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罪人之魂 > 接肢卷
第五十八章 夜孔雀
作者:龙宾十二  |  字数:2433  |  更新时间:2022-06-04 23:00:01 全文阅读

“剑道无常,唯礼匡之?”

阎魔泪默默的重复着这句话,短短的几个字,却给她一种极强的压迫感。

在她身旁环绕的这些剑影,就仿佛是秩序的象征,充满了凛然不可侵犯的威严,而她身在剑幕之中,就像是被人用教条给限制住了行动。

一旦她有任何逾矩的行为,就会立即被剑幕格杀!

但是她突然又笑了,她在城中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她做的那些出格事儿可以说是数不胜数。

逾矩?

在她面前,哪有什么规矩?

如果要说规矩的话,那么她就是城里的规矩!

“我记得你有一招原地消失的功夫?”阎魔泪漫不经心的问道。

王棂点头,确切的说,是两招,潜行和潜雾猛禽,都可以达到原地消失的效果。

不过他没有纠正她,在对方已经被剑招给困住的情况下,纠结这些,意义已经不大。

阎魔泪忽然咧了咧嘴,她的目光中透出一丝狡黠。

“巧了,我也有。”

话未说完,阎魔泪的身躯突然干瘪下去,姣好的面容在呼吸之间,变成了一张皱巴巴的薄膜,凹凸有致的曲线也像是泄了气一般,迅速的绵软下去。

“什么?”

王棂一惊,目光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他收回剑幕,阎魔泪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回响。

“浑小子,你可知道空蝉二字?”

“空蝉?”王棂愣住了,他当然知道空蝉两个字的意思,空蝉乃是蝉蜕,在游戏中则是一种特殊体质,拥有这种体质的人被称为空蝉躯,能够通过蜕皮的方式躲避敌人的攻击,保全性命。

没想到阎魔泪竟然会是空蝉躯,这却是他玩了这么久游戏都没有知道的事情。

在他印象中,阎魔泪每次出场,都是在霸道女王和娇弱少女之间进行无缝切换,唆使玩家为她鞍前马后,至于她真正的出手机会,却是不多。

这也就导致了,王棂对阎魔泪的准确实力,了解的不够彻底。

王棂忽然眼睛一亮:“空蝉躯好啊,空蝉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进行换皮,这也就意味着她的皮肤会光洁如新,难怪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肤色简直白到透明。”

他想到这里,脸色不由显出一丝荡漾,这神情自然落到了阎魔泪的眼中,不用想也知道他的心里一定是在盘算着一些龌龊的想法。

阎魔泪怒气顿生,她透露自己有空蝉躯可不是为了让王棂想入非非的!

黑暗之中,一团火光亮起,阎魔泪浑身沐浴着火焰,有如一道流光,向王棂冲了过来。

在火焰噼啪炸裂的响声中,那道流光削切、挥斩、割裂着过道上的一切。

路灯一盏一盏的熄灭,火烛一截一截的断开,转眼之间,点点火星在黑夜中消散,被阎魔泪身后卷起的狂风刮向了那个腐败深渊。

阎魔泪的这一招名字十分简单,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截”!

截者,切割,断裂。火焰化作锋锐的刀气,在冲刺之时,以无形之刀切割对手,凡是在刀气覆盖的区域内,任何事物都会荡然无存。

说实话,王棂有些难过,他没有想到阎魔泪竟然用出这一招,这完全是抱着把他大卸八块的想法出手的。

看来他们之间,已经没有什么转圜的余地了。

他大喝一声,周身泛起血光,一层血红色的护罩将他包裹起来,他的脸色也显出几分血腥和恐怖。

没有太多技巧,这是力量与力量之间的较量,王棂在使用血神罩的同时,也发动了圣王剑的战技,化圣。

二人之间的战斗力,在短时间内被王棂迅速拉平。

刀光激射,剑气横飞,二人交手之快,令牢笼里的众位看官目不暇接。

阎魔泪的刀气被血神罩消减了一部分,落到王棂身上,虽然能够令他受伤,但也不过是一些皮肉外伤罢了。

王棂的圣王剑法面对刀气的层层逼近,却也丝毫不落下风,只不过剑气击在火莲甲上,却也被四处弹开,无法造成实质伤害。

二人这一斗,斗了个互逢对手,旗鼓相当。

只是阎魔泪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原来她突然发动进攻,本是打算速战速决。

她在动手之时,已经接连发动了火神怒和炎帝诀两个增益类技能,将她的力量提升到了一个十分骇人的程度。

但是没想到,即便如此,也依旧被眼前的这个小子给挡了下来。

这小子究竟是什么来路?

她心里越来越拿捏不定王棂的实力了。

终于,阎魔泪气喘微微,火神怒与炎帝诀的增益效果已经消失,迫不得已她只能撤退。

王棂见此却挑衅道:“怎么了,打累了不打了吗?”

说实话,他的血神罩也已经逐渐消散,至于武器上的战技却是可以继续使用。

战技烙印在武器上就是有这样的好处,可以循环使用,因为人的身体是有承受极限的,但是武器却没有,准确的说,武器也有承受极限,但却要比人体高了无数倍。

因此战技可以不限次数的使用出来,只要王棂身上还有蓝,当然,武器战技的法力消耗也是要低于自身的。

种种原因导致,一件烙印着强大战技的武器,对使用者的增幅是极其强大的,王棂之所以能越级挑战典狱长,也是托了这把圣王剑的福。

现在阎魔泪就是吃了武器方面的亏,她的匕首是自身火焰所化,不带任何战技,但是她手上有一件增益类的武器,都不至于打得如此被动。

不过王棂却记得,阎魔泪好像也有一把以龙筋制成的长鞭,估计是这次出门没有带着身边。

也是,身为一名“囚犯”,哪还能佩戴什么武器啊,没有把她的火莲甲扒了,就已经算是厚待有加了。

阎魔泪身躯暴退,事到如今,她也已经打算不再留手了。

她置身于黑暗之中,那对眸子却好像夜行的猛兽一般,牢牢锁定王棂。

黑暗中传出了她的声音:“是你逼我的,我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手下留情这种话,是有实力的人才能说的。”

王棂微笑着说道。

但是下一秒,他的微笑凝固了。

他看到在阎魔泪身后的黑暗中,亮起了一颗颗硕大的眼睛。

那是由火焰构成的眼睛,如此炽烈辉煌,充满了凌人的盛气。

但是王棂很快就意识到,这些不是眼睛,而是一种类似于眼睛的花纹,这些花纹如同是一根根羽毛,由火焰编织而成的羽毛,在阎魔泪身后凝聚成一片光辉绚烂的尾羽。

阎魔泪同样浑身笼罩着火光,她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只在黑暗中默默开屏的孔雀,但与孔雀不同的是,她的每一根羽毛,都充斥着令人颤栗的毁灭气息。

“能够见识到我的这招夜孔雀,你也算是死而无憾了。”

阎魔泪冷冷说道。

黑夜中响起了一声嘹亮的啼鸣,犹如穿云裂石一般,横贯王棂的内心。

那只“夜孔雀”开屏了,尽情舒展着她那灭世一般的光辉,羽毛历历可现,根根可数,在那羽毛上的眼睛注视下,王棂甚至连脚趾头都无法挪动一下。

“糟糕,没想到她竟然还隐藏着这样可怕的底牌!”

王棂暗道不好,但为时已晚,那一根根火光交织的羽毛已经漫天飞舞,向着王棂攒射过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