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八荒剑帝 > 宗门入选,惨遭暗算
第58章 重回 梦醒
作者:云梦山贼  |  字数:3021  |  更新时间:2022-08-02 11:30:33 全文阅读

“嗷!”

就在妖兽的森林展现在秦寒的眼帘时,不由而来的怒喝直接让大地颤抖起来,紧接着它们的一红一蓝的毛发也映入秦寒的眼帘之中。

“涅槃境妖兽?”

感受到这两股凶悍气息,秦寒的面色终于是苍白了一点眼神都是略微的有些阴沉。

巨大的身影,眼中的绿光贪婪至极,所踏行的每一步都惊心动魄,更别是朝秦寒而来的狼群。

这在晚上闯荡妖兽森林的麻烦,终于还是如约而至...

“天碑秋水行!”秦寒目光陡定,体内的水灵气疯狂覆盖于剑身,凌厉的剑气气势洪波散发着淡淡的水波,在这夜色下,这浓郁的水之力在感知不好的人眼里就宛如无形一般。

周围狼群再看到秦寒使出如此诡异所思的灵技时,属于兽性的那份热血在体内沸腾,仿佛在看到秦寒不单单是猎物那般,更多的是原始性的杀戮感。

绿色的兽瞳当即变为血红色,一个个张着血口直奔而去,在它们肆意流窜的步伐中,一道道极为刺耳的吼声,夹杂在一起,竟是让听着,双目有些晕眩。

“好胆子,不亏是群居的暗夜狼群。”秦寒的眼中闪过一丝凝重,稍作片刻后,左腿轻轻朝后移了移,如同火焰的身形化为流光直接出现在两头狼王的面前。

这样的妖兽,他虽然是第一次遇到,但仅凭这些就想打败他,多多少少有些痴心妄想。

“哐当!”秦寒脸色一怔。

一道砍在钢铁般上的声音,秦寒看着划过的火花,连忙借助砍在狼王身上的余力,借此跳到它的身后,一双冷眸甚是惊慌。

他没想到,以自己目前的实力,哪怕用上灵宗级灵剑,也不足以伤它分毫。可凌厉的剑气可是实实在在砍在身上的。

想到这里,秦寒看着不断朝自己贪婪行驶的狼群,眼中浮现的眼前之景突然开始模糊起来,就连灵气也不受控制,身体的沉重,眼皮的疲劳感,他感觉自己离死只差临门一脚。

当~

手持的灵剑,没有半分气力把握直坠地面。

“没想到,我秦寒身负多种天地珍宝淬身,熬过天弃之子的身份,却要死在这种地方,可悲可悲啊。”秦寒摇晃着身躯,瘫软无力道。

就连他都没有想到,死亡会在这一刻离自己这么近。

狼王眼神凶煞地看着秦寒,一步一神情,愈发狰狞的面孔让秦寒早已知道他下一刻的命运。

一身实力堪比半步涅槃,却死在这样的状况,他可不想相信这是巧合,可眼下他又不得不承认死亡的事实,但在死亡临近的那一刻,他放不下在妖兽森林中的那名女子。

那名叫灵熙的女子。

想到这里,秦寒紧闭的眼眸不在说话,他很想用尽全身气力去拼死一搏,可他的身体就如同没有支撑点,就连站立都无法做到,只能静等狼王的蚕食。

嗷....

平迁城中,正欲前往皇朝的灵熙,在跳上马车的前一刹心中猛地一颤,眼角的泪痕不受控制地划出,她扭头望向属于妖兽森林的方向心中的思念油然而发,口中呢喃细语道:“秦朗,你可千万不要出事啊。”

而随着狼王吞入秦寒后,不止她一人有这样的情绪,远在剑宗的魔女,城主府,宁问蕊,太山城,林绮菱。她们的内心此刻正如被一双大手死死地捏住,喘不过气,看向妖兽森林的方向欲言又止,可她们的泪痕情不自禁地滑落。

........

不知过了多久,一条蓝光色且四周满是画面的通道内,秦寒身上鲜血染红地漂浮在上面,静茹死物。

“呕!”

