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少爷的剑 > 重生朱仙镇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一箭天神
作者:无恙公子  |  字数:3275  |  更新时间:2022-07-03 09:15:01 全文阅读

杨邦宪将军正值壮年,除了战阵之中的一杆杨家枪勇冠三军。向来还以武力卓绝、膂力超群、力大无穷、力能扛鼎称雄军营,赢得了一个小项羽的名号。

可象雄嘉措的这一击,他居然被震退的比象雄嘉措还多一丈有余。

这一杵,是他从军以来受过的最重的一击、最猛一击,杨邦宪握剑的手都被震得有些麻木、颤抖,可见这雪域金刚绝对是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力大无穷,确实担得起“金刚”二字。

与东方龙在南山小院拼死一战,陶剑芳就已经懂得了一些道理,这射来的箭是一寸长一寸猛,你越是担心害怕、它越是迅猛凶险,你越是慌张躲闪、它越是从容不迫。陶剑芳下定决心,迎着东方白的射来的又险又狠的铁箭,一步步向前。

这巨大凶悍的箭气、箭罡直震得陶剑芳手臂发麻、浑身激灵,每前进一步都极其艰难。

东方白的箭越射越猛,“叮叮当当”在陶剑芳耳边炸响,震得他耳膜欲裂。东方龙迅捷地一刻不息地射箭、陶剑芳死命的更加熟练地旋起他的耀眼剑光,他不止要保护自己,还要保护身后的诸葛南燕。

一箭射来,剑光射散了、箭簇箭杆都撞碎了、炸成了火星;陶剑芳持剑的手臂,虎口都开始流血了;他的衣袖也一点一点地开始撕裂、破碎、消失在剑光之中、化作烟尘。

陶剑芳沿着重生桥一步步向前进,巨大凶猛的剑气、箭气、剑罡、箭罡,层层叠叠、震荡翻涌、如大将波涛绵延不绝。重生桥上的厚重木板也都被震得碎成了粉末,落下三百丈深的深涧,只剩下光秃秃、被巨大剑气箭罡震得发红发热的九根铁索。

在重生桥的左右两边,高原雄鹰仓央巴金和杨文将军狂刀对长剑,刀剑相逢;雪域金刚象雄嘉措和杨邦宪重杵对长剑,剑杵相击。

四个人捉对厮杀,在三百丈深涧之上,你来我往、移形换位,你追我赶、掠上掠下,左避右闪、飞来飞去……足足杀了半个时辰。直杀得尘土飞扬,火星四溅,草木成灰,烟尘四起,难解难分。

站在一旁的诸葛南燕心下万分焦急,她的伤还没有完全复原,她体内的毒素多多少少还有些残留,她的功力最多也就是恢复了五成,自保尚且不容易,更何况要助谁一臂之力。

她根本就进不了战阵之中,她还是在认真寻觅着机会,期待能用她的绝世飞针为他们三人赢得一口喘息之机。

诸葛南燕举着手,捏着飞针,一会看这里、一会瞄哪里,她刚刚才看到仓央巴金横在她身前,可当她运足气、正欲甩出飞针,仓央巴金又和杨文将军又战了一个回合,完全调换了位置,她眼前的人就变成了自己人。她刚刚才看到象雄嘉措翻滚在她身前,可当她运足气、正欲甩出飞针,杨邦宪将军又飞掠而来,一剑劈下,象雄嘉措翻滚而开,横在她身前的人就变成了杨邦宪。

她又惊又喜又气,万幸的是她没有鲁莽射出三根绝世飞针;气恼的是她实在太笨太慢了,一点忙都帮不上。

诸葛南燕来来往往,根本就寻觅不到半点机会。

陶剑芳依然咬着牙,举起剑,盯着东方白,一步一步艰难向前挺进,任凭火花四溅在眼前横飞、任凭衣袖尽碎整条手臂肌肉撕裂拉伤。

东方白也不管不顾,一箭又一箭地拼命拉弓、射箭,也不管箭支还剩多少,他就一个动作,仿佛那箭支永远也射不完,也不管陶剑芳前进了几步、离他有多远,他就是不退。

重生桥畔,对敌的六位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这样的高手过招,稍纵即逝的破绽和机会,一般人是绝难抓得住的,所以,要想赢得最后的胜利,必须得记牢两个字:死战。

只有向死而生,置之死地而后生,才能得到上天的垂怜,才能看到胜利的曙光。

高原雄鹰仓央巴金瞅准机会,又是一刀凌空劈下。仓央巴金毕竟更加年轻力壮、更加人高马大,比杨文将军足足高了一尺,仓央巴金一刀劈来,那巨大锋利刀刃带着雪域高原的无穷气机、带着雪山之巅的傲人寒气,那是开山的刀法、开山的力气,霸气凌冽。

杨文将军极速闪开,他身后的一棵合抱粗的黄梨树就被一刀齐根劈断,“噼里啪啦”地轰然倒在地上。

不待杨文将军站稳,仓央巴金猛地又挥出一刀,一刀抡出半个圆弧,一道半圆弧形刀光径直朝杨文将军斩去,杨文将军双手举剑猛然劈下,一道长虹与仓央巴金抡出的弧形刀影猛然相撞,“轰!”地一声巨响,把刚刚被劈倒的合抱松树震得滚出三丈之外。

