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绝代医仙在都市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要命的子弹
作者:明珠蒋蒋  |  字数:3038  |  更新时间:2022-05-16 06:01:51 全文阅读

蒋少天说什么也不肯收这笔钱,可对方的态度很强硬,非要他收下,不然就堵在门口不走了。

这踏钱应该是刚从银行取出来的,少说也有一两万。

“阿姨,这钱我真不能收,我是一名医生,治病救人是我的天职!您若真要感谢我,就把钱拿走,以后让您儿子好好对待她媳妇,千万莫要再犯抑郁症了,真的!这就是对我最好的感谢!”

蒋少天把钱又塞给中年妇女,特别认真的说道。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大家也不好再坚持。毕竟都心如明镜,也都了解事情的前因后果,还好及时手术,否则真得是悔时晚矣!

“你这孩子,真是太正直了。要不这样,晚上下班后阿姨请你吃饭吧?”

中年妇女无奈的把钱收下,提出晚上请蒋少天吃饭的要求。

“阿姨,您还是去照顾产妇吧。出院后她还要多多静养,动过手术的恢复比较慢。可千万不能再让她得抑郁症了。其实抑郁症不是矫情,它真的是一个隐形的可怕病症………”

蒋少天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索性就给他们科普起抑郁症来,并为产妇开了几个调理身体的方子。

当然,这些药得在她出月子后才能服用,且不影响哺乳。

大约聊了半个小时后,产妇的家属才不高兴地一一离去。

不高兴,是因为蒋少天不肯收礼,和不肯去吃饭。

高兴,还是因为蒋少天及时救了他们的儿媳妇和孙子一命。

“小蒋,你刚才做得很对,我们当医生的,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接受病人家属送的礼,以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烦,或者给病人心里造成某种无形的压力。”秦副主任很满意的对他说道。

他行医治病几十年,什么人没见过?尤其是那种黑心医生,不是乱治病捞钱,就是在手术途中强行加钱,根本不把人命当回事。

也正是有这种蛀虫,才把医生的光辉给摸黑了,所以,他越发觉得经得起诱惑的蒋少天,是最适合当中医科主任的人选。

“秦老师,我也爱钱。可有句话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虽然不是君子,但也不能做小人嘛!你说对不对?”蒋少天露出一个阳光般的笑容说道。

“你说的很对,我就喜欢你这种真性情的年轻人!敢说敢做敢尝试!我们中医科啊,就需要你这样大胆创新的人才!哈哈哈!”秦副主任像吃了蜜糖一样的大笑起来。

“咳~咳”

二人聊得正欢快时,大煞风景的吕麻花突然走到门口干咳道:“呦,聊什么呢?上班时间这么悠闲么?我今天可忙了,一下午都在看病连口水都没喝!”

“哦呦,下班时间到了!吕主任您继续忙,我们闲人得准时下班喽!”

蒋少天低头看了一眼腕表,说完就往门外走去,连白大褂都不脱了。

“你、简直是目中无人!”吕麻花对着擦身而过的蒋少天说道:“你别以为有许院长罩着你,就无法无天了,这样下去早晚把自己作死。”

“走着瞧,看看最后到底谁作死谁!”蒋少天冷哼一声,头也不回地走了。

“吕主任,我也要下班了。你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和他一个毛头小孩子一般见识哈!”

秦副主任把白大褂挂在墙壁上,嬉皮笑脸的说道。

“老秦,你就跟着瞎起哄吧!就他那张扬爱抢风头的性格,早晚会出事的。到时候连累了你,我可保不住!哼!”

吕麻花发了一通牢骚后,就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可心里却在盘算着该怎么做才能得到江副院长的支持,到时好一举拿下中医科主任的职位。

至于老秦,他是不会放在心上的,因为他不喜欢争这些,否则这么多年了,依旧还是个副主任、副教授的职称。

他现在隐约有些担心的对手,就是突然杀出来的“黑马”蒋少天。

“黑马”二词,是附一的医生和护士给他取的绰号,现在的他,绝不是当初刚来时被自己随意指挥、狂喷的小小实习生了。

现在的他,初露锋芒,颇有口碑,还时不时地使出一个妙手回春的医术,加之又是许院长身边的大红人,更是让附一众专家不敢小觑。

“看来我有三个竞争对手……不对,蒋少天这小子也算是其中一个。这么说来我就有四个对手了,我得好好想想该怎么扳倒他们。”

