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昭雪令 > 春江杀人月
第三十一章 三诗一印
作者:长弓难鸣  |  字数:2450  |  更新时间:2022-06-28 23:53:19 全文阅读

众人看着挺立大堂正中的沈琦,只觉得一阵难以言表的腻歪。金线锦袍,金戒指,纯金束发冠笄,脖子上挂着一块巴掌大的镶金白玉牌,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浓浓的铜臭。

沈琦来到大堂,众人很自觉地散开了一些,一方面是因为珠光宝气太逼人,参加诗会的大多都是寒士,平素向来视黄金如粪土,而今这么大一坨粪土滚至眼前,实在难以忍受。另一方面,沈琦叫嚷了一声笔墨伺候,自然也需要宽敞些的地方书写诗文,想要看笑话的寒士们自然要成全。

诗会原本无需比试者亲自提笔书写,若是当真上佳的诗词,自会有二楼那几个老者记录,而一些不算出彩的诗文,自然也就不必浪费笔墨,因此烟雨楼并未在大堂内准备笔墨纸砚,但既然沈琦提出了这样的要求,烟雨楼也只好满足,谁会跟一个城主府的傻儿子计较呢。

一名小厮抱着笔墨纸砚来到沈琦身前,脸上写满丑人多作怪几个字,懒懒散散地将白色的宣纸铺在桌上,啪地一声拍下砚台,狼毫笔一扔,不咸不淡地道了一句,“笔墨伺候好了,您请吧!”

“什么态度!”沈琦重重地哼了一声,“今时今日像你这般服务客人的,就算是再怎么兴隆的生意也只会越来越差,赶明儿我就让烟雨楼的老板把你的三条腿都打断,撵出门去!”

站在不远处的师堰见小厮两股战战的模样,微微皱了皱眉,帮腔道,“沈公子,今日诗会本是其乐融融的盛举,莫要为了一点小事影响心情,还是专心写作,以诗服人吧!”

这话说得极为巧妙,尤其是以诗服人四个字,令沈琦不好再与小厮计较,只得摆摆手,呵斥小厮退下,拿起桌上的狼毫笔握在手中,姿态犹如握着一支木棍般粗狂,闭目沉思。

小厮向师堰投去感激的眼神,而后便擦着冷汗慌忙离开。

经此一遭,许多人都对师堰更加钦佩,看向沈琦的眼神更加厌恶,三三两两叽叽喳喳地嘲讽沈琦小肚鸡肠,连笔都不会握,遑论是写诗,真是滑天下之大稽,都等着看沈琦接下来会如何出丑。

人都是喜欢凑热闹的,随着沈琦沉思的时间越来越长,四周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不仅仅是参加诗会的风流才子,就连本该在门外揽客的龟公也凑到近前,与一些熟络的姑娘闲聊打趣。

二楼十三号甲等座内的申小甲端着一盘辣卤牛肉,提着一壶清酒,起身走到栏杆前,一边饮酒吃肉,一边观看下方的好戏,忽地瞥见方才沈琦走过的地方有一行焦黑色的脚印,蹲下身子,用食指抹了些许黑渍放于鼻前,轻轻嗅了嗅,低声沉吟道,“白天在纱比街居然没注意到这一点,莫非是那家伙洗完澡后慌张换上的……”

晏齐也端着酒杯走到栏杆前,盯着蹲在地上的申小甲,纳闷道,“看什么呢?”

“没什么……”申小甲从怀中取出一张白帕,抹了抹地上的黑渍,揣回怀里,直起身子,指了指一楼大堂,意味深长地笑道,“楼下的场面才好看,真真是一出跌宕起伏的大戏!”

晏齐盯着大堂正中央的沈琦,满脸羡慕道,“有钱真好啊,我要是像他那么有钱,一定穿得比他还要风骚,身上起码戴着两座宅子的金银珠宝……”又扭头看向师堰,摇了摇头,“这人心思深沉,从他最开始对云桥姑娘发问便已经想好了接下来的几步,抢在那傻子前面作诗实在阴险,方才那番话更是诛心……好算计啊!”

