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荒武帝尊 > 正文
第1章许家有龙,其名为沐
作者:思凉  |  字数:2997  |  更新时间:2022-08-03 09:55:49 全文阅读

天源界,荒域,夏国皇宫!

“许沐,你可知罪!”

“异姓王侯无召回京,你想造反么?!”

偌大的皇宫之中文武百官在两侧一字排开,面对羽皇的训斥却没有一个人替许沐进行辩解。

此时此刻,许沐不禁有一种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感觉,望着手中的圣旨恍然大悟,这不过就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鸿门宴罢了。

从始至终羽皇就没打算放过他,毕竟没有哪个君王会放任一个年轻有为的少年王侯肆意成长。

只是苦于没有机会出手才一直等到现在,不过,许沐实在想不通羽皇究竟许诺了什么好处,能让柳如烟如此死心塌地帮羽皇设局陷害他。

“陛下,微臣绝无谋反之心,我的忠心天地为证,日月可鉴!”

见状,许沐依旧不慌不忙的替自己辩解着。

“既然如此,你便许下武道誓言,终此一生臣服于我,否则的话,今天你就别想安然无恙的走出大夏皇城!”

“武道誓言?”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既然陛下如此不信任我,甚至还想用武道誓言束缚我,那就请您下旨让我做一个逍遥王爷,从此以后大夏军务我一概不问。”

说完,许沐便转过身头也不回的朝着殿外走去。

“放肆!”

“既然你如此不识抬举,那就别怪本皇不讲情面了!”

话音刚落,只见得羽皇周身灵力涌动,瞬间一座蕴含冲天煞气的恐怖灵阵,在许沐四周拔地而起。

灵阵当中一根根黑色铁链将许沐的手脚牢牢的束缚着,顷刻间许沐便丧失了抵抗能力,只能任由冲天煞气在他体内肆意穿梭。

“许沐!我念你镇守边荒有功不想杀你,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许下武道誓言终此一生臣服于我,本皇就饶你一命!”

“陛下,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动手吧!”

………

“轰隆一声!”

一道雷鸣响起,天空之上瞬间飘起了小雨。

萧瑟的秋风,宛若魔鬼一般,疯狂的咆哮。

狼狈不堪的许沐,正不断的用自己的四肢,挪动着自己的身体。

在淅沥的雨水冲刷下,夏都城的街道上立即飘起一层血红。

苍白的面色依旧无法掩盖许沐英挺五官下的剑眉星目,深邃的眼眸当中充斥着不甘与愤怒。

那是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不甘,刻在骨子里的愤怒。

电闪雷鸣之下,雨滴逐渐的形成席卷天地之势朝着地面疯狂拍打而下。

许沐抬起头,望着天。

他笑了!

笑得十分狰狞,就如同鬼魅一般。

“我许沐在此立誓!”

“如若今日大难不死,来日这份耻辱我必将双倍奉还,当我重临之日,定要凌氏皇族付出代价!”

许沐狠狠的咬着牙,不断的朝着城门的方向攀爬身后留下的血痕也被大雨冲刷殆尽。

噼里啪啦的雨滴落下,许沐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着,脸色也愈发的惨白,但是双手却依旧不停的向前方攀爬,即便是十指血肉模糊也不在乎。

就在这时,雨水突然戛然而止。

一道倩影,身着浅色长裙,撑着雨伞挡在了他的身前。

许沐抬头望去,这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孔,咬着牙说道:“柳如烟,你来干什么?!”

“我来送你回家!”

柳如烟淡漠的说着。

闻言,他轻蔑一笑,旋即言语冰冷,句句诛心的说道:“柳如烟!从你假传圣旨,召我入京,帮助羽皇设计陷害我的那一刻,我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我不需要你这种自私自利,阴险虚伪的小人怜悯!”

“请回吧,你的好意我受不起!”

“许沐!”

“你不要执迷不悟了,你应该知道在夏都城反抗太子殿下是什么后果。”

“我之所以这么做也是被逼无奈!”

“好一个被逼无奈!”

许沐不禁嗤笑道:“你所谓的被逼无奈,就是为了成为太子妃,不择手段骗我入宫,让羽皇废我修为,毁我经脉?!”

“修为被废,经脉尽毁,我如今已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人了,甚至死了之后还要受万人唾弃,千夫所指,这就是你口中所说的被逼无奈?!”

“你…你……你简直就是无可救药!”