突然,秦寒睁开眼眸猛地吐了口鲜血,额头上,后背上皆被汗液打湿。

他看着周围的环境,心中涌现出一股晕眩感。

“我这是在什么地方?”秦寒眉头紧皱,有些不解。

这片地方的诡异是他说不上来的,但他感到一丝陌生的熟悉感,而在看到上面浮现出的画面时心中更是有一股揪心的疼痛。

秦寒怀揣着心中不安,双手不停前后摇摆如同孩童在水池蛙泳般的姿势,在空中匍匐前进。

艰难地来到一处画面前后,他的身体开始虚幻起来,对此,秦寒并没有感到慌张,只是心平气和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秦寒,如今此方世界死伤连连,没有人知道是我做的而你就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此刻,秦寒看着面前这副水面中浮现的画面,脸上的震惊早已不能用语言来形容。

只见神似秦寒的男子,头发花白,脸色苍白,就连手持的战剑也灵气全无变成锈迹斑斑的模样。在其身后的三千真意,不断吞噬后方的生灵,壮大他眼前的周身混沌,鸿蒙的存在。

看到这里,秦寒心中一颤。画面的男子很明显就是他本人,可这展现出的画面完全超出了他所理解的范围。

咔嚓~

面前的画面水纹涟漪,画面再次翻转,浮现出的画面与之前截然不同。

老头子,宁问蕊,灵熙等人被困与法阵之中,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几女回首透过画面看向秦寒,眼神万般不舍,可她们也只能在这样的情绪下化为流光融入老头子体内。

随着这一切,画面更是白光乍现,刺的秦寒双眸有些疼痛。

“怎么可能,这到底是什么地方。”秦寒双手捂着脑袋一阵疼痛难耐道。里面的人,他都很熟悉。可连在一起他完全就猜测不出发生了什么,这片区域的诡异让他心中的不安更重了几分。

一股若有若失的感觉涌上心头,秦寒感觉近日发生的一切都宛如梦幻的一般,太过于顺利,顺利的让他不敢相信,尘世五精,阴阳火青莲,观摩术法,这一切对他来讲,都是遥不可及的宝物,可这一切在他的手里就像是没有阻碍一样,轻松获得,简简单单的一次修炼堪比人家大半辈子的修炼成果。

这一切,如何让他不感到自己活在梦里!

秦寒冷静下来地回想着自庙宇中出世的那一刻后所发生的事,不由得仓惶一笑,脸上尽是苦笑。

“想不到,我秦寒存活几年,却没想到是活在他人的梦里。”

突然间,一道强光随着话音的落下,包裹着秦寒的全身,汇聚成光团在这条通道内快速移动,而这条通道也随着光团的离去开始支离破碎。

在一处仙力缠绕的宫殿之中,一名男子神色平静地望向下界的方向,道:“看来,我所做的一切总归是徒劳,八荒之名,可不需要外来因素的干涉啊。”

.......

“秦寒,醒醒,你丫的让你开始练习剑术,你还偷懒,这次更过分直接瘫在地面上睡觉?”

“嗯?”秦寒低语一声,睁开朦胧困意的眼眸,突然,精神劲猛地上头,看着眼前熟悉的老脸,当即跳起来抱着他:“老头子,你回来了?”

闻言,老头子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眼前的小子发了什么疯嫌弃地把他放到地面上,旋即用手指了指不远处的演武场,道:“你再不去练习,城主府可是一日都不会挑选你当护卫的。”

“一百零一,一百零二...一百二十...”

听到这话,秦寒有些愣神,看着不远处对着木桩挥剑出声的少年不明白老头子之中说什么,而且他们一直都是在山洞内居住,怎么会来到城主府。

“这是你的剑,快去!”老头子从一旁拿出一把木剑递给他,随后不耐烦地直接一把直接把他推到木桩前。

“唉唉唉,你别推啊我会走。”

来到木桩前,秦寒看着眼前犹如小儿科的家伙事,再看向手中充满岁月痕迹的木剑,脑海中疑问三连。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来到这里,上一刻明明还在那诡异所思的通道,还是在死了之后,还察觉不出时间的流逝感,可就在这时间的流逝感中,他又来到眼前这令他熟悉且陌生的环境。

“一切都是我自己做的梦嘛?可那里浮现的画面又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我真的是这片世界的罪魁祸首?”秦寒在心中嘀咕,有一种不明所以的感觉。

秦寒紧闭双眸,手中的木剑轻轻换动一个方向,浅淡道:“天碑秋水云!”

嘴中一吐,木剑剑身就像化为虚无一般,消失在众人的眼目之中,秦寒再度道:“破!”

秦寒双手自然地在空中划过,凌厉的剑气悠然而起,场中的所有木桩在剑气的笼罩下,齐刷刷断开半截,就连其他少年面前的木桩也被席卷其中。

待得风浪停息周围的少年郎们看到这里,一个个怒目相视。

“秦寒,没必要在练习上这么出尽风头吧?”

“是啊,你都把大家的木桩全部毁成这个样子,让我们怎么办。”

“以往城主府的测试中也没见你这样。”

....

周围讥讽的声音传入秦寒的耳中,看着双手紧持的木剑眉头紧皱,不禁喃喃道:“这到底怎么回事,还有我究竟是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