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昭雪令 > 春江杀人月
第十二章 平地一声雷,死后空余灰
作者:长弓难鸣  |  字数:3360  |  更新时间:2022-06-10 01:04:31 全文阅读

“每个人都可以变得孤独,只要他尝过什么叫做辜负……”

半个时辰后,申小甲悠悠地在老曲的肩上醒转过来,感觉就像是回到了十年前一般,那时他也是趴在老曲的肩上,走进了那一道如同墓碑般耸立着的城门,不禁微微一叹,“老曲啊,你终究是辜负了我!”

“醒了?”老曲翻了一个白眼,问出了那句和十年前一模一样的话,“脑子没坏吧,认得我是谁吗?”

和十年前不同的是,那一次申小甲摇了摇头,而这次他却点了点头,“当然认得……你是生儿子满脸都是小鸡的憨批老曲!”

“胡言乱言!”老曲扫了一眼街道两旁人影错落的茶楼,双眼微微一眯,左掌化刀,干脆利落地劈在申小甲的后颈处,瘪了瘪嘴道,“你还是再睡会吧,听别人讲,脑子要是被人打坏了,再打一次就会复原!”  

申小甲双眼一突,“放屁”的放字刚说出口,便晕死了过去。

老曲微微一笑,正了正肩上的申小甲,在一片吆喝声中拐进一条小巷,用眼睛的余光瞄了一下身后,快步转进另一条巷子内,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巷子尽头的矮墙前,翻身跃了进去。

片刻之后,两个黑衣人走进了巷子,环视四周并没有发现老曲和申小甲的身影,面面相觑地对视一眼,满脸不甘地退出了巷子。

藏身在矮墙内一棵歪脖子李树上的老曲冷冷地看着两名黑衣人离去,嘴角勾起一个讥讽的笑容,轻声骂了句“棒槌”,从李树上跳了下去,轻车熟路地溜进了一间瓦舍内,将申小甲像扔破布麻袋一样地丢在地上,大刀阔斧地坐在桌子旁,提起桌上的茶壶,斟了一杯茶水,一饮而尽,砸吧一下嘴巴,又斟了一杯,随手一甩,泼在申小甲的脸上。

申小甲立时浑身一个激灵,缓缓睁开双眼,抹了一下脸上的茶水,恨恨地盯着老曲道,“我最讨厌别人敲我脑袋了,你今天敲了我的脑袋两次,还滋了我一脸的水,绝世高手了不起吗?绝世高手不睡觉吗?等你睡着了,小爷必定加倍奉还!”

“看来脑子还是没好……”老曲面无表情地转动手中的茶杯,“还需再敲打一下才会变成正常人。”

申小甲一脸警惕地往后缩了缩,“呐呐呐,你要是再跟我动手,我真的会翻脸的!”

“不打也成,那咱们就好好地以常人的方式聊聊,谁都不要插科打诨,胡言乱语。”

“你想聊什么?要给我讲你以前跑江湖的故事了吗?天字杀手榜第九的故事想必很精彩,如果我以后把它写成一本书,绝对非常畅销!一日之间,腰缠万贯,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你猜到我是谁了?”  

“我又不傻,这么容易猜的事情要是猜不着,那就该找块豆腐一头撞死得了……天下能打得过那张弓的屈指可数,其中姓曲的只有一人,那便是天字杀手榜第九的九命猫神,曲墨轩!” 

老曲从腰间取下没有刀鞘的寒月刀,重重地拍在桌上,寒声道,“既然知道我是谁,你怎么还可以如此镇定?” 

“很简单……”申小甲大模大样地走到老曲对面坐下,提起桌上的茶壶,直接往嘴里灌了一大口,嘿嘿笑道,“因为你还是老曲啊!”  

“你不怕我真的杀了你?”

“你要想杀我,我早就死了,刚才也不会跟那张弓打架……”

“不对!你不该是这样!你很不对劲!”

“哪里不对?”

“你是不是被我敲打得失忆了?先前我在莲花泉池那边不是已经告诉你身世的真相了吗?”

“杀我父母?把我扔进春江里?没关系,我原谅你了,谁让你是老曲呢。”

老曲瞪大眼睛,满脸不可思议地盯着申小甲,震惊道,“你怎么可以说得如此轻飘飘的?你怎么可以还是这样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申小甲挠了挠头,皱眉道,“那我应该是什么模样?” 

“信任多年的身边人摇身一变,居然是自己的仇人,你应该震惊,怀疑,然后拍着自己的脑袋大喊大叫几声‘不可能,不可能’,接着就是拔刀相向,但你知道打不过我,所以你的眼睛会变红,脸色会变青,咒骂我,怨恨我,也会怨恨你自己的无能,最终还是颤抖着举刀冲向我!” 

“我没有刀啊。”

“桌上有一把。”

“但只有一把,而且那是你的刀。”

“你可以拿,我不会抢。”

“我不会用刀,更不会用你的刀杀你……”申小甲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叹了一口气,耸耸肩膀道,“老曲啊,其实坦白讲,我和你想的那个我不一样……我没见过造出这个身体的父母,也没见过你杀他们的场景,更不记得你把我扔进春江里的事情。我只记得一件事,是你把我春江里捞起来的,我睁开眼见到这个世界上的第一个人就是你,也是你把我从八岁养到了十八岁。”

“可是我现在已经把真相告诉你了……”

“我从来不相信别人嘴里的真相,而且有时候真相并不重要,真相背后的人心才重要……老曲,我问你,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你当年为什么要把我从春江里捞起来,又为什么隐居月城陪了我十年?”