吕麻花一边走,一边想,不知不觉便来到了江副院长的办公室门外……

落日的余晖映红了天边的晚霞,傍晚的城市在黄昏时的光晕中结束了忙碌的一天。

蒋少天走到大门口,看着车水马龙的城市,满腹心事也随着车流开去了天涯海角。

“医生,医生……快救救我同事……兄弟,你千万别睡着了啊,我们已经到医院了。”

他刚从大门口出来,就迎面撞上几个身穿黑色短袖,黑色裤子,黑色战地靴的年轻男人一边疯跑一边大吼着。

他们皮肤差不多一样,甚至连身高、身型、发型、服饰,几乎都一模一样。这样的阵仗,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群众。

其中一个肤色黝黑,满头是汗的强壮男人,怀抱着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正以百米冲刺地速度狂冲进门诊部。

院内刚想离开的病人和工作人员见状,都自觉的纷纷让路,几个闻声而来的护士,一见这血流如注的场面,赶紧把他们带去了抢救室。

其中一个男人跟着他们跑了一小会后,突然又转身回到门诊挂号处想挂号。

可是门诊挂号处已经下班了,于是他便去了旁边通道处的急诊科系挂号处。

“太吓人了,浑身都是血,该不会是什么坏人捅的吧?”

“我看他们不像是普通的警察蜀黍,有点像那种特殊工作的人。”

“特殊工作……你看新闻了?是在哪里发生的捅人事件?我怎么没看到新闻报道啊!”

几个男女回过神,站在门诊部大声的议论起来,刚才那一幕着实是太吓人了。

那个男人身上的血,不停地往地上滴,把医院的地板都染红了,他所到之处,皆是一片红。

“……流了这么多血,伤口得有多深啊!”

蒋少天站在被鲜血染红的白色地板上,心情极其复杂的说道。

片刻,那个平头男人缴完费后,便往抢救室飞奔而去……

抢救室,一群医生和护士紧紧地围住浑身插满管子,和正在进行输血抢救的年轻男人。

男人的身体很虚弱,身上的血都快流光了,呼吸几乎都是没有的。若不是送医及时,用特效药强行止血,再配和最先进的电击进行心肺复苏,恐怕他已撒手人寰了。

通过一系列高科技仪器的检查,医生们发现他浑身上下共有三处枪伤,好几处刀伤,最让他致命的枪伤是在心脏附近,这也是最令医生们棘手和头疼的地方。

“主任,病人身上一颗子弹在三角肌处,一颗子弹在小腿处,最凶险的子弹卡在心脏旁边,而且正好压住了冠状动脉,如果强行取出,只怕会………”

“主任,病人的刀伤也不轻,血虽然止住了,但是缝制这些伤口也要个把小时的时间,如果先取子弹,万一这些伤口又突然崩开出血,后果一样不堪设想。”

“那我们到底是先处理刀伤,并把其余二颗子弹取出来,还是先取心脏附近的那颗子弹?”

抢救室的医生齐刷刷地把头扭向,有附一“外科刀圣”之称的,西医科主任医生方洪身上。

“你们几个先处理病人身上小面积的刀伤,并立刻缝针。我马上打电话请示许院长……”

这名病人身份特殊,且身上的伤都是致命伤,无论选择哪一种都是在和死神赛跑,所以方洪不敢轻易下定论,只能打电话征求领导的意见。

“明白!”

几个手脚麻利的护士,立刻拿起消过毒的针线,开始认真的给病人手脚上裸露的刀伤进行缝合处理。

像这种卡在动脉上的子弹,只要你不去动它,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如果在准备不足的情况下,冒然将子弹取出会导致动脉血脉炸裂,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无力回天。

因此,这颗子弹就好似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都会发生爆炸,然后无情地夺走病人的生命。

很快,许院长和江副院长一前一后,急匆匆地跑进来了。

当他们了解到特殊病人的凶险情况后,也一并陷入了深深地沉思当中。

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众专家依旧没有万无一失的方案,来解决这颗令人头皮发麻的子弹。

良久,许院长开口道:“血库的血够吗?先准备3000毫升的血备用,然后再召集外面的人做好随时献血的准备!”

“许院长,你是想强行取出子弹吗?”江副院长面色沉重的问道:“如果止不住血,他会没命的!”

“我知道,所以我才提前把血液准备充足。如果我们附一的医生都取不出这颗子弹的话,那整个星城没有一个医生,能顺利取出这颗该死的子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