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科学修仙传 > 正文
第三章:别惹病秧子
作者:卧娆  |  字数:3609  |  更新时间:2022-03-17 17:13:00 全文阅读

不出所料,大家对他的兴致非但没退减,此刻正在兴头上。

有诗云: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柳白这样的人,不出去风个几百年骚在这儿蹉跎实在是江山的损失。

已到了集合的时间,平时的话,沈望应该会在远处看看。

而现在恰好被叫过来的他就站在柳白的旁边。

正好近距离的欣赏一下这位大哥战斗结束后的硕果。

灰白色粗布牢服上,沾满了尘土,尘土构成的脚印的形状,在他的身上随处可见,似是静静的诉说着,方才进行着多么激烈的搏斗。

在人群中,大约能看见六七个人,气喘吁吁的样子吧,也不用亲眼去看,在这一众武林高手中,气息紊乱的人总是会特别显眼的。

比起前两天只有一两个人,这次出动的阵容可真是华丽呢,但是重点不在于此。

哪怕是自己和龙绶玉这般,在午休时间玩的过火。

此刻至少呼吸吐纳仍然是平稳自如,这六七个人一眼望去都不是泛泛之辈,在没有受伤的情况下,光是打人却都被累的精疲力竭?

而被攻击的对象柳白,尽管看着灰头土脸,身上却没有明显的外伤,气息也很稳定,尽管还是老样子,时不时会咳嗽两声。

反正他不是在讲话就是在咳嗽,这一点沈望倒已经习惯了。

这也是他惹人注目的第二层原因,不论来历,修为,还是想法。

都未知而显得深不可测。

这样的人物不动声色的混迹于这些昔日里桀骜不羁的大侠当中。

实在会让人不禁的想要去揭示他的存在,而越是去挖掘他的矛盾,他那人性中锐利的一面。

就越是会威胁到站在最顶峰的那些大人物,他们的锋芒。

不错,这一刻除了沈望,人群中还有一股锐利的目光正直直的指向柳白。

是地牢里公认的所有犯人的龙头老大甄吾仇,所刺来的凶恶的眼神。

在柳白那仿佛天塌下来也能自若的神态下,完全被当做成了空气。

这可比在眼前上演刀光剑影都还要刺激多了,足以让沈望不虚此行。

也难怪甄吾仇会这般气愤,这一次找柳白麻烦的六七个人,全是甄吾仇手下的势力。

按他们现在的状况,要接着进行下午的劳作,恐怕是悬了。

如果干的活不达标的话,那个脾气古怪的典狱长,可不知道会用什么手段来找他们的麻烦。

即便甄吾仇帮忙,六七个劳动力所造成的缺失,也不是那么容易能够弥补的。

不得不赞赏这座地牢对于犯人的剥削,真是精确到毫发之间,在可持续的基础上,一个人最多一天能干多少活,典狱长善于把他的犯人们用到极限。

因此只需要六七个人的劳动力缺失,甄吾仇和他的小弟们,大概三十多个人,都要为此付出代价。

而眼前这位保持着受害者身份的柳白,看似狼狈,但从今往后却不会再有人想找他的麻烦。

呜哇,这就是江湖险恶吗,幸亏自己没参与。

还是想想自己能做的吧,眼下应该带着龙绶玉去帮他们的忙吗?卖个人情给甄吾仇的话,自己如果有什么不测,龙绶玉之后也不会被他们盯上。

“沈望。”

正当他打着自己算盘的时候,典狱长不出意料的叫了自己的名字。

“我在,有事您吩咐。”

那么自己究竟又摊上什么事了呢?沈望尽管有所疑问,还是站了出来。

伴随着这声招呼来的,其实还有一阵阵急促的“哒哒哒哒”的声音,从刚才开始一直从远处传来,直到现在典狱长的招呼声响起才停息。

话说回来,柳白其实也并非故意忽视甄吾仇,他的目光一直都牢牢的被那发出“哒哒哒”的机器所吸引着,看着这个机器一点一点的靠近自己。

实际上大家也应该对这个机器的声音有相当的印象,因为这是手扶发动机所发出的声音。

很奇特的是,我们的典狱长,是坐在轿子里粉墨登场的,但这个轿子的轿头绑着的,是一个连接着木轮的手扶发动机。

对于沈望和这里的犯人来说,这已经是司空见惯的场面了,自从咱们的典狱长在一堆电子垃圾里一眼相中这个手扶发动机,就没日没夜的把这玩意当宝贝一样研究,就在上个月他终于修复了这个古人类所使用的神奇机器。

于是他每天都要坐着这个手扶发动机为前驱带动的轿子出门,哪怕颠簸的受不了都要出来显摆几圈。

但典狱长目前还没有攻关这机器该有的核心科技,也就是给轿子装个方向盘。

所以这个车的转向只能是通过绳子绑在两个看守身上人力完成,再加上太过颠簸所以根本开不快。

沈望和众多犯人甚至众多士官都并不因此钦佩典狱长,反而觉得,实在是愚蠢,老老实实的抬轿不比整这花活好得多?

