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罪人之魂 > 接肢卷
第十六章 弹反!弹反!弹反!
作者:龙宾十二  |  字数:2686  |  更新时间:2022-05-16 22:48:28 全文阅读

幽绿色的羽箭携着劲风呼啸而过,射中其中一个分身,在其胸口绞出一个漩涡。

分身如影而散。

剩下的两个“铃珠猎人”则在落地之后,同时向王棂奔来。

他们没有动用镰刀上的战技,半月斩。而是打算近身之后和王棂肉搏。

王棂清楚此中原由,因为他们之中有一个是分身,分身虽然可以在外表上和本尊一模一样,但到底还是假的,手上拿着的镰刀是无法和真的镰刀一样发动战技的。

一旦他们之中有人发动半月斩,那就意味着这人就是本尊。

二人此时离王棂的距离已经不足三十米,依照他们的速度,不出几个呼吸的功夫就能攻到王棂面前。

而王棂此时却还被巨人的骨骼包裹着。

不过好在刚才的一击已经将巨人的肋骨击碎,巨人的骨骼硬度堪比盔甲,在游戏中光是被武器砍到都会令攻击者产生不小的硬直,半月斩却能够一招击碎肋骨,攻击力之强悍已经可见一斑。

王棂原以为凭借这副骨甲,即便对方冲到面前都无须担心,现在想来,还是太傻太天真。

透过肋骨击碎后的狭窄窟窿,王棂一跃而出,在地上翻滚了一圈,再起身的时候,二人已经冲到了面前。

两把镰刀同时举起,锋利的冷芒摄人心魄。

在冷芒的映照下,王棂脸色凝重而又镇定,眼看镰刀就要落下,他却单膝跪地。

“现在求饶已经太晚了!”

两名铃珠商人同时怒喝。

“谁说我要求饶了?”

王棂脸上似有戏谑之色,恍惚间金光一闪,王棂手上竟然多了一面黄金盾牌。

兽纹黄金盾,格挡发动!

只听同时两道铛然巨响,镰刀齐齐落下,砍在盾牌的花纹之上,却连上面的纹路都未能砍断,便同时被弹反了出去。

二人向后退了半步,硬生生止住,手上的镰刀却兀自震响不绝。

“这是?”

金黄色的盾牌上映出二人的惊慌神色。

“兽纹黄金盾?这不是千手佛尊赐下的宝器吗?”

“哦?宝器?还有这一说法?”

王棂知道铃珠商人见多识广,自然知道一些不为人知的秘辛。虽然他也猜到这么盾牌是千手佛尊所赐,但却不知道这竟是一件宝器。

所谓宝器,就是指超越了凡器的装备,一般的装备在打造的时候,使用的都是普通锻造石,而宝器使用的却是失色锻造石。

失色锻造石,乃是来自天外的陨铁,是吸取群星精华之物,铸成之日能令天地失色,可谓不同凡响,只要在铸造过程中掺上一点,就足以令装备的品质产生质的飞跃。

不过现在可没有功夫仔细盘问商人,王棂知道这面盾牌是宝器就已经足够了。

刚才他在千钧一发的时候,发动了盾牌上的战技,格挡。成功挡下了两名对手的攻击,但是在短暂的硬直过后,二人又再度冲了上来。

“呼,别怕,看准他们的起手式。”

王棂深深呼吸,目光瞬也不瞬的注视着二人的动作。

马上他就发现,二人的动作可谓同出一辙,不光是抬手还是迈步,都一模一样,就好像是一面镜子里倒映出来的一样。

暗月镰刀划过一道暗红色的轨迹,这一次却是一道横劈。

王棂并没有被动挨打,而是看准时机,提起盾牌就迎了上去。

不得不说,他选的时机恰到好处,正好是在对方的镰刀刚刚劈出,力道还没有彻底释放的时候。

王棂的主动让对方有些狼狈,这一次他们竟同时后退两步,身形微微一晃,才勉强稳住。

如此一来,倒也激起对方的火气,二人面目狰狞,目眶瞪得有如野兽,估计他们也想不明白,为什么看起来瘦弱不堪一击的对手,竟然能将厚重的盾牌运用的如此恰到好处。

王棂自然不会告诉他,自己的弹反技巧是在游戏当中,以死了上千次的代价换来的。

弹反的奥义并不在攻击落下的那一刻,而是在对方发力的一瞬间!

