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科学修仙传 > 正文
第四十六章:愿者上钩
作者:卧娆  |  字数:3302  |  更新时间:2022-04-29 23:24:17 全文阅读

“哟,老邓,你上哪去了。”

“大伙商量着,给你出谋划策呢,明天你不是要斗沈望那小子吗?”

“老邓,你咋了?咋走的和外头的僵尸一样没精打采的。”

“你看他,丢了魂似得。”

不仅走的踉踉跄跄,还一反常态的披着斗篷。

作为这地牢里冉冉升起的新星,老邓现在的一举一动都备受瞩目。

眼看被怀疑到了极限,另一个主人公也只得接踵而至。

“沈望?”

“咋回事,你两不是明天才开斗吗?”

人群之中,能够看到一个明显像是沈望的家伙,尾随着老邓走向台前。

但这并非是正主,而是枭假扮的。

他要做什么,也是一目了然的事情。

就像是魔术表演一样,让鸮提前写下符文,然后在斗篷内侧铺满火药,身为顶级风水师的鸮,自然也通晓一些炼丹术。

让他短时间内在这物资丰富的地下都市制造出火药也是轻而易举的事。

于是假冒的沈望对着人群大喊了一声“砰!”

并同时用意念催动了僵尸老邓体内的符文。

老邓的身上,立刻冒起了熊熊烈火。

而就像是通常的魔术戏法一般,所有人的目光都被熊熊燃烧的老邓所吸引。

当他们再回头的时候,沈望已经不见了。

“愣着干嘛,快去灭火!”

“太荒唐了,这是在做什么?”

“那小子人呢?抓住他!”

“已经溜远了,这是要开战了吗?”

一场惊天动地的凶杀案,就这样赤裸裸的发生在众人的面前。

他们却无力阻止,众人的怒火也随着老邓身上的焰火被点燃。

“怎么回事?!”

又一次,老沙姗姗来迟,看着已经被烧的面目全非的老邓,有些不知所措。

“是沈望那小子!咱们这回真的是亲眼所见。”

“他就站在那头,说了一声砰,老邓就浑身冒火。”

“太过分了,咱们现在就会杀回去,找那小子算账!”

把火给扑灭,这回真是人赃俱获,老沙却又开始不相信兄弟们了。

“等等大家伙,不觉得太刻意了吗?”

“他一文化人,鬼脑筋多得是,犯得着走到你们这群大老粗面前。”

“还砰的一声,整的这么花里胡哨的,谁能证明砰的一声和老邓着火有关系?”

“要是吱一声就能杀人,都不用下这地牢,老子早就把典狱长给骂死咯。”

有没有小姐另说,人命关天的事,老沙还是显得挺谨慎的。

“柳白那家伙,不是会言出法随吗?”

“指不定他也有一腿呢?”

“就是,他们平时啥也不干,就只有咱们这些老哥在这儿做苦力,沈望他没事来这儿干啥?”

“大伙,你们快过来看,我想这件事可以盖棺定论了。”

扑灭了老邓身上的火,帮忙灭火收尸的那几个哥们,从老邓的手里搜到了一个腰牌。

正面写的是头牌番长,背后刻有一只雕枭。

这家伙,是东厂最后残留此地的鹰犬……

他死了以后,这外头总算没有虎狼环伺。

其实算得上是好事?

“老邓……他是特务吗?”

“恐怕是被人替换了吧,毕竟那些特务也算是什么阴招都能使。”

“其实我也觉得蛮奇怪的,这老小子突然就像是变了个人似得。”

然而,事情有了一个好的解释,老沙的脸色却变得更凝重了。

因为仔细看这铜牌,上面还刻有字。

这刻痕明显是新的,写着有眼无珠。

即便做的是好事,但这样公认的挑衅甄吾仇,他们是认真的吗?

看到这令牌上写的字句,众人也陷入了沉默。

他们这回是骂不出声来了,如果不是沈望出手的话,甄吾仇差点确实请了敌人来统领大军。

这可是致命的错误,即便这样。

沈望直接损这般心傲气高的人是有眼无珠,也太狠了吧。

甄吾仇是不会视而不见,装作无事发生的。

但现在来着地下三层的恶战又要接踵而至。

柳白和甄吾仇之间必然的矛盾现在就要引爆?这时机也太危险了吧。

这已经不是老沙能够和的稀泥了,他需要去找比他更高一阶的老油条才能摆平这件事情。

“快去找……凌壬凨过来。”

众人又是一阵目瞪口呆,这等要紧的事情,老沙却选择先叫来了甄吾仇昔日的老对头。

“不叫一声……甄老大知道吗?”

“去找了凌壬凨再去找甄老大!不然事情就麻烦了。”

“甄老大!我自己去找就好!”

老沙可不想让这些七嘴八舌的大舌头跑去甄吾仇面前添油加醋。

凌壬凨虽然是他们的老对头,但论左右逢源,他最擅长不过。

然而我们的真主人,沈望还在电视塔上,为第二天的已经不存在了的决斗,在做准备。

而整个电视塔,也还在茫茫大雾之中。

沈望正在以柳白为对手,挑战着自己能力的极限。

“怎么了沈望?动作停下来了哦?”

