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昭雪令 > 春江杀人月
第四十五章 武痴的狂妄
作者:长弓难鸣  |  字数:3038  |  更新时间:2022-07-13 23:58:10 全文阅读

“痛快不痛快我不知道,但痛是肯定的……”师堰看着虬髯客离去的背影,嘟嘟囔囔道,“看来耍大刀的都是大老粗这句话是有道理的,一根筋地只知道往前冲,也不动动脑子想想打不打得过,若是换作我,至少也要等到其他三人离开,再想办法让九命猫神虚弱几分,这样才算势均力敌嘛……”

“所以你这辈子很难在武学上有所成就,”一道冷冷的声音从面馆棚顶传来,“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纵有千万人吾亦往矣……这才是一个武者应该有的心境!”

“我是个下棋的,有没有武学成就无所谓……”师堰放下碗筷,从兜里摸出十几枚铜板拍在桌上,打了个呵欠,懒洋洋道,“咱们也走吧,去城主府里转转,看看能不能最后再捞点好处。”

“要去你自己一个人去,我没什么兴趣……”

“莫非你也想去醉月楼凑热闹?”

“若不是恩师叮嘱再三,让我这趟以护你周全为主,我进城第一件事便是去醉月楼,怎么也轮不到一个唐国的亡命刀客出手!大庆自己事就该自己人办,何必假手他人!”

“庞庆,我就知道你又手痒了,千万忍住啊,你是我的底牌,要留在最后打出去的,这样方能给那小子致命一击……”师堰走出羊肉面馆,扭头对从面馆棚顶飞跃而下的灰色麻衣青年说道,“别急着去醉月楼了,那边也没什么好看的,以后你会有机会跟那几个人好好玩玩的,现在还是先跟我去城主府吧,那边也有一支很厉害的箭,没有你在我身边,我这心里不踏实。”

“也好,跟天下第一箭过过招也不错!”庞庆回头望了一眼羊肉面馆,舔了舔嘴唇道,“师堰,我已经看着你和别人在这家面馆吃了两次羊肉面了,下一次我和那几个高手打架之前一定要过来先尝几口,否则也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吃到嘴里了……”

“你还真是个武痴,”师堰翻了一个白眼,抬腿往城主府走去,没好气道,“我说的过招就只是过招,你到时候只需要拖住他们就行了,不一定真要打生打死的,等到致命一击落下,那姓申的小子两眼一翻,咱们就算大功告成,可以回京都复命了。”

庞庆双手插进衣袖里,亦步亦趋地跟在师堰的身后,微微皱眉道,“那不行,我必须要跟他们淋漓尽致地打一场,以证我的武道,若是这回退怯了,往后再遇到同等级的高手便连一战的决心也提不起来……所以高手之间的比试既决高下,也应分生死,否则就不算倾尽全力。”

“呃……那我请你到时候尽量也稍微克制一下,一切当以任务为重,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我努力。”

“你觉得那虬髯客能在九命猫神手底下走过几招?”

“我没跟九命猫神打过,不知道……但那虬髯客只能接下我三拳,再多就是奇迹了。”

“比我估计的还要不堪,看来又是给别人送了一道小菜……”师堰垂头叹息一声,满脸颓丧道,“只希望那虬髯客百折不挠,死缠烂打,被人家活活打死才好。”

庞庆眉头皱得更深了一些,耸耸鼻子问道,“你明知他此去是送菜,为什么还要让他去,这样岂非是打草惊蛇?”

“我要的就是打草惊蛇,让他们胡乱猜测,这样月城的水才足够浑浊……”师堰嘴角浮起一丝诡异的笑容,语气平淡道,“而且再过段时间,唐国女帝就要来大庆了,你说她如果知道自己的暗影刀客死在了那些人手里会怎么做?”

庞庆鄙夷地看了师堰一眼,刻意远离了两步,“我最讨厌你们这种躲在背后算计的小人,若你不是恩师的门生,我一定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武痴,有句话你一定要牢记在心……一人之勇终究只是一人,纵是强如你和九命猫神这般的人物,于大局亦是沧海一粟,百人杀不了你们,那就千人、万人、十万人……大局胜才有未来,一子得失并不重要,所以很多时候别那么冲动,学会冷静思考,这样你才能笑到最后。”师堰见庞庆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欣慰地点了点头道,“好了,我感觉我的话已经触及到了你的内心,多余的话也就不说了,能领悟多少就看你的造化,等下看我如何展现大局观的智慧吧……”

说罢,师堰快步来到城主府大门前,正了正身上的衣衫,轻轻叩击几下大门,面带微笑地静候一旁。

一盏茶过后,大门内仍旧毫无动静,庞庆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嘟囔一句,“你敲的太轻了,人家许是没听见,瞧我的……”上前一步,右手握拳重重地在大门上捶击三下,狂吼道,“有喘气的没有?来客了!”

