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罪人之魂 > 接肢卷
第七章 古老怨魂
作者:龙宾十二  |  字数:3019  |  更新时间:2022-05-12 09:21:21 全文阅读

刚才的那一幕现在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若不是机关年久失修,正好在这时候坏了,说不定王棂现在已经被拖回墓室,被接肢罗汉乱刀分尸。

王棂摊开双手,心脏跳如擂鼓,深深呼吸,四肢都有一股脱力之感。

大约躺了有一刻钟的功夫,他才慢腾腾的爬起来。

“好痛!”

脚上被划了一道口子,皮肉翻卷,但好在伤口并不算太深,用不了多久就能恢复。

不过这种真实感却是游戏中无法体验的。

游戏中只有血条,受伤后依旧可以爬起来战斗,但现实则不然,一点皮外伤有时候也可能是致命的。

“我记得这片区域好像长着鬼草赤露,这东西是制药的原材料,或许能拿来疗伤。”

王棂目光巡视了一圈,看着满地断肢,不禁皱眉。

突然,草丛中闪烁的一道幽光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株幽绿透明的植物,长在死人的骸骨之上,草叶上挂着赤红色的果实,仿佛一滴血泪。

“找到了!”

王棂奔了过去,摘下鬼草,将上面的赤露果实用手碾碎,涂抹在自己的伤口上。

刹时间,一股清凉渗入皮肤,令王棂倒吸一口凉气。

“乖乖,这比清凉油还带劲……”

王棂爽的一屁股又坐了下去,不料身下却传来坚硬的触感。

王棂低头一看,发现自己坐在了一面盾牌上。

这是一面兽纹盾牌,表面鎏金,刻画着野兽花纹。盾牌整体呈长方形,竖起来的话估计有一米五之高,握把处还挂着一根残肢,残肢上的手指仍在微微动弹。

不用想也知道是接肢罗汉掉落的。

“第一次见到怪还没打死,就掉落装备的。”

王棂啧啧称奇,将盾牌拿起来。

【兽纹黄金盾,盾面刻有野兽徽章的钝黄金制盾,装备专用战技,格挡,举起盾牌时可削减一部分攻击】

【物理减伤百分百,法术减伤百分之五十六】

王棂瞪大了双眼:“竟然是物理减伤百分百,没想到能捡到这种好东西。”

他记得在这个游戏里,玩家可是能一边举着盾牌格挡,一边用长枪或者短刀进行攻击的。

物理减伤百分百,这意味着王棂只需要举起盾就行了,完全不用顾虑反击,可以疯狂输出。

王棂已经能想到这样的画面,自己举着大盾,用手里的短刀一刀一刀的捅向对手,那感觉……简直酸爽。

王棂举起盾牌,试着发动战技,却没有任何反应。

反倒是墓室中传来了接肢罗汉的咆哮之声。

王棂心中恍然,这面盾牌跟随罗汉多年,早已有了灵魂烙印,王棂可以将其拿走,却无法使用。

除非他将接肢罗汉彻底击杀。

“可惜了,这么好的盾牌,却不能用。”

王棂摇了摇头,微微叹气,看向底部渗透着鲜血的断龙石,陷入沉思。

“有什么办法可以做到隔空击杀就好了。”

他正这样想着,眼前突然被什么东西晃了一下,他仔细一看,却是刚才完成任务后得到的“古老怨魂”,不知什么时候飘了出来。。

古老怨魂浑身被业火包裹,已经辨认不出原本的样子。

“难道?”

王棂心意一动,那怨魂竟然直直的穿透了断龙石,飞进墓穴当中。

“竟然可以穿墙?”

王棂微微一怔,随后视线马上昏暗了下去,隐约中,天地漆黑,他看到断龙石的后面有一道白影,无数黑光正从白影身上迸发出来。

接肢罗汉被那黑光缠上,顿时发出凄厉的惨叫,就像是将投入了一个火炉当中。

惨叫声渐渐微弱下去了,随后一个提示音响起。

【击败接肢罗汉】

【获得6000罪业】

王棂彻底惊呆了:“没想到这古老怨魂竟然是个人形炸弹啊!”

只可惜这个人形炸弹是一次性的,爆发之后,怨魂也就消散了。

但即便如此,王棂还是觉得非常满意,因为他清楚的看到兽纹黄金盾上有一道光芒消失了,那是接肢罗汉留在盾牌上的佛光,这意味着装备现在处于无主状态,王棂自然也就能够使用这面盾牌了。

“一个古老怨魂换一面盾牌,还有六千罪业,值了。”

不要觉得6000罪业很少,在前期,普通的野怪击杀后只能获得200左右,这BOSS能有6000已经十分难得。

王棂喜不自胜,将盾牌反复把玩了一遍,直到脚上的伤口不再传来刺痛,这才重新上路。

他现在位于断崖旁边的墓穴出口,一拐角就能看到破败的宫殿遗迹。

王棂知道,这是墓穴主人生前的绝阴天宫,只不过现在却已经成了狐鼠与荒草遍布的废墟了。

突然,他的目光微微一凝,从那废墟之中,缓缓走过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这人是?”