“因为你叫了一声阿爷……”老曲眼前再次浮现十年前春江边上的场景,滔滔不绝的春江里有一个孩子,渐渐地沉入江底,可就在他转身离去的那一刻,也是那孩子闭上眼睛的那一刻,那个头发半黑半白的孩子忽地叫了一声“阿爷”,他突然想起自己曾经也有一个孩子,如果没有夭折的话,也该和江里的那孩子一般大,于是他回了一下头……

“所以你就把我从江里捞上了岸?”申小甲脸上写满了不相信三个字,“一个杀手,还是绝世高手,应该杀过很多人,心如铁石,怎么可能会因为一声阿爷就放下屠刀,变成一个照看孩子的跑堂。”

“事实就是如此,”老曲将寒月刀往申小甲面前推了推,“所以,你杀我,我不会躲,就此了结咱俩之间的这段恩怨。” 

“以前恩怨我不管,”申小甲摇了摇头,沉沉叹息道,“我只管我们现在这段缘……”

正当老曲还想再说些什么时候,突地耳边传来一阵巨大的轰隆声,响彻天际,地动山摇,震得屋梁上的灰尘尽皆簌簌落下。

申小甲登时陡然变色,慌忙地跑到院子里,朝着城西某个方向望去,只见一股粗壮的浓烟升起,不时还有劈里啪啦的烟火绽放。

老曲抱着寒月刀也走了出来,望着那股浓烟,抠了抠鼻孔道,“这得是点了一个多大的炮仗啊……大白天点炮,这老谢头疯了不成?”     

申小甲此刻却没有丝毫说笑逗趣的心情,脑海中浮现出了那个麻子捕快的面庞,艰难地咽了咽口水,拔腿朝着院门口跑去。

老曲立刻跟了上去,右手按在申小甲的肩膀上,眉头紧蹙道,“你要干什么?”

“城西出事了……”

“那也不关你的事。”

“怎么不关我的事,我是捕快!”

“月城衙门捕快不止你一人!而且你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不能出去,至少也要等过了今天再出去。” 

“不行!我现在必须要去,因为那边出事的也是一个捕快,一个满脸麻子的捕快。”

“你又没有在那边,怎么知道出事的是捕快,而不是疯了的谢老头?”

“我让马志去找谢老头,然后就有了这一声雷,一切都像是安排得刚刚好……这么大的雷,出事的绝不会是一两人!”

“那你也不能去,走出这道门,你先前就白死了……” 

“老曲,我在这个世界上的朋友不多,马志勉强算是一个……他家里只有一个瞎眼的母亲,没人能替他收尸,也没有人能替他讨个公道。”  

老曲认真地看着申小甲的脸,忽然发现此刻的申小甲和自己以前认识的那个人不大一样,轻叹一声,松开捏着申小甲肩膀的手,将寒月刀架在肩上,往地上啐了一口,抽抽鼻子道,“你家里连个瞎眼母亲都没有,死了同样需要有人收尸,我陪你去吧!”   

申小甲深深地看了老曲一眼,低声吼了一句“好”,一脚踹开院门冲了出去。

老曲满脸肉痛地看了一眼被申小甲踹倒的院门,急急地追了上去,面色难看道,“这院子是我攒了十年银子才买下的,院门更是用梨花木做的,作价二十两,你得赔!”

“梨花木?我呸!”申小甲蹿进喧闹的街道上,拨开因为巨大轰隆声而惊慌的人群,强忍着身上伤口带来的剧痛,疾步如飞地冲向城西那道浓烟。

老曲抱着寒月刀悠闲地从申小甲身旁飘过,摇头叹道,“太慢了……等你赶过去,早就灰飞烟灭了。”

“是太慢了,得换个交通工具!”申小甲眼珠子一转,右脚猛地一蹬地面,飞身跃至老曲的后背上,两条腿紧紧地锁着老曲的腰杆,一只手勒着老曲的脖子,一只手在老曲的屁股上拍了一下,高喝一声,“驾!”      

老曲面色一寒,从牙齿缝里挤出三个字,“滚下去!”

申小甲勒住老曲脖子的手更加紧了几分,嘟着嘴道,“你欠我的,就该给我做一辈子牛马!况且,事急从权,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

“有道理……”老曲冷笑一声,纵身跃上街道旁茶楼的屋顶,长袍猎猎作响,“那你可要抓紧了,别掉下去摔死了!”  

话音一落,只见老曲背着申小甲便化作了一道残影,从一个屋顶飞向另一个屋顶,腾挪翻转,片瓦未碎。

一盏茶的功夫不到,老曲便背着申小甲来到了那股浓烟前,盯着面前已经夷为平地的烟火商铺,拍了拍申小甲勒住自己脖子的手臂,轻声道,“恐怕你无法替那麻子收尸了……平地一声雷,死后空余灰!麻子……而今满地都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