师堰瞪了庞庆一眼,责怪道,“注意礼数!别让人觉得京都来的人没教养,看轻了咱们……”

正在这时,大门嘎吱一声打开了一条缝,瘸腿的老管家从门缝里打量了师堰和庞庆一眼,冷冷道,“想要剩菜剩饭去后门候着,在这儿敲什么敲,规矩都不懂吗!”

“我们像是要饭的吗?有我们这般仪表堂堂的乞丐吗?”师堰闻言一怔,指了指自己和庞庆,面皮抽搐道,“我们是来找……”

“寻亲戚的是吧?”老管家粗暴地打断师堰的话,板着脸道,“门客的亲戚走左侧小门,府中下人的亲戚走右侧小门,自己寻去吧!”

“不是……”师堰努力地保持着脸上的笑容,解释道,“我们并非是来投奔的府中什么门客下人的穷亲戚……”

“那你们是来干什么的?难不成也是想凭借一身本事在城主府中混口酒肉饭吃的江湖好汉?”

“也不是,其实我们是来找……”

正当师堰要说明来意时,提着一个清紫檀镶金丝鸟笼的沈琦哼着小曲从街道的另一边走了过来,在跨进大门时斜瞥了一眼师堰,登时面色一寒,“是你?你来我家干什么?噢……不用说,我知道了!定是烟雨楼诗会被我压了一头,心中不爽,想要寻我晦气是吧?好啊,正好本少爷也一肚子气没处发呢……”扭头看向瘸腿老管家,怒声道,“老狗,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帮本少爷教训教训这两个王八蛋,别打死,剩半条命交给我玩玩!”

瘸腿老管家看向师堰和庞庆,轻叹一声,摇头道,“原来是寻仇的……也罢,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那就让你们长长记性吧,别什么人都敢得罪!”

话音一落,瘸腿老管家拉开大门,一步踏出大门,伸出右掌,迅疾如风地印向师堰,掌下隐隐有惊雷声传出。

庞庆见状立刻横跨一步,挡在师堰身前,右手化掌于胸前运气一翻,正正地与老管家对击一掌,双眸之中精光一闪,欣喜道,“奔雷掌?”

嘭!双掌相印,两道惊雷相撞,气劲喷薄四涌,吹得庞庆和老管家的衣衫猎猎作响。

老管家收回右掌,双眼微眯道,“你也会?”

“嘿,前阵子刚打死一个姓容的老混蛋,从他身上捡的……”庞庆也收回自己的右掌,挠挠头,羞赧地笑道,“练得还不算太纯熟,只能用来打打蚊子什么的。”

老管家脸上的寒意更浓了几分,将瘸了的左脚向前一踏,立时尘烟四起,左脚下的地砖四分五裂,声音低沉道,“少爷,今天小的恐是满足不了您的心愿了,我打算直接打死他们!”

沈琦一屁股坐在门槛上,下巴支在鸟笼上,嬉笑道,“没事没事,我在一旁看戏也是不错的……但有一点,别太快就把他们打死,若是我看得不够尽兴,回去就让人把你打死补上不足的时间。”

“小的必定努力让少爷满意……”老管家深吸一口气,左右掌斜立胸前,缓缓抬起左脚,挺拔如松。

庞庆眼中的兴奋更加浓郁起来,“有意思!你左脚比右脚短了两寸,天生残缺,却能将腿法练至如此境界,当真是了不起……”弓步向前,摆开架势,正色道,“既然你擅长的是腿法,那我便以腿法击败你!”

老管家冷哼一声,猛地挥出左脚,狠狠地劈向庞庆,冷冷道,“年轻人总是太狂妄!”

“不狂妄的能叫年轻人吗!”庞庆轻笑一声,侧身一闪,顺势右脚一扭,左脚飞出,踢出数道迅如闪电的残影,冷冷地吐出几个字,“电光毒龙钻!”

啪啪啪!空中传来几声霹雳,残影散去,二人各自退后半步。

老管家正欲抬腿继续进攻,却听见身后传来一阵熟悉的脚步声,登时放下左腿,止住身形,束手而立,彷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一串爽朗的笑声在大门口响起,沈荣不知何时站在沈琦身后,热情似火地看向师堰,声如洪钟道,“我说今天怎么左眼皮一直在跳,原来是棋痴贤弟大驾光临……哈哈哈,快快请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