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昭雪令 > 春江杀人月
第三十七章 白玉换青砖
作者:长弓难鸣  |  字数:3375  |  更新时间:2022-07-05 09:16:34 全文阅读

当天边泛起一丝鱼肚白的时候,申小甲缓缓醒转过来,双臂撑着紫檀木床,坐直身子,拍了拍昏昏沉沉的脑袋,想起昨夜的荒唐事,速即左右扫视一眼,却并未发现楚云桥的身影。

轻轻嗅了嗅锦衾上的余香,申小甲苦笑着摇摇头,在自己上一世的认知里,这种情况下通常提前开溜的都是男人,没想到现在却是他被剩在床上……甚至自己的枕边还有一锭金子!

怎么能这样?这算是打赏?还是算是对自己昨夜勤勤恳恳的补偿?

在烟雨楼里,自己和花魁睡了一觉,被赏赐的居然是自己,奇耻大辱!

掀被下床,申小甲迅速穿好衣衫,雄姿昂扬地走出闺阁,四处寻觅楚云桥的身影,后院里,溪水旁,凉亭内,大堂中,到底还是一无所获。

不仅没见到楚云桥,甚至连老曲和晏齐也不知所踪。

申小甲拉住一名懒洋洋清扫大堂的小厮,询问一番之后才得知,老曲和晏齐昨夜便已离去,至于楚云桥的行踪,如小厮这般等级低下的仆从是不可能知道的。

他本想找到黄四娘结账,顺便再打听一下楚云桥身在何处,总觉得自己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那样岂不是与后世渣男无异……可来到柜台后才知道黄四娘一大早便出门采购烟雨楼各类杂物去了,至于他昨夜的账目已经核算清楚,剩余的找补也都按他所说换做了清酒和吃食。

垂头叹息一声,申小甲只好从柜台上取走两壶清酒,一盘辣卤牛肉,以及三斤花生米,缓步走出烟雨楼,满脸遗憾地回望一眼,心中感慨万千。

他之所以如此执着想要找到楚云桥,只是源于内心某种强烈的责任感,毕竟楚云桥是他这辈子还有上辈子的第一个女人。

上一世,他只想做一个惩恶锄奸的英雄,根本无心在儿女情长上,所以才会错过小荷,等到他想要去寻找小荷的时候,小荷已经变成了阿莲,便是相见亦是不相识。

从未尝过香玉满怀的滋味,如今初品之后,竟是如此美好,竟让他第一次对这个年代有了一些真实的情感,生出了无限憧憬,开始觉得娶亲生子,白头偕老,平淡地过完一生似乎也很不错。

再者,按照前世他所听说的经验,自己也应该是楚云桥的第一个男人,他虽没有某种怪癖情结,但心中那种自傲与责任也更加浓烈了几分。

只不过,对他有如此特殊意义的一个女人,却是想要杀他。

因而他很想找到楚云桥,认真地问一问她,为何想要杀自己,若是没有什么解不开的死结,他想拉着她的小手,许下一个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诺言。

他很想找到楚云桥,拍着胸脯保证,自己帮其赎身,背负起一个男人养家糊口的责任,让她不用在不想笑时,对人欢笑,在想哭时,没有肩膀可以靠。

他很想找到楚云桥,却又很怕真的找到楚云桥,因为其实他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每次看到楚云桥时,都像是看见了阿莲一般,尤其是昨夜,那只鸡的药力让他头脑不清醒,将楚云桥当成了阿莲,这才犯下了那个美丽的错误。

一步三回头。

申小甲在拐进飞雪巷前,最后望了一眼身后的烟雨楼,内心五味杂陈地叹息一声,抬腿朝着府衙走去。

当他的身影消失在巷口时,烟雨楼三楼某间厢房的窗户缓缓打开,一身白纱薄衫的楚云桥站在窗前,凝望着申小甲离去的方向,眼中尽是藏不住的黯然。

“昨夜你应该杀了他,而不是睡他……”桃娘不知何时来到楚云桥身侧,面色冰寒道。

“一开始我是想杀他来着,”楚云桥咬了咬嘴唇,有些心虚地解释道,“可不知为何,他身上有股奇怪的气息,让我怎么也提不起劲儿,更别说握剑了……”

“阴阳合欢散?那他更该死!”

“应该不是那种东西……今早我醒过来时,觉得身子非但不乏累,反而比平时轻松了不少,调整内息时发现体内经脉畅通无比,修炼青莲剑歌的暗疾也都全部消失。桃娘,你现在可以放心大胆地使用琴底的东西,我已经不需要了……”

“这么说,你和他睡了确是得了实实在在的好处,暂且饶他一次,也算是一命抵一命,两不亏欠。”

“我也是这般想的……而且他昨夜确实很辛劳,”楚云桥像是想起什么好玩的事情,嘴角不由自主地勾起一个羞涩的笑容,撅着小嘴道,“所以我在床头给他放了一锭金子,算是他操劳一夜的辛苦费。”

桃娘面色忽然也变得有些不自然,低声道,“其实说到底昨夜的事也有我的责任,我本该守在你房外的……只是半路上遇到了一个登徒子,死缠烂打,实在甩脱不开,后来好不容易打发走了,却已经晚了,不好再进来……”

“算了,好在因祸得福,想杀他以后还是有机会的……”楚云桥刻意躲开桃娘的眼睛,急忙转移话题道,“桃娘,咱们还是先去莲花泉池那边,将你身子的隐患消除了吧!”

