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昭雪令 > 春江杀人月
第七十七章 虎毒不食子
作者:长弓难鸣  |  字数:3576  |  更新时间:2022-08-09 01:21:34 全文阅读

咚!

裂成两块的匾额摔落地面。

吴青摸了摸万石弓上新添的那道细痕,紧闭的双眼之前飘过一绺发丝,一时不禁有些呆了,最近这是怎么了,为何谁都可以接下他的箭,谁都敢向他拔刀,天下第一箭就这么好欺负吗?

楚云桥也呆了,被申小甲这惊艳的一刀所震撼,此时此刻,眼前的心上人似乎与很多年前她梦中的那个大英雄合二为一。

场中其他人也不由地愣在原地,包括悄悄退离的沈家父子也停下了脚步,瞪大眼睛看着申小甲,满脸的难以置信,高手这么不值钱吗,几天前武艺平平的小捕快,现在已经可以劈开天下第一箭了?

申小甲也杵在原地不动,仍旧保持的先前的姿势,得意洋洋地享受着成为全场焦点的高光时刻。

然而,有人很快地打断了他的享受。

最先回过神来的沈琦对一名黑衣武士使了一个眼色,接着那名黑衣武士便一咬牙,举着横刀劈向申小甲,决然又果断。

眼见横刀距离申小甲只有一尺左右,几乎下一刻就能预见申小甲血溅当场的情景。

那名黑衣武士桀桀怪笑几声,“嘿嘿嘿……”

“嘿嘿嘿……”不远处,刚刚脱离又一次拼斗的老曲盯着那名黑衣武士也怪笑了几声,然后将手中的寒月扔了出去,身形一闪从原地消失。

那名黑衣武士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低头看了一眼那把突然插在自己心口位置的寒月,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世上会有如此快的刀。

老曲的身影突地出现在那名黑衣武士身前,拔出寒月刀,用刀背拍了一下申小甲的脑袋,没好气道,“杀人的时候还敢走神,你是想让自己的脑袋换个地方放吗?”

申小甲吃痛地哎哟一声,揉了揉脑袋,讪讪一笑,忽地瞧见老曲嘴角有些血渍,皱眉道,“你吐血了?”

老曲看向缓步从一片烟尘中走出的高大男人和苗条女人,撇撇嘴道,“任谁一个人和牛鬼蛇神拼斗都会被打得吐血,不丢人……”

“还真有牛鬼蛇神?”申小甲看了一眼高大男人手里那把酷似牛角的巨斧,又看向苗条女人手里七节蛇形钢鞭,砸吧一下嘴巴道,“我猜那莽汉是牛鬼,艳妇是蛇神!”

“有眼睛的都看出来了,”老曲大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吴青,指着烟尘中的那两道身影道,“莽汉子叫牛贵,天字杀手榜第二,别看他块头大,其实粗中有细,很懂得在适合的时机发动致命一击。耐心也是极好的,曾经为了追杀一个人,可以一动不动地在荆棘丛里趴了三天三夜……”

“三天三夜?他不拉屎吗?”

“你看待事情的角度总是很清奇……那女人叫佘笙,天字榜杀手第三,七节蛇鞭刚柔并济,手法阴狠毒辣,被她杀死的人很难有全尸……”

“他们这样的人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吧?”

“从慕十三出现开始,我便闻到一股浓浓的阴谋……”老曲忽地喷出一口黑血,一脸淡定地用袖子擦了擦嘴道,“今晚杀人可能是不大行了,既然已经救到人了,差不多就准备撤吧!”

申小甲看着老曲袖子上的黑色血渍,登时瞳孔一缩,惊声道,“你又吐血了!”

“小事,我血量多……”

“黑的!”

“好吧……我承认我中毒了……”

申小甲立时看向牛鬼蛇神,面色阴沉道,“高手过招还用毒,太恶劣了吧!”

“不是他们……”老曲摆摆手道,“这毒来得莫名其妙,也厉害得莫名其妙,他们寻不到这样难缠的毒药。”

申小甲满脸担忧地看向老曲,轻声道,“那现在怎么办,这儿也没牛奶啊……”

“要牛奶干什么?”

“解毒啊,其实你们这儿的毒药大多是含重金属元素,比方说铅、砷、汞一类的,而牛奶中的蛋白质可以和这些重金属离子发生反应……”

“什么乱七八糟的,”老曲打断申小甲的话,慢慢盘膝坐下,淡淡道,“再说了,这儿也没能产奶的牛,还是得靠我自己的法子来解。”

申小甲想起前世看过的那些影视剧,眉毛一扬道,“你要用内力把它逼出来?”

“这都在五脏六腑了,能逼出来个屁……”老曲用右手食指和中指快速地胸口几处穴位点了一下,闭上眼睛,悠悠道,“我打算直接炼化它们……在我解毒这段期间,不要让任何人靠近我。”

申小甲扫视四周,舔了舔嘴唇道,“虽然这个要求有点过分,但我可以试一试……大概需要多久?”