申小甲抿了一小口清酒,目光始终停留在沈琦身上,嘴角噙着冷冷的笑意,“的确是好算计,典型的扮猪吃老虎啊!”拍了拍晏齐的肩膀,“那傻小子只要成功地过了棋痴这一关,不仅一夜天下知,还会抱得美人归……晏齐,如果云桥姑娘今晚真跟那家伙赏花弄月,你是不是很不甘心?”

晏齐愣了一下,忽地想起什么,眼睛放光地看着申小甲,撺掇道,“岂止是很不甘心,应该说是很不开心,可能还会想要去跳崖呢!凭什么天底下的好白菜都得让猪拱了!不公平!小甲,让我们一起用炽热的青春荡平这些污龊,拨乱反正,还世间一个公平公道吧!”

“说的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申小甲翻了一个白眼,朝着楚云桥努了努嘴道,“你很喜欢她?”

“不能说是喜欢,应该是爱……喜欢只是淡淡的爱,爱却是浓浓的喜欢!”

“呃……我觉得你要不还是换个人爱吧,她这种女子是带刺的玫瑰,你爱不起!”

“不管我爱不爱得起,总不能便宜那头猪吧!”晏齐指着大堂里的沈琦,忿忿不平道,“你看那傻小子多能装,该让他受点挫折了,否则他的尾巴就要翘到天上去了!咦……这家伙终于要动笔了……”

二人说话间,沈琦突地睁开双眼,身上的气质骤然转变,沉稳且内敛,像是换了一个人般,狼毫笔换到左手,在指间转动几圈,干脆地落在宣纸上,笔若游龙地书写起来。

“那傻公子开始作诗了……”

“连笔都不会握,估计那字儿怕是只有他自己认得吧,还学人写诗,简直可笑!”

“不对,他换到左手了,你别说……这字体大气磅礴……还颇有些好看……”

“什么!确实写得一手好字……那又怎么样,今天比的是诗,又不是比谁字写得好看……”

“这诗好像……似乎……大概齐也很不错的样子啊!”

“明月横影卢鹊,清风竖挂幽蝉……很一般嘛!”

“茉莉花香醉流年,听取春雪一片!这句倒是不错……”

“九万里长空外,三两步花台前。醒时烟雨黯然边,梦里云桥忽见!好诗啊!”

“他还没有停笔,还在写!开始写第二首了……夜难寐,清如许,萧萧声入雨。苦情切,愁似珠帘,缕缕来又去……”

“还不停笔,第三首这几句……云桥无影,春华可期,昨夜又添新岁……有些味道啊!”

沈琦写完三首诗,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看着宣纸上铁画银钩的诗句,满意地点了点头,放下手中的狼毫笔,斜睥众人,拱手道,“诸位,三首拙作奉上,还请不吝赐教!”

大堂内的才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是无一人言语半句。

师堰轻叹一声,淡淡道,“诗确是好诗,只是人……未必是真人!”

一语惊醒楼中人,站在沈琦右侧五步之外的一名寒士忽地开口道,“对啊,你凭什么证明这三首诗是你自己写的,以城主府的实力想要搜罗来三首好诗是轻而易举之事……旁人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写出一首佳作已是极为难得,你却写出了三首,莫非你是大庆诗文榜前三的绝世天才不成!这里面没有猫腻,谁信啊!”

其他人也都恍然大悟,纷纷点头,满脸鄙夷地盯着沈琦,一口一个“诗贼”地冷言讥讽。

沈琦无奈地摇了摇头,从怀里取出一枚印章,狠狠地戳在诗文署名处,冷笑道,“你他娘还真是个天才……嘿!被你猜着了,本少爷正是大庆诗文榜第三的诗狂,三水居士!”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