“在这夏都城皇族就是一家独大,任何违背羽皇意愿的人,都会被无情抹杀。”

“如果要怪,那就只能怪你这位少年王侯不知收敛,功高震主,遭人忌惮。”

“如果换成我是羽皇一样会废了你,更何况牺牲你一个人保全了你们整个许家,何乐而不为?!”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你难道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么?!”

柳如烟深吸一口气,厉声呵道。

“哈哈哈!”

许沐强忍着疼痛,面色阴沉,讥讽道:“如果不是听信你的谗言,羽皇又怎么可能会有机可乘!”

“冥顽不灵!”

“滚!”

“我许沐就算是横死街头,我也不会接受你的虚情假意!”

“休得放肆!”

“你当真以为自己还是那个风光无限的少年王侯么?!”

“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大夏王朝的太子妃,如果不是陛下有旨,让我等不得杀你,就凭你刚才以下犯上顶撞太子妃,就地正法都不为过!”

说完,跟在柳如烟身后的两名侍卫便准备上前教训一下许沐,却不料被一旁的柳如烟拦了下来。

“罢了!”

“既然如此,你好自为之!”

………

就这样,许沐拖着残破不堪的身体,一路向前,不知过了多久,只感觉眼前变得越来越模糊,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便出现在一间昏暗的房屋中。

“嘶……”

许沐猛然睁开双眼,旋即倒吸了一口凉气,而后只感觉到浑身都传来剧烈的刺痛,尤其是胸口,像是被什么利刃贯穿了一般。

他强忍着疼痛,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气血稀薄甚至可以说少得可怜,恐怕最少也要三五个月才能恢复元气。

武道一途,淬体为先。

一切的起源皆源于己身,人体便是天地间最为玄妙的存在。

许沐自幼开始修炼,苦修十余年,引得灵力入体,炼精,养气,化神,成就淬体巅峰。

时隔一年,许沐年仅十六岁便打通全身经脉,破天门,塑筋骨,以地脉成就筑基,位列王侯,这等资质即便是放眼整个荒域,甚至是整个天源界都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然而,现在许沐却感受不到自己体内有一丝一毫的灵力波动!

虽然,对于这种结果他早就有所预料,不过当这种事真正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许沐还是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经脉,乃是武者修炼的根基,自古以来,断脉重修者,没有成功的案例。

这也就意味着,许沐只能以普通人的身份过完平淡的一生,此生此世报仇无望。

“噗!”

许沐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双瞳之中充斥着愤懑的神情。

嗡的一声!

顷刻间,一道宛若洪钟般的声音,传入许沐的脑海当中。

旋即一柄迷你的飞剑挂件,浮现在他的眼前。

“神秘飞剑?!”

见状,许沐微微一愣,对于这个挂件他并不陌生。

在许沐的记忆当中,这是唯一一个有关于他父亲信息的物件,虽然不曾见过,但是从他母亲的口中得知,那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真男人,而这柄飞剑挂件就是他父亲留给他唯一的东西。

就在这个时候,一股神秘的吸力从飞剑内传来,许沐的身影顿时从原地消失不见。

飞剑内部,朦朦胧胧的,犹如天地初开一般,弥漫着一股古老的洪荒气息。

望着眼前的景象,许沐目光略显呆滞。

“你本天生至尊,少年王侯,如今却落得一个修为被废,经脉尽毁的下场!”

“你甘心么?”

伴随一道深沉的声音响起,一名身披战甲,宛若神祇的男子,凌空而立。

神秘男子,很是随意的看了一眼许沐,那双眼睛,犹如黑洞一般深邃,一股无形的威压瞬间笼罩而来。

许沐咬着牙,强忍着威压,拒不下跪,冷淡的说道:“你是何人?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神秘男子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

“吾乃轮回剑尊,这里乃是本尊的轮回空间!”

“你既能以区区淬体境的神魂,来到这轮回空间,想必应当是得到了本尊的传承之物。”

“本尊曾经许诺过,凡是得我传承之物者,皆有机会受我传承,汝可愿受我传承?”

剑尊传承?!

闻言,许沐不禁欣喜,不过转念一想,自己如今经脉尽废,已经不适合修炼了。

随即,许沐心有不甘的紧紧握着双拳,一口回绝了轮回剑尊。

“前辈!很高兴你愿意将传承给我,但是,恕我无能无力,现如今晚辈经脉尽废,已经不适合修炼了。”

“你小子不用跟我打哑谜,只管回答我到底是愿意还是不愿意?!”

“不就是经脉尽废么?”

“只要你愿意,本尊自然有办法帮你重塑经脉,断脉重修!”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