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科学修仙传 > 正文
第一章:满是侠的地牢
作者:卧娆  |  字数:2790  |  更新时间:2022-04-02 09:16:22 全文阅读

“自从到了这,耳边就只有打铁声叮叮咚咚反复作响,有时能安静片刻吧,脑子也止不住回想重复。”

“叮叮咚咚,叮叮咚咚。”

“习惯后,我倒已记不得清静是甚滋味了。”

“其实也没有那么无聊,来到这里的人个个都精力充沛,光是不停地锄地,还不足够发挥过剩的精力。”

“所以我这么说您多少理解吧?在外面的时候我觉得司空见惯,但待在这儿最快活的事情,就是看他人的意气相争。”

“或三五成群,或以多欺少,我总不会缺席,只是看看的话。”

“越是去看这样的人和事,就愈发觉得,不管处境怎么变换,人还是热衷于眼前的恩怨,”

“这样想想,我退出来,倒未必是件坏事。”

提笔至此,沈望心里却还是有所反问,他发自内心的觉得,一时意气的争斗实在肤浅,谋权夺势的争斗更是恶臭。

除此以外,却仍止不住想反问自己,人与人之间,还是有漂亮的胜负存在的吧?

为此而出手,人生能变得更加完整吗?

红岩倾吐着炙浪,但把这地面给烤的通红的,并不是熔浆,而是所有修真人士梦寐以求真元矿产。

高纯度的元气,以液态的形式分布在地层,藏在每一块被烤得火红发烫的岩石下。

一旦在锄头的敲击下使其重见天日,顿时就犹如掀开了蒸笼,让整个空间热的流金铄石。

钢铁都会为高温而屈服,在这样炙热的环境下遭受炼化的,却是每一个身经百战的躯体,和行侠仗义的心

这座昔日用作通天的陵墓,现在是江湖大侠的穷途末路,争斗到最后所到达的人生坟场。

沈望在此沦落,好在沈家在朝野手眼通天,他在这里可以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对待,活在了幸运与不幸的夹缝之中。

至少,比起人间的世情薄,人情恶。

这炼狱里的狱友还多那么些人情味,可以同病相怜。

但也就止于此,奢求什么漂亮的胜负?再可笑不过的妄想罢了。

“好了,这样就行,劳烦您交给父亲。”

想到最后还是搁笔,把写好的信封好,交给了眼前久等的男人。

享受过短暂的宁静,沈望现在所在做的事情,不过是利用父亲的愧疚感,向大哥传达自己的妥协,以此换取微薄的体面。

不这样做的话,坐在面前的,就是来索命的人了。

闻言,坐在对面那恍若没有生息的人动了起来,精致的盔甲发出的摩擦声,让他光是站起来,都让人感到沉重。

沈望只能从凤翅眉庇下看到一双阴森森的眼,他原本觉得肥硕的人,面相都多些温和。

现在他面前就有活生生的反例,

与其说是肥硕,沈望觉得他更像是一头熊,想必总是在战场上打胜仗,总是在最肥沃的土地劫掠的人。

才能养出这样凶恶并肥硕的身材。

真正让沈望觉得不舒服的,是在他眼中的自己仿佛轻若鸿毛。

那眼神写满了熟视无睹,是在看石头,看草木一般,毫不在乎的眼神。

更像是在看一个人生无了意义的将死之人的眼神。

想要沈望死的人不少,但他们全比不过这位将军那不经意般的一瞥。

能使沈望能够强烈意识到他和死亡的距离。

因此沈望发自内心的觉得,坐在对面的定是一位已见惯了死人的常胜将军

连他都这样看待自己,这比天下第一的算命先生算出的死字都要真切的多。

“若是这样,难怪父亲觉得大哥才是能办成大事的人。”

“奈何?只得怪自己不惜命罢。”

从落入这地牢开始,就该料想有这天,可切实感受到死亡在逼近,他也不禁五味杂陈。

开始后知后觉的意识到,所谓漂亮的胜负,或许只是自己想要体面的死罢了。

离开了宫殿,沈望总是会看看天空,今天是个没什么云的大晴天。

上次看到天空是两个月以前,下次是何时就难说了。

他的身边,有五六个官兵紧紧盯着,长官来到他的面前,按照惯例给他蒙上头巾。

一个人把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扶着他的右臂,一群人便开始走动起来。

“恩,是回去的路,不是去处刑台的路呢。”

沈望在内心深处松了口气,也难怪他现在疑神疑鬼,任何时候这些人都可以要他的命。

来到通向地下的电梯前,又有一波人汇集进了队伍。

直到进入电梯,仅凭感觉判断约有六个人与自己同乘吧?

