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汉末小粮官 > 第一卷 不一样的三国
第一章 粮官大人
作者:大饺子  |  字数:2002  |  更新时间:2022-04-14 10:36:06 全文阅读

“大人?大人?”

王厚脑子迷迷糊糊不知发生了什么。

耳边声音再次响起。

“粮官大人,别睡了,曹公让你去见他。”

王厚终于意识到这声音是在喊他,他想睁开眼睛,可身体在抵抗他的意志,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无法睁开眼。

王厚不由得气急,早知道昨天晚上少看点手机了,弄得早上没法起床,可曹公是谁?一直在催我起床的又是谁?明明搬出去一个人住好久了。不好,难道家了进了贼?

王厚一个激灵就坐了起来,可一看清眼前的情景,他又傻了。

FUC…

等下,不能骂人,但这是什么情况?

这是一间帐篷,陈旧,带着一股霉味,寒风透过带着烧焦痕迹的大洞诉说这间帐篷经历过的灾难。帐篷内几乎没有什么陈设,几个粮食包堆在大洞前,似乎想拦住一丝寒意,王厚裹着的唯一一张就羊皮可能是这里最值钱的东西。

王厚刚刚就靠在粮食包上,裹着羊皮假寐?但是王厚记得昨晚明明是躺在家里床上睡着的啊?难道自己这是穿越了?等等,喊我起床的人呢?

王厚这才发现一名个人站在他身侧,他个子不高,浑身脏兮兮的,衣着古怪,一脸的诚恳。同时王厚还发现自己的装扮和那个怪人很像,只是衣服稍微整洁一点,补丁较少。

这时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记忆一股脑的填入王厚脑中,仿佛要将王厚的脑子挤爆。

“啊呀,好痛!”

王厚忍不住抱着头大喊着栽倒在粮食包上。

“大人,王大人,粮官大人,你怎么了?”

怪人连忙搀扶王厚。

说来奇怪,这股疼痛来的是又快又疾,痛的王厚只感觉脑袋炸裂成几十块,但它去的也快,当王厚被搀起来时就恢复了正常。

同时他也从无数团如同浆糊一般的记忆中确认了一件事,他真的穿越了,穿越到一个和他名字同音叫做王垕的人身上,身份是三国时期曹操军一名小小的粮官,而搀扶他起来的怪人则是他的亲兵,同村比他小两岁的王延年。

“啊!!!”

王垕突然一声惊呼,裹在身上的羊皮也落在地上。

王延年赶紧抓紧王垕的手生怕他再次摔倒:“哎呦,我的王大人啊,你这是怎么了?曹公还在催呢。”

“你说谁在催我?”

“曹公啊?大汉司空曹操。大人,你没事吧。”

王垕怎么可能没事,一团团记忆在他眼前闪过。

“曹公,我军缺粮,当如之和?”

“可将小斛散之,权且救一时之急。”

“兵士倘怨,如何?”

“我自有策。”

...

汗水如瀑布一般从王垕的头顶冒出。他清楚的记得这一段故事,如果他没有记错,当他再见到曹操就该是经典的“吾欲问汝借一物”了,回头曹操这个狠人还会假惺惺的来一句“汝妻子吾自养之,汝勿虑也”。

FUC,王垕的记忆里很清楚的显示他还没妻子呢。

事关生死,王垕作为一个生活安逸的现代人自然是吓的不轻。

王延年不知所以,还以为王垕真的病了:“我的老大哥啊,你怎么这个时候病倒了。河北名将张郃再次击破曹洪大人的断后部队,距离这个营地已经不远了,这要是病倒跑不掉,我可怎么回去和老夫人交代。”

追兵?

王垕发现事情有点不对,好像演义里这段斩粮官的故事发生在曹操暴揍袁术的时候,哪来的追兵?难道说这一切都只是巧合?

作为一个伪三国爱好者,王垕的三国历史一半来自电视剧三国演义,剩下一半则来自游戏和各种道听途说的营销号。他记得曹操骗杀王垕平息缺粮造成的营中不满,却不敢肯定这一段故事在历史上是不是真的发生过。

万一是自己敏感了呢?

王垕心底侥幸起来。穿越这件事本身就很诡异,总不能刚穿越过来导演就让他领盒饭吧?

想到穿越,王垕又想起现代的亲人,一时间心情有些低落。

王延年见王垕情绪低落,还以为他在担心追兵的问题,劝道:“大哥,你若是真病了我也一定能背你回许都。”

王垕没听清王延年说什么,心里还在盘算该怎么度过眼前的难关,一旦曹操要杀他平息兵卒怒火,他还真没什么办法,总不能就靠他睡觉时靠着的几袋粮食吧?

等等!他是个小粮官不假,怎么睡觉的营帐中还有粮食袋子?粮食不应该集中放在专门的粮草车或者营帐中吗?

“延年,这几袋粮食是哪来的?”

王延年俯身在王垕耳边小声道:“不是大人你说曹军要完蛋,曹公这次翻不了盘,让我找几袋粮食过来,咱们今晚找机会带着粮食当逃兵的吗?”

王垕揉着心口的险些噗出一口老血,这具身体的前任真是个极品,监守自盗啊,帐篷破成这样任谁路过都能看的一清二楚,他是怎么想出这种馊主意的,我要是曹操都一定砍了这家伙。

“快,找几个人将这些粮食放回去,如果有人问起就说我身体不适需要一些袋子枕着睡觉。我见完曹公再回来寻你。”

王垕略略的揉了揉脸,全当整理了仪容,掀开帘子走出破帐篷。他就不信了,不就是曹操吗,他一个接受过知识大爆炸熏陶的现代人会连一个古人都摆不平。

他穿过营地,向着最中心的大帐走去。一路上他发现事情似乎有些不对,怎么周围那些兵士都耷拉个脑袋,衣衫不整也就罢了,少半人身上还缠着绷带,这和传说中曹军战力不太相符啊。

王垕的脚步猛地停住,直到这时他才回忆起一件最最重要,甚至比可能的来到的“借汝人头一用”更加可怕的事情。

官渡之战,曹军败了。

————我是分割线————

三国小知识:王垕这个人在史书中并没有相关记载,唯有裴松之注引《阿瞒传》中曾提到过曹操斩粮官的事件,但具体人名也不可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