只要能抓住这一瞬间,就能做到次次弹反不落空。

二人发起狠来,索性不按章法出手,但不论是什么样的攻击,统统都被王棂弹了回去。

没错,王棂看上去是落拓不堪,软弱可欺,假如没有盾牌的话,估计此时已经死在了二人的乱刀之下。

但是很可惜,手里拿着盾牌的王棂俨然在一瞬间就成了另一个人,一个勇猛彪悍,连天塌下来都要扛一扛的男人。

尖锐的响声透过黄金盾不断传来,有如下了一场密集的冰雹。

二人的攻势实在太过迅猛,王棂只能一边后退,一边用盾牌调整着面向。

一波攻击结束,盾牌完好无损,对面的镰刀却已经砍出了不少细小的口子。

“不愧是物理减伤百分百的神器。”

王棂心中一乐,对这面盾牌是越看越喜欢。

而对面二人却是越来越绝望。

“可恶,又被他防住了。”

“就连这一招也无法击破他的防御吗?”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无死角防御?”

商人眼中阴晴不定,对王棂的弹反操作深恶痛绝,在他们看来,这简直就是在耍赖啊,心里大骂王棂玩不起,没实力,只肯躲在盾牌后面当缩头乌龟,但就是拿王棂没有半点办法。

“果然,弹反才是永远的神。我这一手弹反没白练啊。”

王棂心中感慨万千,他万万都没有想到,自己在游戏里深受折磨的弹反训练,在穿越之后,反而救了他一命。

不过这场闹剧也差不多是时候结束了。

王棂怎么可能一直当缩头乌龟,毕竟他可是要完成系统的任务啊。

现在距离午夜可没有多少时间了。

二人并没有让王棂分神多久,很快就调整状态卷土重来,这一次的攻击比刚才要花里胡哨了不少,但依旧被王棂一一弹开。

“不怕告诉你们,不管重来多少次,都是没有用的。”

王棂脸上挂着淡淡冷笑。

“因为你们的攻击已经被我摸透了。”

举盾斜挡,断下其中一人的斩击。随后一个翻滚,翻到了那人身后,黑暗之中,幽绿色羽箭划过一道夺命的光辉,刺入那人后腰。

王棂并没有用弓,而是用手抓住箭尾,将箭当成了匕首来用。

那人的身影很快便消散,王棂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丝可惜之色。

二选一的几率,竟然让他给选错了。

但是他的脸色很快便凝重了起来,因为哪怕是一次错误的选择,也足以分清对方的真身。

排除法虽然是最笨的办法,但同时也是最有效的。

果不其然,在分身消散之后,商人脸上的神色也变得格外难看。

他现在心里已经对这个年轻人有了一丝畏惧,他从未在任何对手身上体会到这种感觉。

就仿佛是无论自己如何挣扎,在对方面前,就好比是小打小闹一般。

一股深深的无力感涌上了心头。

但很快,他就狠狠咬牙,将牙龈咬出丝丝血丝。满嘴的血腥味令他清醒了几分,同时也提示着他,这是一场不死不休的决斗。

举起镰刀,半月形的刀气倾泻而出。

他现在已经不需要再忌讳暴露身份了,打算依靠半月斩的可怕伤害迅速分出胜负。

然而很可惜,他的攻击并没有奏效,半月斩虽然看上去是法术攻击,但实际上却是物理伤害。

凡是物理伤害,在黄金盾的百分百减伤面前,统统没戏唱。

王棂顶着盾牌一路冲了过来,半月斩只能让他的脚步微微停顿,却无法动摇他的战意!

在最后一刻,他将盾牌奋力甩出,金黄色的流光在半空中盘旋,将四处纵横的刀气扫荡一空。

王棂足下一个滑铲,在盾牌的掩护下,滑到了商人脚边。

随后他拍拍屁股站了起来,看也不看商人一眼,便独自去捡盾牌了。

“你……”

商人骤然瞪大了双眼,眼中黑色的血丝密布,在他脚上赫然插着一支羽箭,幽绿色的光芒只是微微一闪,就已经消失,诅咒尽数涌入了他的体内。

铃珠商人,终于身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