渐渐地,杨文将军似乎力有不逮,被仓央巴金慢慢占了上风,仓央巴金劈出两刀、杨文将军都是急忙躲开一刀,再硬拼一剑,实在是险之又险。

但杨文将军这一剑挥去,却是涵养了二十多年从军战阵的素养,干脆利落,实用至极,剑剑致命,绝没有半点讨巧,绝没有半点花活,一剑击来,也惊得仓央巴金一身冷汗。

雪域金刚象雄嘉措能把一根一多百斤重的降魔杵挥得跟木根一般自如,可见他的气力比仓央巴金那是更加有过之而无不及。一杵击来,带着雪域高原神秘宗教的魔力,更加势大力猛。

天生神力、膂力无敌、军中蛮力第一的壮年将军杨邦宪,在象雄嘉措的降魔杵面前,也占不得一丝一毫的便宜。毕竟这番厮杀比不得军中战阵,有阵法、阵型,这狭路相逢比的是蛮力、武力、刀法、剑法。他的剑没有降魔杵重,狭路相逢自然是要吃亏;但是杨邦宪的剑轻有轻的好处,剑轻剑招就快多了。

作为一州之镇抚统帅,杨家嫡传之人,将门世家,杨邦宪的应变调整能力更是浑然一体、天然生成、绝顶聪明,他用的是猛劲和巧劲。象雄嘉措一杵劈来,杨邦宪一剑迎上、却是斜劈,巧妙将杵力层层化去,随即猛地转身,一剑撩出、一剑飞鸿。

象雄嘉措刚刚将杨邦宪的脚下之地砸出一个大坑,还来不及收回降魔杵,杨邦宪的剑就到了眼前,眼看就要被一剑刺中,象雄嘉措一个灵巧翻滚,堪堪躲过了这一剑。

象雄嘉措翻滚之中瞅准杨邦宪,又是一杵砸去,杨邦宪极速闪开,“啪”的一声炸响,碎石四溅、烟尘四起,地上一个巨大的顽石瞬间被砸得粉碎。

杨邦宪眼见父亲大人身处险境,心下焦急,怒喝一声,用尽全力猛然一跃,双手握剑,又是一剑猛烈劈去,象雄嘉措急忙挥杵迎击,“轰”的一声炸响,罡气爆裂,杨邦宪和象雄嘉措均被震飞三丈之外。

杨邦宪在被震飞之时,用眼瞄着仓央巴金,此时此刻,仓央巴金正在抵住狂劈杨文将军,杨邦宪落地之后,忍着剧痛,一骨碌滚拍起来,深吸一口气,纵身一掠,一掠三丈,一剑挥出,一道二丈白虹,狠劈正在挥刀狂砍杨文将军的仓央巴金。

仓央巴金感到背后风声剑光,猛然抽刀转身,反撩一刀,一道弧形刀光向后飞去。

只听“轰”的一声炸响,刀剑相逢,火光四溅,杨邦宪和仓央巴金均被震飞三丈之外。

杨邦宪刚刚抬头欲起身,忽感一阵暴风袭来,象雄嘉措的降魔杵已经是当头砸来,若被这一杵砸中,铁石做的脑袋,也得被砸个稀巴烂。

杨邦宪避无可避,猛然挥剑,只听得“轰”的一声炸响,象雄嘉措被凌空震飞三丈,他降魔杵砸下之地,烟尘四起、尘土飞溅,直接砸开了一个一丈深、一丈宽的大坑,杨邦宪将军已不见了身影。

杨文将军见状,惊得满头大汗、悲得老泪纵横、吓得七魂出窍,大喊一声“邦儿!”一步甩开仓央巴金,极速飞掠过去。

象雄嘉措嘴角露出一丝诡异微笑,迎着飞掠而来的杨文将军,猛然一杵挥去,就像是挥出去一团火,只听“当!”的一声巨响,飞掠而来的杨文将军被一杵轰出五丈之外,扑地跪倒、口中喷出一口鲜血。

幸得长剑挡在胸前,要不然,这一杵,又要了一条命。

突然,深坑之中爬出一个浑身是血、披头散发、裸着上身、手持长剑、目光凶狠如血的妖怪。

杨文将军抬眼看去,万念俱灰的心一阵狂喜,那个浑身是血的怪物,即使化成灰他都认识,他的邦儿又活过来了,不禁高声笑道:“我儿好样的。”

象雄嘉措和仓央巴金心下一怔,原来深坑里爬出来的那个血人就是杨邦宪,那一杵之下,他衣裳俱碎,浑身带血,却是伤而不死。

象雄嘉措冷笑一声,“再多一杵的事。”

一掠而起三丈,照着刚刚爬出深坑浑身是血的杨邦宪又是凌空一杵砸去。

陶剑芳踩着被剑气箭罡震得发热发红的铁链,迎着东方白一步一步靠近,已经快要走过重生桥,快要接近东方白。东方白的箭突然停下来了,陶剑芳这才看清,东方白的箭袋里已经空空如也,他的手中只剩下最后一支箭。

陶剑芳突然皱紧眉头、心下万分紧张。

因为,东方白手里的最后一支箭,他从来没有见过,那是一支奇怪的箭、霸气的箭,那是一支通体金黄的金箭,箭簇更长、箭尖更锋利,箭尾还有一尾孔雀翎。

陶剑芳深吸一口气,举剑胸前,轻轻旋转着,等着他这一箭。

东方白拉满弓,弓如满月。

松手,箭出。

那支黄金箭刺破天际,箭尾呜鸣、声音刺耳,箭尖带着一圈金黄的箭光,射向了陶剑芳。

这一箭,直如天神之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