王棂还未开口,对方却已经自顾自的夸赞起来。

“不愧是行走大人,竟然能从接肢罗汉手中逃脱,着实令人惊讶了一番呢。”

对方语气淡漠,嘴上说着惊讶,却丝毫没有表露出惊讶的表情。

王棂冷笑,暗中哼了一声:“逃脱?估计他也想不到吧,接肢罗汉已经死在我手上了。”

王棂现在已经认出来者是谁,心中不由涌起一丝嫌恶。

如果要让王棂给游戏里的NPC排一个好感度排名,此人一定排在第一位,只不过却是以倒数来算的。

这是一个头戴银面具,目光阴鸷的男子,缓步向他走来,嘴里阴阳怪气的说道:“欢迎阎浮行走光临交界地,请容许我代表此地生灵,向被神树召唤而来的行走大人致以崇高的敬意。”

听到他的话,王棂心中一动:“他把我当成了阎浮行走,我是否要借用一下这张虎皮呢?”

王棂估算着距离陈坤复活还有一段时间,在此之前,就当一下玩家过过瘾好了。

想到这里,王棂清了清嗓子:“不必多礼。”

其实对方并没有行礼,而是直挺挺的站在那里。

但王棂也不在意,他知道此人一向阳奉阴违,表面上对谁都毕恭毕敬,其实却只是把人当成利用的工具,在那张银白色的面具之下,不知隐藏着怎样的丑恶嘴脸。

“我特意在此等候,就是为了恭迎行走大人,对于大人的身世我已经一清二楚,但是呢,着实可悲可叹,你竟然没有引导者的陪伴。”

或许是注意到王棂孤身一人,男子略带遗憾的耸了耸肩。

“哦?你真的知道么?”

王棂充满玩味的说了一句。

对方明显只是装模作样,连眼前这位阎浮行走已经被掉包都不清楚,却在这里大放厥词。

“这……这是自然。”男子感受到王棂话里的戏谑之意,语气不觉有些迟疑。

“那你说说看,我在沉睡之前,究竟是怎样的来历。”

王棂淡淡一笑,用目光紧盯着他,看他接下来怎么编。

“那什么手握日月摘星辰 , 世间无我这般人。 脚踏阴阳定乾坤 , 荒古至今我为尊。这首诗难道不正是出自大人之口吗?”

王棂一听就惊呆了,喂喂,到底是有多中二才能想出这种诗?这样说的话,简直和陈坤的人设如出一辙啊,难道他是因为中二才被召唤过来的?

男子念完这首诗后,似乎也觉得有些羞耻,垂下目光,感慨一句:“大人在受封印之前,在道宗之内也算是金仙一级的人物,只可惜被十王剿灭,含恨入土。如今卷土重来,难道要重蹈当年的覆辙不成?”

“依你有何高见?”王棂倒是开门见山。

“大人如今最要紧的事情就是没有引导者,没有引导者,便不知赐福在何方,无法转化功德,解封自己身上的力量。行走大人,恕我直言,你的前途实在堪忧啊……”

王棂想到自己身上背负着的罪人系统,无奈的说了一句:“前途堪忧吗?谁说不是呢?”

男子一听王棂有了动摇之意,连忙表示忠心:“不过也不是没有一丝希望,因为你遇到了我白面具樊雷,只要行走大人能听从我的安排,将功德交给我,我便能释放你身上被封印的力量。”

王棂听得暗暗发笑:“将功德交给你?好让你中饱私囊是不是?这话骗骗新手也就罢了,想骗我?”

樊雷继续说道:“大人可知功德林?那里曾经是脱落者潜心修炼的庇护之所,现在虽然失去了大圆满光环的加持,但依旧是脱落者与神树重拾联系的唯一途径。大人如若不弃,我会帮你找到那些遗落的功德林。”

王棂皮笑肉不笑:“是么?那就多谢樊雷兄了。敢问樊雷兄,我下一站该去哪里?”

樊雷居高临下的点了点头,背过身去,目光越过残破的宫殿,看向远处那座山峰。

他指着那座山峰道:“那座山的山脚下有座山神庙,背后就是一片功德林,大人若是现在动身,兴许能在日落之前到达。”

王棂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巨大的阎浮神树周身有如灿银,在神树下方,是一片连绵的山峰,山脚的树林中确实能看到一椽屋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