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罪人之魂 > 接肢卷
第一章 阎浮画卷
作者:龙宾十二  |  字数:2706  |  更新时间:2022-05-09 13:41:44 全文阅读

【阎浮众生,起心动念,无不是业,无不是罪!】

巨大的声音直灌天灵!

“谁?谁在说话?”

王棂头痛欲裂,睁开双眼,眼前却是一片黑暗。

“我在哪儿?”

黑暗如潮水,将他淹没,眼前漂浮着许多阴冷的光芒,像一团冰雾,缓缓移动。

冷。

这是他的第一感觉。

“是做梦吗?”

“我明明记得自己一个跳劈接处决,一套丝滑的连招打败了最终BOSS,怎么一转眼到这里来了?”

王棂满脸惊讶,想要努力回想,思绪却如同一团乱麻。

在闭眼之前,他正在玩一款叫做《阎浮世界》的游戏。

这是由国人自己研发的一款魂类游戏,玩家扮演一名类似于行者的角色,奔走于环形的大陆之间。

在游戏的设定中,曾经的世界树——阎浮神树,正在逐渐枯萎,环绕在神树上的大圆满光环也因为某种不知名的原因而破碎。

这个世界上的人无法通过修行的途径来达到所谓的功德圆满的境界,于是整个世界的价值体系逐渐崩坏,所有人都放弃修行,转而走向掠夺的道路。

阎浮神树无力挽回这一局面,只能召唤曾经被它驱逐的异教徒重新苏醒,将那些拥有大圆满光环碎片的人全部击败,集齐碎片修复光环,成为阎浮之主。

王棂躺在冰冷的地面上,丝丝寒意抽入后背,冷得如此真实,如此彻骨,全身血液仿佛冻结,只有一股暖流随着心脏的搏动缓缓漫延。

“我该不会穿越了吧?”一个念头从他心里升起。

透过眼前的黑暗,王棂看到一整块玉石雕刻的圆形穹顶,漂浮的磷火将其镀上一层晦暗的光泽。

虽然光线不是很清晰,王棂还是能辨认出上面刻的是一棵巨大的神树,繁盛的树冠和根茎不断延伸,犹如伸入天与地之中。

“这是阎浮神树?”

神树两边,隐约可以看到无数朝拜的种族,有正常的人类,也有野蛮的巨人,还有凶兽和精怪,甚至就连火球一般的能量体生命也臣服在神树的威能之下。

王棂抽了自己一巴掌:“好痛!”

剧烈的痛感证实他并不是在做梦。

此时此刻,王棂已经可以确定,他穿越了,穿越到了这款自己刚刚通关的游戏当中。

王棂坐起来,手上摸到一根蜡烛,拿漂浮的磷火点亮后高举过顶。

两边石壁上的壁画被照亮了,仿佛一部历史长卷在他面前徐徐展开。

跟穹顶上的雕刻不同,壁画上撒满了点点红斑,像是人血溅了上去。

壁画上,十余位身穿羽冠纶巾的男子正围攻一位长着巨手的老者。这些人手拿各式武器,一道道法力洪流汇聚成一股漩涡,将老者淹没。

“这幅壁画的艺术成分很高啊。”王棂站在壁画下方仰望,许久才感叹,他曾经在游戏中看过这些壁画,只是不如现在这么清晰。

余光一瞥,发现右下角还有一行小字:“阎浮历224年,罗酆六天与五方鬼帝,迎战遮天老人。”

这罗酆六天和五方鬼帝,乃是道宗的十一金仙,随便拿一个出来都是掷地有声的人物。那遮天老人则更加不凡,虽是奴仆出身,却天资绝伦,领悟了一种以罪入道的可怕魔功。

要知道,这个世界的所有功法都是以阎浮神树的神力为媒介才能施展,阎浮神力也就是所谓的功德。

但是遮天老人却另辟蹊径,对功德弃如敝履,通过修炼罪业的方法达到了几乎能与神树匹敌的程度。

功德与罪业,就好比正物质与反物质,一阳一阴,是力量的两个极端。

遮天老人从无边罪火中崛起,令阎浮神树感到了莫大威胁,于是便有了这场大战。

“啧啧,十一名精壮男子围殴一位老人,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王棂吐槽了一句,举着蜡烛,继续看下一张壁画。

