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科学修仙传 > 正文
第四十七章:命运从不宽恕他
作者:卧娆  |  字数:3121  |  更新时间:2022-04-30 16:43:26 全文阅读

“喂,别睡了鸮,溜号了。”

还是凌晨,虽然这儿的天空只有天际线的两边还能稍微亮亮。

但这个时间也还是太早,因为枭而感到惶惶不安的鸮才刚刚睡下不久。

就被柳白一把抓了起来、

“嗯?咋回事,为什么要溜号?”

“我们能溜去哪?”

鸮满脸写满了不解,不过他很快就大概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甄吾仇决定今天一早,带人来把我们一锅端了。”

“我的身子骨你是知道的,并不是很好,真要打起来可经不起他折腾。”

“还是跑路要紧。”

柳白也是一副没什么耐心的样子,才给了他一点整理衣冠的时间。

就急忙着要把他拖走,看来是危在旦夕了。

“为什么,他们突然要杀人灭口。”

鸮也没有想到对头的反应这么大,他知道枭的所作所为,但甄吾仇能杀伐果断到这个份上真是令人始料未及。

比起这场祸事,更让人感到可疑的是,如果甄吾仇真下了狠心想来杀他们,为啥他们现在能提前得知,并且做好完全的准备跑路,连自己这种半生不熟的都一起带上了。

“我也想知道啊,是龙绶玉半夜摸过来告诉我,那边的厂里所有人都在磨刀霍霍,恨不得把我们全宰了。”

“我现在也是半信半疑,你说该怎么办呢?”

柳白则装作一副自己也是毫不知情的样子,这入木三分的演技,让鸮也不禁要为自己的前途担忧。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那还是润吧。”

如果是这样,相比起柳白的故作犹豫,鸮比他都要确信的多,甄吾仇是真要过来宰了他们。

被拖出门口,鸮抬眼一看,人还挺齐。

寻音,梅竞雪,颜嵩,龙绶玉,沈望,还有那个奇妙的机器人。

都几乎同一时间赶了过来。

“嗯,等等,分下工吧。”

“没有抵抗能力的人走前头,我想甄吾仇也不会太难为你们。”

“寻音小姐,老爷子,还有鸮,你们跟着导师走吧。”

“如果我们死了,你们就是这地下世界里重振科学事业的独存的火苗了。”

“快走!”

沈望一见面,就直接拍了板要他们这些无战斗力人员先润。

“不太好吧……我们这些一点战斗力都没有的人,一旦被包抄可就全军覆没了。”

这个题案让鸮很不安,毕竟他可不想把自己大好前途葬送在这里。

“你们没有抵抗力他们才不会有杀心,甄吾仇的大部队都会来对付我们。”

“你们就算被他们的小弟抓了,人家也会想要活的去邀功,我们之中有一个人在你们其中。”

“你们反而全是人质,并且会最大限度的激起对方的战意,到时候是死是活就不好说咯。”

“我们现在是互为累赘的状态啊。”

“就不要互相拖累了。”

柳白直接出面盖棺定论,用的是一副不容再议的语气。

确实,眼下的情况根本就来不及做那么多分析。

“什么?大半夜的叫我起来现在还要跑?我可是老年人……”

典狱长都还么来得及抱怨完,就被导师一把抓起来,丢上了直升机。

“我们……要用这玩意跑路吗?”

鸮并不认识直升机,但他很怀疑这个铁疙瘩究竟能做什么。

“别废话了,快上去。”

“这玩意能在天上飞,我们会比他们安全的多。”

导师也是当机立断,拉起寻音小姐就要上去启动直升机、

“等等,开啥玩笑,这又和说好的不一样了啊。”

“下面的人有的是办法把咱们打下来,坐这玩意摔下来咱不是死透了吗?”

情况从九死一生变成了十死无生。

鸮变得更加的信不过他们。

“他们来了!别叽叽歪歪了。”

“我们可是把逃生的都赌在你们身上了,快走!”

直升机的螺旋桨轰隆隆的转了起来,沈望一把将鸮丢进了直升机的机舱内。

直升机起飞的一瞬间,刀光剑影从电视塔的周边突然杀出。

鸮这才明白过来,情况真的危机到了没有空给他磨磨蹭蹭的下楼。

沈望,龙绶玉,柳白,梅竞雪等人,瞬间就被随着而来的刺客吞没。

但自己的啰嗦也给自己拖够了时间。

开什么玩笑,如果坐上这架直升机,他的命就不由他说的算了。

他已经用最快的时间,将埋伏在他附近的枭给叫了过来。

只要凭借枭缩地成寸的本事,他还是有机会逃到某个阴冷的角落里。

眼看沈望他们与地下三层的来者混战,静观其变的。

但很快,让他感到茫然的事情又发生了。

沈望一与他们交手,就铺开了漫天的白雾,和自己昨晚入睡前的状况如出一辙。

就是因为这白雾,枭无法接近自己,雾中的一切动作都会被沈望察觉。

但也顾不了这么多了,这么多人同时杀进来,沈望他们如果是在赌自己和枭接触的一瞬间的话,那么自己的作为确实是不打自招。

他不愿这么想,但眼下的情况。

就像是特意为了创造一个,将他和枭一箭双雕的牢笼一样。

尽管如此,他还是召唤了枭,他现在就要开溜。

“直接从飞机上跳下来。”

