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凡徒 > 第一卷 龙起于野
第一章 冬狩
作者:曳光  |  字数:3162  |  更新时间:2022-05-12 05:12:01 全文阅读

初冬。

晨色朦胧。

一道人影,爬上山岗。

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迎着寒风,仰起一张稚气未脱的脸,脑门挂着汗珠,嘴里喘着粗气,一双灵动的眸子透着兴奋与不安。

于野要前往灵蛟谷,参与今年的冬狩。

冬狩,为山里人的说法。于家村与白家村、冯家村,虽地处偏僻,却承袭古风至今,有着春蒐夏苗与秋狝冬狩的习俗。每年秋末冬初,三家的青壮汉子结伴前往两百多里外的灵蛟谷,或猎取野兽,腌制过冬的肉食,或采摘草药,换取布匹、食盐、铁器等物,以补贴日常的用度。

不过,于家村有族规,未成年者,不得出山狩猎。

于野只有十五岁,尚未成年,却偷偷溜出村子,独自踏上了冬狩的行程。

摸黑跑了半宿,天色渐明。

于家村,以及于家村所在的星原谷,早已看不见了。放眼所及,惟群山重重,晨雾弥漫,四方一片朦胧。

山脚下,是片河谷。

倘若没有记错,就此往南,再行十余里,便是灵蛟镇。

灵蛟镇,正是前往灵蛟谷的必经之地。

于野稍作观望,一溜烟跑下山岗。

片刻之后,人已在河谷之中。

河谷有着数十丈宽,四周树木稀疏,乱石成堆,空旷而又荒凉。

于野抬头看了看天色,走到一堆石头之间。他丢下木棍与包裹,扯开羊皮袍子,一屁股坐在地上。

灵蛟镇,已相距不远,且稍事歇息,再赶路不迟。

于野扯过肩头的包裹,从中拿出米饼与水囊。

米饼又硬又凉,只能掰碎了慢慢咀嚼。水囊为麂皮缝制,能够灌装三斤清水。

山里人,过惯了穷日子,有水米充饥,足矣。

于野正要吃喝一番,忽觉周遭有些异样。

空旷的河谷,笼罩着一层雾气。便于此时,一道淡淡的黑影,穿过晨雾而来,好像脚不沾地,一蹿三、两丈,转瞬到了十余丈外,似有所停顿,冲着这边投来一瞥,遂即又飘然而去。

于野急忙揉了揉双眼。

爹爹说过,以虎豹之猛,一跃三两丈,非常人所能及。

黑影并非虎豹,应为赶路之人。或者说,像是一个衣着单薄的年轻男子。而他若为赶路的山民,缘何无声无息,且一步跨出如此之远,莫非是山野间的鬼魅?

于野不由得打了个激灵。

山里人不畏虎豹豺狼,却怕鬼神。

转念之间,诡异的黑影消失无踪。

爹爹说过,山里的汉子,浑身是胆,纵使面对生死,亦当无所畏惧。

想起爹爹,于野神色一黯。

忘不了去年的那个风雪之夜,与爹爹交情深厚的五伯登门告知,他的于尧兄弟葬身于灵蛟谷中。至于爹爹是怎么死的,遗骸落于何处,五伯含糊其辞,只道是野兽凶猛,遗骸已无从查找。

于野急于前往灵蛟谷,奈何不知路径,求助村里的长辈,接连遭到拒绝。他便想着参与来年的冬狩,又被三爷爷训斥,说他年纪尚幼,不得外出狩猎。他自幼失去娘亲,是爹爹将他含辛茹苦养大。谁料爹爹竟惨遭不测,且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他岂能轻易罢休。

这也是他不惜违反族规,执意前往灵蛟谷的缘由。

今年的冬狩,恰于今日寅时启程。已苦苦等候一年的他,于昨晚抢先一步动身,只待村里的族人们启程之后,再一路尾随着前往灵蛟谷。

于野一边啃食着米饼,一边回想着往事。

丧父之痛与思亲之情,让他的心绪更加低落。悲伤伴随着倦意涌上心头,于野禁不住打起瞌睡。跑了大半宿的山路,他着实累坏了……

天光大亮。

晨雾未散。

一阵马蹄声交织着车轮声与狗吠声,打破了河谷的寂静。

两架大车与一群汉子闯入河谷之中,还有几只狗儿,跟着奔跑撒欢。

于家村的山民,于寅时聚集在祠堂前,杀了雄鸡献祭,放了辟邪的炮仗,便踏上了冬狩的行程,一路赶到此处。

跑在前头的大车上,坐着一位年轻男子,二十出头的光景,身着皮袍,头顶皮帽,方脸圆眼,蓄着短须,手里举着鞭子,不时抽打着驾辕的老马。他叫于宝山,三爷爷的孙子。他爹于佑财,赶着另一架大车紧随其后。那是个壮实的中年汉子,粗糙黑红的脸上带着风霜。

余下的二十多位汉子,则是步行跟随,或拎着刀棒,或背着弓箭,一个个脚步匆忙。

另有父子俩落在后头,一个神情木讷,少言寡语,一个东张西望,满脸的兴奋。

“爹,三五日内,能否赶到灵蛟谷?”

“嗯!”

