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志异道人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风云至,大战起
作者:三九时节  |  字数:3041  |  更新时间:2022-05-18 16:26:48 全文阅读

易安生见此,连忙急声道:“公主莫要执迷不悟,我乃上清道门人,如今正在渡生死劫,你若强行与我欢好,只怕会被迫应劫。”

“我一路走来,多少妖魔命丧于我手,大部分都是这生死劫闹的,公主千万要相信,就连神机阁阁主当时也差点卷入此劫之中。”

“而且此刻劫难虚虚实实,马上就要降临,不如公主等待几日,等劫难过去之后再行欢好之事如何?”

“在下之前真是不知道好歹,公主莫要怪罪。”

易安生此刻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且不说对方实力高深,自己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更重要的是实在不想失去清白。

就在他说完的瞬间,白灵灵就已经凑到了他的面前,掏出一枚铜镜朝着他照了过来。

随后便见对方眉头紧皱,一把将镜子丢在了地上。

易安生看着对方波澜壮阔的胸襟,不由的咽了一口口水。

只听她语气中满是恼怒道:“没想到你还真的选择了渡劫,还把生劫给度过了,死劫也开始了。”

白灵灵看着易安生的样子,眼神中充满了厌恶。

见此一幕,易安生莫名地安心了不少。

不过生死劫并未吓到对方,只见他端坐在易安生身侧,开始沉思起来,似乎在想如何才能破得了这生死劫难。

经此变故,易安生一颗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心底更是盘算着道:

“这生死劫难,好歹也是上清道挑选弟子的一种方式,就算是他这样的异界之人都没能豁免,还一个接着一个来临,虽说她实力高强,应该也没有办法能够将这死劫凭空化解吧!”

“只要这死劫一日不降临,没有被化解,那就说明他还是安全的,毕竟死劫可大可小,他一个身份高贵的公主,想来也不愿意随意招惹。”

“如此一来,现如今还是十分安全的。”

随着念头的不断闪现,易安生再次分出一股神念,朝着“一暗生”感知过去。

没曾想刚感知过去,透过对方双眼的一瞬间,就看到满目狼藉的诡异画面:

大量的残肢断臂漂浮在四周,在天火符的照耀之下不断蠕动着,显然还没有完全死掉。

回头向着昆仑望去,只见他身体依旧圆润,但是脸上并无喜色,蹲在泛着银光的发丝前,看着被发丝包裹的一暗生。

随着他将天火符靠近发丝,想要将一暗生从中放出来。

可还没等他放到位置,那银色的发丝直接击打了过来,吓得他差点将手中天火符都丢掉。

接着那发丝蜷缩在一起,对着昆仑戒备着。

这下直接惹怒了昆仑,直接从兜里揪出三张符纸朝着包裹着一暗生的发丝丢去。

随着一刻钟的鼓捣过后,发丝边角除了出现一些褶皱之外,并没有出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这下昆仑倒是显得有些失落,对着一暗生道:

“道友,我这剩余的符咒,威力都太小,没办法将你从这个发丝中救出来。”

“不过这也没事,只是延迟一点死亡时间罢了,都免不了一死。”

“只是道友,我这身上符咒千奇百怪,类似替身符之类的符咒也有不少,若是真的危及性命,可能会触及将我救出去。”

“但是可惜的是,我也不知道是哪张,帮不了你。”

易安生听着昆仑的一番话,直接翻了一个白眼,敢情对方有持无恐是因为还有后招。

但是借着对方天火符的亮光,易安生再次打量起周遭的景象,以及心魔的遭遇。

一眼望去,血流成河。

眼前的一切仿佛无边炼狱一般,一条条血肉不停被溶解腐蚀,狭小的胃道中,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尸体,每一具尸体都恐怖异常,碾压众人,却在此地被咀嚼的粉碎。

实力比较强的,还能漂浮在“血河”之上。

稍微弱一些的修士,直接会被胃液融化,消失在俩人眼中。

易安生此刻还见道不少熟悉的面孔,比如那阴阳教的军师,此刻的躯体早已变成七八截断尸浮在血河之上,在血河的腐蚀下,冒出一个接一个的泡泡,一旁的蝠妖也被撕碎成七八段,仅剩下半截翅膀漂浮在河面上。

那些名声显赫的大妖,此刻的下场也都是一模一样,让人不忍直视。

金丹期的大妖尚且如此,那些初入修行的逍遥更是连个全尸都找不到。

一暗生这具心魔躯体,没有意外的话,也当属于弱者的行列。

之所以还没有死掉,一大部分的原因是被喜丧鬼王直接吞了下来,更重要的还是白云娘临死前对于他的守护。

仅有的本源全部注入了发丝之中,将自己的情郎庇护住。

“只是可惜,白云娘的实力不过是筑基期,哪怕是有着本源庇护,也撑不了多久。”

