自己是二指传人?拜托,二指可就在她家里供奉着呢,万一她为了印证王棂的话,派出大批府兵将他押到二指面前对峙怎么办?

王棂并不害怕对峙,事到如今,他已经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确定自己就是二指传人。但是二指当初在他身上留下火种,很难说不是为了将来的复活做打算的。

自己现在实力不够,贸然冲到二指面前,无异于千里送温暖,礼轻情意重。

所以他必须谨慎。

听到王棂这些话,阎魔泪起初是紧拧双眉,但很快就慢慢舒展了。

她听得出来王棂说的都是实话,身为城主之女,十六座地狱的未来接班人,她还掌握了一些读心术,用于审问犯人以及如何量刑。

她不担心王棂骗她,因为王棂一旦撒谎,她就能立即觉察出来。

但是出于女儿家的颜面,她还是赌气的说了一句:“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王棂心怀歉意:“我虽然不能告诉你我的来历,但我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作为刚才……嗯刚才的回报。”

“一个要求?太少了吧?”阎魔泪抢先道。

“那你要几个?”

“三个,少一个都不行。”阎魔泪竖起三根玉指。

王棂只好又是一叹,果然自古情关难过,看着美人在自己面前轻嗔薄怒的样子,他很难不心软。

“好吧,三个就三个。”

“什么要求都可以吗?”

“只要是不违背侠义之事,都可以。”说起来违不违背侠义也只是个噱头,但还是得有这么一条,否则显得王棂太没原则了。

“那好,我现在就有一个要求。”阎魔泪目光一转,脸上浮现笑意。

王棂嘴角微微抽搐:“该不会是又让我当你的典狱长吧?”

“你放心,你现在的实力已经比典狱长要强大的多,我自然不会大材小用,典狱长的位置我会找人来补上的。”

“那是?”

阎魔泪长身而立,转眼望向那无底深渊,叹道:“你可知道这底下有什么?”

王棂点头:“下面是腐败湖。”

阎魔泪对王棂如何得知腐败湖并不惊讶,但惊讶的是,王棂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脸上的神情并没有太多波动。

阎魔泪心想,若不是他的心性异于常人,那就是对腐败湖三个字还没有深刻的意识。

“我的要求就是,随我到这腐败湖走一趟。”

她淡淡说道,目光像是透着几分怀念。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