“六叔他……”

“快快赶路。”

说话的父子俩,乃是于二狗与他爹于石头。六叔,便是于野的爹,依着宗族乡俗,故而有此称呼。

于二狗初次前往灵蛟谷,兴奋所致,难免问东问西。他爹也想着趁机叮嘱几句,却不知为何变得烦躁起来。

“汪汪——”

前方传来狗吠声,疾行中的车马放慢去势。

十余丈外,为河谷的狭窄处。旁边的乱石堆中,慢慢站起一道人影,许是从梦中惊醒,犹自揉着惺忪的双眼。

“于野?”

于二狗惊讶出声。

那杵在石堆里的人影,是个少年,发髻散乱,皮袍松垮,满脸灰尘,行迹狼狈,正是于野。那是他的玩伴,也是村里的好兄弟,彼此再熟悉不过了。

惊讶者不止一人。

坐在大车上的于宝山回头一瞥,收住马的缰绳。待两架马车停稳,他大声问道:“于野,在此作甚?”

“我……”

于野赶到此处,本想稍事歇息,谁料过于疲倦,竟然睡着了。而事已至此,倒也不用隐瞒。他支吾片刻,如实说道:

“宝山兄,我要前往灵蛟谷。”

“哼!”

于宝山哼了一声,叱道:“家祖有言在先,尚未成年者,不得参与冬狩,你敢违反族规?”

家祖,便是于宝山的祖父三爷爷,于家村的族老,德高望重的人物,岁数大了,身子骨折腾不起,已多年未曾参与冬狩。

“三伯……”

于野看向于宝山身后的大车,继续恳求道:“三伯,请允许小侄同行!”

他话未说完,便被粗暴打断——

“于野,滚回于家村!”

于野没有理会于宝山,再次急切出声道:“五伯……”

于二狗祖辈行五,他爹于石头被族里的晚辈称为五伯。那位五伯好像是躲避不过,迟迟疑声道:“三哥,你看这孩子,性子倔着哩……”

于石头口中的三哥,也就是于宝山的爹于佑财,他坐在第二架大车上,伸手捋着络腮胡须,沉吟道:“他尚且年幼,依我之见……”

于野急忙提高嗓门道:“我爹遇难,至今尸骨未还。各位叔伯与他交情深厚,岂能袖手旁观?”

不到灵蛟谷,他誓不罢休。

人群中几位年长的汉子摇头叹息——

“唉,倒是个孝子!”

“爹娘双亡,也是可怜!”

“族规难违,情有可原……”

“这个……既然不肯回村,便破例让他跟着吧,拜托老哥几个照看一二。”

于佑财思忖片刻,不再多说,摆了摆手,催促道:“宝山,启程!”

“啪、啪”两声鞭响,马蹄踢踏,车轮滚动,狗儿撒欢,一行人马继续前行。

于野有点不敢相信。

能够前往灵蛟谷了?

“于野——”

呼唤声传来。

“二狗——”

于野响应一声,转身抓起木棍,背起行囊,撒腿跑了过去。

追上赶路的人群,于二狗正冲他招手。

于二狗比他高半头,十七八岁的样子,头上裹着布帕,身上穿着羊皮袍子,黝黑的脸上带着笑容,悄声道:“兄弟,你一人跑出村子,顶撞长辈,好大的胆子!”

于石头的身材相貌,与于二狗相仿,只是脸上多了皱纹与胡须,为人沉默寡言。他头也不回的自顾赶路,闷声闷气道:“与二狗结个伴吧!”

于野犹自欣喜不已。

本想着违反族规,免不了受到惩处,谁想据理力争之下,竟然如愿以偿。

凡事不去拼一下,谁又知道最终结果呢。

于二狗,自幼与他交好。正是于二狗向他透露了冬狩的具体时日,使他得以成行。只见于二狗伸手拍向腰间,昂首挺胸道:“此去灵蛟谷,自有狗哥护你周全,瞧瞧——”

好兄弟结伴同行,顿时亲热起来。

“猎刀?”

于二狗的腰间插着兽皮刀鞘,露出半截刀柄。他拍打着刀柄,炫耀道:“我爹的猎刀,传给我了。你有无利器,让狗哥也瞧一瞧。”

山里人家,不缺刀斧。锋利的猎刀,却价值不菲。

“我爹的猎刀,已丢失在灵蛟谷中。”

“你赤手空拳?”

“我有把短刀。”

于野也拍了拍腰间,他怀中藏了把小刀。那是他爹的遗物,他不愿轻易示人。

于二狗怪笑道:“哈,仅凭一把小刀,如何搏杀猛兽。倘若你家六叔活着,断然不会让你送死……”

“呸、呸!”

于二狗的话音未落,有人回头猛啐两口。是他爹于石头,冲天举了举手,低声念叨:“神灵庇佑,百无禁忌!”言罢,又低声叱道:“大白日的,不得胡言乱语!”

于二狗乖乖闭上嘴巴。

于野也不敢出声,他懂得山里的规矩。

出门在外,忌谈生死,以免冲撞神灵,惹来无妄之灾。

而神灵是什么,谁也说不清楚,却令人敬畏,并相信它的无所不在、无所不能。

不过,倘若神灵真的那么神奇,为何没有庇佑爹娘……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