左右为难的鸮,脑子里接收到了他的最忠实的仆从所传递的心灵感应。

如果是平时,他估计会破口大骂。你是要老子去死吗,从这儿飞流直下三千尺,他可是会被摔的稀巴烂的。

但眼下他只犹豫了片刻,就闭着眼睛照做了。

无数次,当这个金面具还不是人的时候,他都选择了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了它来牵引。

这一次生死关头,他在最后一刻还是放弃了思考,选择相信命运。

纵身一跳,鸮感觉自己像是一头扎进了看不见底的茫茫白雾中。

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灵魂正在奔赴地府。

但命运可不会就这样轻易的放过他,在确切的感受到没有人回来接住他,将要心如死灰的一刹那。

一只离弦的箭朝他射了过来,直直的插进了他的肩膀里。

箭的推力带着一米八75公斤的他飞向了不知目的的远方。

肩膀几乎被射穿鸮,感到又痛,又安心。

痛楚让他感到自己活着,也让他感到自己并没有被放弃。

小时候的他,之所以会离家出走,便是因为高家人瞧不起他这丝毫没能反应出共工神性的血脉,让人觉得他毫无意义,但他的性格又是那么的古灵精怪惹人嫌。

越是放弃他,他的表现欲反而与日俱增。

在经历了那离家出走后,荒谬的一连串绑架事件以后,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他的家人确实抛弃了他。

唯一不会抛弃他的,只有这个祖宗的金面具为他带来的厄运。

这厄运让他成为了顶尖的风水师,也助他的人生走向了顶峰。

依然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他的唯一,毕竟人怎么可能会被自己的命运所放弃。

所以,说来有些奇怪,此刻倒霉竟然能让他觉得安心。

因为他感受到了,自己进入了那看似厄运实则注定要让他成为王者的强运中。

噔的一声,箭沉重的插入了水泥中,鸮再一次睁开眼,发现自己被丢在了电视塔隔壁楼的房间里。

箭插在了外面的墙壁上,瞬间发动了缩地成寸的神通。

把他瞬移到了墙壁后的房间里。

“你还好吗?”

熟悉的心灵感应传来,是枭的声音。

“啊,干的不错,但我真是要痛死了。”

“这场混战之中,应该不会有人来管咱们了。”

“咱们只需要静观其变,就可以掌握胜机了对吧。”

鸮真是感到庆幸,却又毫不意外,他的人生总是被这推着自己不断前进的厄运是指引。

现在的他,已经嗅到了大获全胜的味道。

“还不可以松懈,我会小心翼翼的朝你这边走来,但如果你在自己的身上搜到了柳白贴的符纸就告诉我,我会不顾一切的狂奔过来。”

事到如今,枭还是怀疑这一切是被设计好的。

“哈哈哈,怎么可能呢?”

“昨夜,寻音被我所监视,而甄吾仇也受你的监视,一步都没有离开自己的房间。”

“他们怎么可能是合谋在算计我……”

可搜着搜着,鸮还真的在自己身上搜到了一枚符纸。

“糟了,你还是不顾一切的快过来吧。”

他虽然不会言出法随,但符纸上写的是什么他还是清清楚楚。

这是一枚,追踪用的符纸。

话音刚落,他面前的玻璃窗被风压全数震碎。

外面传来了直升机的轰鸣声。

是柳白和甄吾仇,刚才还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他两,现在就搭着直升机追到了自己的面前。

此前,他们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鸮确实与枭有密切的关联,甚至能够让枭来主动舍命相救。

所以尽管手上拿捏着鸮这一号人质,但他们也仍然选择继续演下去。

因为他们决不能轻易放弃这一网打尽的机会。他们所认识的枭,卖队友是可以眼睛都不眨一下的,他如果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鸮。事态就变得不一样了。

通过刚才的那一箭他们无比的确信,鸮确实与枭的关系有着非同寻常的密切,甚至可以断言,枭就是被鸮所创造出来的式神。

“总算是露出狐狸尾巴了呢,鸮?”

柳白和甄吾仇同时来到了鸮的面前,这一刻,鸮感觉到了。

是他人生中最最倒霉的一刻,没有之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