但像是柳白这样新来的当然会觉得很稀奇了,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所地牢的典狱长。

毕竟点名这种小事,随便两个看守过来核对名单就可以了,典狱长会亲自来到犯人的营地,是很少见的事情。

精雕细刻,有金箔点缀的门楣下,那红底的门帘用金丝纹出了一个麒麟的头,现在被缓缓的拉开。

沈望便看着那栩栩如生的麒麟纹案,变成了典狱长写满了狡黠的脸。

他用手招呼了一下,示意沈望近一步说话。

“你听着,我打算在这座地牢里,建造一所温泉。”

“是嘛?……”

沈望听到这样的奇思妙想,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这儿的典狱长行事一贯是这般风格,他也只得苦笑着附和。

“陵宫底层的西侧,最近在挖掘中,发现有天然的地下泉水,”

“我就想着真好呢,这不是天要我建一所温泉浴场犒劳自己的意思吗?”

他那精明的眼睛闪闪发亮着,若是过去,这位曾经在官场中最激烈的修罗场里,蛰伏了十几年的老狐狸。

对他的周围的人露出这样闪闪发亮的眼睛和微妙的笑容,都会发自内心的感到一阵恶寒。

但沈望明白,他现在这微妙的笑容和闪闪发亮的眼睛,是真正发自内心的感到满足。

在人心最险恶的修罗场为官十余年,他每天无时不刻不过的胆战心惊,直到现在的皇帝登基。

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把所有像是他这样的老臣子都打发走了。

他才有有幸在此时此刻,成为这些江湖大侠的典狱长。

至此以后,再也没有人能阻止他以追求个人的幸福度过每一天。

精打细算的折磨犯人也好,研究古文明留下的手扶发动机也好,老爷子的生活真是过得前所未有的充实。

所以沈望对于这样的他,会提出建造温泉这件事一点都不感到奇怪,真正奇怪的是,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吗?

“可喜可贺,有什么是我可以效劳的吗?”

尽管抱有疑惑,沈望还是只能顺着话题往下问。

“恩,实际上整个陵宫虽然都挖掘完毕了,但是陵宫底层的西侧,或许值得再仔细的考察一次。”

“因为如果我要把那里改造成一个浴场,对陵室的造成的损失是不可逆的。”

“但动真格的去请那些大学士过来,那我的浴场就更不可能动工了。”

“你们沈家代代都出大学士,你也算是我们监狱的大文豪了。”

“待会你带些人随便去调查一下,写份报告给我。”

“怎么样?这么好的闲差你不会拒绝吧?”

就算他这么说,沈望还是做出了迟疑的表情,毕竟先别问他和文豪之间的关系有多么微妙,文豪和古遗迹的关系就更微妙了。

“没事,反正你只要写什么都没发现就行了,写的像样点。”

“我可是看在你是沈首辅的公子的面子上,才给你优待。”

典狱长见沈望还有所犹豫,凑到沈望的耳边这么说着,还拍了拍他的肩膀。

“只要您吩咐,我这个将死之人,刀山火海也在所不辞,更别说这点小事。”

“刀山火海?呵呵,没有那么夸张。”

听到沈望的承诺,典狱长只是轻轻的笑了,仿佛几年前当狐狸的精气神又回来了,让沈望感受到一股阴森。

他抬了抬手,那像是出自书法家精妙的一瞥画成的小胡子动了起来,吩咐了他的手下。

于是又回到了轿子里,沈望只能听到红底的门帘里,从金丝纹案的麒麟头中传出。

“那就交给你了。”

留下这样一句轻描淡写的话,他的手下便把摇把插入了发动机,飞快的转了起来。

随着机器冒出黑灰色的烟,沈望只感觉一股刺鼻的油渣子味道扑面而来,发动机的飞轮快速的旋转起来。

嗒,哒哒,哒哒哒。

机器发出的声音越来越急促,随后整个轿子便被启动,以正常人走路的速度慢慢开了起来。

典狱长终于走了,带着他心爱的手扶发动机,话说回来这是古人类或者你我对这玩意的称呼。

我们的典狱长可是很自豪的称呼这个机器为【木流牛马】。

看着典狱长的前驱跑车远去,犯人们终于松了口气,包括在场的士官老爷也不禁伸出手不停的想扇走眼前满是油渣子味的空气。

这个又吵闹又臭烘烘得还没有什么作用的机器,现在在场的人里恐怕只有柳白还对牛马抱有好感。

典狱长虽然走了,但还是留下一个没见过的新面孔,穿的像是个长官模样的人,在等着沈望。

看来沈望今天是需要跟着这个来路不明的家伙,完成今天典狱长亲自下达的任务了。

“你,还有你,你们几个,都跟我来吧。”

沈望看似随意的指了一些人,实际上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

就是今天去揍柳白,把自己累得半死的那群人。

既然有这么好的机会,就用来帮甄吾仇老哥一个忙吧,尽管他从刚才开始就再也没有往自己这边看。

普通人这个时候的注意力都会在沈望身上,甄吾仇这样刻意的不表态,实际上是再刻意不过的表态。

真好懂呢,也就只有沈望敢把这位有着鬼神面孔,咄咄逼人的龙头老大,当做成热恋中的少女来理解了。

走过龙绶玉的身旁,沈望感受到了他的眼神,但他还是对龙绶玉摆了摆手,而龙绶玉向他点了点头。

实际上龙绶玉的想法,也正是希望沈望不要在意自己,他明白如果沈望选择自己,那就是一种偏袒的表现,自己和沈望的关系。

就真的像是党派一般,存在于这个地牢中被大家这样认知了。

不过正当沈望想着这样就足够了的时候,一个出乎意料的人拉住了他的衣服。

在他的耳边轻轻的说道。

“算我一个吧。”

沈望回头望去,那个人正是满身尘土,看上去有些狼狈的柳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