下一张画的是一只巨手,却被一把金光闪烁的扭曲长剑切为两半。

底下记载:“阎浮历226年,为斩遮天巨手,以神树分身炼就神躯剑。”

那场大战以遮天老人撞倒羲皇鼎陨落而告终。

然,遮天老人虽死,他的巨手却幸存下来,即便用羲皇鼎的火焰也无法熔化,最后只能以神树分身打造的神躯剑将其一分为二。

便成了如今的三指和二指。

三指蕴含遮天老人一生修为,被九枚晒天针封印,沉入永恒仙域之中。

二指则缠绕着无边业火,被禅教的阎魔窃走,供奉在遍布熔岩的炎炽铁城之中。

想到这位一心追求业火,连老脸都豁出去不要的阎魔王,王棂不禁摇了摇头,心想:“接下来是那个了吧?”

王棂看向最后那张壁画,果不其然,上面画着的就是道宗与禅教的惨烈对决。

巨大的树冠下仙佛林立,飘落的树叶寓意着道宗十一仙的陨落,仙躯落地而不死,却陷入了无尽的沉睡。

“阎浮历227年,诸佛进犯罗酆山,神树误我,神树误我,神树误我!”

王棂手指抚过那行小字,三句“神树误我”,笔画逐渐凌乱,显露出刻画之人内心的激烈挣扎。

王棂微微的叹了口气,已经通关游戏的他,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当初,罗酆六天与五方鬼帝虽然击败了遮天老人,但是他们身上展现出来的实力同样引起了阎浮神树的忌惮。

于是神树派出密使,怂恿十王之中最为老实顺从的阎魔王窃取二指,意图激化矛盾,引起仙佛大战。

道宗元气大伤,原本不想再起事端,但对方逼上门来,又岂可示弱。

于是这场旷世大战一触而发。

这一战持续了半年,战况何等惨烈,罗酆山倾倒,六天宫沉入地底,五方鬼帝尽数陨落,罗酆六天死的死,伤的伤,最后都被神树封印了起来。

王棂现在所处的地方,就是罗酆六天之中绝阴天宫的地下墓室,墓室主人名为纣。

“所以从现在开始,我是不是该改名叫王纣了?这名字貌似有点耳熟啊,是不是在哪听过?对了,不就是纣王吗?”

王棂嘴角一歪,露出一丝笑容。

看过了壁画,王棂这才发现自己站在一条神道上。

神道,也就是通向死者之道。

神道从封闭的石门中延伸出来,一直没入前方深邃的黑暗。

两边,陈列着树状的青铜灯架,高约三米,造型类似于三星堆的青铜神树,如同藤蔓一般相互交错。

灯架早已油尽灯枯,王棂可以想到,这些灯光全部点亮时,是何等的灿烂辉煌。

向前走了几步,一座青铜方尊挡住去路,方尊雕刻着古朴花纹,隐约传来神力波动,底下是兽眼形状的青铜底座,光从制作工艺来看,就能知道墓室主人生前的不凡。

“这是功德鼎?不愧是道宗十一仙,排面就是不一样。”

说实话,王棂有些飘了,虽然他是穿越到了游戏里,但这副躯体好歹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不是?

但是下一刻,王棂突然一愣。

他看到青铜方尊后头,有一口已经打开一半的玉石棺椁,棺椁材质似乎透明,幽幽的发出绿光。

“等等,不对啊。这里面不该是我吗?难道我自己从棺材里爬出来了?”

王棂脸色有些诧异。

他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在游戏的初始画面中,玩家明明是从石棺里苏醒的,但是他却并没有在石棺里醒来。

而是在距离十分遥远的墙角处……

王棂心跳突然加速,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赶紧上前,透过半开的棺椁中向里面看去。

这一看不要紧,看完之后王棂的脸色顿时凝固了。

只见一位筋骨丰满,身形匀称的男子静静的躺在棺中。

男子半身赤裸,肌肤有如玉石,双腿只盖了一层白布,两眼紧闭,面容平静,竟是难以形容的俊美,而且身体毫无腐败迹象,就像陷入了长久的沉睡之中。

王棂震惊的踉跄退了几步,手中蜡烛险些掉落在地,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有一个念头在疯狂盘旋:

“如果他才是玩家,那我是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