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昭雪令 > 春江杀人月
第六十九章 等下一个天亮
作者:长弓难鸣  |  字数:2364  |  更新时间:2022-08-05 00:31:54 全文阅读

夜雾凄茫,灯光朦胧。

沈琦慢慢地从朦胧的灯光走了进来,走进他自己的厢房。

那张狰狞邪恶的脸,在朦胧的灯光中显得更加邪恶可怖。

可是他脸上的神情却很祥和,声音也很温柔,盯着坐在木床上动弹不得的楚云桥道,“别这么看着我,如非必要,我也不想走进来。”

楚云桥的脸在灯光朦胧中更添了几分凄美绝然,冷冷道,“就算你进来了,无论你想做什么,都是做不成的。”

“我知道你可以咬舌自尽,也可以拼尽全力冲毁穴道,然后用你头上的簪子扎死我或者你自己……”沈琦坐到厢房中央的桌子旁,慢条斯理地拔下手上的金戒指,淡淡道,“但我劝你最好不要这样做,否则就白费了我求吴青多射一箭的苦心。

“这么说我还应该谢谢你咯?”

“不必客气,我做这些不是为了你。”

楚云桥怔了一下,娥眉微蹙道,“小甲?”

“这才几天啊,叫的可真是亲切呢!”沈琦低垂着脑袋,长叹道,“你猜对了一半,我做这些一半是为了他,另一半是为了我自己……所以,即便是为了他,我也不会碰你,安心在这儿待着吧。”

正当楚云桥想要再开口说点什么的时候,沈琦瞟了一眼地上的暗影,忽地抬起头,对楚云桥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而后迅速捞起左手的衣袖,右手有节奏地拍打左手手臂,癫狂大笑道,“好玩!好玩!真好玩……”

厢房窗外,沈荣侧身听了一阵,表情怪异道,“快三下,慢三下,不快不慢又三下,这小子在床上功夫这方面倒是得了我的真传,可玩了这么多女人,怎么就不见有谁下个蛋呢……”摇摇头,转身离去,“什么时候得请个神医来给他看看了,我沈家十八代单传,不能断了香火啊!”

沈琦盯着慢慢远去的暗影,长出一口气,拿起一个装满虫子的陶罐,缓步来到窗边鸟笼前,用两根翡翠细棍夹起一只虫子放入鸟笼内,盯着一口吞下虫子的黑鸟,低笑道,“你知道申小甲是怎么发现破庙里那具女尸的吗?”

楚云桥不知道沈琦为何会突然这么问,刚才的一切已经够让她迷惑的了,现在又增添了一个新问题,沉吟片刻后,开口反问道,“你告诉他的?”

“是,也不是……”沈琦用手中的细棍戳了戳笼中的黑鸟,“是它的功劳,当然也不全是它的功劳,还有另外一只黑鸟也出了力,那只黑鸟有个厉害的主人,名叫曾八。”

“天字杀手榜第八?”

“这世上除了他还有谁配叫曾八吗?这世上除了他又还有谁喜欢养八哥呢?”

“我不是很懂。”

“你当然不懂……”沈琦放下手中的细棍,望向窗外那暗沉的天空,幽幽道,“这场大局我们从月神祭典之前就开始谋划了,七月七只是一切的开始,现在很快就要到终局胜负手了。”

楚云桥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一些,疑惑道,“你和他设的局?怎么可能?”

“哈哈哈,要的就是你这种反应,大概所有人知道真相之后,也会是你这副表情,”沈琦回头灿然一笑,而后面色又黯然了下去,“只是他可能不知道,他也在我的局中。”

楚云桥听出了沈琦后半句话的意味,顿时暗暗心惊,瞳孔一缩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你看你什么都不懂,看来和他关系最亲近的还是我啊……”沈琦拍了拍手,回到桌边坐下,捧着脸呆呆地望向地上自己的影子道,“只是可惜了,他最让我失望的地方就是把你这枚棋子变成了妻子,当然其实也不止这一点,总之走到今天这局面都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

“看来我以后要让他离你远点,你不正常,很不正常!”

“你以为你们还有以后吗?我啊,”沈琦忽地轻声笑了起来,面目狰狞道,“要他亲眼看着你死!”

“你现在就可以让我死,来吧!就现在……还等什么呢!”

“别着急,我在等下一个天亮……”

“天亮了!”浑身湿漉漉的桃娘望了一眼天边的鱼肚白,回头对收针断线的申小甲说道,“你的那块红布也绣完了,该动身了吧!”

申小甲屈指一弹,将手中的绣花针射入庭院内的一棵树上,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满意地看了一眼手中的红盖头,小心地折叠起来收进怀里,点点头道,“是该动身了!”

桃娘精神一振,率先转身,紧了紧握剑的右手,沉声道,“一会我先杀进去,帮你引开那些狗杂碎,你去找到云桥……”

申小甲走到桃娘身旁,摇摇头道,“你哪都不用去,就留在这里安心养伤。”

“你要一个人去?”桃娘微微蹙起眉头,瞥了一眼倚靠在柴房门板上闷闷喝了一夜酒的老曲,眉头又缓缓舒展开来,低声道,“就算你有九命猫神相助,但多一个人也能多一分力量……”

老曲拎着酒壶,醉醺醺地直起身来,忽然道,“我不会去。”

桃娘登时愣在原地,呆呆道,“你不去?”

“他又不是去杀人,我去干什么?”老曲身形一闪,突兀地出现在桃娘背后,猛地将酒壶砸向桃娘的后脑勺,瘪了瘪嘴道,“安心睡吧,别添乱了!”

砰!桃娘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回头怒视着老曲,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浑身一软,沉沉地倒入老曲的怀里。

申小甲拧着眉毛看向老曲,咧着嘴道,“你下次能不能换个法子,这方式真的很暴力!”

“习惯了……”老曲讪讪一笑,舔了舔嘴唇道,“少操这些闲心,你去办你想办的事情,这边有我,出不了什么乱子。”

“你就没什么想问我的吗?”

“不用问,你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

“老曲……我可能要晚几天成亲了……”

“只要能成就行,好事不怕晚。”

“有理!”申小甲深吸一口气,目光如刀地盯着城主府方向,声音冰寒道,“我先去见一个人,然后过两天再请你和我一起去杀一个人!”

“杀人这活儿我熟,小事耳……”老曲抠了抠鼻孔道,“不过,杀人之前我想请你喝杯喜酒。”

“这就是你喝了一夜闷酒想出来的结果?若是你有顾忌,到时候也可以不去,其他人也够用了……”

“没我在,我不安心。你也不必觉得有什么为难的,这是我本来就欠你的。”

“好!酒席钱我出了,杀完人我再请你喝我的喜酒!”

“别再这儿矫情了,早去早回……”老曲低头看了一眼昏迷的桃娘,眨眨眼睛道,“说不得,这事儿结束后还得再喝一顿喜酒……三喜临门啊,当浮一大白!”

申小甲会心一笑,朝着老曲挥挥手,快步来到醉月楼大堂门前,收起脸上的笑意,堆起一层厚厚清霜,双手按在门闩上,奋力一推,喃喃自语道,“你可别让我失望啊……我要是失望了,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