打的正尽兴的柳白,见沈望突然没有了动作,疑惑着向他发问。

“有人过来了,看来是有急事找我们。”

整个电视塔百米之内,都被白雾罩的严实,这百米之内有什么事发生他都了若指掌。

“这身形和扎实的轻功,是龙兄吗?”

在雾中,所有发生的的事仿佛都在沈望眼前。

所以他能够提前感知到来着,能盯着这么可疑的大雾依旧之身进来寻他,想必是有急事。

“沈兄……好久不见,你的修为增长了不少呢?”

人还没打个照面,沈望就已经知道了他性甚名谁,这着实让龙绶玉也觉得可怕。

“哈哈,人总是需要有些长进才行。”

“这样的大半夜,你来,是为了老邓的事情吗?”

“看来枭果然还是先动手了。”

沈望看来是心里有底,如果是甄吾仇那里发生的变故,恐怕是枭先动了一手。

但为了反过来监视鸮,石锤他们之间的联系,沈望还是选择了静观其变。

但那样能将缩地成寸运用自如的男人,他们想真正的逮到他与鸮接触的瞬间,也是一件难事。

“不沈兄,恰恰相反。”

“我刚刚看到的事情,是你杀了老邓。”

“而我追过来,就是为了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或者说,我根本不相信那真的是你做的。”

龙绶玉说出了一个让大家伙都觉得挺吃惊的一个事态。

“什么情况,你详细说说。”

沈望和柳白倒是早就猜到了,这两人一定会在对垒开始之前,就整出一些动作,但这样的栽赃未免太拙劣的。

鸮的性命还牢牢掌握在他们的手里呢,对方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在听完了龙绶玉的所诉说的种种。

沈望和柳白都不禁的头疼起来,原来目的就是为了让甄吾仇下不来台。这一招确实狠辣。

因为就算他们解释的通,也会大大的影响甄吾仇的声望。

不如说越是解释,就越是步了枭的后尘。

如果不是甄吾仇也在这里的话,一切可就都完蛋了。

“哈哈,是我有眼无珠吗,我可真是想生气都气不起来呢。”

听到了话头另一边的声音,龙绶玉不禁吓了一大跳。

他张眼四处环视,都没有看到人影。

甄吾仇究竟躲在哪,这家伙难道会隐身不成?

“他在这儿,龙兄别四处张望了。”

柳白看他紧张的不得了,连忙拿出了手上的智能电话。

今天他们过去找甄吾仇,还有一件要紧事,就是把智能电话这样能够决定战场胜机的神器,推荐给他老人家。

“甄老哥,你怎么躲在镜子里?”

同其他只会拍马屁的混混不同,龙绶玉虽然暂时在甄吾仇首先做事,但他见到凌壬凨或者老沙这些地位比他高的家伙,也照样直呼其名。

见到甄吾仇,最多喊一声哥。

现在发生了这等大事,还给抓到第一反应是来找沈望告状。

如果是一般人,可真要觉得自己的生涯要完蛋了。

但龙绶玉除了最开始不知道甄吾仇声从何来时,感到过慌张。

现在在镜子里看见甄吾仇,反而面不改色,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还亲切的喊人家老哥。

“我算是明白了,你可真是个直脑筋,比我还要直的多。”

见他也不刻意奉承,现在给自己抓现行仍是一副没自觉的样子,甄吾仇也觉得自己真是被打败了。

“这不是镜子,是一个可以远程通讯的道具,如果让寻音小姐知道有这么好用的东西,她不知道会高兴还是伤心。”

“我正想着也塞给你一个呢,白天没寻着你。”

“我两刚刚在和甄吾仇,推销我的雾影大法。”

“心怜小姐,你也不用特意躲起来。”

“龙兄是正人君子,我向你保证。”

沈望话刚说完,眼前的雾开始构成一个女子的形体,眼眸处被星火点亮。

是个仿佛从画卷里走出了的美人,有着超越真人的梦幻般的魅力。

“龙公子,你好,很抱歉我一直躲在雾的后头。”

姬心怜也是相当信任沈望,如果不是早上的事情,她其实不是那么爱躲起来的人。

“这又是……”

“哈哈,你们在这地下玩的花样,真是让我觉得自己像是个无知的乡巴佬。”

“您好小姐,您是天上来的仙女?”

比起看到甄吾仇,龙绶玉见着女孩马上变得毕恭毕敬,像是建了菩萨一样。

惹的众人哈哈大笑。

“哈哈,但先不谈这个,你们可得想想,怎么样才能让我有台阶下。”

笑完了以后,甄吾仇还是觉得很生气,他必须把想要戏耍他的幕后黑手给抓出来好好讲讲道理。

他当然也看出了老邓的奇怪之处,才逼老沙一定要出全力试试他的深浅。

这下好了,对方就像个炮仗一样,一碰就自爆了。

惹得他开始变得难做了。

“当然,我们也得好好的排一场戏,回敬对方才行。”

柳白现在真是无比庆幸,如果没有这两千年前的智慧结晶,这样的大鱼怎么会轻易的自己上钩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