“一柱香的时间足矣……”老曲顿了一下,补充道,“要是做不到,就别管我,带着你的女人有多快跑多快,你虽然接下了吴青的一箭,但他还有很多箭,那边还有两个要命的牛鬼蛇神,别太勉强自己。”

申小甲甩了甩头,扭转身子,背对着老曲道,“拖延时间嘛,这种事情我相当擅长,一点都不勉强,毕竟我可是嘴强王者……”

正在这时,楚云桥拍了拍申小甲的肩膀,柔声道,“放我下来吧,虽然我很喜欢趴在你的背上,但我不想成为一个毫无用处的包袱……待我调息一番,多少也能帮点忙,至少你可以走得轻松点。”

“行吧,”申小甲无可奈何地笑了笑,解开身上的绳索,伸出食指在楚云桥的额头上点了一下,语气温柔道,“你这女人就是太懂事,通常太懂事的女人会活得很累,很少会有人心疼。”

楚云桥缓缓坐下,瞟了一眼老曲先前戳点的几处穴道,眼底闪过一丝忧虑,复又扭头盯着申小甲的眼睛,娇笑道,“我现在不是已经有你心疼了吗,也无需别的什么人心疼……”忽地想起什么,指了指躲在沈荣身后的沈琦,“对了,你要当心一点,他想做鹬蚌相争里的渔翁。”

“我知道……自从这些骑兵武士出现之后,我就已经明白了他的心思。他就给了我买两百把刀的钱,却要我对付六百人。无所谓,他做初一,我做十五便是……”申小甲轻笑一声,转身看向沈琦,高喊道,“还等什么呢!”

话音刚落,缩手缩脚的沈琦长叹一声,收起脸上憨傻的神情,站直了身子,手中寒光一闪,快步踏出撞在沈荣后背上,嘴角浮起一丝冰冷的笑意,在沈荣耳边轻语道,“爹,你给我的匕首还真是好用呢!”

惊变乍起,所有人都停下了原本的动作,包括准备再次搭弓射箭的吴青,以及刚刚走到距离申小甲等人还有百步之遥的牛鬼蛇神,俱是齐刷刷地看向沈家父子。

沈荣双眼一突,艰难地回头看向插在自己腰上的那把匕首,面色铁青道,“混账东西……你在干什么!”

“杀你啊……”沈琦拔出匕首,又接连在沈荣的后腰上捅了几下,咧着嘴笑道,“现在看出来了吗?”

沈荣扭转身子,刚想运气一掌拍向沈琦,却是感觉胸腹一痛,顿时喷出一口黑血,只得摇摇晃晃地退后几步,面色惨败地指着沈琦道,“你还下了毒?”

“当然了,”沈琦掂了掂手中的匕首,不咸不淡道,“不这样做的话,怎么能保证绝对能杀死你呢……这毒可是费了孩儿一番心思呢,剂量、毒发时间、发作条件都是经过上百遍计算的,为了不让你起疑心,我自己还吃了一个大西瓜,折腾了好久才把毒排出去……”

沈荣气极反笑道,“哈哈哈,好啊好啊,我儿终于出息了,懂得算计人了!”

“你看你一点都不了解自己的孩子,平常是不是只顾着忙事业去了……”申小甲忽然插话道,“你儿子啊,很早就学会算计了,实话告诉你,今晚这场杀局,明面上是杀我,其实是为你准备的,我只是个吸引视线的幌子罢了。”

沈荣怒目圆睁地看向沈琦,恨声道,“为什么?我对你不够好吗?”

沈琦语气平淡道,“不可谓不好,锦衣玉食,宝马香车,你给了我很多人做梦都想要的奢华生活……”

“那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听我把话讲完嘛,怎么说现在也是我在掌握局势,多少给我点面子……物质上你确实在最大程度上满足了我,可你同时也给了我最深的恐惧。”

沈荣吐出一口血水,色厉内荏道,“儿子怕老子天经地义!”

“错了!”申小甲耸耸鼻子,再次插话道,“儿子应该敬老子,而不是怕……一个人惧怕另一个人,一定会积压怨愤的。怨恨积压过头了,就会冲垮一切,包括血浓于水的亲情。”

“怕,是一方面,”沈琦迈步走向沈荣,低垂着脑袋道,“你时常说儿子应该像老子,所以我就想学一学你,为了权力可以六亲不认……”

“我的权力迟早会交到你手上!”沈荣踉踉跄跄地又退了几步,沉声道,“前阵子我已经向圣上递了折子,为你求一个子承父业的恩泽……”

“对不住,我向来喜欢自己去争取想要的东西……”沈琦瘪着嘴道,“而且,我不想再等了,也不敢再等了。”

沈荣来到一名骑兵身旁,右手扶着战马,双眼微眯道,“我知道当年你母亲的死给你留下了很深的阴影,但你和她不一样,你是我的儿子,她只是一个妻子而已……”

“嗬嗬嗬!”沈琦摇头大笑道,“其实你应该直接说她是你的棋子才对,是你为了离开京都不得不娶了的棋子。说句实在话,那女人的死并没有给我留下什么阴影,尽管你掐死她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看着,但我当时一点没觉得害怕,反而很高兴,毕竟是她害得我娘不得不离开你的……”

自嘲地笑了笑,沈琦继续道,“我甚至一度以为你是良心发现想要替我娘报仇,还暗暗地感激了你好一阵子,后来才发现你只是觉得那颗棋子没用了,留着碍眼,就像我娘一样,随时都可以丢弃……那会儿我便知道,亲情对你来说就是可有可无的东西,你是一头眼里只有权力地位的野兽。”

“即便我是头野兽,但虎毒不食子……”沈荣咬牙切齿道,“你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何至于要做到这么绝,非要背上弑父这样的千古骂名……”

“哎,看你们绕来绕去的真没意思,我来帮你们说得透亮一些吧……”申小甲点指了几下沈琦,嘴角浮起一丝讥讽的笑意,双眸清冷,不疾不徐道,“虎毒不食子是没错,但他啊,压根儿就不是你的儿子,自然畏你如虎……我说的对吧,麻子兄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