正当易安生脑中思索时,耳边顿时传来一些滋滋的声音,正是发丝末端被腐蚀掉产生的声音。

此刻的易安生也不再理会昆仑的抱怨了,因为除了自身之外,更多的身音则是从外界传来的。

只听整座喜丧山在喜丧鬼王的无情肆虐之下,摇摇欲坠,地面到处都是碗大的口子,同时还能听到喜丧鬼王正对着剩余的妖魔放生嘶吼着。

“快哉,快哉,封印了几百年,还是第一次如此畅快。”

“别跑,别跑,就算是能够逃出我手,又岂能逃出此番地界?”

起初,易安生还能听懂对方说些什么,但是慢慢的,对方像喝醉一般开始胡言乱语起来。

接着喜丧鬼王的胃内像是掀起了惊涛骇浪,那些腐蚀一半的尸体,像是遭到了二次折磨,每个人脸上都浮现出一股恐怖绝望。

同时一些普通的百姓也不知为何出现在了易安生的眼中。

“该死,这喜丧鬼王,到底要做些什么?”

易安生看着扑通扑通落水的普通百姓,眼神更是阴沉得吓人。

之前虽然听说过对方会袭击酒精的城镇,也只是当作一句玩笑话罢了,没想到对方真的如此丧心病狂。

但是易安生只能这样看着,一暗生的实力弱小,擅长的不过是操作内心罢了,没多久也会像其他人一样,消失在这浑浊的血水之中。

就连本体也被妖神捉了去,连自救都没有办法。

但就在此刻,异变突生,一阵阵破空的爆炸声席卷整个大地。

随之而来的便是一柄接着一柄的长剑,释放出恐怖的星芒,直接破开喜丧鬼王的防御,径直穿透了他的躯体。

甚至连昆仑差点被那柄长剑给伤到。

虽说长剑样式古朴,上面镌刻了各式各样的剑纹,但是都被血河腐蚀殆尽,落入血河之内。

接着隔着血肉,易安生就听到喜丧鬼王气急败坏的嘶吼道:

“齐阁主,你等对手是祁阳仙,为何拦我!”

“本王劝你莫要多管闲事,你我二人互不干涉,待我将北陵县吞个干净,自会离开北境之内,遁入魔寺之中,不再参与你们之前的破事。”

“如若执意如此,莫要怪本王翻脸,将你这驻军吞吃的一干二净。”

喜丧鬼王说完之后,还没等对方说话,就听到一道威严的身影传来,同时传来的还有一道摧枯拉朽的恐怖气势,竟将喜丧鬼王的气势都压了半头。

“喜丧鬼王,你当人掳我儿,这笔账还未清算,如今又想祸害北陵县百姓,旁人怕你等妖魔,我灵剑教岂会怕你?”

“今日你别说祸害百姓,就连你也得命丧此地。”

男子说完,只见一道锐利的锋芒夹带着无尽剑气,朝着喜丧鬼王激射而去,顿时地上发出咚咚的掉落声,血肉掉落的瞬间喜丧鬼王也随之发出尖锐的嘶吼声。

“灵剑教教主,雾虚阳。”

“哈哈哈,好一个灵剑教,我倒是要看看,你这教主如何杀我?”

“只要今日我不死,他人必定拜访山门,将你等教中徒子徒孙吞吃个干净,将你灵剑教在此北境之内除名。”

虽说喜丧鬼王愤怒嘶吼的同时夹杂着一些恐吓,但是对方一眼就看出她这是要逃。

但是这确实眼下最好的办法,且不说灵剑教教主的实力有多高,就是那神机阁阁主与驻军的实力就能将她斩杀当场。

光是喜丧鬼王旧伤未好这一点,就失去了先机。

此等一边倒的剧情,让易安生来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但是没等笑容维持多久,一道更为粗犷豪迈的身影出现在了战场之中。

随之而来的还有冲天的煞气,以及一些汇聚着腥臭之味的妖魔之气,隔着北陵县,与那驻军隔空对峙着。

“哈哈哈,鬼王,本王来迟了,莫要担忧。”

“看来本王来的正是时候,如今局势,刚好决定这北境之内的所有权。”

“本王倒是有些羡慕四阁阁主,能够一步步的执掌整个天朝大权,一言便可执掌千万之众的生死。”

“既然本王来到此处了,便不可坐视不管。”

随着接二连三的巨变,以安神你狠跟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也就在此刻“滋滋”冒泡的声响再次传到易安生耳中,原来包裹他的那缕发丝,不知何时起已经被腐蚀得泛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