如果现在能揭开眼罩,沈望挺想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每一次乘坐这个古文明遗迹所留下的电梯,他只能感受到橘黄色的光隔着眼罩在自己面前闪过,金属构成的轿门在尖锐的金属摩擦声中闭合,在一阵明显的下沉感后,他们将不可思议的被送往了千尺之下的地底世界。

这算是全天下独此一处的奇特体验,除开沈望这样特殊的犯人,对于一般的犯人来说,更是此生仅有的体验了,踏入这个奇异的电梯只意味着,他们将永久的不见天日。

电梯内除开三个看守剩下的三个人,应该就是新来的罪犯。

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来这儿的,至少你得是一个内功深厚的高手,还犯下了相当的罪,才会来到这里。

普通人来到这帮不上什么忙不说,挨不过两三天就会一命呜呼。

这里不仅仅是监狱,更是监狱中的清华北大,很难想象一个病痨鬼会出现在这个电梯里,并且咳嗽个不停。

让本就漫长的下落过程,变得更加难过。

“咳咳咳咳。”

“口区!”

“喂!你这家伙怎么回事啊!”

“呜哇,真的恶心,看来有人想死啊?”

就算看不见,沈望和其他人也知道,有两个看守哥中了招。

看来这届新来的不太行,地都还没下就把先把七荤八素都交代在这了,还偏偏是浇在了两个狱卒哥的身上。

整个电梯马上就变得热闹了起来,除了三言两语的粗鄙之语,配上拳脚相加在体肤上的闷声。

一股像是发酵物的强烈的胃酸味混在呕吐物里,具体的说在狱卒哥的身上。充斥满整个电梯。

惹得沈望是也一阵反胃,可能生活就是这么精彩吧,你永远不知道折磨会从什么开始。

终于,伴随着尖锐金属摩擦声,电梯的轿门再一次被打开,沈望恨不得马上夺门而出,呼吸点地下世界虽然稀薄但新鲜的空气。

不然的话,他也要吐出来了。

揭开眼罩,眼前对沈望来说眼前是习以为常的场景,但对于刚来到这里的人还是十分震撼的,一片还算宽阔的空间里却堆放着数不清的不知用途的电子屏幕和按键繁多的操作台,经过千年已经全数报废,

只能如同垃圾一般杂乱的堆在这里,无数的电线随着坍落的吊顶天花板的缝隙中垂下,一副电子元件构成的丛林乱象。

但令人感到震撼的是首先映入眼帘的巨大的落地窗。

透过发绿的玻璃,可以从上至下俯视一个螺旋向下的无底洞。石壁间架满了通风管道和集成电揽,苔藓和地衣已经把这些设备腐蚀成了犹如艺术品般的成色。

除此以外还有稀稀落落光往上照来,是经过千年还在顽强运作的指示灯绿色与黄色相互交错的光,还有在此生活的犯人们燃起的篝火的火光。

以及大大小小的矿点,挟着浓烈白雾在一阵阵爆破声中闪烁的白光。

对于第一次来到这里的人来说,从脚步随处可以捡到的线路板,到远方已经报废挂在石壁上摇摇欲坠的钩机,没有一样是可以理解的东西。

沈望完全可以理解和自己同行的两个新来的,摆出这般目瞪口呆不知从何问起的表情。

剩下一个新人,则还在那电梯角落头遭受着三位看守的毒打,恐怕也没有心情一睹眼前的奇观了。

“沈望,正好你在,这三个家伙就交给你带了吧。”

揍的自个儿气喘吁吁的犯人们,把那位鼻青脸肿的病痨鬼丢到了沈望面前,吩咐起他来。

“行吧,您哥几个上去先歇吧,”

就算沈望想抗议,但是看着这几个看守哥,身上还挂着呕吐物累得汗流浃背的,也实在是乏了他们计较的兴致。

只是不知为何,趴地上那位给人添麻烦的病痨鬼,看着还挺乐在其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