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渡鸦裁判所 > 第一卷:霓虹下的渡鸦客
第2话:我大意了 没有闪
作者:燃橘  |  字数:2455  |  更新时间:2022-04-25 18:29:42 全文阅读

仅仅只看着,猎户19就能从此刻的春生和惊蛰身上感受到一种沉重的压迫感。

它加大了精神重压的强度,想要趁春生还没出手之前将他彻底解决。

但是它显然低估了春生忍耐痛苦的能力。

冷汗从春生的鼻尖滑落,他的眼睛因为剧痛瞪得浑圆,眼球仿佛要从眶中被挤出来,就连牙齿都好像快要被他自己咬碎。即便是这样也没有让他停下。

短暂的交手中,他便明白,猎户19目前的实力在所谓的B级恶魔中绝对不容小觑。

他只有一次机会。

身旁的惊蛰忽然猛地暴喝一声,春生身上幽蓝色的电光也猛地提亮成乳白色。

瞬间,春生身上耀眼的电光骤然消失。

短暂的延迟后,仓库上空传来轰隆的天声,一道巨大的雷击宛若巨剑般自穹顶击穿仓库的屋顶,直接对仓库展开了一次无差别轰击。

耀眼的光芒笼罩了整个仓库,冲天的电光中,春生看见大约三点钟方向的不远处有一道漆黑的身影,从外形来看像是一条体长接近三米的巨型乌贼,此刻它全身都在电光中不断地抽搐。

颅内的重压消失了。

“完了,好像又做过火了。”春生站起身,小口喘着气。

雷击的能量让仓库的房顶几乎完全化作灰烬,看着房顶残存的一小块上燃烧的火苗,春生担忧地咽了一口口水,“这下回去绝对会被教训的。”

但是不管怎么说,当务之急还是猎户19。

春生温柔地轻抚着惊蛰的脖颈,惊蛰也发出享受的哼哼声,旋即便慢慢消失不见。

这之后春生转过身,走到了猎户19的面前,此时猎户19已经瘫倒在地上,全身上下都已经被方才的雷击灼烧成焦炭。

它的触手仍旧在虚弱地蠕动,瞳孔也还能跟随着春生缓慢转动。雷击的电压接近10亿伏特,可现在它却似乎还能勉强存活。

有些奇怪。

“再告诉你一些秘密吧。我不太喜欢别人拿特遣队和渡鸦的同伴开玩笑。”

春生的拳头紧握,手却因为刚才巨大雷击的消耗而有些颤抖。“现在,我还有一些事要问你。”

不知为何,明明猎户19已经被自己的雷击命中,他紧绷的神经却一点都没法放松。

春生的脑海里再度响起猎户19的声音,但是它却并没有回复春生。春生只听见它先是轻蔑地冷笑了一声,随即反问道:

“发动——这种规模的雷击——消耗一定——非常大吧——”

只一句话,春生的动作便瞬间凝固,眼神也立马重新警惕起来。

他抬起脚,朝着地上的猎户19踹了过去,却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他定睛一看,却发现那地方根本没有猎户19的影子,只有一小管已经空掉的注射剂瓶。

“是幻觉?!难道是刚才?”春生心中顿感不妙,“如果刚才的猎户19是幻觉,那那个家伙现在……”

满是粘液的触手自春生的身后而来,将吸盘牢牢地吸附在春生身上,紧紧地缠住了春生的身体。

猎户19皮肤上的烧伤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愈合,并且长出了黑色的坚硬角质,它肥硕的乌贼脑袋从春生的身后越过他的头顶倒垂下来,一双深黄的眼睛紧盯着春生。

“完美的——雷击——”它的眼睛微眯着,一副嗤笑的神色,“只可惜——我很快——就完全恢复了——”

紧接着它的脑袋上又张开一只巨大的眼睛,它将春生拉近,硕大的眼睛仿佛要将春生吞噬。

“现在——变成我的傀儡——”

最后的这句话在春生的脑海中不停地回荡,春生看着那只巨大的眼睛忽而开始发出金黄色的光,紧接着他的颅内袭来比刚才要剧烈数十倍的疼痛,并且痛感仍在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成倍上升。

如果是刚才的痛苦只是难以忍受,那这一次颅内的痛感已经超出了人类的耐受级别。

春生感觉自己的脑袋仿佛要被完全碾碎,剧痛让他在猎户19的触手中拼命地挣扎。

可是他的身体显然还没能从三年前的重伤中完全恢复,而刚才的雷击几乎已经是他如今的极限。

他竭尽全力,想要重新聚集起电力,却只能凝注出一小撮无力的电火花。

眼前的一切都开始扭曲崩塌,就连脑海中猎户19的声音都开始变得有些失真。

他能微弱地感觉到身体正在不受控制地运动,看来猎户19即将取得他身体的控制权。春生仍旧没有放弃挣扎,恍惚间,他脖子上的项链被扯断,一块雪白剔透的勾玉掉落在地上。春生看着扭曲的勾玉,意识也跌落进熟悉的回忆里……

十三年前的那场雷雨、倒在血泊中的至亲、还有那个戴着天狗面具的家伙。

如果在这里倒下,还有谁能替他报仇?

一瞬间,春生好像又看见了惊蛰那双闪光的蓝眸。

“如果只是这种程度,就算能够再找到那个家伙,又有什么用?”

……

“健硕的体魄——强大的异能——太美妙了——”

夺取身体成功的猎户19忍不住赞叹春生的躯体,它缓慢地松开已经变成空壳的春生,将他作为战利品一般小心地放在地上。

强大的异能让猎户19的心头燃起一股想要吞食春生心脏的迫切欲望,但最后它还是克制住了。

他必须留下春生这具完美的傀儡,这样就算渡鸦派再多的人来追捕,它也有从容不迫的资本了。

“自由——”

它仰起头,触手不停地舞动,俨然一副胜利者的兴奋姿态。

“恭喜你。”猎户19的身后,一个男人自地面的黑影中缓缓升起,“看起来药的效果不错。”

“大人——谢谢您的——援助——”猎户19转过身,恭敬地将自己的身体扳倒在地。

“我不需要你的感谢。”男人的声音冷冽,“希望你能把握住机会,不要再被抓回去。”

他说着,又一点一点地退回至黑影中,“最后再提醒你一遍,不要忘记我交给你的任务,你应该能猜到后果……”

猎户19忽然一下愣住,不断舞动的触手也停了下来。

一种深层次的恐惧从它心底被激发出来。

它偷偷地抬起头,看着男人身下的那一团阴影,直到脑电波再也感受不到男人的存在。

也就在这一瞬间,春生的周围在它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闪过一小束幽蓝的电光。

如此近的距离,即使是轻微的光也显得格外耀眼。

猎户19瞬间进入警戒状态,它凑上前,用脑袋上的那一只大眼紧盯着春生的身体。

刚才它已经确认完全取得了春生身体的控制权,而唯一有可能重新夺回身体的意识也应该在丢失全部控制权的那一刻在它强大的精神重压下随即解离才对。

可是刚才的电光绝非偶然,要想在那种强念中保留意识,需要忍受的痛苦甚至远超死亡。

“难道有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吗——”

猎户19的大眼睛又一次亮起金黄色的光,如果春生真的凭借惊人的意志力勉强保存意识……

那倘若再来一次呢?

猛烈的精神冲击再一次在春生的脑海中传递,在空白的荒芜中寻找着春生的意识。

就在猎户19全力搜索的时候,一道电光自它的身后如蟒蛇一般扑向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