正当桃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门口传来几下敲门声,一名小厮的声音紧接着响起,“云桥姑娘,城主大人来了,现已在大堂里等候,特命小人来请姑娘下楼一聚。”

楚云桥和桃娘对视一眼,深吸一口气,淡淡道,“知道了,你且先回去好生招待城主大人,我随后便到……”待到小厮应诺离去之后,思忖片刻,侧脸看向桃娘,“现在正是大好时机,我下去应付老狐狸,引开一些人的眼睛,你独自前去莲花泉池将那东西用掉,神不知鬼不觉……只是我还需要用一下你的闺阁木牌,否则很难糊弄过去。”

“难为你了……”桃娘满脸怜爱地看向楚云桥,长叹一声,从衣袖中摸出自己三楼闺阁的木牌放在楚云桥手中,随即抱着青莲古琴毫不迟疑地转身离去。

楚云桥看着桃娘从后院围墙飞跃而出,顿时松了一口气,拿出自己藏在衣袖里的那幅画,缓缓展开,痴痴地凝视着画卷上的申小甲,自言自语道,“司马北是谁?阿莲又是谁呢?你身上到底还藏着什么秘密……”轻摇几下脑袋,小心翼翼地将画卷藏在桌案的某本书册内,眼神中满是惆怅与忧伤,“你要不是你,我也不是我,那该多好啊!”

呆立片刻之后,楚云桥收拾心情,挤出一张淡雅的笑脸,不疾不徐地走出桃娘的闺阁,越过画廊,转入大堂内,扫视四周,挪步来到大堂正中央,在低头细细打量地上诗文的沈荣身旁站定,娇滴滴地半蹲行礼道,“城主大人万福!”

沈荣并未抬头看向楚云桥,目光始终停留在诗文上,左手随意地挥了挥,“不必拘礼,这是在烟雨楼,不是在城主府……”点指几下地上的诗文,面色诚挚地赞叹道,“好诗啊!那小子只做个捕快太屈才了,应该去考个状元郎才对嘛,然后再回来八抬大轿地迎娶你,简直是人生大赢家!”

“城主大人说笑了……”楚云桥怔了一下,苦笑着摇了摇头,低声道,“他若当真金榜题名了,只会迎娶王公贵族的女儿,哪里还会看得上我这等青楼女子……再说了,他很快就要死了,中不中状元没有什么区别,我可不想嫁给一个死人,哪怕这死人是个才华横溢的诗人。”

“通透!”沈荣终于抬头看了楚云桥一眼,点头赞扬道,“这才是聪明的女人应该做出的选择,我还以为你经过昨夜的事情之后会变得不一样,没想到你还是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小女子有自知之明,”楚云桥眼帘低垂,语气平静地说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自己该做什么样的事,一刻都不敢忘……而且昨夜诗会之后也并未发生什么不一样的事,自然小女子也就不会变成不一样的人。”

“哦?”沈荣歪着脑袋仔细打量楚云桥一番,故作惊奇道,“难道那位诗才绝艳的诗鬼没有与你花前月下?”

“确实没有,否则诗鬼昨夜便会成为死鬼。”

“可我怎么听说他昨夜去了你的闺阁,一直待到今晨才离去的呢?”

“他昨夜确实留宿在烟雨楼,可并未去我的闺阁……”

“没去你的闺阁,那他去了哪里?”

“桃娘的闺阁,”楚云桥从衣袖里摸出两块木牌,恭恭敬敬地递给沈荣,解释道,“我的闺阁在三楼,而桃娘的闺阁在二楼,因为房间位置相同,所以木牌上的标号也是一样的,仅仅是木牌上的竖杠标记不同而已。二楼的是两道杠,三楼的是三道杠……兴许他饮酒过多,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走错了房间吧。”

“那桃娘岂不是……”沈荣眨了眨眼睛,猥琐地笑道,“难怪你是一个人来见我的,估计桃娘这会还没起床吧。”

楚云桥轻轻地点了点头,满脸羞涩道,“我方才去寻桃娘,推门而入,确实见到桃娘还在床上……她一时羞恼,披上衣衫便跑了出去,也不知现今躲在哪个没人的角落里暗自神伤。”

“桃娘是个好女子,就这么被那杀千刀的小混蛋给祸害了,真是可怜可叹啊……”沈荣从怀里取出一张纸条,轻轻地拍在楚云桥手里,目光阴冷道,“只要不是你就好,那我就可以放心地把这个非常重要的任务交给你了!”

楚云桥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纸条,眼底闪过一丝忧虑,脸上却是依旧笑容明媚,微微躬身道,“小女子定当不辱使命!”

“哈哈哈,你办事,我放心!”沈荣拍了拍楚云桥的手背,大笑几声,一边转身走向烟雨楼门口,一边用手指点了点写满诗文的青石砖,声如洪钟道,“挺别致的青石地板被他全毁了,待会我就叫人全都撬起来,统统换成无暇的白玉砖……既是文雅风流之地,总要看着干净顺眼才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