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驭龙剑仙 > 正文
第一章 冷平生
作者:暴雨暖阳  |  字数:3321  |  更新时间:2022-04-24 09:38:01 全文阅读

苍玄界

青州,安平城。

二月的春风似剪,吹拂着城内树木摇曳如舞,淡淡的鸟叫声从茂盛的树叶间隐隐传出,源源不绝。

街道上,形形色色的人群熙来攘往,佳人风姿绰约,玉郎英俊潇洒,两旁络绎不绝的叫卖声此起彼伏,玲珑簪,胭脂粉,香味远传的美食,好吸眼球,行人接踵而至。

街中一座占地颇广的三层楼阁甚为显眼,绿瓦红漆,四面镂空,依稀可以看到陈设其中的桌椅酒具,这里正是安平城最大的酒楼‘云来楼’,正值晌午,楼内食客遍座,或高谈阔论、或低声细语,满头大汗的小二不时吆喝着穿插其中,忙得不亦乐乎。

楼外琉璃飞檐之下,却有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倚墙而立,嘴里还吊着一根草杆上下晃动着,一双灵动的眼睛四下打量着过往的行人,虽然看起来年仅十三四岁,可是尽透出一股子机灵劲。

“冷平生,和你说了多少次了,别在这影响了生意,快滚快滚。”

酒楼门口揽客的小二撇见了台阶上的少年,手上的毛巾一抖索,朝着其笑骂道,看样子两人还是熟识,关系还不错的那种。

“嘿嘿,王哥这说的什么话,你看我这小乞丐都在你们店门口逗留,这可不就说你们酒楼饭菜香嘛,简直是活招牌呢!”

少年名叫冷平生,就这名字还是他花了几个白面馒头请城东的老秀才取得,说是遇事冷静平安一生的意思,冷平生也不知道好与不好,但好歹总算是个名字,要知道和他一起的乞丐也就阿猫阿狗的叫着,听着就别扭。

“你就这张嘴利索,别怪我没提醒你啊,等下掌柜的拿凳子出来赶人我可不管。”

知晓这冷平生的性子,小二也懒得多说,交代了一句便准备返回门口继续招揽客人。

“让开,让开!”

本就喧嚣的街道上突然传来几声大喝,远处的人群顿时引起一阵骚乱,几名家丁壮汉肆无忌惮地挥舞着手中长棍,将挡在身前的人扫开,闪躲不及时的立马被招呼在了身上,却不敢发出丝毫不满,痛哼着挪到了一旁。

壮汉的护卫下,走在中间的是一个身着锦缎的男子,手持桃花扇,面容轻佻,目光不时流连在周围年轻少女婀娜的身段上,偶尔会意时发出的‘嘿嘿’怪笑吓得少女纷纷惊叫不已,连连躲藏起来。

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安平城护卫军统领的小儿子张德满,名字道德满满,却是个游手好闲的纨绔子弟,在这安平城内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城内百姓是敢怒不敢言。再加上有传言说这张家与仙人有旧,这几天便要来张家看这张德满的资质,要是有灵根便会带入仙门修炼,这让他更是有恃无恐了,就连城主府的少爷公子也是让他三分。

“咦?!”

张德满目光一闪,手中扇子一收,双手连摆示意壮汉散开,一脸猥琐蹑手蹑脚的向着路边一胭脂摊位走去,摊前正站着一女子专心的挑拣着胭脂,以至于没有注意到这群恶人的到来。

摊主连连用眼神示意,但是女子却豪无所觉,此举反倒是激起了张德满的怒意,狠狠地朝摊主一瞪,吓得摊主当即不敢再有动作,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后缩了缩。

“啪~”

伴随着女子惊慌失措的尖叫,张德满一手拍在了女子玲珑的臀部,看着转身一脸羞愤怒视自己的少女,样貌清丽,当也算的上一名美女子,张德满无耻地将手放在鼻子前嗅了嗅,怪笑着向着女子逼近了过去:

“嘿嘿,小娘子,如此良辰美景,不如去我府上坐坐。”

“你,你,当街调戏于我,不怕我状告到城主府去吗。”

女子这才看清了来人,竟然是恶霸张德满,顿时脸色惨变如坠冰窖,在这安平城内谁不知道被这家伙看上带走的女子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一边慌里慌张地娇声呵斥着,一边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周围的群众,可是触及之下俱都偏转了头去,谁又想平白得罪了这张家恶霸。

如此闹剧街上众人看到了,冷平生看到了,‘云来楼’三层一个临街位置上的食客也看到了,这位已近不惑,面容俊朗肤白无须,一袭月白长衫,束发高冠,俨然一副高人模样,仅仅看了一眼就不再关注,继续小酌起来。

“小娘子可不要瞎说哦,可有人看到本公子当街调戏于你,是你?还是你?”

张德满冷笑一声,伸手随意指点了边上的几名路人,吓得几人连忙摇头撇清关系。

“既然没有,当众诬陷本公子可是大罪,来人,将她给我带回去。”

张德满颇为自得,看向女子目光中都藏着炽热,招呼几名壮汉就要将女子带回,这般情景女子哪还能顶得住,双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满目尽是绝望之色。

“唉,可怜又一女子要遭毒手了,谁敢出来作证啊。”

小二摇头叹息了一声,这种情况太平常了,富人权贵为所欲为,底层之人皆是如履薄冰,即便有理又能如何。

“王哥话可不能这么说,我若去将这证做了你当如何?”

