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罪人之魂 > 接肢卷
第十三章 魂体双修
作者:龙宾十二  |  字数:2861  |  更新时间:2022-05-15 09:00:01 全文阅读

是夜,新月如钩。

王棂独自一人用袈裟裹着身子,缩在角落里悄然入睡。

灵魂之火的火光并不温暖,这个世界的黑夜也比王棂想象中还要寒冷。

不过好在他身上有另一套供暖系统,足以让他应付夜里的严寒。

王棂闭上眼睛倾听耳边的虫声,眼前却看到黑白色的业火炽燃。

业火已然比最初的时候烧的更高了。

底下的那个白色人影微微张开了嘴,像是发出无声的呐喊。

这一幕有些恐怖,王棂有种感觉,那个白色的人影就是自己,似乎等到有朝一日,业火彻底将人影吞噬,王棂也会跟着一同死去。

不过王棂现在并不打算深究这些,而是攥了一颗罪焰石在手里,暗暗催动石头里蕴含的力量,将火焰吸收到自己的手掌之中。

暴烈的业火瞬间便顺着手掌涌进了王棂的体内。

王棂感觉整个人像是被点着了一样,寒意顿时一扫而空,喉中一阵干渴,紧接着人就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远处的铃珠商人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嘴里喃喃说道:“这人怕不是得了癫痫吧?哎,年纪轻轻的竟然有病,可惜了那块血玉了。”

铃珠商人似乎并没有压低声音的打算,说话声正好可以让王棂听到。

王棂一阵无语,但现在的他正在紧要关头,无暇他顾,于是专心的控制着体内的业火向腹中汇聚。

很快,他眼前的业火也渐渐产生了变化,黑与白之间变得泾渭分明,随后开始旋转,有点像王棂之前看过的太极图。

火焰好似一个漩涡,打着旋儿舔舐虚空,突然间却迸发而起,窜至数米之高。

那一瞬间,王棂感觉脑中一片空白,像是业火烧到了他的脑海,吞噬着他的记忆。

“不好,有点上头,是我太着急了吗?”

王棂立即减缓汲取罪焰石的速度,但业火却依旧烧的极其旺盛。

灵魂摇摇欲坠,仿佛前进一步就是无边火海,后退一步就是无底深渊。

王棂心想,假如沉沦在业火之中,或许自己的一切都会归于虚无,这样是不是也算是一种归宿?

“我在胡思乱想些什么?竟然想归顺于业火,不要命了吗?”

王棂一惊,背上冷汗淋淋而下。

深深呼吸之后,他将腮帮子咬紧,集中精神与业火做着抗争。

或许是因为王棂的业火境界太低,危机并没有持续很久,这种上头的趋势很快就消退了下去,仿佛退潮一般,业火被他压制回小腹之中。

随后王棂便感觉自己腹中多了一团漩涡,黑白色的业火正在顺着同一个方向旋转,虽然转的极其缓慢,但却清晰可见。

“这是?”

王棂正有些疑惑,苍老的系统声音却告诉了他答案。

【业火境界提升】

【全属性提升5点】

【获得技能,业火漩涡】

王棂又惊又喜:“这么快就升了吗?让我看看……”

【业火境界:筑基初境】

“筑基?”

王棂愣住了,这个词对他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他顿时明白过来,这不就是小说里的修真体系吗?

“没想到在魂系世界里竟然出现了修真体系……”

“筑基后面是什么来着?我记得是结晶、金丹、元婴、化神……”

“等等!这样说的话,我岂不是有两种升级体系?常规的升级路线相当于炼体,业火的升级路线相当于炼魂?这不妥妥的魂体双修吗?”

王棂恍然:“难怪遮天老人强的这么离谱,需要十一人联手才能将他制服,原来他是魂体双修的绝世奇才啊!”

但很快王棂又暗自叹了一口气,魂体双修虽然听起来强悍,但是提升又何其艰难?

刚才的过程虽然有惊无险,但也让王棂心中留下阴影。

刚才王棂有一种整个人被火焰吞噬的感觉,就连思绪也沉沦在业火中,仿佛稍不注意就会走火入魔。

这也就是说,每一次提升业火其实都是一次冒险,不成功便成仁,一旦心有动摇,立刻就会被业火反噬。

王棂手中稍稍用力,失去力量的罪焰石碎成齑粉,顺着指缝流下。

“看来罪焰石是不能随便用了,必须找到更为稳妥的升级方式,有什么办法可以保持灵台的一线清明?”

