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佞臣之上 > 正文
第十三章:你家在哪?三江五湖
作者:爱喝奶粉  |  字数:3223  |  更新时间:2022-04-28 17:02:54 全文阅读

客栈掌柜见着银子心里长松了一口气,十两银子修缮房顶窟窿还有富余,平苦百姓若能多遇见几次出手阔绰的富贵公子小姐,又何愁养不活一大家子人。

客栈小二去厨房端来些酒菜,躬身退下,闷声打扫地上的瓦砾断木。

“魏子腾,老娘再问你一个问题,答对了,吃香喝辣睡大床。”

魏子腾在客栈外磨磨蹭蹭,听到娘子问话,快步跑了过去,坐下笑道:“娘子,请说。”

青衣长裙女子展眉一笑,放下筷子道:“如果世间的男子都死光了,只剩下你,你会选择谁?用四个字来回答。”

魏子腾趁着娘子问话的空隙大吃了几口菜肴,喝了几口酒,放下酒杯,义正言辞道:“这还用选吗!”

青衣长裙女子羞涩道:“死鬼,就知道你会毫不犹豫的选我。”

这女子那,总喜欢一厢情愿的理解表面有待考究的意思,若是深究,是对的也会变成错的。魏子腾可不是一个见缝插针的人,再者说来,他自诩很勇,不管床上还是床下,当即解释道:“不是……娘子,你先听我说完。”

青衣长裙女子皱眉,正襟危坐道:“又出什么幺蛾子?不说出个子午卯酉来,老娘跟你没完。”

魏子腾夹块牛肉进嘴,小声说道:“来。”

青衣长裙女子一愣,满头雾水道:“来什么?”

魏子腾趁机又吃了几口菜,喝下一杯酒,打了个嗝,抓起袖口擦掉嘴边油腻,说道:“回答娘子刚才的问题,来。”

青衣长裙女子双手抱胸,冷笑道:“老娘说的四个字,你这才一个字。”

魏子腾大手一挥,豪迈道:“一个个来。”

青衣长裙女子起身,一脚踹翻魏子腾,右手叉腰,左手指着客栈二楼,怒道:“去,滚,麻溜上去,老娘怎么找了你这么个不开窍的榆木疙瘩,你不是在外吹牛皮说你勇吗?你若是勇不过三下,老娘今晚就丧偶。”

魏子腾露出一抹阴谋得逞的笑容,翻身爬起,快步上了二楼,摸了摸怀里的小药丸,《观音脱衣衫》可是名满江湖的第一“圣药”,可惜《如来大佛棍》供不应求,否则二者相互裨益,即使天上仙人来了也要上演一出仙人跪大床,静候佳阴。“嘿……说我勇不过三下,殊不知老魏家的男儿,能力强,猛!”

青衣长裙女子看着一桌子酒菜,没了食欲,气都气饱了,当年若不是不胜酒力,沾酒就醉,也不至于倒在魏子腾的床上,一觉醒来衣裳都没了,嫁鸡随鸡越想越气,当即怒拍桌子。

嘭!

夜晚的客栈大堂静谧,突如其来的拍桌声,把客栈掌柜的和小二吓的一激灵,齐齐抬头,见无事,一个低头拨算盘,一个弯腰扫大堂。

青衣长裙女子双手叉腰,冷若冰霜的上了二楼,一脚踹开房门。

布置简陋的厢房里正在脱衣裳的魏子腾吓得赶紧捂住裆部,青衣长裙女子反手关上房门,冷冷一笑道:“捂严那么严实干啥?飞了就飞了,反正也没个鸟用,留着挥精如土?”

魏子腾面庞红润,双眼逐渐布满血丝,《观音脱衣衫》不愧是圣药,刚下肚便效果显著,那个陪伴他二十年的“小朋友”正逐渐苏醒,朝气蓬勃,精气神焕发。

比之以往,气贯长虹!

不可谓不想到,他少年时也曾意气风发,顶风尿十丈。

魏子腾放开双手,直起腰杆,怒道:“说归说,不许人身攻击啊。你说我没用我不在乎,但你说没鸟用,士可杀不可辱。”

青衣长裙女子笑着走近,瞟了眼结实的木床,伸出手指在魏子腾胸口画圆,脸颊酡红似醉酒将要卧榻的美人,眼眸半瞌,羞答答的佳人顾,轻声呢喃道:“辱了你,你又当如何?”

还能如何?

魏子腾直挺挺倒在床上,摆出个太字形,闭眼道:“娘子,不用怜惜我,多辱几次。”

“哟呵,扬眉吐气了。”

“太”字十分明显,青衣长裙女子眨了眨眼睛,脸颊的酡红漫过了耳朵,晶莹剔透,美眸水波流转,解开丝绦,身上的衣裳逐渐滑落在地…………

褪去衣裳的女子主动,足以胜过天底下最美的风景,最是妙不可言。

魏子腾嘿嘿直笑,百看不腻。

“娘子,你该换上衙门官兵的衣裳。”

“死鬼。”

“明日去土木堡买一身行头。”

“私自买卖官服,你不怕杀头?”