冷平生闻言眼珠一转,向着小二笑嘻嘻地说道。

“得了吧,就你还不够人家一顿揍的,你要去了算我一顿驴肉火烧。”

小二看着冷平生嗤然一笑,这小子平时看着机灵,可从来没做过鲁莽之事,这般说辞他自是不信。

“那你可要将驴肉火烧准备好了啊。”

冷平生朝着小二眨了眨眼睛便一跳下了台阶,小二没想到他还真敢去,再要阻止已是来之不及。

“慢着!我作证,我作证!”

眼看两名壮汉架着女子就要离开,一道清亮的声音突然响起,只见冷平生晃晃悠悠地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哦?这安平城是越来越有意思了,一个臭乞丐都敢同本公子作对了?”

看着眼前身着破烂的少年,张德满眉头微皱,都不需要他做什么指示,一名壮汉立马走了出来,一脚踹向少年肚子。能进入大户人家做家丁的身上自然都带了点功夫,然而这一脚却被冷平生灵活的躲了过去。

“兄弟们,弄死这小畜生。”

不知道哪个恶奴吆喝了一声,壮汉们俱都狞笑围了上来,双手发力下手中长棍带着风声朝着少年就是砸去,这种事情他们干的多了,早就轻车熟路。

“咻~”

眼看形势危急,冷平生手指放入嘴里一声响哨,下一刻街上哨声回应不断,几十个手持打狗棍的乞丐迅速围了上来,如此声势顿时震的几个恶仆连连后退,围在了张德满的身边。

“小平子,怎么了?”

一个年纪略大的乞丐走到了冷平生的身边开口问道,虽然看到了对方是那张德满,也没有过多的惧怕,反正都是乞丐,大不了换个地方便是。

“嘿嘿,这位姐姐说请大家伙饱餐一顿,可是这张大公子好像不同意啊!”

对于‘小平子’这个称呼冷平生是直翻白眼,不过还是笑呵呵的开口说道,嘴巴也向那被欺辱的女子努了努嘴。

“啊!?是……是,奴家是这么想的。”

地上的女子微微一愣,虽然对于眼前的乞丐颇为不齿,不过眼下也只有靠他们才能解围了,连忙点头应是,她这一承认也就顺理成章的将众乞丐置于了当事人,也就不存在聚众闹事一说了,不得不说这冷平生心思之缜密。

“小崽子,我记住你了。”

眼看众多乞丐拿着棍子在眼前晃啊晃,张德满心里有些发虚,恨恨地丢下一句话就要离开,冷平生众人自然不会阻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驾,驾……”

那张德满一行还未走出几步,街道之上传来一阵震动,一位披金带甲的中年将领策马而至,身后还跟着百余名军士,齐齐在酒楼前站定。

“哈哈,我爹来了,你们一个别想走,小王八蛋看我不弄死你。”

先前还狼狈不已的张德满眼睛一亮,哈哈大笑起来,恶狠狠的看着冷平生,如此阵仗惊的街上行人四散,一众乞丐也是惶恐着溜了个没影,一时间大街上就剩下了冷平生一人,不是他不想跑,而是不能跑,他一跑这张德满是必会迁怒那些乞丐同伴,后果不堪设想。

“你再嚣张啊,来人,给我作了他。”

张德满戏谑的看着冷平生,开口吩咐道,几位恶仆先是悄然看了一眼马上的张统领,见其并没有动静,这才狞笑着持棍扑了上去。

“唉,也就开个玩笑,你还真去,这命不比驴肉火烧值钱吗。”

躲在酒楼窗后的小二一声叹息,如此机灵的小伙子怎么今天短路了呢。

眼看冷平生就要命毙当场,就连冷平生也是觉得希望全无的时候,一道白色身影突然出现在了他身前,抬手一挥间众多壮汉纷纷倒飞了出去,将不少摊子撞得支离破碎,顿时一片惨嚎之声。

“见过仙人,鄙人张家张荣。”

如此场景引得众人一怔,待见清了这白衫男子,端坐马背上的统领张荣脸色大变立马跳下马来,一路小跑就来到了近前,毕恭毕敬地行了一礼说道。

“这就是你儿子?”

男子没有理会张荣,而是抬眼看了看不远处的张德满,此时的张德满早就惊呆了,这男子竟然是仙人?在老父亲频频眼色下这才反应了过来,诚惶诚恐的跑了过来拜倒在地。

“如此,不看也罢,我剑派与你张家之旧就此了结。”

男子淡然地看了张德满一眼,事件的全程他可是在酒楼上看了个清楚,这种人即便有灵根又如何,引入门派也是个祸害。

“仙人,求你开恩,给小儿一个机会,看看……仙人仙人!”

张荣闻言大急,连忙行礼苦求起来,然而男子却不予理会,一挥手便没了身影,一同消失的还有身后的冷平生。

暴雨暖阳
作者的话

新书求支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