王棂默默回想着游戏中的道具,脑中灵光一闪:“对了,悟心珠!”

悟心珠是悟心树所结之果,状如圆珠,故名为悟心珠,人食之,能养精聚气宁神,在修炼技能的时候服用一颗,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悟心珠既然可以用来修炼技能,想必也能辅助业火,不知道那个商人身上有没有这东西?”

王棂悄悄的眯眼看了一眼铃珠商人,却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竟然从地上起身,连忙将眼睛闭起。

耳边传来人走动时发出的沙沙细响,王棂不动声色,心中却道:“终于是忍不住了吗?”

很快,一个人影挡在了王棂的面前,王棂可以察觉到远处的灵魂之火被人影阻隔,眼皮陷入一片黑暗。

“睡着了么?”

铃珠商人用只能自己听到的声音小声低语。

“我看这小子也是个将死之人,落拓成这种样子,留着血玉也没什么用,还不如让给我……”

王棂偷偷瞄了一眼,对方手里正颤巍巍的握着一把镰刀,暗红色的锋刃处渗透着丝丝寒意。

“杀人越货?”

王棂背后涌起一股凉意,他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还是有些惊讶。没想到这铃珠商人为了区区一块血玉,竟然可以做到这种地步。

紧接着他便感觉到一只皱巴巴的苍老手掌犹豫着伸进了他的袈裟之中,小心翼翼的仔细摸索着。

“原来只是偷东西……”王棂暗暗松了一口气。

“啧,偷东西就偷东西,别乱摸!”

该说不说的,王棂的身体还是很敏感的,十分怕痒,但他强行忍住了没有动作,因为他知道自己一旦有所反应,脖子上可能立刻就会挨上一刀。

在这么近的距离下,自己几乎躲不过镰刀的攻击范围。

王棂不想冒险,既然对方只是求财,那就当破财免灾了。

于是紧闭双眼,把自己假想成一具死尸。

谁知突然一只飞虫从王棂鼻间掠过,王棂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喷嚏。

如此一来可把铃珠商人给吓愣住了,手掌顿时收回,双手握住镰刀,紧张的大气不敢出。

王棂心中同样砰砰直跳,紧闭双眼假装睡熟,嘴里还故意传出均匀的呼吸声。

铃珠商人没动,他还在犹豫,他不知道王棂到底睡没睡着。

见王棂许久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他终究没能忍住宝物的诱惑,再度将手伸了进去。

这次,他比刚才要果断许多,没过多久就摸到了血玉,正要取出,手指又碰到了另一枚宝石。

铃珠商人面露惊讶,随后将两枚宝石都握在手里,一拿出来就急不可耐的放在眼底贪婪的凝视。

“竟然?竟然还有一枚舍利子。这小子究竟是什么来路?我该不会是招惹了什么不该惹的人吧?”

铃珠商人吞了口唾沫,紧张的想着。

但是眼前的宝石光芒如此耀眼,却是让他将这些顾虑都抛之脑后了。

他捧在手里,如获至宝,面对着失主竟然一动不动的傻站着,连落跑都给忘了。

“你这个贼当的也太没水准了吧?”

王棂心中不耐,为了提醒他,他又故意拉了拉衣服,假装有些怕冷,蜷身而睡。

这动静不大,却足以让铃珠商人从如获至宝的喜悦中惊醒。

他匆匆忙忙取出铃珠,将宝石收进铃珠内,然后爬也似的回到了骆驼身旁。

一边的骆驼面无表情的睁开睡眼,铃珠商人却偷偷踩上脚蹬,翻身跃到驼背之上。

他双腿用力一夹,骆驼顿时从睡意中惊醒,撑起四只脚嗷叫起来。

叫声太大,令王棂忍不住捂起了耳朵。

铃珠商人同样被骆驼叫声吓得面色发白,连忙伏在骆驼耳边训斥了一声:“安静!”

随后拿起皮鞭狠狠的抽了一下。

骆驼惊慌的冲出功德林,向着林中深处跑去。

“总算是走了……”

昏暗的角落中,王棂悄然睁开双眼,幽幽的吐了一口气,道:“很好,你不仁莫怪我不义。”

说实话,王棂还在为怎么完成系统任务而伤脑筋,对方就主动给了他一个动手的理由。

“没有将我的武器掏走,是你最大的失策。”

手中寒芒一闪,葬魂短刀已然出鞘!

王棂的眼睛微微眯起,露出一丝微不可查的冷意,随后有如离弦之箭一般,冲进夜幕之中。

狩猎,已经开始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