“嘿嘿……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咧。”

不等娘子再说话,怕惊扰了千金不换的春宵一刻,魏子腾轻拥娘子入怀,肌肤滑_嫩如绸缎,白里透着红霞直入眼,心神一荡。

……………………

第二天。

天际刚露出一抹鱼肚白。

盘膝坐在床上的李清风,缓缓睁开眼,修炼一夜真气身体不见疲乏,反而神清气爽,呼气吐气如溪水流淌,长绵不绝,这是上乘心法最难能可贵的地方,固本培元。由此可见,江湖上那些年过七旬的老前辈为何要隐居山野,择一处洞天福地修炼,求的便是个静谧静修,盘膝入定动辄半月乃至更长,悟那玄之又玄的高深武道,有朝一日踏足至高门坎。

问鼎天下!

说直白一点便是:一剑之下,魑魅魍魉,魉魁魃魈,皆斩之,许人间浩然正气长存,眼里星辰依旧,日月山河永在。

谁不想如此意气风发,比肩当年素王!

道家修法讲长生,驾鹤东游。

佛家悟道修来世,净土果报。

总之虚无缥缈,触摸不到的玄虚之道便是镜中花,水中月。

不如握紧手里三尺青锋,心里踏实,沧海横流又如何?

一剑斩之。

不够?

再出一剑!

李清风长吐出一口浊气,久坐一夜,下床活动四肢,骨关节处咔咔直响,洗了把脸,换上客栈小二送来价值十二个铜板的粗布衣裳,被迫逃窜两月有余,肌肤不再如以往白皙夹着一股书生文气,而是古铜色精炼许多,饿经风霜。

褪去风尘,衣着得体,背上木匣子,腰间悬着一口东越战刀。

而今的李清风才更像是一介江湖武夫,背剑悬刀,饮马瀚海。

若有人问:你家在哪?

回答必然是:三江五湖!

李清风大步出门去。

小二拿着抹布擦拭客栈大堂的桌子板凳,见到昨夜的乞丐摇身一变成了一位俊郎不凡的公子哥,特别是那双见谁都深情的桃花眼,不由得多看了两眼,心里暗叹:我要是有这等容貌,不把住在村头的春花迷的神魂颠倒?求着我娶她?

客栈外。

洗漱干净的丁马夫迎了上来,有干净的衣裳不换,始终穿着祖父买给他的衣裳,破了就在补补,还能穿,是个念想,能怀旧。

丁马夫手里拿着几个冒着热气的馒头,递给李清风一个,笑道:“少爷,刚蒸出来的白面馒头,可香了,村民们自己做的,给料夯实。”

李清风笑着接下,白面馒头几口下肚,嘴角边的一些碎渣也没浪费,环顾村子,不大,约莫着只有二三十户人家,打消了在此地买马的念头,带着丁老头出了村子。

路上的丁马夫也不闲着,遇见喜欢的果子便上树摘下,少爷若不吃,他全部下肚。

李清风定身,动了动耳朵,一把拉住丁老头的衣袖,皱眉道:“丁老头,前方有打斗。”

“啥?”

丁马夫瞪眼,扔掉啃了一半的果子,退至少爷身后,小声道:“少爷,这条路是去土木堡的必经之路,俺们绕路吧,小心驶得万年船。”

“绕路就得翻两座山,路上要耽误不少时日,看看情况再说。”

李清风走下大路,在林间矮身前行,靠近时藏在一颗树的后面,回头看了眼丁马夫,不禁莞尔,这老仆趴在地上,仅用手里抓着的一撮草挡住脸,也不知他顾头不顾尾的毛病跟谁学的。

谨慎探出头去。

前方大路上一个头戴斗笠,身着飞鱼服的人,巍峨挺立,怀里抱刀。

他的身后,竖着一口刷黑漆且开了棺盖的棺材。

阳光正好,微风不燥,格外瘆人。

李清风紧了紧心神,调匀呼吸,传言大梁锦衣卫已经中空易主,出门在外头戴斗笠只是为了挡住人魈的特征,他们为死人报生前仇,同时也为活人办事。

锦衣卫对面十步远的地方,站了一个佝偻着腰,头戴红脸关公面具的人,单看体态,应该是个半百老叟,身上有伤,不下十处。他的脚边,横七竖八躺着十来具锦衣卫的尸体,皆是碎了头颅,怨念化作的功德之力都被他吸取。

虽然离的远,李清风竖起耳朵,依稀能听见那个半百老叟说的话,“黑白无常勾魂索命,向来形影不离,仅凭你黑无常就能拿着我的头颅去请赏?”

“阴间物在人间撒野,狂妄!”

半百老叟话音刚落,双手往身后一探,抓出两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一左一右站在身旁,垂掉着双臂,一动不动,一个戴着蓝脸典韦,一个戴着黑脸张飞,皆无一丝生气。

傀儡术!

藏在树后的李清风瞪大眼,暗叹一声“娘咧”,天干地支,那个半百老叟修的竟是另辟武道蹊跷,剑走偏锋的奇门遁甲术法。

半百老叟后退几步,头顶七层天武塔,十指延伸出十条真气丝线,钻进两个傀儡的身体,死物瞬间活了。

发出一阵磨骨般难听的声音。

两个傀儡腋下瞬间生出四臂,握着刀剑棍棒,斧钺钩叉………如鬼魅一般,脚不沾地,向着黑无常杀去。

黑无常握刀,刀身寒光四溢,“实在无趣的很,死人还聒噪,送你去拔舌地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